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版中国式商量 政协大会
 
 

新一年企业减负“冲锋号”,为什么总理要求部委带头?

发布时间: 2017-02-15 09:50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江玲 | 责任编辑: 江玲

编者按:一边是国家增加财政赤字、压缩政府开支努力为企业减税,一边却是向企业收费的手没减少,甚至还有增多的势头。一些不合理、不规范的收费项目,让企业负担沉重、国家背了黑锅。那么涉企收费有多少?国家又将会有哪些大招呢?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聚力”清费,吹响了新一年国务院部门更大力度企业减负的“冲锋号”。

 

涉企收费有多少?

税减了,为啥负担还是很重?这是包括知名大企业在内的共同的疑问。许多企业反映,各种收费项目繁多,征收不规范,加重了企业负担。

新年伊始,财政部、发改委委托有关部门,对娃哈哈集团及所属企业其缴费情况进行了调查,详细列出企业涉及的212项缴费项目。结果一出来,很多人都惊着了:涉企收费这么多!

对于生产食品的制造企业,哇哈哈不属于“营改增”的对象,因为自1994年税制改革之后,制造业就是缴增值税,从来没缴纳营业税,不存在“营改增”的问题。而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一直就是17%,20多年就没有变过。

仔细分析发现,政府收费是20多项,其他的主要是经营服务性收费,以及协会商会会费。虽然政府的直接收费项目不多,但总体看收费项目还是太多了,降费还有很大空间。

2月8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聚力”清费,吹响了新一年国务院部门更大力度企业减负的“冲锋号”——坚决取消事业单位不合理收费,坚决杜绝中介机构利用政府影响违规收费;行业协会商会不得强制企业入会或违规收费;要抓紧建立收费目录清单制度,切实减少涉企收费自由裁量权……

李克强总理明确要求:“国务院部门要带头治‘费’,切实起到‘以上率下’的作用。”

要求部委要带头,是因为不少涉企收费背后,都可以看到政府部门的影子。规范和取消这些收费,需要破除部门利益、深化简政放权。比如,在上一轮清理收费中,很多地方取消了个体私营协会会费。原来企业缴纳这个会费,都是跟年检挂钩的,不交费就不能年检。推进简政放权之后,企业年检取消了,这个费就变成了自愿缴纳,甚至停收了。

有些经营服务性收费,包括“红顶中介”收费,原来就是政府部门收费。简政放权改革后,政府部门虽然不收了,但企业并没少缴,有些收费机构还是政府部门批准的。这些收费到底该不该收、该收多少,都需要做进一步的清理核实。这项工作要落到实处,需要各部委“以上率下”,好好清理一下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新一轮清理规范收费,治理的重点是哪些?国家有什么“大招”?

存在的突出问题,就是治理的重点:一是坚决取消事业单位不合理收费,二是坚决杜绝中介机构利用政府影响违规收费,三是行业协会商会不得强制企业入会或违规收费。

规范的“大招”,具体有:一是尽快推出一批制度性、管长远、见实效的清费举措,二是抓紧建立收费目录清单制度,三是切实减少涉企收费自由裁量权。

也就是说,政府收费要给企业一本明白账,保留的合理收费要列入收费清单,并向社会公开。清单上没有的,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一分钱也不能收!而且,这个清单将覆盖“中央、省、市、县”四级,收费项目有调整还要实行联动。收费清单,就是企业的保护伞!

国务院要求,各部门要负起责任抓紧清理,尽早给百姓和企业一个满意的交代,今年年底要让企业和百姓切实感受到清费成效。眼下,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正在组织对涉企收费进行新一轮清理规范,将研究提出取消、停征和减免一批涉企收费项目。

 

有人担心,在财政收入放缓的大背景下,政府清理规范收费,大力实施降费有戏吗?政府部门自己割自己的肉,能彻底吗?

“税收法定,收费也应当法定。降费要进一步规范化,该取消的要取消,该保留的也要说明为什么保留。”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清理收费不能像割韭菜一样,现在割掉一批韭菜,过一阵子又长出来了。降费需要加强法制建设,今年财政部将研究起草政府非税收入管理条例,就是在朝这个方向推进。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剑文表示,加大力度清费降费,目的就是给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激发市场活力。政府有权不能“任性”,除了税收法定,政府向企业收的每项费用都应该是法定的。没有法律、行政法规依据的,政府不能随便收费。

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认为,国家应加快清费立税进程,切实将适合税收形式征缴的收费项目、基金项目改为税收。在明晰政府事权和规范政府支出的前提下,控制政府规模膨胀。

 

做好国家“钱袋子”减法换取经济发展新动能

回眸“十三五”开局之年,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背后,党中央、国务院正是通过做好国家“钱袋子”的减法,换取企业转型升级的加法,增强经济发展动能。这些实实在在的举措,更关乎你我每个人的“钱袋子”。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4.5%,低于2015年5.8%的增速,为自1988年以来我国财政收入最低增速。其中,政策性减收较多、清理涉企收费免征范围等是减收一大因素。

财政部税政司负责人介绍,2016年5月1日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试点覆盖最后的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四大行业,所有企业的新增不动产所含增值税也纳入抵扣范围。目前试点运行平稳,发展态势逐月向好,全年减税总规模超过5000亿元。

2016年,财税部门还通过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大力实施普遍性降费举措,合理降低企业负担。

财政部税政司负责人介绍,2016年中央取消、停征和整合了新菜地开发建设基金等7项政府性基金;将免征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水利建设基金的范围,由现行月销售额或营业额不超过3万元扩大到了10万元;将原只对小微企业免征的18项行政事业性收费扩大到了所有企业和个人。这些措施每年减轻企业和个人负担约270亿元。

实际上,2013年以来,各地区各部门持续推出减费降费措施,中央层面统一取消、停征、减免涉企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496项,地方取消收费600项以上,2015年以来又出台了一系列减少涉企经营服务性收费和企业社保费用支出的举措。

2017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之年。面对企业期盼进一步减负的呼声,财政部部长肖捷日前在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2017年将加力实施减税降费政策,适度扩大支出规模。除了继续落实并完善营改增试点政策之外,还将“研究实施新的减税措施”。而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最新部署,意味着新一年“清费”将与“减税”进一步联动,切实保障企业收获减负实效。

为市场主体减税降费,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一环。继2016年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后,2017年大力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无疑将成为新一轮政策“焦点”。国家大力度减税降费,无疑有助于提振企业信心,稳定发展预期。预期稳,则市场稳,经济才能行稳致远。

 

全国政协委员、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

实体经济面临的困难源于很多因素,从政策和立法的角度,适当增加增值税的进项可抵扣项目,是减税降费的一种可行方法。要确保顺利达成“十三五”开局之年的经济目标,就必须将减税降费的政策落到实处,而增值税正是减税降费政策的“牛鼻子”,称得上牵一发而动全身,应该好好从政策和立法的角度研究出合适的对策。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校长王广谦

中国企业的税负在全球来看还是偏高的。这几年来,企业的税负比较重,特别是实体经济的税负,应该给实体经济企业减税。对于竞争不充分的垄断性行业、不符合产业发展方向的行业,税收可以适当增加;而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的行业、符合未来发展方向的行业,应该减税支持。 

全国政协委员、华工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沙振权

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在于减税。供给侧改革想从生产领域加强优质供给,减少无效供给,扩大有效供给,就必须要支持企业创新,发展新兴产业,提供适销对路的产品。但是当前我国企业身上背负的税费负担依然较重,这使得企业对内无法持续性地进行创新投入,对外则难以提供有竞争力的市场价格。因此,要减轻税费负担,为中小微企业“减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