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 方字号:
26岁亿万女富豪吴英:一夜暴富的钱是干净的(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01-25  发表评论>>

吴英说,我并未如传言中那样结识军阀和洗黑钱。 本报记者 李艳 摄

26岁吴英以数亿资产“一夜暴富”,近日神秘失踪,现她首次对媒体解开巨富背后秘密

对话人物

吴英,女,26岁,浙江东阳人,出生于东阳一农民家庭,1997年入东阳技校学习,一年半后辍学经商。去年起陆续成立多家公司,目前为本色控股集团董事长。

对话动机

今年以来,有传言称吴英神秘失踪,称其公司资金链紧张,并涉及非法集资。

同时本色控股集团遭遇4900万假汇票事件,此前捐给东阳光彩事业的500万元又被本色收回。

吴英仿佛一夜间出现在世人面前。去年她2亿元现金买下700多间商铺;500万元捐助东阳的光彩事业;两个月内在东阳开出12家大型实业。

而之前,她还只是县城某服务场所的小老板。

昨日(24日)下午,吴英亮相杭州,接受媒体采访,回应由其引起的质疑和传言。回答问题的过程中,她会不时征求旁边朋友的意见。

“我太年轻才备受关注”

《新京报》:最近关于你的传言很多,有人说你消失了,电话也不通。

吴英:前段时间出差时我的包被人拎走了,所以有段时间关机,其实我一直好好的啊。

《新京报》:有媒体报道说,因为本色资金紧张,银行向你们催讨1000多万的贷款。

吴英:那家媒体没有向我求证,在他们报道发出的前一天,我们就把贷款还了。那是笔短期贷款,去年10月底,我们向工行贷款1000多万元,用于促销活动的相关费用。1000多万是用我3000多万的固定资产抵押的。

《新京报》:本色会在每个月10日发放上月工资,但上个月的工资推迟到了这个月18号才发。

吴英:这也与资金紧张没有关系,工资迟发,是因为我有事情在外面没有回来,而发工资都需要我签字。

资金紧张每个企业都会遇到,这没有什么好回避的。这些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往往就很正常,但在我这里就引起很大关注。

《新京报》:为什么呢?

吴英:可能是我太年轻,又是一名女性的缘故。

我提醒自己,不能出问题。本色并不像有的企业那样在获准注册后就抽逃资金,我们没有抽逃过一分钱注册资金。

“我没被公安厅传讯”

《新京报》:工商银行(5.53,-0.10,-1.78%)东阳市支行透露,1月5日他们收到本色集团财务人员提交的一张4900万元的假汇票。这是怎么回事?

吴英:汇票是广东那边开过来的,正常的贸易往来,一笔外贸生意。开始我自己也不知道汇票是假的,是报纸登出来后我才知道的。如果事先知道汇票是假的,是我的话,我不会经过银行来处理这件事情。

《新京报》:那如何处理呢?公安方面说,因为没有人报案,所以没有立案。这涉及金融诈骗,你们是受害方,为什么不报案呢?

吴英:对方这样做,可能有他们的想法。虽然我们是受害者,不过并没有什么损失,广东那边答应一定会付钱,钱马上就会给。

《新京报》:是广东哪家公司?

吴英:这个不方便透露。

《新京报》:外界传言,因为假汇票事件以及非法集资,你曾被浙江省公安厅传讯。

吴英:这是没有的事情,并没有进去过。你可以去找他们问,我也可以和他们对质。

“我是企业家不是娱乐明星”

《新京报》:曾有媒体报道,本色一口气耗资2亿多元买下东阳世界贸易城700个摊位,但后来又被你们否认了。这是怎么回事?

吴英:当时签的是意向协议,并不是最后的拍板。当时有人找到我,希望本色能够出面。当时我想如果出面能够带动东阳经济也行,就应下来了。说实在话,其实我只是捧了个场。

《新京报》:去年10月24日,本色集团拍得一块土地,却因没交6100万元土地出让金,被视为自动放弃了,放弃是因为资金紧张吗?

吴英:不是的,地我不要了。

我在东阳投资,是想为东阳做些贡献,为家乡服务,但家乡人不理解。民间这么多传言,说傍大款、洗黑钱的都有,这些都是从东阳传出来的。打个比方,东阳像是我家,你想为家里做些事情,但家里人却不支持,我就主动放弃了。传言出来后,给我的压力很大。我是个企业家,不是娱乐明星。

《新京报》:这是不是意气用事?你这一放弃,还同时放弃了800万元保证金。800万能要回来吗?

吴英:你不了解我做事的风格。保证金能不能要回来,你要去问公司的财务负责人。

《新京报》:据我们向东阳光彩事业基金会工作人员了解,你去年向其捐赠的500万元在到账一个月后,在你们公司的要求下,又退还给你们了。这是出于什么原因?

吴英:这个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已经放权给公司,我只管大方向、战略方面的事,你要去问财务。

《新京报》:光彩事业的人说,你们当时的理由是,当时捐款是以本色集团的名义,而本色集团当时并没有注册,所以把钱要了回去。这笔钱还会捐出去吗?

吴英:捐款还是会捐,在有需要的时候。什么时候还回去,需要他们与我沟通。

“我的钱都是干净的”

《新京报》:本色的资金都来自哪里?

吴英:有我自己的,还有他人的。

《新京报》:其他人是指?

吴英:我的亲戚。一定程度上讲本色是家族企业。

《新京报》:我们了解到,你向一个朋友借过1800万元。

吴英:不是借,是调用一下。

比如你有困难,我有闲余资金,作为朋友,在你有困难的时候帮忙是自然的事情。这只是朋友间的帮忙,临时调用一下。

我有几个认的姐姐(非血缘关系),我买的是楼,都是固定资产,不是瞎花钱,她们认可我,也投一部分钱进去。

《新京报》:这些钱算是入股,还是帮忙?

吴英:不是入股,就是她们认可我,就把钱投进去。

每个企业都有瓶颈的时候,我投资的都是固定资产。固定资产要盘活,离不开银行。

但是银行并不支持本色,无论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我们现在和任何银行都没有借贷关系。

《新京报》:银行为什么不支持?

吴英:它说我们有洗黑钱的嫌疑。我说你要是认为我洗黑钱的话,要出示证据。

我没有像传言说的那样,结识军阀、洗黑钱等等。我没有出过国,香港都没有去过,到哪里结识东南亚的军阀?

我可以保证我的钱都是干净的。

《新京报》:有媒体记者说曾经接到数个来自义乌的匿名电话,说你的钱是找他高息借来的,六分利,用车把现金拉回来的。

吴英:这不可能。为什么是匿名电话呢?他可以实名,你可以找他们核实啊。这么多现金放车里拉回来,得要多大空间啊。

我的钱的往来,每一笔都有银行记录。

“可能是我运气比较好”

《新京报》:资料上说你一下子投资了3.5亿,但你此前却默默无闻,能介绍下你的资金来源吗?

吴英:我中专二年级后出来经商。人家不敢做的,我去做。最早我做女子美容和化妆品。在东阳有店,其他地方也有。在这上面我赚了一部分钱。到现在我也还在做美容,是我妹妹在做。

2003年左右我开始炒房,广州等地方都去过。后来又炒过档口(商铺),中间一直做商贸生意,包括外贸、服装、建材、家装等等。这些都是个人行为,有一些投机性。

此外我还炒过股票和期货,也有人帮我炒。这些都是暴利行业,化妆品是,炒房子也是。可能是我运气比较好,每一步都踩准了。

《新京报》:能不能具体一些?做这些不到7年攒下亿万家财,总觉得有些神奇。

吴英:我只能说这些了。每个人有办企业的方式,把每一点都公开,企业就没有必要做了。

《新京报》:如果方便的话,能否透露你到底有多少资产?

吴英:就是大家看到的那些。

我不是当官的,有多少资金没有必要告诉大家。(坐吴英一旁的好友郭先生称,吴英目前的投资约有三亿元,而据其了解,其中吴占到大头,最多可能占有2亿元,其余来自其他人。)

《新京报》:以后的主要方向是什么?

吴英:以后主要的方向是做连锁酒店。现在本色概念酒店在东阳比较成功,酒店里每间客房风格不一的装饰吸引了顾客,而酒店入住价格比较实惠也是另一方面的原因。以本色概念酒店作为样板,又可以带动建材装饰的销售。

文章来源: 新京报 责任编辑: 小佳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