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文 化>>探秘揭秘>>史海探秘字号:
常德:为历史落泪的城市 1943年12月3日悲壮陷落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12-22  发表评论>>

  2003年12月8日。“常德会战60周年公祭”在常德抗日烈士公墓举行。祭文念到一半,风雪突至。

  近80岁的顾华江从贵州赶来,一下火车,就直奔公墓,扑地大哭。当周围的常德市民知道他是参加“常德保卫战”的57师抗战老兵,纷纷抓住他的手不放。后来,顾在公祭大会上颤声问:“常德人民,你们好吗?”台下两千多个声音齐答:“你好!”

  据说,当时台上坐着的一大排政府官员,在这样惊天动地的问答声中,全都哭了。

  “根据实地弹痕、战斗遗迹,及余程万部伤亡情况综合研究”,余“确已到了弹尽粮绝、无兵可守、无地可退的境地”。

  这是1943年12月29日重庆军令部组织的考察团的结论。

  战史记载,整个常德会战始于1943年11月2日,结束于12月24日,历时52天。其中,余程万率57师死守常德16天(11月18日—12月3日)。

  那个冬天,常德,一度成为一座死城,一片废墟,还曾沦于日军手中,从我军事控制地域版图上,消失了整整6天(12月3日—12月9日)。

  1943年11月18日,57师师长余程万疏散全城百姓,并在这座“自断后路”的城池,向全师官兵发表了一篇长达3563字的《保卫常德文告》。

  原57师169团文书吴荣凯仍记得当中慷慨激昂的话语:“无论敌寇对我们施以如何大的压力,我们唯一的答复,是血,是死,是光荣!”

  据称,当时余程万甚至向部下“指定了常德城一处高地为他战死后葬身之地”。

  1943年11月26日,惨烈城垣战和巷战开始。水星楼,则是常德城垣战的第一个交战阵地。

  有近千年历史的水星楼高约15米,在常德南城墙上,是全城最高点。11月29日,水星楼毁于日军的密集排炮。在水星楼坍塌声中,还传来楼内守军无比悲壮的歌声和“中国万岁”的呼声。

  除水星楼外,以城墙为线,常德北门、大小西门、东门,均属攻守焦点。

  12月1日。在日军飞机、大炮协攻之下,四座城门都被突破。

  12月2日晚。微雨。57师在已成火海的常德城步步撤守,最后剩下师部指挥所方圆“仅三百公尺左右”的弹丸之地。

  12月3日凌晨,自愿留守阵地,决意赴死的169团团长柴意新,率队冲入敌阵,在府坪街头部中弹,壮烈殉国。这是常德守城战最后牺牲的一位团长,是吴荣凯的团长。“他是四川人,当时33岁,结婚才7天呐!”

  当日,常德悲壮陷落。

  日军以“减员一万”的代价,终于占据了一座血城。

  原57师170团卫生兵顾华江参加常德守城战时才17岁,他说,最后城陷时,整个常德街道,没有一块青石板上没有尸体,没有一块青石板上没有血迹,被俘的守军,没有一个不是伤员。另外一些没有被俘的守军,或藏在地窖,藏在夹墙、枯井,或混在尸体堆里,一直捱到12月9日——先期突围的师长余程万在毛湾迎来援军(第58军)攻入常德。至此,常德城被日军占据仅6天。

  据称,进攻常德的日主将横山勇,震骇于“部队被重挫,伤亡惨重”,根本不敢在常德城久留,他甚至连战场都未清理,就将主力急撤出城。后日本大本营曾严电“重新占领常德”,他不惜抗命,也不愿再来,称“这次战争人员牺牲很大,要占常德,必须等到来年”。惨烈可见一斑。

文章来源: 周末报 责任编辑: 小溪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