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 化字号:
朱德的平民女儿朱敏:曾沦为德国集中营战俘(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09-25  发表评论>>

朱德、康克清和朱敏、刘铮的合影

朱德、康克清和朱敏、刘铮的合影

她是电影《红樱桃》中主人公的原型,从国统区“孤儿”到德国集中营战俘,朱敏这辈子历尽磨难

走进北京新街口外大街一幢普通住宅楼,记者找到了朱敏的家。一进门厅,便让人察觉到与普通家庭不同寻常的气氛,像是来到了一个小型的朱德纪念室。门厅摆放着一尊朱德的半身塑像;展示柜中陈列着朱德与家人的合影;沙发后的墙上,珍藏着朱德的书法作品,两旁还有绿叶盆景相配,让人感觉肃穆庄重。

现已81岁高龄的朱敏,身体每况愈下。她患有脑血栓,思维和行动受到了严重影响。和爹爹朱德一样,朱敏还患有糖尿病,每天要注射两次胰岛素,胳膊上布满了针眼。她的眼睛,也因视网膜出血而再不能看书阅报,这也是她最痛苦的。

“朱敏的生命力太顽强了,一次次身患重病又一次次奇迹般康复”,有过异于常人的磨难,朱敏的生命力似乎比一般人更顽强。老伴刘铮拿出妻子年轻时的照片,那时的朱敏皮肤白皙,是个漂亮的姑娘……

14岁前,父亲是一片空白

作为开国第一元帅朱德的独生女,这一辈子,朱敏用过很多名字,几乎每换一个环境就改一次姓名。而名字的背后,是非同寻常的经历。

刚出生时,朱德替她取了第一个名字,乳名“四旬”;不到一岁时便离开母亲寄居姨妈家的她,又被改名“贺飞飞”;而爹爹曾照家族中排辈给她取大名为“朱敏书”,到延安后改叫“朱敏”;赴苏联学习时,曾取化名“赤英”。

对朱敏来说,自己身体里流动着爹爹的血,更延续着爹爹的精神血脉。然而,令人心酸的是,和平常家庭的孩子相比,她得到的父爱母爱很少,甚至在14岁以前,是一片空白。

朱德与朱敏的母亲贺治华相识在上海,一起到德国哥廷根城奥古斯特大学学习社会科学。1926年,进入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求学的朱德夫妇,喜得爱女。尽管后来贺治华与朱德之间已经信仰各异,共同语言越来越少,但当时年已40的朱德,为了女儿的出生欣喜不已,特为爱女取名“四旬”。然而,小四旬刚满月,朱德却接到通知,为支持北伐战争,中央决定从国外抽调一批军事、政治工作人员回国参战。女儿太小,经受不了颠簸之苦,朱德只好独身回国。谁知这一别,竟是14个寒暑!

不到1岁时,小四旬就被忙于工作的母亲带到姨妈和外婆身边,改名为贺飞飞。在朱敏记忆中,第一次认识爹爹竟是在成都街头的一幅悬赏“朱毛”人头像上。“那天,外婆悄悄告诉我,那个‘朱’就是你的爹爹。”当时,朱敏觉得心口一热,见到爹爹成了她最大的愿望。随后国共关系开始恶化,国民党特务四处打听朱敏的下落。“一天,姨妈突然被国民党警察抓走,幸好她一口咬定我是她自己的亲生女儿,才使我幸免于难。”然而,躲过一劫的朱敏,却不知母亲已离开人世。“家里的不安气氛越来越浓,外婆也不敢留我了。”没过多久,邓颖超秘密来到成都,接走了14岁的朱敏。

那年,朱敏才在革命圣地延安,初次与爹爹相逢。“坐在马车上,还未来得及细细打量延安风情,就看到远远的土墩上站着一位中年男人,直觉告诉我,他就是爹爹”。14年来的委屈和不解,朱敏顿时全忘记了,她大喊着:“爹爹……爹爹……”朱敏至今对那一场景记忆深刻,她说这是她人生当中最难忘的。

文章来源: 人民网-环球人物 责任编辑: 小溪
1   2   3   下一页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