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中国——议库两会三人谈(专题)
 
 

养老保险进入三级风险区? 靠“政府养老”还能走多远?

发布时间: 2017-04-28 09:26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胡俊 | 责任编辑: 胡俊

先看一组照片:

驼背的日本老人独自过马路。

在餐厅工作的日本老人。

一名日本老人拉起铁门准备开店。

这是去年《东京时报》刊登的一组照片,摄影师查普曼纪录了许多日本高龄工作者的身影。尽管老人伛偻工作的影像观之令人不忍,但由于劳动力短缺,不少日本雇主将老年人视为宝贵的劳动力资源,因此在日本,年近80岁但仍坚守在工作岗位的老人十分常见。

有关统计数据显示,日本每100名就业人口中就有10名是65岁以上老人,并且高龄工作者数量还在继续增加。

日本政府最近公布的资料显示,年龄超过80岁的日本老人数量已经突破1000万大关,而据估计,到2060年,日本超过65岁的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40%。

视线再转到中国:

据国家相关部委官方统计,目前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超过2.3亿,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6.7%。到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占总人口比重提升到17.8%左右。同时我国也是世界上老龄化最快的国家之一,人口老龄化同样面临严峻挑战。

近日,更有专家指出我国养老金支付面临巨大压力,如何填补资金缺口将迎来大考。未来,退休人员能领到的养老金会有哪些变化?延迟退休方案会提上日程吗?依靠“政府养老”还能走多远?

人社部:养老基金入市只是一种选择 适时推出延迟退休政策

据新华社电,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副部长游钧近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了延迟退休、养老基金投资运营和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职工安置等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

尹蔚民说,人社部将结合我国实际情况,根据劳动力总量的变化情况、就业状况和社保基金长期可持续发展情况,继续深入研究,适时推出延迟退休这项政策。

“这项政策对于应对在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人力资源有效开发利用、养老保险可持续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说,“由于这项政策直接涉及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所以我们在制定政策时,会非常稳慎地来把握。”

尹蔚民透露,2016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总收入是2.84万亿元,总支出是2.58万亿元,当期结余2600多亿元,累计结余3.67万亿元,可以确保17个月的支付。

但是,各省份之间养老保险基金运行差异比较大,高的省份能够保障50个月的支付,特别困难的省份当期收不抵支,累计结余也基本用完。

此外,养老保险制度是20多年前建立的,当时人口抚养比是51,现在已经持续下降到2.81。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发展,人口抚养比还会发生变化,所以如果不采取有力措施,养老保险基金的运行就会出现问题。

“当然,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一点,要未雨绸缪,进行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采取综合性措施保障养老保险基金的可持续发展。”尹蔚民说。

养老金“空账”4.7万亿  专家警示面临崩盘风险

清华大学最新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养老保险基金已出现当期的资金缺口,并动用累计结余来“保发放”,这意味着养老保险已经进入三级风险区(最高风险评级是四级)?

清华大学就业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在23日举行的2017清华养老产业高峰论坛上表示,当前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性处于差等空间,如不尽快对制度进行调整,一旦把累计结余用尽,养老保险基金将面临着崩盘的风险。

这已不是专家学者第一次发出这样的警示。去年末,中国社科院社会保险研究所所长郑秉文执笔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中提出,2015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累计记账额(即“空账”)达到47144亿元,而当年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额只有35345亿,这表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资产和负债之间缺口会越来越大,预计在不久将来,基金累计结余将会被耗尽。

清华大学就业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负责人指出,2015年,养老金指数除了公平性稍有提高之外,效率性和可持续性都出现了明显下降。

2015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公平性有所提高的原因是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参保率分别提高了0.7和3.32个百分点。享受国家基本养老保险的城镇职工人数和城乡居民人数增加了608万,完成了机关事业单位与企业职工制度、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制度的整合。

效率性降低是因为企业职工养老金替代率略有下降,与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的待遇差距继续拉大;养老金收益等均没有明显改变。

最值得引起重视的是持续性指标处于差等空间,具体表现为制度的赡养比继续下降到2.87:1,养老保险基金支出增幅大于收入增幅,对财政补贴的依赖性不断增强。

从养老财富的积累来看,2015年,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占GDP的比例为4.13%,低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7.9%的平均水平,各类养老保险余额占GDP的比例为12.06%,低于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82.80%。

2017年养老金涨幅明显下调 未来支付压力加大?

人社部、财政部近日正式下发通知,2017年继续同步提高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总体上调5.5%左右,共将惠及1亿多退休人员。

据悉,这是我国连续第13年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水平。在经济增速持续放缓、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压力增大、人口老龄化加速的形势下,国家继续坚持提高退休人员养老金,将使8900多万企业退休人员和1700多万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从中受益。

我国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标准在经历了11年连续以10%左右的幅度上涨以来,从2016年起涨幅下降至6.5%,且将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与企业退休职工并轨上调。

对于养老金增幅降低的原因,人社部相关负责人解释称,今年按5.5%左右调整退休人员待遇,是国务院综合考虑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和人口老龄化新形势,慎重做出的决策。调整基本养老金,不仅要考虑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涨和职工工资增长情况,还要考虑基金支付能力和财政承受能力;不仅要考虑广大退休人员当前切身利益,也要考虑养老保险制度长期可持续发展和广大退休人员的长远权益保障。

人社部进一步强调,我国经济发展已由改革开放后持续30多年的高速发展期步入了中高速发展的“新常态”,职工平均工资水平增速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涨幅放缓;同时人口老龄化加速发展、养老负担越来越重,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压力不断增大,确需统筹考虑各方面因素,合理确定调整水平。

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仍比机关事业单位低一半

其实,此次不仅是提高企业退休人员的工资增幅,平均5.5%的增幅标准也包括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标准。这种调整方式并非首次,去年已经实现企业与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同步调整。

企业与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之所以能够进行同步调整,跟机关事业单位改革养老金“双轨制”密切相关。

2015年1月14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明确机关事业单位实行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宣告了养老金“双轨制”的终结。

此前,机关事业单位长期实行退休费主要与退休前工资挂钩的退休制度,退休费的调整主要跟着工资调整。“并轨”后,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待遇调整不再与同职级在职职工增长工资直接挂钩。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表示:“同步调整机制虽然消除了两者在待遇调整安排上的不协调,迈出了统筹各类退休人员待遇调整的第一步,但是,当前面临的是养老金各类人员内部的合理平衡问题,比如,机关事业单位退休金和企业退休金的较大落差,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养老金的落差等。这是当前需要重点研究并稳妥解决的问题。”

也就是说,即便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实现了同步调整,但是养老金的基数没有改变,机关事业单位的基数依然比企业高而且高出较多,一位不愿具名的专业人士称:“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比企业高出一倍。即便现在执行相同的调整标准,原来存在的不合理差距仍然存在。”

但一般而言,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退休金比企业退休金高,是有原因的。机关事业单位的人力资本结构中主要是白领人员,其平均人力资本水平高于以蓝领人员为主的企业,其平均退休金高一些也是正常的。但是,“比企业平均退休金明显高出一大截,甚至高出了一倍左右,对此老百姓反应很强烈,大家都觉得落差太大。”上述人士表示。

全国统筹“贫富不均”  中央调剂金能起多大作用

虽然2015年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超过3.5万亿,但当前养老保险基金运行存在明显的苦乐不均。

《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显示,截止到2015年底,全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已经达到了35345亿元,比2014年底增加3545亿元,增长率为11.15%,增速比上一年下降1.34个百分点。

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累计结余最多的省份依然是广东,其基金累计结余已经达到了6532.75亿元,江苏、浙江也分别有3163.71亿元和3070.39亿元,北京、山东、四川也各有2000多亿元。这六个省份累计结余共有19963.17亿元,占到全国累计结余的56.48%。

现在养老保险制度的状况是,一方面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还处于省级统筹阶段,资金无法在全国范围内调剂,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省份正在面临着越来越多的赤字,将不得不越来越依赖财政补贴去弥补缺口。

解决这一问题的出路便是全国统筹。自2013年中央启动新一轮养老保险顶层设计以来,构建什么样的基本养老金的全国统筹制度一直存在两种思路,一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筹,基础养老金中央统收统支,二是采取省级统筹的方式,建立中央调剂金,各省上交调剂金互济余缺。

如果实行全国统筹,则意味着基本养老金有结余的省份要补贴养老金亏空的省份,那么,中央和地方分别如何投入,参保人跨地域缴费、退休,地区之间利益如何协调,政策如何衔接,如何分别保障养老金结余高、低地区之间的利益,这些都是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重点与难点。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表示,全国统筹必然会触及到地区利益,涉及到地区利益的博弈,难度非常大,因此,中央准备先建立中央调剂金制度,不是一步到位地实现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全国统筹,而是先逐渐地缩小地区之间的差异,再过渡到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筹。

至于中央调剂金的调剂模式,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可以效仿当前的省级调剂金模式,按照各省当期基本养老金收入的一定比例进行划拨,将这部分资金收缴上来由中央统一建立调剂基金,然后再根据每年各地养老金的收支情况进行调剂和统筹。

延迟退休方案基本拟定 依靠“政府养老”还能走多远?

中国职工的退休年龄究竟会延长到多少岁?虽然人社部从来没有对外公开方案的细节,但尹蔚民曾明确说:“参加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退休人员是8000多万,平均退休年龄不到55岁。显然是不合理的,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退休年龄在65岁左右。”

延迟退休政策的操作方案已经基本拟定。2016年7月22日,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介绍,基于人口老龄化的大背景提出的延迟退休政策,将分三步走:一是在实施上会小步慢行、逐步到位。比如每年往上调几个月。二是区分对待,分步实施。比如会选取现在退休年龄相对较低的部分岗位开始。三是会在之前做及时的公告,也会在方案出台前广泛地听取和征集意见。

延迟退休也侧面发映出“政府养老”的吃力。当前在我国养老保险体系三大支柱中,社会养老保险“有账缺钱”,企业年金“有名无实”,商业养老保险“有心无力”,事关长久稳定的养老问题隐患重重。

在第一支柱面临巨大风险时,国际经验中大多国家更倚重的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和第三支柱商业养老保险在我国却长期遇冷。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北京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秘书长郑伟表示,随着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实施,如果近4000万机关事业单位人员未缴部分视同缴纳,将形成数万亿元的“缺空”,对已经紧绷的养老金总盘子带来巨大压力。随之而来的,是财政补贴逐年增加,各级政府负担日益沉重。

一方面是企业年金“有名无实”。自2004年《企业年金试行办法》和《企业年金管理试行办法》颁布以来,我国企业年金规模有所增长,但建立企业年金主体过于单一。

另一方面,商业养老保险却“有心无力”。据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国外养老体系中普遍发挥主导作用的商业养老保险,在我国呈现小而弱态势,无力弥补社保基金的不足。

有专家介绍称,美国第一支柱公共养老金、第二支柱企业养老金和第三支柱个人退休账户养老金构成比约为17%:53%:30%,企业和个人负担超过80%;而我国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占比约为82%:18%,第三支柱商业养老保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一模式导致政府在养老体系中负担超过80%。

未来,如果养老金面临崩盘的危险,无疑会加剧我国政府在养老体系中的责任风险。依靠“政府养老”还能走多远?目前仍是个未知数。

业内人士指出,国家应该通过政策引导,深挖商保潜力,弥补社保基金之不足,推动我国从“储蓄养老”向“保险养老”、从“政府养老”向“社会养老”转型。(胡俊)

(参考资料来源:新华社、第一财经、经济参考报、中国经济周刊、华夏时报、央广网)

 

相关阅读:

网络诈骗猝不及防 “市场规模”高达数千亿!你可长点心吧!

家里有老人的注意了 这个骗局千万不要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