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共产党90年红色道路字号:
中共如何对188万国民党起义投诚部队改造?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6-22  发表评论>>

程潜、陈明仁起义部队接受改编举行授旗典礼。来源:中国文化报

1946年四五月间被俘的国民党部队从汤岗子押解海城途中。

国民党起义部队与解放军会师。

“一经涕泗滂沱的泪血大控诉,几乎是瞬间,广大起义官兵就实现了前所未有的灵魂裂变,并迅速成为坚定的革命战士。”

——退役军人、四川某省级机关干部高戈里先生多年来致力于对解放战争史的业余研究,著有长篇纪实文学《心路沧桑——从国民党60军到共产党50军》。为抢救史料,他多年来采访近200人,其中国民党起义、被俘官兵116名,包括师职2人、团职8人、营职4人、连排职19人、士兵83人,另有随军眷属6人。本报今日刊发的这篇文章,即是他最近结合自己挖掘的第一手材料和多方史料撰写的关于国民党起义和投诚部队改造过程的述要之作,高先生为本报发来的原文近两万字,在此摘编推出,以飨读者。

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队起义、投诚和接受和平改编共188万人,包括将领1500余名,涉及陆军240个师,海军大小舰艇97艘,空军飞机128架。188万来自敌对营垒的官兵,全被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消化、改造了。在此过程中,解放军派去一名指导员,就能彻底改造百十人的一个连,派去几百人工作团,就能彻底改造几万人的一个军或一个兵团,这在世界5000年的战争史上,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历史过程。

国民党军队倒戈的三次高潮

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队起义、投诚呈现三次高潮:

第一次高潮,在抗战胜利后不久。比较而言,国民党军队在这一时期的倒戈数量不多,但政治影响很大。此时,“国军”和“共军”力量对比悬殊,很少有人能看到中国共产党的光明前途,蒋介石、陈诚也曾夸下海口,要“三个月剿灭关内共军”。结果,不但“共军”没有如期被“剿灭”,青天白日下的“国军”却接二连三地在战场上倒戈,把枪口指向了行将就木的蒋家王朝。先是1945年10月30日高树勋率新编第8军在河北邯郸起义,接着是1946年1月郝鹏举率第6路先遣军在山东台儿庄起义,再就是1946年5月30日潘朔端率第184师一部在辽宁海城起义。“走高树勋、潘朔端的道路”,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了共产党军队开展敌军工作的一个很响亮、很能震撼人心的口号。

第二次高潮,在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的战略决战期间,其中重大起义对战略决战的进程都起了重要的推进作用:吴化文率整编第84师的济南起义,使攻城时间缩短了一半多;曾泽生率第60军的长春起义,使我军首创和平解放大城市的先例,并及时抽调原围困长春的部队去堵截企图借营口海港南逃的廖耀湘兵团,完成毛泽东“封闭国民党军在东北加以歼灭”的战略意图;何基沣、张克侠率第59军和第77军的三个半师在江苏贾汪等地的起义,让我军通过其防地迅速完成了对黄百韬兵团的战役包围;廖运周的第110师于淮海战场起义,使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黄维兵团的突围行动遭受了致命打击;傅作义率北平20万守军接受和平改编就更不用说了,千年古都免遭兵燹,傅作义之功彪炳青史。

第三次高潮,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渡大江”风卷残云之后。此时,国民党军队的最高统帅虽然还有偏安一隅、重整旗鼓的念头,但青天白日旗帜下的旗手、鼓手改行敲丧钟的,已日甚一日,成建制部队起义、投诚可谓“风起云涌”,国民党政权在风雨飘摇中土崩瓦解。这期间起义比较典型的,是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第7兵团在四川郫县宣布起义。

中国共产党改造国民党起义部队是有“绝招”的。这个“绝招”,是在改造第一次起义高潮的起义部队过程中摸索出来的,其间,经历了尖锐、复杂、反复的斗争,并付出了流血的代价。

倒戈“国军”的复杂和反复

国民党军队内部实行等级森严的阶级压迫制度,兵随将转。起义都由上层将领谋划、决策,绝大多数下层官兵以及部分中层军官基本上是茫然随从、被动选择。

在第一阶段起义的高树勋部进驻武安地区最初几个月,晋冀鲁豫军区虽然对其非常关照,生活待遇超过主力部队的标准,但由于旧军队的作风未变,“纪律坏”,“驻地17个村群众每天到政府要求高部搬走,并准备到边区政府请愿”。

在第二、第三阶段起义的部队也有同类问题。如国民党第16兵团1949年12月21日在四川什邡起义后至部队东调前,“官兵中常发生开枪打杀农民的鸡鸭,或化装土匪夜入民宅抢劫财物、奸污妇女等违纪行为。官兵关系也极为紧张。”

几乎每支国民党军队内部都存在一些五花八门名目繁多的反动党团及封建迷信组织。起义后的国民党第7兵团2.3万人,查出其内部的各类反动、封建组织竟达75种,有4058人参加。川军中的袍哥组织更是门户繁杂。在第16兵团,兵团副司令、第47军军长和3个团长均系袍哥大爷,全兵团有近半人员参加了袍哥组织。范绍增的“国防部挺进军”干脆就是一个袍哥武装。

吃喝嫖赌相当普遍。就说抽大烟,在刘文辉的第24军,“双枪兵”(步枪和烟枪)约占1/3。血债问题也不少。国民党军第18兵团副司令官兼大同守备区总指挥于镇河率部接受我军和平改编后,受害群众纷纷向人民政府控告于镇河等将领的累累血债。于镇河家乡贾庄的群众甚至派出20余人的代表前往大同城,强烈要求把于镇河押回家乡交群众斗争处理。为防止意外,解放军将于镇河等将领紧急转移到察哈尔省军区所在地张家口。

鉴于解放战争初期敌强我弱的战场形势,最大限度地分化敌对营垒是战胜强敌所必须的战略和策略,改造国民党起义部队的工作,必须首先着眼于有利于扩大政治影响、瓦解敌军这个大局,所以,当时我党对起义部队的组织整编,曾在保持其原建制、保留起义军官原职权的基础上,采取了一些非常特殊的策略措施:

一个是授予“中立”的番号。其中,高树勋部叫“民主建国军”,郝鹏举部叫“华中民主联军”,潘朔端部叫“民主同盟军第1军”。中共中央当年之所以同意如此命名,主要出于统一战线的策略考虑。另一项措施是“扩编”“升官”,潘朔端的第184师虽然实有不到半个师的兵力,但还是扩编成一个军……为了稳定起义部队,还特别给予起义部队以远远优裕于我军老部队的生活待遇。

在解放战争初期敌强我弱的战场形势下,因主客观条件不成熟,尚未彻底改造的起义部队一旦遇到强敌大举进攻,发生大规模的叛变也就在所难免了。几乎每一支国民党部队起义后,都要发生规模或大或小的叛变。郝鹏举部、董其武部、郭汝瑰部、董宋珩部的叛变分子,甚至还残杀了我军派去的政治工作干部和起义官兵中的积极分子。

发生叛变的起义部队中,郝鹏举部于叛变12天后被全歼;高树勋部在疑似叛变事件发生后,其“民主建国军”番号被撤销,所部经过数月的诉苦运动和肃反审查运动,士兵于同年9月被编入我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0纵队;而最先发生叛变事件的潘朔端部,剩余2000多人于1946年年底撤至北满根据地后,经过彻底改造,于1947年3月起,陆续组建了主要由已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起义将领率领的3个支队,分赴前线,进行对国民党滇系第60军和第93军的作战、策反任务。

“倒过来讲”的尝试

共产党军队与国民党军队本质不同,为劳苦大众打天下,需要的不是炮灰,而是懂得“我为谁扛枪,我为谁打仗”的自觉战士,所以,对来自敌对营垒的官兵,必须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教育。如果把改造起义部队看成是一场政治战役,那么,战役的突破口就应该选择在对方最要害、最薄弱的地方。闯出这条新路并找到这场政治战役的突破口,源于一次“倒过来讲”的政治教育尝试之中。

据“民主同盟军第1军”政治部主任徐文烈1947年主持撰写的《民主同盟军一年来的改造工作》记载:……起义之初安东整训期间的政治教育,多是从正面讲国民党反动派“卖国独裁”“发动内战”等大道理,结果,不但与起义官兵亲身体会的剥削、压迫距离太远,还常常与起义官兵长期形成的“正统观念”相抵触。后来,徐文烈等政治工作干部采取“解剖麻雀”的方法,具体考察了一个连队,结果发现,在139名士兵中,对国民党蒋介石有敌意的只有两个人;觉得国民党蒋介石的黑暗统治不好,但认为自己命该如此的有5人;对乡镇保甲长及恶霸地主没有敌意的只有11人,其余全都痛恨乡镇保甲长和地主恶霸。另一个连队的84名士兵中,有83人挨过军官的打,没挨过打的只有一位某军官的亲戚。

在此调查的基础上,徐文烈等政治工作干部做了个“实验”——“倒过来讲”,先从士兵亲身感受乡镇保长、甲长和恶霸地主的剥削压迫讲起,从士兵所遭受长官的欺压讲起,再来讲蒋介石统治集团维护阶级压迫制度的本质。

果然,一“倒过来讲”,几乎是瞬间,便激发了起义士兵的阶级仇恨和政治觉悟。

不巧的是,徐文烈等政工干部刚摸到一些头绪,“反省诉苦坦白综合性的大会”正轰轰烈烈起来,国民党军就开始大举进攻我南满解放区。由于改造工作不彻底,大规模的叛变还是在部队向北满解放区转移途中的石人车站发生了。

泪血大控诉

潘朔端部发生“石人车站叛变事件”后,从反面促使中国共产党人对改造起义部队经验教训进行了认真的总结。起义部队于1946年年底到达北满根据地黑龙江省巴彦县兴隆镇后,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东北局委员兼东北局敌工部部长李立三亲临指导,由红军干部徐文烈、李毅具体组织实施,起义部队展开了以控诉运动为核心内容的彻底改造。

从此,以“控诉旧社会,控诉旧军队”为核心内容的政治整训,就成为改造国民党起义部队的经典绝活儿。

在国民党军队,绝大多数士兵和一部分军官都出身于贫苦农民,都是被抓来、逼来的壮丁,谁没有一肚子苦水?谁没有一把辛酸的眼泪?

国民党士兵在旧军队所受的阶级压迫是骇人听闻的。

在经济上,军官 “吃空”(就是虚报士兵人数,以贪污空额的薪饷和粮代金)贪污司空见惯,克扣士兵的伙食更是“家常便饭”,有的军官甚至还要以“保管”、赌博等形式,勒索士兵的钱财。

在人身权利上,国民党军队内部通行残酷的体罚、肉刑制度,军官对士兵,上级对下级,有随意打骂的权力,甚至可以草菅人命。

地方军阀部队是这样,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也不例外。以胡宗南第7兵团为例,据该部士兵揭发,一些军官虐待、残杀士兵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其430团的副营长陈××当机一连连长时,士兵刘炎春开小差被抓回,陈××将刘炎春吊起来毒打,打死后,尸体扔到野外喂狗,再把死者的双耳割下来,悬挂在墙上,然后集合全连宣布:“你们看这是什么东西?以后谁再逃跑,就这样办!”

其351团士兵岳全福揭发:他16岁时被保长抓了壮丁,村里与他同时被抓去当兵的有10人。这10人中,有2人被枪毙,有1人被打跌死崖下,还有1人因为解手没请假,被军官活活剥了皮!

其473团副营长王××接新兵的时候,遇见几位病号走不动路了,就欺骗他们说:“谁走不动了,说一声,我放你们回家。”有4名士兵刚扭头往回走,被王××叫住,他让4名病号跪在四五丈高的崖边,抄起一根棍子,一棍子一个,全把他们打到沟底,然后,扬长而去。

其158师军官邓××揭发,他当排长的时候,一次跟着迫击炮连连长到四川接新兵,亲眼看见这位连长杀死了20多名开小差的新兵。有一位新兵跑了,他带人到新兵家里去抓,没抓到,就放火把新兵家里的房子烧了。还有一次,没抓到逃兵,就下令让4名士兵抬起逃兵的家属放在火上烧死。

其55师参谋主任朱×,曾命令直属连连长:“凡是士兵犯了错误,一律活埋!”此人曾在一次处罚士兵时,当场挖出士兵的心脏,挂了两大串。士兵揭发他“常有吃不完的人心”。

据统计,在第144师的2451名士兵中,母亲被强奸有107人,被霸占的有21人,被迫改嫁的有185人;妻子被强奸的有57人,被霸占的有53人,被迫改嫁的有93人;士兵被强奸、霸占的姐妹有159人,被强奸、霸占以及被迫改嫁的嫂嫂有175人;士兵的母亲、姐妹、嫂嫂被强奸、霸占以及被迫改嫁的,总计达850人。

控诉运动开始后,该兵团的士兵一个个哭得撕心裂肺、惊天恸地。控诉会上,有的哭得痛不欲生,有的哭得口吐白沫、死去活来。第472团2营召开诉苦大会,第一次大会就哭昏

文章来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 训迪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