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版中国式商量 政协大会
 
 

情人节专场:3000万“剩男”要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 2017-02-14 09:25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秦金月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又是一年情人节,小编在这里先祝各位有伴的甜甜蜜蜜,单身的多吃狗粮,大家都快快乐乐过节!

农历新年刚过,情人节又逼近,这样的节日气氛似乎让“单身狗”们格外得愁肠百结,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之声言犹在耳,3000万“剩男”的问题又再一次被摆上了桌面。

“剩男剩女”的问题已经是老生常谈了。据保守估计,中国未来30年将有大约3000万男人娶不到媳妇。

这3000万“剩男”,要何去何从?

结婚不是你想结,想结就能结

尽管中国人口出生性别比已经连续7年下降,但“男多女少”的现状仍十分突出,未来将有约3000万名男性面临着“打光棍”的窘境。原本相对稳定的婚姻平衡市场,因为多出数千万男性而变得拥挤,多出的男性被挤压出去,被迫成为光棍,从而形成了“婚姻挤压”的现象。

近年来,中国各地的“光棍村”时常见诸国内外媒体,到国外“买新娘”等违法行为也频频发生,由男女比例失调引起的婚配问题,正在危害社会稳定,也在危及人口生态安全。

事实上,受到损害的不仅是男性。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养儿防老”“重男轻女”等传统观念,再加上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行为,女性生育权存在被剥夺的现象,妇女身心健康也受到了损害。

中国男性越来越多,女性越来越少。国务院1月25日印发的《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和国家卫生计生委2月6日印发的《“十三五”全国计划生育事业发展规划》都认为:这都是中国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惹的祸。

男多女少,“光棍危机”在加剧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末,中国大陆男性人口70414万人,女性人口67048万人,男性比女性多出3366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2(以女性为100),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3.51。

另据统计,“80后”非婚人口男女比例为 136比100,“70后”非婚人口男女比则高达206比100,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中国适婚人群为什么会出现异常的性别比失衡现象?“根本原因在于出生性别比的长期失衡,这已经成为一个相当严重的社会问题。”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说。

出生人口性别比也叫婴儿性别比,正常情况下,每出生100个女孩,相应会出生103—107个男孩。由于男孩的死亡率高于女孩,到了婚育年龄,男女数量趋于均等。因此,联合国设定的正常值为103—107。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偏高。翟振武给出了两个原因:一是强烈的男孩偏好,特别是在农村地区,追求生男孩的观念一直存在。二是现代技术条件的发展,使得生男孩变得容易。

他说,小型化、现代化的超声波检测技术,能够在女性怀孕14周到16周时检测出是男孩还是女孩。这使得很多想生男孩的家庭更容易实现愿望,如果检测出是女孩,很多家庭会选择让孕妇人工流产。

正是因为超声波技术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后的发展,再加上传统的男孩偏好观念,造成了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程度高、持续时间长、波及人口多的现状。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最高时达到121.2,有些省份甚至达到了130。

“出生人口性别比过高,造成的一个最大的社会问题是‘剩男危机’或‘光棍危机’。”翟振武说,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每年持续出现全国范围的出生男婴数多于女婴数的情况,以此逐年累积,按照估算,未来30年内,逐步进入适婚年龄的男性将比女性多出近3000万人。另外,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领导的课题组向提供的预测数据,2020年,35岁至59岁的未婚男性在1500万左右,2050年接近3000万。

2010年,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在对全国28个省份共计369个行政村进行调查后,发布了《百村性别失衡与社会稳定调查技术报告》。报告预测,2013年后,中国每年适婚男性过剩人口在10%以上,平均每年约有120万男性找不到初婚对象。

“除非这些适婚男性都选择与比他们年龄大的女性结婚,否则,如果他们都在自己年龄段内及其以下的年龄段找对象,中国未来就会多出接近3000万‘剩男’来。”翟振武说,这还是以正常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为前提。如果今后出生人口性别比下降幅度缓慢,中国的“剩男”数量还会增加。

“妈宝男”、“直男癌”横行,“婚姻挤压”待解除

6个月前的婴儿,处于正常共生期,会觉得自己和妈妈是一体的。

但许多人成年后未摆脱这一心理,依然与母亲保持“共生状态”,希望母亲不要和自己分开,找对象也是在找“能照顾我”的另一个“妈”。

人在成年之后如果心理依然固着在这种阶段,便呈现所谓的“妈宝男”“公主病”“直男癌”等诸多欠成熟特征,甚至有更极端的案例。

这类巨婴型的男人在婚恋市场中显然不受欢迎。而“婚姻挤压”现象使得“剩男危机”加剧,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性问题。

“出生人口性别比长期偏高引发的社会问题已由隐性走向显性,最直接的影响是引发‘婚姻挤压’现象。”王广州领导的课题组承担了国家卫计委委托的“单独二孩”、“全面二孩”政策影响预判研究工作。他解释说,“婚姻挤压”的通俗理解就是有一部分人娶妻难或者说会打光棍。

王广州提供的1990年、2000年、2010年人口普查调查数据显示,中国35岁到59岁的男性人口未婚的比例大概在4%左右,“如果一个男性到59岁还没结婚,基本上就属于终身未婚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因为女性终身未婚的比例大概不到3‰。”

什么样的人会存在婚姻被挤压的情况?王广州分析,受教育程度低的男性往往首当其冲。1990年,35岁到59岁的、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的未婚男性占未婚男性总数的12.7%。2010年,这个比例接近15%。

此外,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男性也可能成为“剩男”。有社会学者按照“嫁高娶低”、“男高女低”的社会观念总结了一种梯度婚配模式。如果以甲、乙、丙、丁等表示个人的社会经济地位进行排序,按照该模式,甲男配乙女、乙男配丙女、丙男配丁女,最后剩下的是甲女和丁男。然而,和“剩女”多为个人选择不同,“剩男”是被动单身。按照《百村性别失衡与社会稳定调查技术报告》,受到婚姻挤压的“剩男”或者“丁男”更多地集中在西部地区文化水平低、收入少的男性上。

“剩男问题的实质是经济与社会的不平等问题。农村贫困地区、贫穷家庭以及城乡的贫弱男性具有较高的陷入‘光棍危机’的风险。”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陆益龙说,人口性别结构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婚姻市场,但更关键的影响因素是经济、社会与文化因素,“这些因素会刺激并加剧落后地区天价彩礼、拐卖妇女、买卖婚姻、性犯罪现象的发生”。

此外,王广州非常担心的一个问题是,女性“赤字”和低生育率将进一步减少人口总量和适龄劳动人口规模,并加速中国人口老龄化进程。

有社会学家认为,10至20年后,男性劳动力过剩和“就业性别挤压”将日益严重,男性就业竞争压力更大,女性将更难就业。从长远看,光棍的自身养老及其父母养老也是一大问题。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认为,“剩男危机”的深远危害,不亚于20世纪中叶的人口膨胀。

脱贫才能脱单,治标还需治本

尽管2013年末,中央提出“单独二孩”政策,2015年提出“全面二孩”政策,对降低出生人口性别比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但从人口发展规律来看,出生人口性别比下降到一定程度以后,继续下降的难度更大。根据《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设定的预期目标,到2020年,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小于等于112,到2030年稳定在107。也就是说,即便一切顺利,离出生人口性别比恢复正常的时间还有13年。接下来,中国社会不仅要消化因前30多年高出生人口性别比而累积的老剩男,还要面对未来13年可能产生的新剩男问题。

不过,有人口学家同时表示,如果未来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下降幅度缓慢,不排除会对生育政策进行进一步调整。

全国政协委员、济南军区第150中心医院院长高春芳则认为,解决剩男问题,首先要把村子的路修好,自来水接好,“脱贫才能脱单啊”。

更有政协委员已经开始呼吁政府出面,搭建谈婚论嫁的平台。湖北省政协委员郑爱萍就建议,关注大龄未婚青年,充分发挥各级党委、政府的作用,建立谈婚论嫁平台。

事实上,有更多专家指出,要降低出生人口性别比,扭转中国几千年来形成的“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真正提高女性社会地位、实现男女平等是治本之策。

2003年4月,“关爱女孩行动”启动;2013年,“圆梦女孩志愿行动”启动……这些活动旨在通过对贫困地区农村女孩一对一的长期公益性帮扶,唤起全社会对女孩的关注。

“目前男女平等的观念还很薄弱,男娶女嫁、从夫居、传宗接代等传统观念要随着城镇化、工业化、教育水平的提高才能逐步改变。

翟振武认为,我们要教育好下一代人,培养男女平等的新土壤。当年轻人的生育观念发生变化后,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会逐渐正常,“剩男危机”才能得到解决。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青年报、半月谈、武汉晚报等

 

相关阅读:

北京市政协城建环保委主任程静率队走访市水务局

韩启德致信祝贺潘建伟获“感动中国”人物称号

安徽省弋江区政协党组召开2016年度民主生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