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大陆成为台湾的第一大出口市场

江泽民同志指出,不断加强两岸的经济交流与合作,既可以促进两岸经济共同发展,又可以增进彼此的了解与共识,推进祖国的统一。《告台湾同胞书》发表后,为促进两岸经贸关系的发展,鼓励台商来大陆投资,祖国大陆制定了一系方针政策。20多年来,在两岸同胞的共同努力下,两岸经贸关系不断发展,经济合作的规模、领域不断扩大和深入。

祖国大陆积极推动两岸经贸的发展

在两岸长期军事对峙时期,台湾当局严厉禁止两岸经贸往来,经贸关系基本中断,只能通过香港等地间接输入少量如中药材等台湾无法生产或难以替代的必须消费品。1979年两岸间接贸易额仅为0.77亿美元,1979年后,随着两岸关系的缓和,两岸经贸关系开始逐步发展。

《告台湾同胞书》不仅提出了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与政策,而且呼吁两岸应发展贸易,互通有无,进行经济交流等,直接促成了两岸经贸交流的启动。之后,为积极推动两岸经贸的发展,鼓励台商到大陆投资办厂,祖国大陆先后公布了一系列方针措施。大体可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以鼓励两岸贸易为主,同时欢迎台商来祖国大陆投资。1979年5月国家外贸部颁布了“关于开展对台湾贸易的暂时规定”,指出“对台湾贸易是台湾回归祖国过渡时期的一种特殊形式的贸易,是为了促进大陆和台湾地区的经济联系,团结争取台湾工商界人士为统一祖国创造条件”。1980年6月,商业部又颁布了“关于购买台湾产品的补充规定”,规定向台湾购买的日用品,如布料、电视机、电扇及自行车等,只要有台湾的产地证明,则可免税进口;台湾商人购买大陆货品,不但优先供应,并有8折以下的优惠。1981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向新华社记者发表谈话指出:“海峡两岸各族人民迫切希望互通音讯、亲人团聚、开展贸易、增进了解。我们建议双方共同为通邮、通商、通航、探亲、旅游以及开展学术、文化、体育交流提供方便,达成有关协议”,并“欢迎台湾工商界人士回祖国大陆投资,兴办各种经济事业,保证其合法权益和利润”。与此同时,祖国大陆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市场充满商机,台湾工商界人士冲破各种阻力,通过香港等地与祖国大陆进行间接贸易往来。但是,由于台湾当局长期坚持“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立场,直到80年代中期,两岸的通商还仅限于海上小额贸易和一些主要经香港转口的间接贸易,到大陆投资的更是凤毛麟角。

第二阶段:明确为台商投资祖国大陆制定优惠政策。1987年11月,台湾当局迫于台湾民众的压力,开放岛内部分民众赴祖国大陆探亲,随着大量台胞来大陆探亲旅游,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其亲友帮助下,开始在祖国大陆进行一些小规模的投资活动。针对这一发展形势,为了吸引和鼓励台湾同胞前来祖国大陆开展贸易、投资活动,中国政府制定了一系列保护和优惠台商及台资企业的政策。种种优惠施刺激了台商在大陆投资的愿望,也促进了两岸经贸关系的发展。1988年初,国务院公布《关于台湾同胞到经济特区投资特别优惠办法》,在租税、汇款和经营管理上给予台胞特别优惠。1988年4月,国务院在批准福建省《关于经济改革、扩大开放和加速经济发展》报告中,除鼓励台商到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区域和划定岛屿、加工区等进行投资外,所规定投资行为的领域宽广,合作的方式更有弹性,批准的手续更简化,在经营管理上有更大的自主权。1988年7月,中国政府颁布了《关于鼓励台湾同胞投资的规定》,该项规定以法令形式为台湾同胞到祖国大陆投资提供了广阔的领域,鼓励台商到祖国大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经济特区投资,允许台商兴办台湾投资者拥有全部资本的企业;兴办合资经营企业、合作经营企业等等,并在税收及土地使用权等方面给予台商一些有别于外商的优惠条件。同时还为台商的投资保护作出了原则规定,如规定台湾投资者在祖国大陆的投资,其合法权益允许依法继承,对投资的形式、企业经营期限等也作了更为灵活的规定。这些优惠条件大大促进了台商在大陆的投资意愿,许多台商从这时开始在大陆扎根。两岸经济关系开始活跃,出现了台商投资祖国大陆的热潮。仅1988年,经香港的两岸间接贸易达27.21亿美元,较上年增长近八成。此后,两岸经香港的转口贸易每年平均以较大幅度增长。台商在大陆投资出现大幅增长,1989年,台商投资大陆的项目达540个,超过以往总和;1990、1991年每年新批准项目1000多个。双方经贸交往已由贸易为主转向贸易与投资并重。

第三阶段:以法律形式对台商投资祖国大陆予以保护。1992年邓小平视察南方发表重要谈话和党的十四大确立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后,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两岸的经贸关系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台商投资大陆出现了一个新的高潮。1994年3月,全国人大根据两岸经贸交流发展趋势,应广大台商的要求,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从更高层次上作出了保护台商投资及其合法权益、改善投资的法律环境的规定。该法规定:国家依法保护台湾同胞投资者的资产、投资收益、财产、权益继承、转让和其它合法权益。台湾同胞投资者可以用可自由兑换货币、机器设备或其它实物、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等作为投资。台湾同胞投资者依法获得投资收益、其它合法收益和清算后的资金,可以依法汇回台湾或者汇往境外。在台湾同胞投资企业集中的地区,可以依法成立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等等。这是第一部专门就台胞在祖国大陆投资制定的法律,这项法律的通过、实施,使保护台商投资的正当权益走上了法制化轨道。同年4月,国务院召开对台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对台商投资的领域、项目、方式采取“同等优先、适当放宽”的原则。江泽民在1995年1月30日讲话中主张:“不以政治分歧去影响、干扰两岸经济合作,要大力发展两岸经济交流与合作”,并提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将切实维护台商的一切正当权益”。国务院有关部门和许多地方也积极采取新的措施,为台商来祖国大陆投资创造有利条件。

在“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基本方针的正确指引下,中国政府制定了大量行之有效的政策措施,使两岸经贸关系向着互补互益、共同繁荣的方向发展。

台湾当局由开放到阻挠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祖国大陆推行改革开放和逐步调整对台政策的影响下,面对台湾民众要求发展两岸经贸交流的强烈愿望,台湾当局也不得不对大陆经贸政策作出一些调整和改变。台湾方面的政策基本上也可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默认向大陆出口商品合法化,逐步放宽间接进口限制。1979年以来,面对大陆对台政策的变化和海峡两岸实质经贸关系的发展,台湾当局深感不安,不仅以“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立场拒绝两岸交流,并警告工商界者不得与大陆进行转口贸易。但是随着两岸转口贸易的迅速发展,一方面台湾工商界业者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纷纷冲破台湾当局的禁令与大陆进行转口贸易,另一方面台湾当局也发现与大陆进行转口贸易,可以调整台湾的出口市场,对台湾有益。因此,台湾当局于1985年7月宣布对大陆转口贸易采取“不接触、不鼓励、不干涉”的原则,对台商向大陆间接出口采默许态度。1987年8月,台当局又开始对大陆农工商原料及产品的间接进口采取有限度的开放政策,开放少许大陆重要农工原料进口。

第二阶段:逐步开放台商到祖国大陆投资。1988年7月,国民党首次制定了“现阶段大陆政策”,不仅允许台商同祖国大陆进行间接贸易,也有选择地开放大陆农工原料进口。至此,海峡两岸近40年相互隔绝的状态开始被打破。1990年下半年,台湾当局正式制定了《对大陆地区间接输出货品管理办法》,不久又出台了《对大陆地区从事间接投资或技术合作管理办法》,使两岸的经贸往来有法可依。此外,台湾当局还公布3353个可以赴大陆投资的产品项目,这些项目基本上属于在台湾已丧失竞争力或污染严重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如成衣、制鞋、食品、塑胶制品、家电等。1992年台湾当局公开承认台商赴祖国大陆投资的有条件合法性,首次制定了有关的投资政策,即对劳动密集型产业采取“从宽开放”,对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采取“投资从严、贸易从宽”的政策。

第三阶段:重新开始阻挠和压制台商到祖国大陆的投资。80年代后期以来,台湾当局虽然较大幅度地调整和放宽大陆经贸政策的限制,但随着两岸转口贸易的扩大,台商在大陆投资的迅猛发展,台湾当局又开始以维护所谓台湾的“安全”为借口,将两岸在政治上的分歧和对立情绪带到两岸经贸关系中,以种种手段影响和限制台商对大陆投资的意愿,因而限制了两岸经贸关系的发展和台商在大陆投资规模的扩大。

“南向政策”

1993年,台湾当局开始改变原来以“大陆为腹地”的经贸构想,推出了所谓的“南向经贸政策”,意图将台商对祖国大陆的投资引导至东南亚地区,阻挠两岸的经贸交流。1993年11月,台“经济部”公布《南向政策说帖》,1994年1月发布《加强对东南亚地区经贸工作纲领》,鼓励台湾企业家到东南亚国家投资,并许诺对前往东南亚国家投资的台商以多种政策的优惠和资金上的扶持。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还以所谓“度假”为名,出访东南亚国家,为台商到这些国家投资进行考察和开展公关活动。台湾当局的“南向经贸政策”引起海内外舆论界的广泛关注。人们普遍认为,此举有三个目的:一是对当时出现的台商投资大陆热进行遏制,以免台湾经济过分依赖大陆;二是以经贸为手段争取东南亚国家在政治上对台湾当局的支持;三是企图通过南向这个跳板,获得更大的国际活动空间。

然而,台湾当局此举可谓是事与愿违,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由于东南亚一些国家社会动荡,加之两者之间文化背景差异很大,很多根据官方意图或为了获得优惠的台湾企业家在东南亚的投资并未得到理想的回报和利润,甚至以投资失败而告终,转而又重新到大陆投资,使台商到大陆投资的热潮有增无减。一位在大陆投资的台湾企业家在谈到台湾当局的“南向经贸政策”时说:“我有很多朋友当初听信李登辉先生的‘南向’政策主张,到越南、马来西亚去投资,后来统统回来了。你想,到一个不同文化、不同语言、不同生活方式的地方去投资,困难会有多大!我有一个朋友到河内,建立了一个非常大的鞋厂,其员工有4000多人,由于不同的文化、语言,几年来他搞得很累,效益也不好。最后没有办法了,他就把这个厂移至中国大陆,这才进入了正常状态,这是很客观的现实存在。”。

“戒急用忍”

为阻挠两岸经贸关系的发展,配合其在政治上大搞“台独”分裂运动的策略,台湾当局又提出所谓的“戒急用忍”政策。

1996年8月14日,李登辉在一次讲话中一改以往强调“以经贸为主轴”的发展两岸关系的说法,对以大陆为腹地发展“亚太营运中心”大加批评,要求相关部门注意台商资金流向大陆的情况,设方“警戒指标”,要岛内的银行不要贸然到大陆设分支机构等。9月14日,李登辉在台经营者大会上,再次指责大陆大力提倡、推动两岸经贸交流是台湾“以民逼官、以商围政”,台湾必须秉持“戒急用忍”的大原则来因应两岸当前的关系。10月21日,李登辉在台“国家统一委员会”第11次委员会上更明确地讲到台必须以“根留台湾,加强建设,充实‘国力’为出发点,戒急用忍,行稳致远”。1997年7月,台湾当局制定《企业对大陆地区投资审查办法》,将投资项目类别划分为禁止、准许和专案审查三大类;严格禁止台商在祖国大陆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房地产、保险业等项目,并限制单一投资项目的金额不得超过5000万美元。同时,公开阻止台塑、“统一”等大企业到祖国大陆的大型投资案。

“戒急用忍”原是清朝咸丰皇帝给承德避暑山庄题的字。李登辉身边的人参观避暑山庄看到它后,就抄了下来,带回去给了李登辉。可是,李登辉就把它用到邪道上去了,用它来限制两岸经贸关系的发展,实际上也是限制了台湾企业的发展。这是以政治干扰两岸经贸关系的典型例子。然而,台湾的大多数企业看到大陆投资的种种有利条件,都想来大陆发展,因而对台湾当局的这种做法非常不满。有的台湾企业家表示:什么“戒急用忍”啊,我早就忍不下去了!还有的台商认为:“李登辉抛出‘戒急用忍’政策,可以说极其荒唐的。”

2000年3月,主张“台独”的民进党成为执政党后,为避免两岸经贸关系的发展不利于实现“台湾独立”,继续实行“戒急用忍”,不仅延缓了台湾经济景气的复苏,也限制了台湾企业的发展,引来台湾工商界者和岛内民众的强烈批判。

两岸经贸发展的五个阶段

祖国大陆自1979年开放与台湾的经济往来后,一直秉持鼓励台商来大陆投资的态度,并先后出台了多项有关政策法规,不遗余力地促进两岸经济合作。台湾方面的态度则多有变化,由完全禁止到逐步开放,又由某些产业的“从宽开放”到全面的“戒急用忍”,台商到祖国大陆投资的发展状况也随之多有起伏。自1979年《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两岸应进行经贸交流以来,两岸经贸交流到现在经过了五个阶段。

(一)第一阶段从1979到1987年是两岸经贸关系的刚刚起步阶段。大陆方面公布了进口台湾商品的一些优惠的办法,一些台湾商品纷纷通过转口贸易进入大陆市场。由于台湾当局放宽了限制,两岸的转口贸易迅速增长。1979年两岸经香港的转口贸易货值0.77亿美元,1985年两岸间接贸易额达到11亿美元,1987年两岸转口贸易货值增至15亿美元。1985年大陆已成为台湾的第四大“出口地区”,当年台湾销往大陆货物价值达9.87亿美元。1987年7月,台湾当局首次公开宣布开放27项大陆农工原料间接进口。在这一阶段,由于台湾当局对两岸关系采取“不接触、不妥协、不谈判”的“三不政策”,以致台商来大陆的投资处于零散状态,只有少数台商以第三地子公司名义对大陆进行试探性投资。

(二)第二阶段从1988到1990年是两岸经贸关系开始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从经济上看,台湾经济进入一个转型的关键时期。过去台湾外贸市场主要在美国,但自80年代以来,台湾对美的贸易出现了较大的顺差,美国压制台湾开放市场,再加上台湾岛内产业“转型升级”,一些从事劳动力密集型的中小型企业要向外找出路。此阶段台湾当局不但开放了台湾同胞来大陆探亲,而且对两岸经贸关系也有较大幅度的放宽。而祖国大陆与台湾同根同种,加之80年代以来实行了对外开放政策,并且专门颁布了鼓励台湾同胞来大陆投资的22条规定。在这样一些因素的作用下,不仅两岸的贸易增长比前一阶段快,而且台商到祖国大陆投资也比前一阶段有所发展。

(三)第三阶段从1991到1995年是两岸经贸快速发展阶段。1991年台湾有条件地开放了台商到祖国大陆投资,在台商投资的带动下,两岸贸易比上一阶段有了更快的发展。1994年两岸经香港转口的贸易就达到98.05亿美元,比1979年增加了120余倍,年平均增长率高达35%,而台商对大陆投资的增长速度则更快。1995年两岸贸易总额已经增加到178.8亿美元,台商到大陆投资已达到4817项,金额58.5亿美元。

(四)第四阶段从1996年到1999年为两岸经贸的增长势头有所减缓的阶段。1996年台湾当局采取了“戒急用忍”政策,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台湾当局放慢了两岸经贸交流的速度,主要是控制一些大企业和一些基础设施以及科技产业到祖国大陆投资,使前一阶段出现的大企业和技术密集型企业的投资受到了影响。这段时间,大部分台商企业的投资金额和项目都处于一种衰退的状况,但从总体来看,两岸经贸还是保持了一定速度的增长。只是比前一阶段有所减缓。1999年祖国大陆对台贸易额达到234.8亿美元,比1998年增长14.5%,其中出口39.5亿美元,增长2.1%;进口195.3亿美元,增长17.4%,大陆对台贸易逆差155.8亿美元,增长22.1%;净增28.2亿美元。

(五)从2000年至今两岸经贸关系呈现新的发展势头。2000年后,两岸经贸往来与发展走出多年的徘徊与停滞不前的局面,再度出现新高潮,台商对大陆投资与两岸贸易均出现大幅增长,尤其是高科技产业逐渐成为新的投资主体。主要原因有:一是2000年3月,主张“台独”的民进党上台后,岛内形势与经济环境出现大逆转,不仅朝野政争不断、政局动荡不安,加之民进党当局因缺乏执政经验导致经济政策摇摆不定,使岛内股市跌跌不休、经济经济增长率出现负增长,经济景气跌至国民党逃台50年来的最低点。以上种种因素导致岛内投资者对台湾前途信心不足,加速了岛内企业的外移。二是祖国大陆加入WTO以及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提出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和经济利益,增加了对台商的吸引力。岛内企业不顾台湾当局的政策限制,纷纷西进祖国大陆,再度出现台商赴祖国大陆投资资的新高潮。据统计,两岸间的贸易总额,在2000年和2001年均超过300亿美元,2002年两岸间的贸易额又有新的进展,仅1-8月的贸易总额就达近254美元,其中台湾向大陆输出为近205美元,大陆向台湾输出近49亿美元,分别比上一年同期增长了21.6%、32.5%、27.7%。同时,台商投资大陆的项目也从90年代初期的共1000多个,增加到2002年累积4.8万多个;2001年有4000多家台资投资大陆,比上一年增加了36%,2002年1至7月,仅台当局核准的台商投资大陆753件,较上年同期增加了近20%。

两岸经贸发展的主要特点

20多年来,海峡两岸经贸关系发展经历由暗到明、由小到大、由单一到多元、由慢到快地发展过程。特别是进入90年代,海峡两岸的经贸关系发展更是异常迅速,目前已达到相当规模,并对各自的经济发展产生着不同程度的重要影响。20年来,尽管两岸关系发展曲曲折折、反反复复,但两岸经贸发展却呈不可阻挡之势,发展迅速。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两岸贸易发展异常迅速。20年来,两岸贸易在祖国大陆的积极推动下,经过两岸同胞的共同努力,一直呈快速发展的势头。一是两岸贸易额大幅地上升。从1979年到2001年底,两岸每年的间接贸易额从0.77亿美元增加到323亿美元,累计贸易总额达2232亿美元。二是两岸贸易商品结构从消费型转向生产型。台湾对祖国大陆出口由家用电器等消费性产品转变为以工业用原料、零部件和机器设备为主,这主要是台商到祖国大陆投资所需。而祖国大陆对台湾出口由原材料转变为半制品、制成品、化学产品等精加工制成品为主。三是两岸经济发展的同时,台湾经济对大陆的依存度也日趋增强。90年代后期,台湾外贸出口对大陆市场的依存度已达到十几个百分点,以后连年递增,进入2000年后上升为20个百分点,2002年1至7月为24%,大陆已取代美国成为台湾经济发展的最大出口市场,和最大的顺差来源地,台湾是祖国大陆第五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进口市场。

(二)两岸经贸关系表现为单向性、间接性与不平衡性。尽管两岸经济关系取得很大发展,但由于台湾当局拒绝实现两岸直接通商,两岸贸易只能经过第三地间接进行。台商来祖国大陆投资必须经第三地注册公司转投资于大陆,虽然100万美元以下的投资案可直接以台湾公司的名义投资,但资金仍要通过第三地汇入祖国大陆。由于台湾当局严格禁止祖国大陆的资金进入岛内从事任何投资活动,使两岸贸易结构存在着严重的失衡状况,大陆在两岸经贸交流中一直处于不利的逆差地位。20世纪80年代初大陆与台湾地区的贸易逆差为不到2亿美元,90年代初上升到25亿美元,2000年以后则达到200亿美元以上,2002年前三个季度已达到224美元,而且还在呈现不断扩大趋势。据粗略统计,从1991年至2002年3月的10余年间,台湾从大陆共赚取了2590亿美元。由于两岸无法实现直接“三通”(通商、通航、通邮),尤其是无法实现“直航”,增加了岛内企业进军大陆市场的成本,不利于岛内经济的发展,因而近年来,岛内各界呼吁实现两岸“三通”的声音此起彼伏,对台湾当局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三)台商到祖国大陆投资快速增长、层次不断提高。台商到祖国大陆投资虽起步晚,但发展相当迅速。其主要特点:一是投资总额大幅上升。从1987年到2002年,台商投资祖国大陆由80家累计增加到5万家左右,台商投资大陆投资协议金额从90年代以前一直在50亿美元上下,到2002年累计增到500亿美元,实际使用金额累计达300亿美元。2002年上半年台商投资大陆22.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6.6%。二是投资行为长期化。从早期不公开的、单独的、短期的投资行为逐渐转变为较大规模的、联合的、长期的投资行为。合同期由过去的15年至20年转变为大部分项目为20年至30年,最长达70年。三是投资领域越来越广泛。从初期低层次的加工工业逐渐转变为工业、农业、商业、交通运输、建筑与房地产、科研与文化事业等许多行业。目前工业项目占70%以上。同时,投资层次也出现由劳动力密集型向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转换的趋势。四是投资地点从早期的福建、广东等沿海地区为主,逐渐转变为以闽江流域、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等三大中心并重,并向内地辐射的全方位发展的投资布局。五是投资主体由中小企业为主逐渐转变到大企业为主和中小企业相配合的大中小企业并重的格局。目前,长江三角洲地区投资超过1000万美元的台资企业已有400多家,投资达1亿美元以上的台资项目已有十多个。

20多年来,两岸经贸合作除贸易和投资外,在科技、金融、农业、能源等方面的合作有了新的发展。两岸经贸关系发展使两岸的资金、资源、市场、劳动力、产业、科技等多方面逐步建立起一种互惠互利的经济关系。正是这种日益密切的两岸经贸关系将祖国大陆与台湾紧密结合在一起,使两岸经济成为亚太地区最活跃的经济发展带。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