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首页>>地 方

22岁战士冒险救落水者牺牲

时间: 2012-06-06责任编辑: 雷羽地方_中国网

视频播放位置

胡东庆(左一)在参加队列训练

胡东庆(左一)在参加队列训练

济空战士东昌湖救人牺牲

被打捞上岸时仍保持着托举姿势

22年短暂人生中,他4次冒险水中救人,而他牺牲那天,正是“五四”青年节——济空某导弹旅下士胡东庆,今年5月4日在聊城东昌湖中奋力托起落水学生,而他自己却沉入湖底,双手托举的姿势就此凝固……

昨日,正是胡东庆烈士牺牲一个月祭日,聊城大学的师生们用他们特殊的方式,悼念这个勇救学生的英灵。也正是这天,生活在东昌湖边的人们,才了解到,一个月前因救人而牺牲的年轻人,是一位英勇的解放军下士。

被打捞上岸时,还保持托举姿势

连日来,聊城大学的师生们一直在缅怀一位空军战士——这位年轻的战士,用自己的生命,将该校美术学院学生托出水面,而他自己,却永远的沉睡在了东昌湖中。

5月4日,正在聊城家中休假的胡东庆和正在聊城大学上学的高中同学吕隆涛相约叙旧。两年多没见面,都想说说军营、聊聊大学。吕隆涛还叫上他的两个大学同学陪同,4人来到东昌湖,租了一条电动小船在湖中畅游。

意外发生在不经意间。

坐在船尾的吕隆涛看到水中有鱼游过,兴奋地伸手去抓。小船摇晃中,他一头栽进湖里。当船上人伸去抓他时,救生衣被抓掉。不会游泳的吕隆涛在水中挣扎着,慢慢下沉……

危急时刻,胡东庆一面指挥倒船、一面脱衣,随即纵身跳入湖中。因惊吓和呛水,吕隆涛已丧失意识,胡东庆在水中奋力将吕隆涛往上推,船上的两名同学也合力向上拽,但一连几次都没成功。

看到船太小,两名同学站在一侧用力,船就失去平衡,随时有翻扣的危险。胡东庆让一个同学继续拉,让另一个同学压着船的另一侧稳定重心,自己再次潜入水中,从下往上托举吕隆涛僵沉的身体,几经努力才把吕隆涛救到船上。

可待吕隆涛苏醒,一直忙乱着照顾吕隆涛的两名同学才发现胡东庆不见了……

现场目击整个救人过程的市民刘玉合告诉记者,救人者胡东庆被打捞上来时只穿内裤,身体僵直,右手一直保持着托举姿势。

就这样,在“五四”青年节这天,东昌湖无情地夺走了这个鲜活的生命。

胡东庆以前曾3次下水救人

此事后被聊城大学了解后,师生们为了铭记这位勇敢的年轻军人,校领导带着学生登门致谢。被救学生吕隆涛和他的同学更是长跪在胡东庆父亲面前忏悔。

但胡东庆的父亲胡书需忍痛劝慰说:“别说你们是好同学,就是别人落水他也一样会救的。”

记者了解到,8岁跟随父母从农村来到聊城的胡东庆,此前还曾3次下水救人。上小学五年级时,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从堤坝上不慎滑进环城湖,胡东庆随即下水把人救了上来。回家后,父母看他衣服湿了,以为偷着下河玩,还责骂了他一顿。直到当天晚上,被救孩子的母亲提着水果来感谢,胡东庆的父母才知道儿子的事迹。

此后的日子里,他还在环城湖和东昌湖里救起过两名溺水儿童。但对于在水边长大的胡东庆来说,这些事根本没当什么壮举来看待。

他主动申请换岗到最艰苦的海岛

“同众多‘90后’一样,胡东庆也喜欢唱歌跳舞玩游戏,但玩归玩,闹归闹,他严谨细致、勤奋进取的精神状态,又跟其他战士不一样!”2009年,胡东庆新兵下连后分配到战勤连,时任连长的刘剑泉一打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小战士。

每次上岗执勤,他都把皮鞋擦得铮亮。警卫值班是件苦差事,昼夜站岗放哨不说,夏天晒得皮肤黝黑,冬天冻得手脚冰凉。胡东庆不仅专挑别人不愿站的下半夜岗哨,站岗警惕性还极高。连队干部夜里查岗,总是在20米开外的地方被胡东庆“拦下” 询问口令。

去年,在胡东庆两年义务兵即将当满之后,同众多怀揣军官梦的战士一样,他也加入了考学队伍。

尽管备考时间异常珍贵,但胡东庆总是在工作干完后再复习备考,从不因自己的事情影响工作。他将每天需要做的事情一一罗列,完成一项划掉一项;做事讲方法的他,将做错的习题一一登记,并做好“因粗心而错”、“相同错误,不能再错”等相关标注;为人友善的他,即便是考学的竞争对手咨询问题,他都悉心解答,乐意分享考学资料……

去年底,两年义务兵服役期满后,虽然未能如愿考上军校,但胡东庆还是主动提出套改士官。

按照旅里政策,担任警卫战士满一年重新分配岗位时,可优先选择。见身边的战友一个个都选择了学技术,或相对轻松的后勤岗位,胡东庆却主动申请到条件最艰苦的海岛营担任战斗员。

初上海岛,七八级的海风、四个多小时的航程把胡东庆折腾得吐了个七荤八素。为尽快适应岗位转换,他认真学习兵器理论、虚心求教、大胆实践操作,经常加班到深夜。

在新的操纵员岗位上,操纵条文、程序复杂难懂,操纵员成长周期往往需要一到两个月。聪敏好学的胡东庆到岗后,愣是在一周内就将50多条操纵条文全部背记下来,这令技师刘海龙很是惊讶。

“他是我带过的操纵员里面最勤奋、进步最快、也是‘单放’最早的一个。”说起他的“得意门生”,技师刘海龙一脸自豪,胡东庆也是同批兵中第一个被纳入“一套战勤班子”的战士。

家境不错,生活却低调简朴

胡东庆的父亲胡书需在聊城市经营着自己的公司,资产千万,出自可有车有房的家境,胡东庆还是喜欢军人这一职业。

胡东庆很崇拜他父亲。胡书需的员工白杨告诉记者,1993年,在农村种地的胡书需十分贫困,麦子缺肥没钱买肥料,东挪西凑才借了50元。为争一口气,揣着这买一袋化肥都不够的钱进城打工,十几年下来打拼出了自己的公司。

和其他富家子弟不一样,胡东庆很想像父亲那样干出自己的事业。他好学上进,工作勤奋,俭朴孝顺。这次是他当兵后第一次休假,他把转士官后的第一个月工资,全部给奶奶和姥姥。

胡东庆的低调,在他的档案表上,“家庭出身”一栏填写的是“农民”。他在部队言行举止跟大多数农村出身的战士一样,珍惜每一分钱,从入伍开始就建立花销账目登记本,详细记着每笔花费的开销情况。

“我们吃在一桌、住在一屋、工作在一个兵器车里,看他平时挺节俭的,真没想到他家里有千万资产。”直到胡东庆牺牲后,其家人来部队整理遗物时,官兵们才知道胡东庆原来是个富家子弟,“连队每次拉煤、清理化粪池等工作中总少不了他的身影,回想胡东庆做过许多事,很难将他与富家子弟联系在一起。”

他还是营里的“足球王”,队员们的专业足球鞋踢坏了一双又一双,而他脚上穿的始终是部队配发的胶鞋,身上穿的是体能作训服、要么是高中时的旧球服。

胡东庆已经走了20多天了,失去爱子的母亲仍在痛楚中,整天躺在床上以泪洗面。当她看到穿着军装的人来到家中时,常焦急下床、泪眼迷离地痴问:“我孩子还能回来吗?”

“老话说的好,事不过三。这孩子克水,救了4个人,水也把他克了,也算命吧!”胡书需以这样的理由哭着开导自己。(文/图 通讯员 李广君记者 陈伟斌)

发表评论>>文章来源: 中新网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