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文 化>>文化动态字号:
长平之战:赵括死于何处?老背坡发现尸骨佩剑(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12-24  发表评论>>

老背坡出土佩剑

战国时代的秦国的弩机样式

  长平之战,赵军被秦军坑杀40万,赵国由此衰落,秦国统一天下之势遂不可阻挡。但造成这一结果的赵军统帅赵括到底死于何处,一直是历史之谜。现在,这个谜有望揭开———

  【背景介绍】

  公元前262年,秦赵长平之战爆发,至公元前260年结束。这即使是在世界古代历史上也是数得着的大战役,双方共动员了上百万的兵力参战,几乎出尽两国国中精锐。这次战役最终以秦国坑杀赵国降卒40万而结束,一直被称为军事强国的赵国从此元气大伤,民心沮丧,无力再阻秦兵西来,而秦国也加快了统一天下的步伐,不到40年,六国全被平定。

  这次战役的关键人物当然是秦赵双方的统帅,武安君白起和马服君赵括。白起后来虽然死于政治斗争,作为一个军人可能会有遗憾,但仅凭长平之战的辉煌胜利便足可以彪炳千秋。而赵括,他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指挥战争便葬送了数十万军人的性命和赵国的气运,于他自己,不过成为一个“纸上谈兵”的千古笑柄,到现在,除了被“秦兵射杀”寥寥几字外,连他到底死于何处都成了历史谜团。

  1951年4月20日,在高平县釜山乡老背坡村发现了一具胸部有两处箭伤的男性骨骼和一把随身佩剑。经过54年披沙拣金、探赜索隐的研究,一批民间学者认为此地便是赵括的葬身之所。

  史料和传说中的赵括死地

  高平民间有一个传说,赵括死于高平县釜山乡老背坡村。传说虽然不等于历史,但也不完全是臆说,其中有真有假,有虚有实,等待人们探究考辨。高平许多地名都是长平之战的产物,如箭头村、参军村、围城村、哭头村等,老背坡就是其中之一。“老背坡”的意思是“老兵背着赵括来到此坡”,而笔者也认为此地名符合史书记述的条件,赵括死在老背坡的说法应当成立。

  据《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记载:赵括出锐卒自搏战,秦军射杀。

  《泽州府志》、《山西通志》记载:赵括乘胜追至秦壁,即今省冤谷也(古称杀谷,长平之战战场),其谷四周皆山,唯前有一路可容车马、形如布袋,赵兵既入,战不利,筑垒坚守……后括自出搏战为秦射杀之。

  《东周列国志》和《泽州府志》记载相同:“赵括追造秦壁,西北十余里”。当时长平治所在今王报村,从此计算“西北十余里”,正是今釜山地夺掌村一带。按照《高平县志》中赵括追秦兵的记载:“其谷四周皆山,唯前有一路可容车马,形如布袋”,根据地形分析,只有釜山乡地夺掌村符合其条件,它形如布袋,能容下数十万兵马作战。上世纪60年代,在距地夺掌村15里的寺庄镇杨家庄村西南出土一件战国青铜“聚将钟”,据考证为赵国军队使用,此器物是两军交战“鸣金击鼓”所用,可以作为“自搏战”就发生于地夺掌的佐证。

  地夺掌意思是“地段之争夺”,距其5里的回沟的意思是“赵军回转于沟中”,老背坡距“地夺掌”3里,距黑山白起指挥所(白家坡)5里,充分说明两军交战接近程度和战段的重要性。赵括在地夺掌自搏战斗中被箭射伤(或已阵亡),被部属背负从回沟村突围至老背坡,因部队还要作战,仓促之间埋在老背坡,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老背坡发现尸骨和佩剑

  1951年4月20日春夏之交,高平釜山老背坡发生牛气肿疽死的疫情,当时身为高平县兽医总站站长的李玉振老人和兽医王海顺、王乐义在对死牛进行深埋时,发现一具男性骨骼。李玉振对任何事都愿搞个水落石出。他发现胸膛内有二枚扁型三菱青铜箭头,从箭头方向看,是从背部射入体内。从牙齿磨灭面分析,死者年龄在30岁左右,骨骼加肉体分析,身高在1.75左右。腰间右侧有一把佩剑。剑长52厘米,格卫宽5厘米,重610克,青灰色长锷,无绿锈斑,坚韧锋利,格卫两面为“虎头纹”和“兽形纹”;铸工考究,纹刻深明清晰,富有神韵,剑刃有撞击痕迹。李玉振走访当地老人,传说当年赵括指挥战争,在釜山地夺掌战役中负伤救治途中死在这里,老背坡故此得名。

  既有地名的传说为证,又发现了做工精致、高等级的佩剑和秦箭头,人们大胆猜测,这具尸骸便是葬送了赵国的赵括。

从老背坡发现尸骨上取下的箭头

  没有铭文“虎头纹”的佩剑依然可以告诉我们很多

  有人说没有“铭文”怎么认出是赵括之剑?是的,如果这把剑有“马服君”或“赵括”之类的铭文,也不至于用54年时间对此进行研究。事实上,有铭文反而是不可能的。长平之战历时3年,在战争接近尾声时,赵王中反间计后,临危急用具有相当水准的军事辩才,有理论而无实践的赵括。此时,赵括没有资历和时间,为刚刚世袭其父马服君封号专门铸剑。在战国时期刻制铭文的惯例,多为王侯将相,而且王侯将相多是在政治上有杰出贡献,有自己的封地,有长期固定的官爵。年轻的赵括显然不具备这种条件。2005年4月间,笔者带着这把剑,到长治、太原、邯郸等博物馆考证,从这把没有铭文的佩剑上依然看到了历史的蛛丝马迹。

  古代《考工记·桃氏为剑》中说:“剑分上、中、下三制。剑身长五倍于其茎长谓上制,身长四其茎长谓中制,身长三其茎长谓下制”。在老背坡发现的这把剑属于“茎长五倍”的上制剑,上制剑为将军的佩剑。当时普通士兵使用戈、矛、弩等兵器,剑多用于指挥官佩带。战国时期剑身长于50厘米的不多见,一般多为 30-40厘米,再长极易折断。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才出现70-90厘米的长剑。举世无双的越王勾践剑,身长55.6厘米,宽5厘米。格卫刻有“虎头纹” 和“云龙纹”,与此剑基本相同,不同的是越王勾践剑为“礼仪剑”,而此剑为“实战剑”。

  邯郸博物馆专家认为,冠绝中华的铸剑技术在吴越之地,所产宝剑自然受到各诸侯的珍视,日常佩带彰显高贵,实战也是难得利器,但普通人是无此“待遇”的。赵括是直接指挥战争的前卫将军,从地位上讲,所用应是吴越宝剑,从功用上,应当是实战剑。在老背坡发现的这把剑,为典范的“吴越之剑”,而且属于上制“虎头纹”战剑,既有级别讲究,又有实用价值,笔者收藏了数把长平之战赵军剑种,都不能与之媲美。在赵军中,有资格使用这把剑的人理应不会很多。退一步讲,即使是普通的将领所用,这样难得的利器是否会随主人被埋葬呢———当时,两军激战可正酣呢,有此宝剑,生存的希望会大很多。

  青铜“扁型三菱秦箭”也可作为补充证据

  赵括中箭而死,这是各种史书共同的记载,而从老背坡男性骨骼中,也正好发现了两枚秦军所用“扁型三菱带后翼箭”,这使得笔者更加确信老背坡便是赵括葬身之所。

  笔者珍藏多种秦赵箭头,有长有短,有扁有方形不等的箭种,赵国箭比秦箭头结构较单调,种类不多。赵箭头容易腐烂,说明配方和铸造工艺不如秦,而秦种类较多,青铜质量好,入土不烂,擦拭如新。箭杆容易分离,箭头入体不易拔出,铸造工艺上领先于赵。

  经过反复研究,老背坡发现的这具尸骨,其死在秦军最先进的“弩机”兵器之下。弩机早在春秋时期业已出现,到了战国,秦发明了远程连发数枚弩机,射程可达 300-600步开外,有极强的杀伤力。用弩机发射这种扁型三菱带后翼箭,命中率高,飞行速度快、平稳,空中阻力小,穿透力强。这种兵器在远距离射杀敌人上很有优势,估计在长平之战发挥过极大的作用。

  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测,赵括带人突围未果,无奈想退回临时堡垒,秦军追击,弩机连射。仓皇之间,赵括后背直中两箭,贯胸而入,勉强来到老背坡,终于伤重不治。还要继续作战的赵括的部属甚至来不及把箭头拔掉,就把他连同心爱佩剑匆忙掩埋。也许为防止秦军挖掘,连封土墓志也不敢留。不久,这些部属或战死,或降后被坑杀,终于再也没有人能够确切得知赵括死于何处。

  这个秘密在历史中尘封了近2300年。1951年,在一次不经意的挖掘中,赵括重见天日。然而他的亲人、他的战友还有他至死都不能释怀的仇敌都跟他一样,成为久远的故事,连同他的时代,也只在发黄的故纸堆中闪着微弱的光芒。

  作者:李俊杰

  来源:山西日报

  (合理的推测仍然是推测,要确定赵括死于何处,还有待于更多的证据被发现、更多的专家进行论证。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但我们依然对他的研究探索保持敬意———编者)

文章来源: 黄河新闻网 责任编辑: 小溪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