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文史馆>>史海探秘 字号:
解密816:曾代表“三线建设”时期的最高核机密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7-08 20:00  责任编辑: 苏向东

文革中的掘进

郑天吉来到816厂之后,大规模的修建才刚刚开始。此前,虽亦有开工,但人数少,且受制于文革政治运动较多。早郑天吉两年从404厂来到816厂的杨芳德,因此更多经历了派系斗争,并成为造反派的头目。

“厂部的工作停顿了,没人干活,只炊事员做饭,但后来他们也不干了,只好让民工进炊事班做饭。”杨芳德说,早期进行试验性挖洞的工程兵相对受文革冲击较少,受雇修路的民工最初也能照常干活,“但后来也慢慢被各派组织过去壮大力量,影响了施工。”当权派都受到冲击,总工程师赵如晏被下放到机修厂锯钢板。

816厂的革委会在1968年12月成立。作为造反派头目的杨芳德首当其冲成为“清理阶级队伍”的对象,被专政队带到816下设各单位批斗。同样是1966年来到816厂的郭镇川,“想当逍遥派,但是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一度也被戴高帽批判的他,最后成为与杨芳德对立派系的头目。

“抓革命,促生产”,生产仍未废弃,但“革命”被放在首位。“毛主席的最高指示一发表,无论什么时候,大家听到招呼都要出来学习。”郭镇川记得,816厂一个姓姜的工程师在文革中自杀了。韩明的父亲韩志平也受到了批斗。

郑天吉1969年从404厂来到816厂时,赵如晏仍戴着老花镜在屋檐下干些没有技术含量的活儿,“有人打肿脸充胖子,说工人阶级啥都能干,没有赵如晏也能干。”

“技术权威都灰溜溜的。运动太多,业务工作一周干不了多少。”韩明说,厂里有个清华大学过来的工程师刘景武,很敢说话,有一次在办公室门口贴了一张大字报,“上面列了个表,一周下来我们都干了些什么?政治学习的时间远远超过业务工作。”

与不愉快的政治运动相伴生的记忆,还有在革命理念熏陶下的吃苦耐劳精神。韩明至今感慨的是,当年816厂夏天连风扇都没有,蚊子多,五六十人睡一个大通铺,钻进蚊帐后再起来,铺上就一个湿湿的人印。最辛苦的是工程兵,他们三班倒,人换机器不停,24小时连轴转进行掘洞。

郑天吉印象最深的,是1972年“大战取水口”的经历。他们花费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将直径37米,深达十余米的取水口淤泥清理干净。1982年,他尝试着用8台水泵将乌江水抽到70多米高的地方,花费了不小的精力。“那时思想压力可大了,如果生产时水供应不上,我是要掉脑袋的。有时考虑这些问题会睡不着觉。”

但就在这个时候,816厂接到缓建的通知。

文章来源: 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