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 字号:
阎崇年被打只因无法平等交流?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9-02 09:52  责任编辑: 老北

方舟自遇袭事件引发人们对名人挨打现象的关注。在众多名人挨打事件中,阎崇年遭掌掴一事则体现出了与方舟子、司马南等人遭遇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社会现象。据那位打人者说,他之所以掌掴阎崇年,并没什么利益上的冲突,只是因为没有一个平等交流观点的平台。

2008年10月5日,阎崇年在无锡新华书店进行签售时,遭一年轻男子掌掴。10月20日上午8点45分左右,掌掴阎崇年的安徽籍男子黄海清(网名“大汉之风”)在无锡市拘留十五天满被释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黄海清称对于自己的行为绝不后悔,永远不会向阎崇年道歉。同时他表示,只要阎崇年继续发表不当言论,不仅自己要竭尽所能阻止,其他人也会给予其惩罚。而阎崇年妻子则表示“不愿与其对话”,阎崇年作品出版方中华书局则表示“打老人说不过去”。

黄海清 掌掴是“对邪恶的反击”

据《华西都市报》、《重庆晚报》等多家媒体报道,黄海清称,他国庆期间去无锡办事,刚好阎崇年在无锡签售,于是他就跑去了,随后掌掴了后者。

黄海清说,“掌掴”的动机主要是因为阎崇年发表的一些言论,黄海清还表示,自己打阎崇年不是学术观点之争,打他之前没考虑任何目的,只觉得是正义对邪恶的反击。他称,如果阎崇年继续发表“邪恶言论”,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一定会继续阻止。

黄海清称,如果阎崇年起诉自己,他将奉陪到底。但是有一条,自己绝不可能向他道歉,永无可能!黄海清的弟弟黄小苇称,哥哥很累,现在不愿意接受采访,他还透露,认为处罚过重,起诉无锡市公安局的案子法院已经受理,但是还不知道开庭日期。

中华书局 “打老人说不过去”

而在此前接受媒体的采访中,阎崇年称对于清史,他“特别强调他对于清朝皇帝的评价是有褒有贬的,并不是一味地赞扬”。而对于网络上流传的“阎崇年语录”,阎崇年则认为“全部是仿造的杜撰的,彻头彻尾的伪造的!”他还举例子说:“语录中说‘文字狱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分明不是我说的,都有据可查,在《康熙大帝》这本书第19讲文字之狱,第211页。我说,康熙的‘文字狱’不仅影响的是清朝。不用说我是研究清史的,作为普通知识分子,我对‘文字狱’也深有感触。”

在黄海清释放之后,阎崇年妻子解女士曾对媒体表示,“我们不知道他出来了,这与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也不关心他的近况”, “我们不愿意和他对话”。记者拨通了阎崇年的座机与手机,均无人接听。

随即,记者致电阎崇年著作出版方中华书局,工作人员表示,“阎崇年先生这么大年龄,算得上打人者爷爷辈的人了。打人者这样做,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记者张弘 新京报 2008年10月22日刊登)

一记耳光的两面观

2008年10月20日《解放日报》刊发凌河撰写《一记耳光的两面观》,单就“学者明星”阎崇年售书时受人“掌掴”一事发表了看法。“打人”是属暴力、武力,用在学术争论上是绝对不对的,是错的,估计这是人们的共识。但凌河又能抓住此事,用两分法、两点论来看,于是得出“另一观”,即掌掴者之弟曾有一番言论,称其只因为“对阎崇年讲演有不同看法,但又无法表达”,所以有了这么一记耳光。如从这点上看,今年3月饱受网友“口诛笔伐”的“阎崇年贴吧”关闭后,这使学者和读者沟通渠道断绝,读者对阎的三大观点,一如清兵入关是民族融合,二如易服剃发是文化交流,三如文字狱也有利于社会稳定等,有不同看法,结果无法去疏通、表白,更得不到回应,于是采用了这种极端的手法。这从学术上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上来说,如果我们只搞“一言堂”、“一锤定音”、“一言以蔽之”,那么最后的结果,往往会导致“一记耳光”之类的行为。

精英们也该有所反思

平心而论,在专业上阎崇年颇见功力,而且品行、相貌也没有明显的“该打”特征,猝然间挨上莫名之打,也难怪“阎崇年目前情绪低落”。

根据打人者弟弟的转述:打人者是因为对阎关于清朝的一些观点无法认同,又没有与之辩论的机会,情急之下才动了手,这就将该起事件由社会新闻做了一定的“升华”。在这里我最想提醒的一点是,居于文化界重要位置的人,不能再离群万里了。“没有与之辩论的机会”兴许只是一个借口,可这个借口并不是瞎说。看看今天的文化界,还有几个肯和平民搞“地摊讲座”的,还有几个敢于接受来自任何位置上的诘问或挑战?

阎崇年先生此时的低落或沉默,有源可循。他走上央视,是在进行文化启蒙,这一点老百姓欢迎,可是一家之言无从辩之,却实在是好事中的败笔,这是文化传播者最应该吸取的教训:任何文化传播活动如果离开了百姓的参与———不只是“听”,那么只能永远失之于小众之游戏。(新华网 )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消息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