记者手记非洲行——伫立在毛泽东大街上

再次来到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伫立在“毛泽东大街”上,近年来采访非洲国家的片断在脑海中不停地浮现,思绪就像眼前这条笔直宽阔的大街一样通畅无阻。

4年前,第一次来到“毛泽东大街”,这是一条东西走向的绿荫大道,双向四道,中间有绿色隔离带,两边人行道上是绿树鲜花,总宽约50米,长约2.5公里。它西接列宁大街,与其形成“T”字,再向西便是马克思大街,3条街组成一个“亍”字形。除两端相连的大街外,另有10条街道与其交叉,每条十字路口皆标有“毛泽东大街”的名称。1975年独立时,莫桑比克用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的名字命名首都的街道,“毛泽东大街”的命名集中体现了对中国政府和人民支持莫桑比克人民解放事业的感激之情。莫桑比克还有个“毛泽东村”。总统府的官员告诉我,上世纪80年代,首都以北的加扎省发生了特大洪灾,整个村庄被冲毁,新村重建时,为感谢中国政府和人民对莫桑比克建设的支持与帮助,当地政府决定用“毛泽东”的名字命名这座上千人的新村。于是,“毛泽东村”和“毛泽东大街”一起,成为莫桑比克家喻户晓的街名和村名。莫桑比克的邻国坦桑尼亚是中国人十分熟悉的国家,其首都达累斯萨拉姆是著名的坦赞铁路的起点。今年5月记者前往采访时,处处感受到坦桑尼亚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这里不仅青年一代知道毛主席的英名,知道中国为他们援建了铁路,而且还知道友好的中国正在为他们修建公路,中国医生正在为他们救死扶伤。在坦赞铁路的终端———赞比亚的辛卡车站,采访时正值我国为铁路更新通讯系统,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两国技术人员正在紧张工作。看到远道而来的中国记者,一位曾参加修建铁路的当地朋友指着五星红旗兴奋地说:“看到五星红旗,我就要唱《东方红》,是毛主席派来的工人为我们修建了铁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卡翁达的名字中国人民并不陌生。近年来在三次接受采访时,他都谈起毛泽东,谈起见到毛泽东的情景时他格外激动,说:“毛主席是一代伟人,他不但拯救了亿万中国人民,而且为非洲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热爱全人类,坦赞铁路就是他爱人类的证明。”

由毛泽东开创的中非友谊不但在铁道上延伸,而且在公路上发展,在建筑中凝固,在医疗队里开花。当西方富国拒绝援建坦赞铁路时,毛泽东做出中国援建这条铁路的英明决策;在西方殖民者纷纷“走出非洲”之后,毛泽东做出“走进非洲”的战略决策。在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建筑队和医疗队纷纷踏上这片遥远而陌生的大地,帮助非洲国家铺路架桥,修建楼舍,为人民祛除病痛。这些建筑队和医疗队,以他们的行动传颂着毛主席的英名,谱写着中非友谊的赞歌。在埃塞俄比亚东南部一座城市,一名普通司机告诉我,他知道两个中国人的名字:孔子和毛泽东。在卢旺达,国家电台曾向全国人民教“汉语问候语”;当地群众知道“是毛主席派来的医生为我们治好了病”。在刚果(金),青年们在街上看到中国记者,就亲切地用“中国,毛主席”打招呼。

今年7月底,本报代表团采访津巴布韦一家农场,农场主马塔吉拉激动地说:上世纪80年代以前,津巴布韦执政党党员人手一本毛主席的书。毛主席著作不但指导过我们的革命,而且指导着我们的建设。我过去扛着枪杆子闹革命时学习毛主席著作,今天遇到困难时,仍时常翻阅毛主席的书,从中寻找答案。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在狱中曾学习毛主席著作。一次活动中他握着我的手微笑着说:“你从中国来,一定知道毛主席。”姆贝基总统在一次演讲中,竟引用毛主席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来表述自己的观点。在比勒陀利亚大学采访南非大选时,一名黑人学生认为:“西方的民主制不会给非洲带来光明前途,毛主席的社会主义思想适合非洲的国情”。我在这条镌刻着中莫友谊的大街上流连忘返,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出租车慢行到了大街的另一端,司机问我再去哪里,我说:“再往回开”,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说:“每当经过这条街,我就想起中国,想起毛主席,想到中国对莫桑比克的支持和帮助。今天从你的采访中,我又明白了,中国人民对自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感情是多么地真挚和深厚!”(本报驻南非记者李新烽)

人民日报 2003-12-26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