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文 化>>文化动态字号:
于蓝:中囯银幕上的红色母亲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7-14  发表评论>>


于蓝近影

多次访问过于蓝。记得每一回访问,都看见于蓝的头发一次白胜一次,笑容一次美过一次。最早访问于蓝是因胡绳夫人、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吴全衡的热情推介。那一次访问是在北京西城三里河于蓝家里。现年88岁的于蓝虽然白发苍苍,但精神矍铄,声音依然健朗,人们熟悉的明净而刚毅的眼神不减当年,言谈中显现出豁达乐观淡定的情怀。于蓝居住的房子平平常常,装饰朴素,朝阳的窗台上放着一个鲁迅的雕塑,墙壁上挂着一幅周恩来接见她的照片。在临窗一面的书橱玻璃上,挂贴着丈夫田方的生前照片。

只有感动自己才能感动观众

那张周恩来总理接见于蓝的照片上,周总理握着于蓝的双手,于蓝一头短发,白衫洁净,露出她江姐一般的笑容。那幅照片摄于1961年。当时周恩来总理在开会期间和电影艺术工作者一起游赏香山,周总理热情赞扬了于蓝主演的《革命家庭》里的女主角,他对大家说:“于蓝演了一个好妈妈。”于蓝一生演过的电影共有12部,其中比较重要的有《翠岗红旗》、《烈火中永生》、《革命家庭》等等。于蓝塑造的电影形象,有一些已成为中国人记忆中不可磨灭的形象,包括电影《革命家庭》中的妈妈、《烈火中永生》中的江姐、电影《龙须沟》中的程娘子。

一说到中囯电影,被尊为中国银幕上红色演员的于蓝不由地激动起来,她沉浸在当年角色创作的激情之中。1965年夏衍根据原创小说《红岩》改编了黑白故事片《烈火中永生》,于蓝在影片中扮演了中国老百姓家喻户晓的女英雄江姐。江姐艺术形象演出的成功,不仅让于蓝成为新中国银幕上的黄金时代二十二大明星之一,同时也使江姐形象成为了新中国电影画廊中的不朽经典。我们问于蓝:“您在个人的电影创作中最喜欢的银幕角色是什么?”于蓝动情地回答:“江姐。银幕上的江姐是我电影艺术事业中的生命和灵魂。”

很少有人知道,江姐这个人物形象是于蓝倡议把她搬上银幕的。那还是在1961年,于蓝生病住进医院。在病床上,她看到了连载中的小说《红岩》。于蓝一下子就被作品里的英雄人物深深打动了。当时于蓝就觉得应该把他们搬上银幕,让更多的人知道英烈的生活。在这之后的几年中,于蓝多次去北戴河、重庆、成都、贵州进行调查,访问了小说《红岩》的原创作者和江姐的生前战友。为此于蓝留下了30多万字的角色笔记。在采访的过程中,于蓝发现,江姐和她有比较类似的人生经历。江姐因为生活穷困,小的时候做过童工。后来江姐在贫民小学校里读书,那是一个慈善学校,她是靠着个人成绩得以免费读书的学员。于蓝小时候家庭也比较贫困,于蓝跟江姐一样,也有过被捕并且与敌人周旋的经历。不同的是江姐牺牲了,而于蓝在战友营救之下顽强地活下来。于蓝和江姐都是有主见的独立女性。于蓝17岁时就瞒着父母,两次从北京新街口附近家里秘密出逃奔往抗日前方。于蓝第一次出逃在北京西直门一带被捕,遭受过日本人的鞭打。第二次才出逃成功。于蓝说:“我1939年就入党了,江姐可能是1940年入党,都是在这个时期参加了抗日战争。她是地下党,我在根据地,我们有八路军保卫着,他们是在敌人的白色恐怖下工作,所以他们比我们更艰难。”于蓝出生在辽宁,在哈尔滨长大,她说自己赶上了两次日本鬼子的入侵。于蓝强调说:“我最痛恨日本鬼子了,所以我参加革命就特别坚决。”

对每一个角色的孕育,于蓝都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当年于蓝读到了陶承的红色回忆录《革命家庭》之后心有所动,热情建议将这部作品搬上银幕。于蓝在电影《革命家庭》里面主演了一个由家庭妇女转变成为坚强的革命母亲的形象。于蓝说:“一部电影只有感动自己才能感动观众。”电影《革命家庭》就是一部感动了于蓝、感动了观众、感动了一代人的电影。因于蓝在电影《革命家庭》中的不凡演技,她于1961年荣获了莫斯科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

好书能使演员开阔视野、丰富生活

米寿之年的于蓝回忆:自己的种种见识和毅力,有很多都是从多年的阅读经历中领悟和培养出来的。于蓝说:“田方生前很喜欢买书,所以我们家书挺多的。田方人缘好,人们都保护他,所以‘文革’中抄家时候,我们的书也没有被抄走多少。儿子田壮壮就是读着那些搁在地下的书长大成人的。”今天,与父亲母亲一样,田壮壮也是中国电影的一个明亮星座。

在于蓝80岁那年,她的回忆录《苦乐无边读人生》出版,于蓝介绍了自己早年参加革命,逃出北平奔赴延安的惊险历程。于蓝主演的电影,多是革命者形象。按照于蓝说法这是革命人演革命电影。只有这样,对于人物的把握才比较准确有力。于蓝在书中讲述了自己年轻时代学习表演的历程。早在延安的时候,整个陕甘宁边区被国

民党重兵围困,书籍匮乏。但是人们仍然千方百计去找书看。于蓝那个时候读的戏剧专业的书籍丰富多彩,这些书籍给予了于蓝很大影响和帮助。于蓝在她书里提到了“情绪的记忆”、“注意力集中”、“想象交流”等电影表演手法,都是来自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理论体系。

于蓝认为,书的价值有时甚至会决定一个人一生的命运。在自传中她回忆自己“九·一八”事变之后,随从继母一起从东北逃至张家口:“那是我积累文学知识的开始。我这个10来岁的女孩子精力充沛,常常在放学之后,躲在小小斗室之内,饱览中国古典名著。”于蓝这样记述:“自幼丧母的我,对《红楼梦》有很大的共鸣。林黛玉的悲惨命运使我流了不少眼泪,这时我开始懂得了人间有不平,有争夺更有悲欢离合……”

于蓝在1934年考上了天津河北女师学院中学部之后,她的一位国文老师向她推荐了邹韬奋的《萍踪寄语》。这一本书主要讲述了邹韬奋先生在苏联的亲身经历,让于蓝大开眼界。后来在这名老师的鼓励下,于蓝阅读了托尔斯泰、屠格涅夫、莎士比亚、哈代、歌德、狄更斯等人的著作。她说:“这些作品熏陶了我的思想感情。让我热爱真实善良、正直和富有自我牺牲精神的高尚情操,深深同情在社会底层受侮辱被压迫的人民。”今天于蓝年事已高,她平时看的一些书,是历史与现实性比较强的书籍,特别是与自己过去的经历有关而自己又不十分清楚的,于蓝都比较有兴趣找来读。她说:“好书能使演员开阔视野,丰富生活。”我们问起她最喜欢的一本书是什么时,她当下就告诉我们,是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妮娜》。那才是大手笔呀。真实生动感人。

文章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责任编辑: 叶子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