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万买副省长不是闹剧 网友呼吁一查到底

时间: 2012-08-09责任编辑: 林悦成地方_中国网

视频播放位置

500万元为朋友买官被骗引发了网友们的热议,更有不少网友呼吁“一查到底”

500万元可以买什么?

可以买一辆超级跑车,也可以在北京四环边上买一套房,北京的王先生则打算替一个官至“辽宁省某厅长”的朋友买一个副省级职务。

但事与愿违,为帮两个朋友买官而为此垫付了600万元的王先生最终发现自己被骗并随即报案。

而随着案件的开庭,此事也在网络上迅速扩散,并引发了网友们热议,更有不少网友呼吁“一查到底”!

巨款买官被骗

“这不是清宫戏,也不是穿越剧,卖官鬻爵的事儿就这么赤裸裸地上演了。”

和网友“12345”一样,不少网友表示没想到自己经常在电视里或者书本上看到的买官卖官的故事在现实中就这么发生了。

这个真实的故事要从5年前说起。

2007年,王先生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犯罪嫌疑人邹焰焰。邹焰焰多次表示,自己的朋友与高层领导是党校的同学,可以帮忙安排职务。

正好王先生有一个“厅长”朋友想要谋求一个副省级职位,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并约定王先生先付100万元给邹焰焰,事办成后再付400万元。

网友“丁祭佾舞”戏谑道:“乾隆39年官价:京官:郎中五品,银9600两,主事六品,银4620两;地方官:道员四品,银16400两,知府四品,银13300两,同知五品官,银6820两,知县七品官,银4620两。按当时一两银购买力折合现人民币200元计,买正厅相当于四品为328万元。副部为从三品,要500万元,大致合理,买家还略占便宜。”

但更多的网友则对此表示愤怒。“言语已经无法表达我的愤怒之情!”网友“陈一福心情日记”写道。

2009年11月,王先生付了100万给邹焰焰,并在看过两份有关任命该“厅长”副省级职务的红头文件后将剩下的400万元付给邹焰焰。

在此期间,邹焰焰又提出可以把王先生的“副教授”朋友安排到公安系统担任政委,办事费300万元。王先生也同意了,并按照邹焰焰的要求,于2010年1月先付了100万元。

但邹焰焰并没有按约定把事情办成,于是,拿不到钱的王先生最终选择了报案,邹焰焰也被抓获。

网友“飞扬蒲公英”揶揄说:“也许有人付了1000万元,价高者得了。”

未果掮客落网

8月1日,邹焰焰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他承认收了600万元但否认诈骗。

“我也被刘军茂给骗了,我真的很无辜。”

邹焰焰说,他也是通过一个叫刘军茂的汽车修理厂老板办的事。“刘军茂说自己认识公安部的人,关系很硬,最容易办的就是人事升迁,而且时间快,用钱少。”

对于邹焰焰的说辞,有网友表示相信,认为邹焰焰和王先生其实是同样的角色,只是事情没有成功,区别只在于直接被骗和间接被骗。

“冰山一角啊,真的买到的还不知道有多少。”网友“老男孩”写道。

网友“李大春”更感叹“这已经说明买官卖官有中介了”!

网友“DoctorWei啥”则表示见怪不怪:“在北京的餐厅里起码两次遇见这样的人,邻桌侃侃而谈。上周跟谁谁打麻将,上上周跟谁谁谁一起钓鱼,没他不认识的,没啥不能办的。说三句吃一口菜,时不时的还加菜,共性的是旁边都坐了数量不等的表情一脸无奈稍带谄媚的男女老少。”

而对于王先生所表示的“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和‘厅长’、‘副教授’讲过帮他们办理升迁的事”一事,网友“bingge98153”写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据知情人分析,王先生打算一人扛了,把买官的朋友说出来没有意义,私下里怎么给钱也与本案无关。

有媒体评论道:这事即便王先生想一个人扛,纪检监察部门也不能坐视旁观。一旦王先生为朋友买官的事实认定,这两个花大钱“买官未遂”的“朋友”无异于正在“潜伏”的问题官员。从预防惩治腐败的角度来看,这怎么都不是一件可以随便扛的小事儿。

网友“0类文七”则对此表示怀疑:“他一人抗,能抗住么?”

也有不少人对这个王先生的身份表示出了兴趣,希望能够了解“神秘”的王先生为何如此热心为他的“厅长”朋友买官。

“这名王先生极可能是一个掮客或者军师之类的角色,厅座出面活动风险巨大,所以搞个中间人四处活动,不想也是中了圈套。否则,这离奇的一切,怎么能给我们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有评论如此猜测。

应当一查到底

“该抓起来的不只是骗子邵焰焰。”网友“曹景行”写道。

事实上,网友们几乎一致认为,不论是受骗的王先生还是被代为买官的“厅长”、“副教授”都脱不了干系。而“厅长”的真实身份更是让网友们产生了浓厚兴趣。

“某……就不能公开?”网友“Lun哥哥”对为何没有公开“厅长”身份表示遗憾。

“一起人肉搜……目前骗子被抓,但厅长未被追究。”网友“萧山博士”呼吁人肉搜索王先生的“厅长”朋友,看他究竟是何许人。

网友们纷纷提出各种建议,网友“溪下曦阳”就建议检方“查手机记录,查人际关系网,查各种……这太容易查了吧”。

不少网友也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到买官厅长身上。“这个厅长也是买的吧。”网友“正宗ysmm8311”戏谑道。

网友“马进祥”则更进一步地提出疑问:“农民不会去买官。这笔买卖是体制内的人干的。买副省必为正厅。那他的正厅如何得来的?他手下提拔的处级是否也是?”

此外,还有网友指出,买官的钱到底是谁的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王先生自始至终都咬定钱是他出的,那两名朋友至今还蒙在鼓里。这世界,难得还有这么‘高风亮节’的人了?”

“应当查清楚这600万元是怎么来的。”网友“张民宏”建议。

不过,也有网友认为,或许这600万元正如王先生所说出自自己之手。

有评论指出:肯花500万元巨款为朋友买官,一旦买官成功,他所得到的回报恐怕远不止500万元。而且,很有可能连这500万元的买官钱也是“托朋友的福”赚得的巨款中的一部分,花钱为朋友买官不过是投桃报李之举而已。

因此,由于此案依旧疑点重重,不少网友呼吁纪检、反贪等部门顺藤摸瓜,一查到底。

事实上,政府对于买官卖官向来态度明确。中组部部长李源潮此前就曾强调,“要继续以最坚决的态度整治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加大对违规违纪用人行为的查处力度,重点开展买官卖官问题专项整治,让卖官者身败名裂,让买官者‘赔了夫人又折兵’”。(潘琦)

发表评论>>文章来源: 法制日报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