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文 化>>人物字号:
“解放军作曲家”时乐濛逝世 享年93岁(组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6-20  发表评论>>

生平

时乐濛,中国作曲家。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顾问,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三、第四届副主席,解放军艺术学院原副院长,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1915年12月10日生 于河南伊川。1928年入开封师范学校艺术科学习音乐,1935年在郑州任小学和中学音乐教师。1938年到延安,翌年入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学习。 1940年留校从事音乐教学、创作和指挥工作。1944年后在部队从事文化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先后担任过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工团艺术指导、总政治部歌舞团团长、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等职。1979年、1985年被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三、第四届副主席。

【作品】

组歌《千里跃进大别山》,大合唱《祖国万岁》《长征》《雷锋》《缚住苍龙》,合唱曲《红军想念毛泽东》《不朽的战士黄继光》《怀念周总理》,歌剧《两个女红军》《南湖颂》,歌曲《三 套黄牛一套马》《歌唱二郎山》《社会主义放光芒》

时乐濛王利军先结婚后恋爱的幸福

时乐濛:1916年生,河南人。曾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轻音乐学会主席、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总政歌舞团团长等职。  

听到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将重新排演再现舞台的消息后,不由得想起音乐大师时乐濛先生。在《东方红》音乐创作中,共选用了时老当年创作的《就义歌》、《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之歌》、《遵义城头霞光闪闪》、《红军想念毛泽东》、《过雪山草地》、《飞渡天险》以及大歌舞结束曲《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七首歌曲,这些歌曲几十年来在人群中传唱。可您知道吗,当年英气勃发的时乐濛,如今已是89岁高龄的老人,在家中颐养天年。  

时老的家在北京海淀区花园东路干休所的楼区里,天气晴朗时,时老经常坐在轮椅上晒太阳,站在他背后的是陪他一起走过了55年的夫人王利军。  

总以为作为一名艺术家,必然会有一段浪漫的恋爱经历,可时乐濛和王利军的爱情故事,却是那样的平淡似水。 1949年2月,解放军打过长江前夕,在豫西报社工作、年仅17岁的王利军,投笔从戎,参加了豫西军区文工团,而那时该文工团的团长正是时乐濛。在部队首长的撮合下,时乐濛和王利军借用老百姓的青砖向阳瓦屋,简单布置成了花烛洞房,一对新人在这里一牵手就是56年。婚后两人还没来得及在花前月下共度蜜月,就随当时的“二野”部队牗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牘强渡长江,转战江浙,进军大西南,解放全中国。提起这段历史,时老依然掩饰不住一脸的幸福:“我和她(王利军)没谈恋爱就结婚了,但一直到现在我们从未吵过架,还捡了个金婚!”   

岁月悠悠,不知不觉他们走进了老年,由于年龄的关系,如今时老只能量力而行地选择一些适合自己的轻微运动。他认为养心养德是高龄老人的最佳养生之道。他指着脚下的草坪说:“人心也是块绿草坪,必须经常清理、剔除杂草,才会变得美丽。这里所说的杂草,是指容易淤积不化的某些烦恼和不快。清剔杂草的诀窍就是忘记。忘记,是驱散乌云的清风,是清扫心房的能手,有了它,生活才会阳光灿烂,人生才能有爽朗、坦然的心境。学会忘记,是一种超脱、一种风度、一种坚强、一种信心和活力的显示。当然,在清除那些该忘掉的事情的同时,还要善于记住那些真实的、美好的、能激励自己前进的人和事,使心灵之园永远充满生机。这样,做到不忘恩、不忘本、不忘义,就能过得轻松,过得潇洒,过得自在……”听着时老的诉说,我觉得这是一首写得很好的歌词,一首人生感悟的心灵之歌。   人要服老,但心不能老。不久前王利军老人写了一首歌词:“轮椅轻推慢转徐徐行,微风阵阵拂面草青青,推着坐着都是福,相依相伴暖融融……”时老很喜欢这首歌词,很快为它谱了曲,二老时常在一起吟唱这首歌,看得出他们仍陶醉在“先结婚后恋爱”的岁月中。   半个多世纪的接触磨合,二老已经完全熟悉了对方,生活规律、饮食习惯更不必说了,就连情绪变化、发病前兆也十分了解,彼此互为保健医,互相提醒对方按时体检、按时服药,相互依存,相互关照……

追忆

他是军队文化的代表人物

●李双江(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主任)

时老师早在延安时期就是我们军队有代表的音乐家,在那时候就指挥过《黄河大合唱》。解放大西南的时候他写了《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推动了战争胜利,在沟通人民子弟兵和老百姓的情感上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而《歌唱二郎山》到现在也是非常经典的。《东方红》虽然是集体创作,但是他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人民战争离不开音乐,时老是军队文化的代表人物。他做过总政歌舞团的团长,也做过我们的系主任,我就是来接他的班的。他很早的时候就级别很高,但从不张嘴要官。

时老是一个非常好的父亲和丈夫,他的夫人每次谈到他的时候都非常感慨。我跟他有40多年的友谊。他离开的前一天,我突然想要去看看他,当时他看到我点点头,略微地睁开了眼睛。

我和时老是“哥们”

●徐沛东(作曲家)

我和时老算是忘年交,用时老的话说,我俩是“哥们”,在他去世前一天我还去看过他,当时他已经戴着呼吸机,在昏迷不醒中。时老的去世是中国音乐界的损失就。他在病床上的时候,还经常开玩笑,很豁达,他自己经常会有很多名言、笑话,比如“治病治病一治就病”,还有我们总说他是一个好人,他自己就开玩笑说,“我躺着是个好人,站起来就是坏人了”。

和他在一起如沐春风

●阎肃(词作家)

我刚知道这个消息,真是没想到,时老算是我的前辈,他一生都很乐观、朴实,一颗心都给了中国音乐。时老最可贵的就是他始终有着昂扬、乐观的精神,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心态上很年轻,和他一起的感觉就是如沐春风,永远觉得很有力量和活力。

“擦鞋笑话”流传至今

●杨家洵(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教授)

解放军艺术学院所有师生对时老的印象都很好,因为他人很正派,而且一心扑在工作上。军艺至今还流传着关于他的“笑话”。一次出国擦皮鞋,时老竟然把别人的给擦了,“这是他太专注于想作曲的事。”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消息 责任编辑: 悠悠
   上一页   1   2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