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深度
“中科院PK北医三院事件”,谁最受伤?
发布时间: 2016-01-19 08:52:43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刘心源  |  责任编辑: 刘心源

编者按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产妇杨冰之死引发的中科院与北医三院“发文大战”,备受关注。产妇死亡医院有多大责任?中科院发布公函为员工维权是否合理?各方舆论又该如何走出“中国式医闹”的恶性循环?

事件经过

1月11日,因妊娠在北医三院住院的中科院女博士杨某在医院死亡。因为三份官方声明的出现,此事迅速在网上发酵。先是死者单位中科院理化所发函,请求医院给出真实、完整的调查结论;紧接着,北医三院回应事件经过,指出死者家属打砸物品,追打医务人员;16日,中国医师协会发布声明力挺院方,质疑中科院理化所发声明的程序合理性。而死者丈夫则发文否认网帖“指控”的聚众闹事和巨额索赔。

公函大战

作为一起医疗纠纷,这次事件过程上并无太多稀奇之处。这次事件之所以闹得沸沸扬扬,关键在于死者杨冰和其丈夫张自强的身份,他们都是中科院理化研究所的博士,被认为是“高知分子”。在处理这起医疗纠纷的时候,他们所在的单位理化所向当事医院北医三院发了一封公函,称杨冰去世是该所重大损失,“望”北医三院做出“公正、翔实、透明”的调查。

这样的阵势,让质疑医院处理不当的死者丈夫张自强被安上了“中国顶级医闹”的帽子。对此医院方面也没有示弱,北医三院与中国医师协会分别发文回应,理化所又再次在官网做出了说明,中科院官方微博进行了转载,于是这次事件成为不同寻常的“发文大战”。

争议焦点

争议的焦点,自然在这封“公函”,其实公函本身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言辞或不恰当的说法,在不少人看来这种做法也没有什么不妥,反而认为死者单位能够关心员工,是个好单位。但也有很多人质疑,发生任何一起医疗纠纷,难道患者所在单位都应该以关心员工为由发个公函过来吗?

“公函维权”无可厚非:每个公民依法维护自身权益,所供职单位、工会组织、公益组织或有关公权机关都可以给予必要的支持与救济。这样公民就能真切感受到,自己是一个有“单位”、有“娘家”的人,而不是一个举目无亲、孤苦无助的弃儿。

“公文助战”是歧路:化解医疗纠纷,法治是正途,“公文助战”只是歧路。而这起多家顶级、权威的机构参与的事件,则是个标志性案例,揭示出“背景”“势力”等因素对医疗纠纷法治化解决的扭曲而要规避这种扭曲,还需让法律回到法律。

中国式医闹

院方因素

医疗活动商业化,部分医疗行为畸形 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医疗活动具有商业色彩。某些医疗机构片面追求经济效益,而与社会效益背道而驰。医疗活动中部分医疗工作者丧失了职业操守,价值取向发生偏差,最终被金、权所俘虏。药品制造商和经销商为医务人员追求“高效益”起了催化剂的作用。

患方因素

由于我国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医院也逐渐由“福利”型机构转变为向社会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的特殊经营者,广大患者也从原来的享受福利到现在的出钱买健康买服务。既然花了钱,肯定是要把病看好的,“等价交换”,在大多数老百姓的思想中根深蒂固,看病也不例外。

医学因素

医学领域还有很多盲区,人体生理、病理的复杂性、多样性和个体差异性,决定了现代医学总是在不断探索中发展,在很多情况下,疾病的治疗效果和预后只是一个总体概率,医方难以向患者传递足够的、准确的医学信息。

走出“中国式医闹”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长刘玉村:医患关系要想真正修复,要切实推行医疗改革,理顺医药价格,同时借助社会办医、准许医生“多点执业”等方式,来改变医疗资源过于集中的现状。

江苏省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孙建方:要改变,就要从多个方面来解决。现在医生技术上的价格体系没有很好的设计,如挂号费、手术费、护理费、住院费都很低;有些过度的,如检查性的项目可以适当压缩。如果在医改中有个顶层设计,对医患纠纷的改善会起到良好的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民建议全国各级人民法院设立“医事法庭”,指派业务素质高的法官专门审理医疗纠纷案件。希望能够通过“医事法庭”司法的介入,建立一个具有公信力的权威部门解决医患纠纷机制,结束目前医患纠纷处置上的乱象。

 

分享到:
中国政协频道 新闻热线/商务合作:010-88824983  传真:010-88824989  合作QQ:2609589921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