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文 化>>探秘揭秘>>史海探秘字号:
妇女先驱沈兹九:一段女独立办报人的历程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2-01  发表评论>>

沈兹九(1898-1989),浙江德清县人。她是中国妇女解放事业的先驱者之一,历任全国妇联常委及宣传教育部部长等职,主持妇女宣教工作,还担任《新中国妇女》(《中国妇女》前身)月刊的总编。早在上世纪30年代,她就在上海从事妇女运动,宣传冲破礼教、追求自由、抗日救国的新思想。

1932年夏天,沈兹九经朋友介绍进入上海中山文化教育馆,任《时事类编》助理编辑,翻译日本新近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资料,接受了许多日本进步人士的思想。1934年初,她结识《申报》总经理、开明人士史量才,就托人向史先生征询是否可以在《申报》开设一个妇女周刊。史量才慧眼识英才,随后决定将《自由谈》星期天的版面改为《妇女园地》,聘请沈兹九担任主编。

接任一个大报的周刊,沈兹九心情是复杂的,既兴奋又有顾虑。兴奋的是,能够拥有一块属于妇女的园地,可以反映她们的心声,倾诉她们的苦难,唤醒她们的灵魂。顾虑的是,一方面要为稻粱谋,不能放弃中山文教馆的职业,另一方面是自己是否能够胜任这份全新的工作。在朋友们的鼓励和支持下,她决然挑起这副重担。1934年2月18日,《妇女园地》第一期出刊。她在发刊词上说:“现在少数妇女由家庭解放到学校,由学校解放到社会上来了,可是她们所表现的事实,大多数都随着时代的骇浪,卷入了摩登之途……另一部分知识妇女,醉心于恋爱至上主义,艺术至上主义……至于农村妇女仍旧过着困苦的牛马生活……工厂中女工,更是度着无知无识的劳苦生涯……我们开辟了这小小的园地,希望同胞们……抒写你们所要的主张,诉说你们的一切苦难……”沈兹九清晰地看到当时中国妇女的生存状态,真诚地期望妇女的现状能够得到根本的改变,摆脱困苦,提高觉悟。

读者的来信来稿,给了沈兹九很大的鼓舞,她要全力以赴地把周刊办好。在中山文教馆搬迁南京的时候,她决定放弃去南京的安定生活,留在上海,继续耕耘“园地”,许多亲友相劝也不为所动。但当局的新闻检查处对进步报刊的压制越演越烈,1934年11月,《申报》老总史量才被暗杀在苏杭道上,几天后,“园地”就被压缩版面。沈兹九知道,如果“园地”刊登一些关于美容术、时装、妇道的文章,莫谈国事,是当局所希望的,“园地”也会长命百岁,但现实丑恶,国难当头,知识分子的良知告诉她要传播抗日救亡、妇女解放的声音,要揭露“友邦”(当时的日本)的凶相,当局的丑态。沈兹九同时意识到,“园地”被禁是迟早的事,她要有所准备。

1935年春天某日,几位风华正茂的女子相聚在上海法租界“洁而精”饭店的一间雅座包厢,她们是沈兹九邀请来的杜君慧、罗琼等上海妇女界的进步精英。窗外翠竹扶疏,轻风微飏,屋内舒适宜人,又隐蔽,可以避开当局暗探耳目。她们谈论当前的局势,“园地”面临的危机。沈兹九提出,只要“园地”存在一天,就一天不改调换腔,同时发挥上海妇女界的优势,准备开辟一个新的园地——《妇女生活》月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献计献策,一本新杂志的思路确立起来了。

7月1日,《妇女生活》创刊号与读者见面了。沈兹九呼吁,妇女要摆脱旧的锁链的束缚,走向社会,“妇女既是人,得过人的生活;妇女既是社会的一分子,得做个健全的‘社会人’,可参加一切社会的活动,享受社会一切的权利”。同时,她还利用这块阵地宣传抗日救国的思想,指出:“今日妇女运动的任务是与整个社会改革、民族解放的任务直接地连接起来的。”

《妇女园地》于同年10月被勒令停刊。《妇女生活》的发行单位上海杂志公司也担心它鲜明的政治立场会殃及池鱼,只出了半年就要退出,幸运的是沈兹九取得了胡愈之、邹韬奋等人的支持,杂志转到生活书店继续出版,度过了第一次难关。《妇女生活》连续报道了上海妇女界救国会的相关情况,发表了《上海妇女救国联合会宣言》和《上海文化界救国会宣言》等内容,一时上海24个刊物被禁,《妇女生活》也“荣登”榜上。对于文化人,求人是最不愿意做的事,但沈兹九“从来没有奔走过所谓权贵之门,这时也不得不忍气吞声的走一走”,好不容易准许复刊。1936年11月,国民党当局逮捕了沈钧儒、史良等七位全国各界救国会的领导人,给他们扣上“危害国民”的罪名,这就是“七君子事件”。沈兹九积极参加宋庆龄发起的救国入狱运动,到苏州最高法院向当局抗议,宣布救国无罪,愿与“七君子”同坐监狱。沈兹九主持的《妇女生活》报道了“七君子”受审的情况,说了一些代表各界人士的良心话,因此又被勒令停刊,经过一番营救疏通才准许复刊。

抗战全面爆发后,当局加强了图书杂志原稿的审查,《妇女生活》步履艰难,连如期出版都发生困难,甚至宋美龄出面要沈兹九停办,但沈兹九坚持不懈,拒绝接受宋的“谕旨”。从创刊起,《妇女生活》经历了“一二·九”运动、“七七事变”、“八·一三”抗战到全面抗战,刊物从上海迁到武汉,再迁移到重庆,其间经历的“劫难与苦斗”只有沈兹九自己最清楚。1940年,《妇女生活》改由他人主编,皖南事变后被查封。

自从扛起了妇女运动的旗帜,沈兹九的生活一直在忙碌中度过,她在1935年一篇记录5月21日日常生活的文章中写道:“……拉稿、改稿、会客、开会、接电话,加上省不了的家常琐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像爬上了旋转不停的车轮,被它们带转得头昏眼花。照例晚上10时以后,才得静止下来,在这时候,写写短文,复复信件。”从一天可以窥见沈兹九的生活全部,一个娇小的女性,一方面为了生活,要照看孩子,料理家务,但把重心都放到了中国妇女的解放事业上,真可谓呕心沥血。她以自己的热情和良知,智慧和毅力,坚韧和勇气,维护了编辑记者在那个年代的良心和尊严。沈兹九以一颗向着妇女大众的爱心,烛照了她整个人生的旅途,也温暖和光明了许多妇女同胞的内心。

杨振华

文章来源: 人民政协报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