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文 化>>人物字号:
陈健骊:我的舞台要像一杯清茶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2-01  发表评论>>

对话芭蕾版《风雪夜归人》编剧兼总导演

陈健骊

足尖展现男女主人公内心的挣扎扭曲(剧照)

一部以吴祖光同名话剧改编而成的芭蕾舞剧《风雪夜归人》,即将由广州芭蕾舞团于2月9日至11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由话剧或者其他剧种改编而成的芭蕾舞剧并不少见,但以这样一个“清淡”题材的《风雪夜归人》做芭蕾舞剧多少还是让人有些意外,国家大剧院张贴的那幅《风雪夜归人》的招贴更是画面清淡,充满超现实主义的幻境,不由得让人对舞剧的创意心生向往……日前,记者见到了这部舞剧的编剧兼总导演陈健骊,她多次对记者强调她的舞台理念要“干净、清新、高级”,“我不要震撼,不要气势磅礴,不要人海战术。要的只是一杯清茶”。

风格:呈现干净清新的世界

说到这部芭蕾舞剧创作的初衷就不能不说到陈导的一段经历。2006年,陈导担任文化部精品工程奖的评委,一口气看了一百多部中国原创舞台剧,艺术质量的参差不齐让她备感视觉和心灵的煎熬,尤其是几乎所有的舞台都被“一片红色”所笼罩,更是让她感到无聊和无奈,因此,陈导也更希望寻找到自己心目中的“干净、清新”,做一台自己心目中的中国舞台剧。

陈导总结出今天舞台剧问题的“老三篇”——爱情、暴力、战争,但真正谈人性的却非常少。正是一件多年前未了的心愿让陈导找到了内心追求的那个“干净,清新”的世界。“多年前,吴祖光就曾因为我涉足戏剧、戏曲、影视、歌舞多种门类的舞台经验而对我格外看重,他曾经允许我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改编他的话剧《风雪夜归人》,虽然这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但我的记忆一直没有泯灭。当我重新读起《风雪夜归人》的话剧本时,两次为之落泪。我在想,这部话剧经典竟然是吴老23岁时的作品,吴老在七十多年前就已经把今天社会上发生的事情写了出来,实在是太伟大了!这部戏就是我梦想中的那种‘干净、清新’的世界,若要我来做一部舞台剧,非《风雪夜归人》莫属!”陈导兴奋地说。

改编:芭蕾契合我要的风格

从话剧到芭蕾舞剧其实是一个相当艰难的转换过程,陈导说,“话剧的本子就是一个对话的过程,而舞剧要完全转换成肢体语言,非常困难。我也曾考虑过中国舞,但一个巧合,遇到了作曲家叶小纲,他垂下双指示意我‘何不芭蕾!’这个建议一下子让我开了窍,要知道,中国舞的表现方式是非常写实的。而芭蕾正好相反,它的表现方式是高度唯美,情节虚设,不以故事情节表达充分为目标,这更加契合我追求‘干净、清新’的终极目标”。陈导考虑到话剧的人物实在太多,在舞剧中无法一一表现,只有大做减法才可以实现。于是,在舞剧中只有两女三男五个人物。对于故事的发生地,陈导也费尽心思,考虑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大城市,无非南京、上海、北京,但一旦具体化了,就会带来观众的寻根心理,进而挑剔故事的合理性。陈导从话剧本子中找到了开场的一句话“这是一座好大好大的城……”“那么,我就把它虚化成‘好大好大的一座城’,不设地域,只要是中国就够了。所以,我的舞台上仅仅在背墙上选用了南京总统府独特的窗饰造型和一对真实的明式太师椅,精美而尊贵,既点题主人公家门尊贵,同时也很契合芭蕾的虚化、唯美风格。”

舞美:放弃红色主打黑白

陈导内心追求“干净、清新”甚至是“平淡”的舞台风格,“我不要震撼,不要气势磅礴,不要人海战术。要的只是一杯清茶。”这点恰恰与《风雪夜归人》的故事相契合,“原著里面讲的全都是小人物,这些人没有好坏之分,也没有主次之分,而且也没有我们经常在舞台剧中看到的暴力情结。比如那个时候的法院院长,一定是留洋回来的。他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都不会是传统中国式的,对于他的四姨太红杏出墙,绝不会出现《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暴力场面,他的惩罚方式就是把她转卖给别人做姨太太。所以我在舞台呈现、舞台结构、服装、色彩、灯光造型上都要求完全有别于传统的喧闹、绚烂夺目,绝对看不到当代中国舞台艺术中的一片大红色。我的舞台风格是以黑白灰色为主,灯光单纯得就像是话剧一样,我希望观众就像是在看老照片一样的感受。”

对于从妓院里出来的四姨太,陈导也绝不给她穿艳红艳粉的亮色,那段群舞,妓女们竟然穿着清一色的蓝装,“我的服装色彩是有语言的,蓝色有着向往自由的意义,它暗喻着妓女并非自愿,盼望冲破牢笼的内心世界。”另外,舞台道具的简洁也是陈导的一个追求,舞台上除了两把明式太师椅,再没有其他实物道具,“我的很多道具和景物都是通过多媒体实现的,这样舞美与舞蹈可以非常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并且进退自如。”

舞剧的音乐创作是陈导非常得意的。对于选取什么样的音乐风格,她也是费尽心思,“我考虑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流行音乐和歌星是诞生在上海,而在人们的记忆中,上海的代表性‘音乐’是爵士乐,如果在开场加入爵士乐元素一定会有出乎意料的效果,当我把这个想法与作曲家交流时,他也格外惊喜,最后的效果非常精彩。虽然不是我的作曲,但却是我的创意,我到现在都觉得是我最得意的一笔。”

这部舞剧陈健骊导演花费了三年的时间创作剧本,“我从话剧本中提炼出我的舞剧的精神气质——通过人物命运的变化和角色的转换,构成舞剧最大的矛盾冲突,告诉人们人活着的价值,告诉人们做人要有尊严。比如四姨太玉春不愿被转卖做别人的姨太太,以做佣人用自己的劳动换取尊严;而告密的兰儿虽然取代了玉春,但终有一天她也被别人取代了;那个男旦要想得到四姨太玉春,就必须放弃为人玩偶的享乐生活。所以,想要得到就必须有所付出和放弃。”

文章来源: 北京晨报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