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大陆的台胞超过2500万人次

两岸人员的往来与各项交流的开展是沟通大陆和台湾同胞民族感情的纽带和桥梁,是推动、发展两岸关系的重要因素。80年代以来,特别是近些年以来,两岸人员往来迅速发展,对两岸人民共同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增强民族感情和文化凝聚力、增进对祖国大陆的了解,都有良好的影响和积极的作用,成为海峡两岸关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两岸人员往来的阶段与特点

从1949年到1979年,两岸人民基本处于一种人为的隔绝状态,在这段时期里,极少数台湾同胞受到中共中央对台政策的感召,在乡情亲情的驱动下,通过迂回、间接、秘密、零星的方式前来祖国大陆探亲、访问。自1979年后,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实际措施推动两岸关系的发展,包括停止炮击金门、马祖,停止向台湾、金门、马祖空飘、海漂宣传品,并陆续在沿海建立了台湾渔船停泊点和渔民接待站,为台湾渔民探亲、渔船避风、加油和补给做了很多服务工作。迫于岛内民众强烈要求加强两岸交流的压力下,台湾当局不得不于1987年开放台湾民众赴大陆探亲。自1987年以来,两岸的交流经历了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

(一)从1987年到1991年,由于台湾当局禁止大陆人员进入台湾进行交流,两岸交流呈单向交流状态,主要是台湾民众来大陆交流。1987年,台湾影视制片人率先冲破台湾当局的禁令,来祖国大陆拍摄电视片《八千里路云和月》,把祖国大陆的山川风貌、风土人情介绍给台湾民众。1988年2月,台湾著名女歌手在北京举办独唱音乐会,表达了两岸人民的骨肉亲情。由于台当局的种种限制,这一时期仅有极少数大陆人员赴台交流。1989年6月,中科院地理所研究人员首次赴台交流。1990年台湾当局只允许6人赴台。1991年,大陆人员赴台交流也只有27人次。从1987年到1991年底,台湾当局仅批准40余名祖国大陆人员赴台交流。

(二)从1992年起,台湾当局被迫逐步放宽限制,大陆赴台交流人员开始增多。1992年初,中国科协在台湾高雄、台北两市成功地举办了“敦煌古代科技展”,观众达50万人次。这是大陆方面首次在台湾举办的展览。5月,中央民族歌舞团3名舞蹈家应邀赴台演出,这是大陆第一个3人以上的文艺团组赴台进行有偿演出。同年,分别具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身份的著名老科学家应邀赴台湾进行交流访问,是台湾当局对大陆赴台人员实行歧现性身份限制的第一次突破。此后,中央芭蕾舞团、上海昆剧团、云南歌舞团、中央少儿合唱团、中国京剧院、北京京剧院、中央乐团等相继赴合演出,在台湾岛内产生了极大反响,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三)从1995年至今。两岸交流进入了持续、稳定地向深度和广度发展的时期。虽然在这个阶段两岸关系呈复杂多变的态势,但在两岸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两岸交流迅速扩大,交流内容丰富、形式多样。

为了保障两岸人员往来工作顺利、有序地进行,自1987年以来,中央政府各部门和各级人民政府制定了一系列周到的服务性措施。在祖国大陆的热情欢迎下,来大陆的台胞一年比一年增多。1988年,台湾同胞来大陆的人次为45万人次,1992年以后每年都超过150万人次。截至2002年,来大陆的台湾居民已逾2500万人次,实际到过大陆的台胞约400万人左右。与此同时,从大陆赴台的人数也有所增加。1992年为20人次,1995年达到5139人次,截止2002年底,去过台湾的大陆居民约20万人次。

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两岸人员往来不但人次逐渐增加而且人员的层次也不断提高,往来的目的日趋多样化,交流的领域日益广泛,主要呈现如下特点:

首先,两岸交流发展迅速,人数、项目和内容大幅度增加。除大量台湾人员来大陆交流外,大陆赴台交流人数和项目数连年迅速增多。

其次,两岸交流人员的层次也逐渐提高。台湾经济界、科技界一些上层知名人士以及台湾当局的一些中高级人员相继来过大陆。大陆许多领域的著名专家、学者、知名人士,包括许多名副部级以上人员以民间身份赴台交流,与台湾相关人士进行广泛接触,就两岸交流中的深层次问题进行了探讨,对推动两岸交流产生了积极影响。此外,大陆人员赴台交流的项目大多都是一流水平的,甚至是在世界上具有领先地位的。

最后,两岸交流的领域迅速拓宽。两岸交流由文化交流起步,现在已发展到教育、体育、社科、影视、科技、卫生、宗教、民间信仰、金融、税务、航天以及工农业各部门等广泛的领域。还有,两岸交流的内容逐渐向深层次和专业化发展。以文化交流为例,从1993年底开始,已由比较单纯的有偿演出延伸到学术层面,包括应邀赴台讲学、传授技艺、导戏排戏、指挥音乐会、合作演出大陆优秀剧目和参加文学、诗歌、传统文化等文艺领域的学术研讨会。社会科学领域的交流日趋深入,祖国大陆许多学术团体和科研单位以弘扬中华文化为主题,规划和组织了一系列学术交流项目。两岸学者通过学术研讨和实地参观考察,增进了解,增加共识,研讨内容不断深化和务实,学术水准不断得到提高。专业化学术交流和科技产业交流增多,已从一般参观、访问上升到讲学、技术指导和合作研究。

两岸人员往来与交流的主要形式

十几年来,两岸交流内容十分丰富,形式多样,除了经贸交流外.还有以下几个方面的交流:

两岸教育交流

两岸文化教育交流可以加强两岸学术间的交流与合作,增进两岸师生和教育界人士的交流和了解,推动两岸教育资源的优化组合,弘扬中华文化,增强台湾民众和青少年的祖国认同、民族认同和文化认同。目前两岸教育交流主要以师生间的互访及学术研讨为主,尤其以大专院校间的交流,最为频繁。至于高中以下各级学校间的交流,由于年龄层次较低,交流形态较为单纯,以师生互访、比赛及观摩为主。现阶段两岸师生主要交流形态如下:

(一)组团参观访问。台湾岛内大专校院中最早组团赴大陆访问者为淡江大学,该校自90年代起就到大陆访问,之后,其它大专院校陆续组团赴大陆访问,迄今已有一百多个系所曾访问大陆学术研究机构。在中、小学方面则有“和平小天使”、淡江中学等学生团体赴大陆访问。大陆方面组团去台湾访问的情形并不普遍,但也有北京大学、“和平小天使”以及北京四中等学生团体去台交流。另外,两岸青少年间的交流也非常频繁,如台湾青少年来大陆参加内蒙古探险夏令营、海峡两岸体育夏令营、两岸青少年“三峡笔会”等;祖国大陆少儿杂技团、广西小桂花艺术团等、高中男篮和女排等青少年交流团组团赴台演出、比赛和交流。

(二)两岸高校学术交流相当频繁。交流的基本形式有讲学、互派学者进行短期学术考察与访问、举办学术研讨会等,其中举办学术研讨会是最常见也是最活跃、最普遍的交流形式。多年来,两岸学术界分别在两岸举行了一系列学术研讨会,影响较大的如“两岸产业分工研讨会”、“迈向21世纪两岸关系研讨会”、“海峡两岸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研讨会”、“海峡两岸中国现代化学术研讨会”、“海峡两岸台湾开发史研讨会”等。1990年以前,台湾当局只允许台湾学者访问大陆,不允许祖国大陆学者访问台湾,两岸教育交流是单向进行。1991年,台湾当局有限度地开放祖国大陆学者赴台交流。近来,两岸学者交流已由学术访问、合办学术会议,发展到互聘讲学和合作研究等,人员往来有所增加,交流范围不断扩大,交流层次逐步提高。

(三)校际合作。两岸部分高校建立了校际交流与合作关系,校际合作之方式包括学术合作研究、教授交换、图书资料交换、定期举办研讨会等。祖国大陆高校学科门类全,师资力量雄厚,基础研究水准领先。台湾高校资金充沛,科研设备先进,在研究和开发方面有丰富经验,可以优势互补。另外,两岸同名及具有相同历史渊源的学校,如清华大学、东吴大学、交通大学、中山大学等师生间的交流、学术讨论情况也形非常热络。

台湾学生赴大陆就学逐渐增多

祖国大陆热情欢迎台湾学生来大陆读书,本着“保证质量,一视同仁,适当照顾”的原则,祖国大陆于1985年开始办理招收台生的工作。台生可报考祖国大陆除军事院校外的所有高校,落榜生可入预科班学习,台生可向学校申请进修和旁听,有大专以上学历的台生可申请插班读本科。1987年由台湾前往大陆就学的人数仅1人,1989年增至12人,1990年增至180人,1993年后人数开始直线上升。1996年,国家教委等八个部委联合发出《关于为在祖国大陆(内地)学习的台港澳学生提供方便条件等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台生在大陆学习“应视为国民教育,享受国民待遇”,在交通、住宿和购买旅游景点门票等方面享受与大陆学生同等的待遇,品学兼优的学生享受国家和学校发放的奖学金。据统计,自1987年招收第1名台生到2002年累计共招收台生共4000多人,包括博士、硕士、本科、预科、插班生和进修生等多种层次,就读专业也由传统中医、古汉语、历史等扩大至经济、金融、贸易、法律等多学科。培养了一大批热爱中国历史文化,熟悉祖国大陆情况的台湾学生。

但是台湾当局却严格限制台湾学生来大陆学习,规定“台湾地区、大陆地区及其他地区人民、法人、团体或其他机构,不得为大陆地区之教育机构在台湾地区办理招生事宜或从事居间介绍之行为,凡违反者要处以一定惩罚”。在入出境申请方面,台湾适龄男青年必须服完兵役才可出境,限制了他们来大陆学习的机会。由于种种限制,祖国大陆的学生目前还不能到台湾就读。台湾当局曾于1997年10月宣布采认祖国大陆73所大学学历,不久又突然宣布“暂缓承认”并将此计划无限期搁置。台湾当局把“戒急用忍”政策扩大至教育交流等领域,将教育交流泛政治化,严重损害了已经获得和正在攻读祖国大陆高校学历的台湾学生的权益,限制了台生来祖国大陆接受中华文化教育的权利。

虽然台湾当局至今不肯承认大陆学历,但仍然阻挡不住台湾民众到大陆求学或深造的脚步。近年来,随着大陆投资热、移民热,飘过海峡负笈大陆重点大学的台湾同胞也逐年递增。不少专业人士基于大陆专业知识需要或当地人脉布局,甚至不惜暂时放下手边高薪工作,一心要赴大陆上学深造,一些知名的政治人物和“民意代表”也抽空到大陆研究所攻读。只要走进台北市敦化南路的诚品书店,有关“留学”大陆的指导性书籍赫然在目,《“留学”大陆抢先报》、《如何赴大陆“留学”》、《轻松进北大——考取北大完全手册》……随眼看去就有六七种。岛内一家人力资源网站的最新调查也显示,想读EMBA课程的台湾民众中,近六成有意愿去大陆攻读。受访者表示,这主要是因为“与大陆厂商交流机会多”,还有不少人认为大陆高校和研究机构的文凭比台湾的强。

两岸宗教交流

近年来,随着两岸民间交流的不断深入,两岸宗教界的交流也一直通过多种渠道在进行,许多大陆佛教、道教及民间信仰组团赴台交流,如在台湾举办妈祖文物展、佛教界著名法师及藏传佛教高僧入岛弘法等,密切了两岸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联系。

“妈祖文化”目前已经成为海峡两岸交流的重要桥梁和精神纽带。近年来,海峡两岸掀起一股方兴未艾的“妈祖热”,前往福建湄洲岛妈祖庙进香朝拜,成为许许多多台胞的平生夙愿。为了扩大“妈祖文化”在台湾的影响力,作为妈祖文化发祥地的福建,1994年以来已经成功举办了四届“妈祖文化”旅游节,吸引了近万台胞进岛进香祭拜妈祖。1997年福建湄州妈祖庙组织“妈祖金身巡游台湾”,该活动共举办了100多天,巡游了19个县市,受到成千上万“妈祖”信徒的虔诚朝拜,在台湾岛内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2000年后,两岸妈祖文化交流的规模越来越大,仅2000年300人以上的台胞赴湄洲的“进香团”即近30个。2000年7月,台湾省台中县的“大甲妈祖”回湄洲妈祖庙的谒祖进香团规模极其庞大,随行的信众多达4000人之多。同行的“立法委员”表示,“大甲妈”这次寻根之旅,代表中国文化的血缘关系是没有办法否定的。2001年5月,湄洲妈祖金身首次直航巡游金门,是继1997年巡游台湾本岛后的又一两岸妈祖文化的交流盛事,此次直航启动了湄洲3000吨级对台客运码头,实现了湄洲与金门的客运直航。2001年7月,泉州天后宫妈祖直航澎湖进行民间民俗文化交流,拉开了泉州与澎湖海上直航的序幕。

台湾佛教,根在大陆是不争的事实。据悉,台湾有五千多座佛教寺庙,每座寺庙几乎与福建佛教寺庙都有不解之缘,因此在交流中,两岸佛教徒都有种自然而然的亲切感。虽然台湾的佛教组织到目前为止还不能在大陆设立分支机构,但台湾佛教界通过在大陆出版著名高僧的佛学著作、开设道场讲授佛经,以及进行各种赈灾、医疗支援等方式和途径,建立起了较为广泛的影响。而大陆佛教界人士也多次到台湾参观访问,佛光山编辑出版的学术期刊《普门学报》,有三分之二的文章都出自大陆佛学研究者之手。2002年6月,海峡两岸宗教界又有一桩盛事,即西安法门寺佛指舍利赴台供奉。这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为世界九大奇迹之一的中国国宝佛指舍利,在两岸人士的戒护下,由西安经香港送抵台北,受到岛内民众空前盛大的欢迎,沿途数百万信徒夹道膜拜。佛指舍利先后在台北、台中及高雄各地,展开了为期37天的瞻礼,引起广大的反响,成为两岸佛教交流的新起点。随着两岸宗教交流的日益频繁,两岸信徒也将对两岸关系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文化艺术交流

大陆文艺团组赴台交流的项目和人数一直占整个赴台交流总量的一半以上。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期,大陆一些中小型艺术团组赴台交流的深具民族特色和较高艺术水平的项目,颇受台湾普通民众喜爱。如福州闽剧团、厦门歌仔戏剧团分别深入金门、马祖演出,观众达8万人。福建民间艺术团组赴台交流,遍走岛内乡镇,展演了民间剪纸、刺绣、指画、微雕、制印等工艺,深受台湾民众喜爱。同时,台湾文艺团体和艺人也纷纷来大陆交流,如岛内颇具盛名的《云门舞集》舞团、台北市乐团、高雄市乐团、台湾省交响乐团等相继来祖国大陆演出,台湾著名歌手纷纷来大陆举办演唱会,台湾女指挥家来大陆指挥上海广播交响乐团演出等等,均受到祖国大陆人民的热情欢迎。一些直接以弘扬中华文化为宗旨的展览,也在两岸产生了积极影响,如在台湾举办的徐悲鸿纪念画展、孔子文化展、关公文化展等,台湾鸿德美术馆在北京举办他们收藏的国画大师的珍贵画作、文物和濒临失传的日黄石展览等。中国振兴京剧艺术基金会还组织教师到台北执教以及培训岛内京剧演员和爱好者,两岸师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另外,台湾影视界人士纷纷进入大陆拍摄影片,其中《八千里路云和月》、《大陆寻奇》、《海棠风情》等数百集节目,详细报道了大陆的情况;在大陆拍摄《六个梦》、《两个永恒》等许多电视片受到两岸人民的喜爱。许多台湾电视则在祖国大陆各地电视台播放,受到观众的欢迎。而祖国大陆的优秀广播节目、电视剧、电影以及电视片在岛内播映,如广播评书《岳飞》、《隋唐演义》,大型电视连续剧《宰相刘罗锅》、《三国演义》、《大宅门》,电影《红楼梦》等都受到台湾民众的喜爱与欢迎。

两岸新闻界的交流

1987年9月,在台湾当局开放台湾民众赴大陆探亲前,台《自立晚报》社以为台湾同胞赴大陆探亲“探路”为由,该报两名记者绕道日本前往大陆采访,成为1949年以来第一次到大陆采访的台湾记者。他们先后在北京、杭州、深圳、厦门等地参观、采访,历时13天,在海峡两岸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台湾当局开始则极力阻挠《自立晚报》的行动,接着又指控该报负责人与两名记者“涉嫌触犯刑法”,要求依法查办。然而,台当局此举引来岛内各界人士的强烈不满,并形成了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最后台湾当局不得不将他们无罪释放。

1991年8月,新华社、中新社两名记者赴台,以协助因“闽狮渔事件”被台湾有关方面无理扣押的福建渔民解决困难,并进行了采访,成为1949年后首次进入台湾采访的大陆记者。1992年9月,又有18位大陆记者组团赴台采访。这是海峡两岸分隔43年后,大陆记者首次正式组团赴台采访,正式开启两岸新闻界双向交流的大门。这些记者分别来自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全国记协、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新杜等全国17家单位。台湾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以东道主身份在海基会欢迎18位大陆记者的来访时表示:海基会是两岸间的“桥”,大陆记者也是两岸的“桥”,希望通过这些桥使两岸人民建立善意与互信。

1996年12月1日,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布了《关于台湾记者来祖国大陆采访的规定》。该规定的颁布和实施,对方便台湾记者的采访,规范台湾记者在大陆采访的管理和进一步推动两岸新闻交流,都具有重要的作用和意义。2000年11月23日,台湾当局正式核准大陆记者赴台“驻点采访”,先开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四家媒体的记者赴台,记者在台湾采访的时间以一个月为期进行轮替采访,采访地点以台北为主,赴其它县市则需事先向台“行政院新闻局”报备同意。2001年2月8月,新华社首批赴台驻点记者范丽青、陈斌华抵达台北,展开为期一个月的驻点采访,正式开启大陆媒体记者赴台轮替采访大门。

除了记者采访外,两岸新闻界互访频繁,各种形式的新闻研讨会和新闻机构之间的业务往来与合作也从无到有,逐渐深入,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两岸新闻界先后组织了“两岸记者三峡工程联合采访”、“两岸记者中秋联谊”等大型活动;举办了三届“海峡两岸暨香港新闻研讨会”;福建、江苏等省分别成立了“闽台新闻交流协会”、“苏台新闻交流协会”,积极开展各项交流活动。两岸各主要新闻机构之间也广泛进行了诸如稿件交换、相互提供采访协助等形式的合作。

两岸文化图书交流

80年代后,随着两岸关系的缓和,岛内大批文化界人士强烈要求开放大陆“书禁”,强调台湾文化的“根”在大陆,台湾如不尽快与大陆进行文化交流,有造成“历史断层的危险”,强烈呼吁国民党当局改变对大陆的文化禁制政策。1980年12月,台湾锦绣出版社出版《江山万里》大型丛书,包括《千里丝路》、《长城万里》、《大哉黄河》、《天府西南》、《大江南北》、《烟雨江南》、《台海珠江》、《白山黑水》等八本共约100万字,详细介绍了中国的锦绣河山。台湾新闻界、史学界,出版社还纷纷以“根”为主题从台湾的历史、地理、文化、风俗、宗教、姓氏等方面考证台湾与大陆的渊源关系,在台引发了“返籍求谱”、“认宗归亲热”。大陆出版的很多作品和读物尤其是30年代鲁迅、巴金等人的人作品开始进入台湾,并深受台湾青年的喜爱,紧接着一些当代大陆作家的作品著作也通各过种渠道进入台湾。同时,台湾的文艺作品、科技著作、音乐影视也进入大陆。

在台湾解除“戒严”以前,两岸的图书出版交流处在非公开状态,1987年7月解除“解严”后,图书出版业的交流才随之逐步展开。从80年代末90年代初,为推动图书出版界的交流,两岸图书出版主管部门达成共识,要求双方出版单位在出版前,必须取得著作权人的授权,并签订授权契约方可出版,双方图书出版交流开始化暗为明,有章可循。80年代后期以来,祖国大陆出版了大量台湾专业学术著作和文艺作品。另一方面,大陆的许多图书,如《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库》、《资本论》、《中国美术全集》、《放眼中国》、《我的父亲邓小平》及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教科书等也在台湾出版发行,受到读者的欢迎。

但台湾当局仍为两岸图书出版交流的正常往来制造了许多障碍,要求授权必须通过第三地区中介的第三者进行,不得直接与祖国大陆出版机构及人员打交道,规定每次申请不得超过十种等,从而限制了两岸图书出版业的发展。

另外两岸间的其它交流也不断发展,如多年来台湾体育界人士积极组团来大陆参加各种体育竞赛,祖国大陆许多著名运动员和一些体育强队,特别是奥运金牌运动员代表团赴台比赛和参观访问,加强了两岸体育交流。两岸医药卫生行业和中医药界也进行了交流。中医中药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许多台湾中医界人士来大陆交流,切磋医道。福建中医学院成立了台湾中医研究室,编写出了第一部反映台湾中医药全貌的工具书《台湾中医药要览》。

十几年来,两岸交流的成效是十分明显的,它增强了两岸同胞的民族感情,逐渐消除了两岸同胞因40多年的隔绝在思想上产生的误解和隔阂,加深了台湾同胞对祖国的热爱。台湾青少年乒乓球队来北京参加乒乓球夏令营后,一名队员在台湾报纸上发表了感人至深的文章《北京训练记》,深情地说:“虽然只有20天时间,但我们彼此都有着深厚的情谊,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轻轻地向北京说再见,不知何时泪已悄悄地滑落”;“我相信,这20天的行程,在我的一生中将会留下永恒的记忆”。1994年盛夏,参加内蒙古探险夏令营的台湾中学生来到了北国大草原,望着那无垠的大地,由衷地赞叹:“我们中国真大呀”。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