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深度 字号:
关于“盗梦”的为什么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9-13 10:30  责任编辑: 苏向东

电影中,盗梦者通过进入目标对象的梦境向他植入某些想法。

在电影的“梦中梦”里,时间呈几何级拉长,即更深一层的梦境时间流逝更慢。

莱昂纳多扮演的盗梦者柯布,用一枚陀螺验证自己是否身处梦中。

2 做梦的时候,我们能知道自己在做梦吗?

电影令很多观众心驰神往的一点是:盗梦人在进入梦境后依然能保持清醒,以正常的逻辑思考问题——他们甚至会用一个陀螺或一个骰子来验证自己是否在梦中:如果陀螺能停止转动,那证明当事人身处现实世界;如果陀螺不会停下来,那便是身在梦中。

能分清现实与梦境,是盗梦人的必备素质。否则,他们如何知道自己神智清醒、目标对象正在做梦,而自己正身处他的梦中?

现实:能“训练”做清醒梦

知道自己在做梦的梦并非虚构,它在科学上被称为“清醒梦” (lucid dream),不少人都有过清醒梦的经历。在这种情况下,睡眠者会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甚至还能控制某些梦境。

有些人可以自如地做清醒梦,而另一些人通过学习也可以完成。要经历“清醒梦”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训练在入睡时对自己发问说“我正在做梦吗?”德国心理学家托莱就养成习惯,在清醒时自问“我是在做梦吗?”,每天白天至少自问十次,入睡之前和睡醒之后更一定要问。据托莱说,在这样练习不满一个月后,就会出现“清醒梦”。

另外,一些狂热的视频游戏迷们特别擅长做这种清醒梦,因为他们经常一整天都在集中精力去完成某个游戏任务。加拿大麦科文大学的梦学研究者吉恩·加肯巴赫发现,电子游戏是一种虚拟现实,这跟做梦非常相似。因此人们可以通过玩游戏来控制自己的梦,乃至战胜噩梦。

“如果你梦见一头怪物在追你,你不是逃跑和尖叫,而是回过头来反击,并从中获得许多乐趣,你就控制了自己的梦。加肯巴赫认为电子游戏能够满足这种模拟威胁的需要,进而让人们的梦得到“进化”。目前她正在研究如何利用电子游戏帮助士兵克服由于战争造成的创伤后精神失调症。

3 做梦的时候,时间会被几何级拉长?

《盗梦空间》里最有趣的一个设定就是梦中时间流逝变慢,而且随着梦境深入几何级变慢——如果你在梦中做梦,时间流逝的速度会更慢。譬如5分钟的现实时间等于一小时的梦境时间,而5分钟的梦境时间又等于二级梦境中的一个星期,如此类推。

现实:梦中时间变慢是错觉

其实大家可能都有体会,有时候明明觉得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只不过睡了很短的时间。曾有科学研究表明人类做梦的时间实际上很短,有的只有几秒钟,通常也就几分钟。很多人都会有类似“梦中时间变慢”的体验,实际上这源于我们的一种错觉。

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之一是,梦境是“闪回式”的,许多毫无联系的场景和事件可以“剪接”在一起,时间可以跳越,地点可以切换。因此人们常常感觉自己做了很长时间的梦。实际上,不是时间变慢了,而是接受信息的速度变快了。譬如,我们在梦中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可能只需一秒钟就完成了,因为你的脑子根本没有这么多资源把完成这个动作的细节和线索组织起来,在梦中其实是“跳”过去的。而在醒过来之后,我们会用清醒时完成同样动作的标准去感知梦里的情节,从“跳”变成了“走”,因此就把梦境时间放大了。

“我并不想知道这么多关于梦的科学理论,我只关心哪里能买到那台盗梦机器!”《盗梦空间》引发了很多人对心理学、神经学、数学和物理学的狂热讨论,但也有大把不愿意钻牛角尖的观众,只想解答以上疑问。目前,电影里的自动梦素和盗梦机器还只存在于想像中,但现已发明出来的一些技术,与其有异曲同工之妙。

告诉你何时入梦

这台设备名叫“诺瓦梦仪”(NovaDreamer),是一个睡眠面具。它可以探测出使用者何时进入梦乡,测到信号就闪亮灯光,既能刺激睡眠者的意识又不会让他从睡梦醒来。“诺瓦梦仪”的开发者是心理生理学家斯蒂芬?拉伯格。这位科学家已在斯坦福大学执教25年,其间始终在推广清醒做梦这一概念。

机器人再现梦境

纽约斯克内克塔迪联合大学的两位研究员费尔南多·奥雷利亚纳和布兰登·伯恩斯,创造了重演梦中行为和姿态的“睡眠觉醒机器人”。他们跟踪有关睡梦者的各种数据位,如快速眼动脑电图描记器读数,把这些数据输入机器人。举例来说,如果睡梦者的眼睛朝左看,机器人的眼睛也朝左看。某种脑电图描记器模式还会与某种预先编程机器人的行为联系起来。例如,高度活跃的快速眼动睡眠能够引发机器人飞翔似的移动。

向大脑植入指令

《盗梦空间》的英文名为“Inception”,“奠基”之意。结合内容,就是将一种新的想法植入他人的思想。这种“植梦”,正是除盗梦以外最引人入胜的情节。

目前,科技界有一种方法能将非常原始的信号注入大脑,可以算是向大脑植入指令。它通过一台名为“大脑起搏器”的设备植入脑细胞,向大脑具体部位发送电脉冲信号。这样的方式类似于心脏起搏器的做法,医学上也有实际应用。大脑起搏器以脉冲影响特定的神经元,用于减轻类似帕金森氏症这样的症状。

但至少在现今阶段,植入真正的较高指令思想还纯属虚构杜撰。“你必须有办法以特定的方式操纵具体的神经元和突触。这确实困难。”格兰特说,“我觉得,有些人对解读大脑的技术有顾虑,担心会会有人用它做坏事,这样想合情合理。可是,谁都不必心烦这些坏事会写进自己的大脑。”

用意念控制假肢

从大脑中抓取信息不一定总是邪恶的。科学家们致力于研究读取思想作为操纵假肢的一种方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家在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支持下,正在做“组装式假肢”试验的准备,实验中手臂和手指将能够活动。该研究小组将连接植入大脑的一系列微阵列,记录并向人造肢体传输信号。

文章来源: 信息时报 发表评论>>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相关新闻
-《盗梦空间》:一个高智商的梦
-<盗梦空间>片尾藏结局 字幕结束时有陀螺倒地声
-《盗梦空间》创意精妙 科学角度解析几层梦境
-揭秘《盗梦空间》盗梦法则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