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文 化>>国学驿站>>国学大讲堂字号:
四大名著 封建社会的四份体验报告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2-11  发表评论>>

  我首先讲一下为什么关注四大名著?

  我们都知道《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这四本书在中国影响极大,这不仅仅是因为它们的文笔好,人物写得很传神,故事情节很曲折,更多的是因为书里包含着一些文化基因,这些文化基因和我们民族的历史传统有莫大的关系。即使在今天,我们在生活中不经意间也会进入四大名著的一些场景:比如说一个女孩多愁善感,人们就会说她是“林妹妹”;如果哪个小孩调皮,他妈妈就会说:“你这个人像孙猴子一样管不住”。

  四大名著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更多的并不是从文学的角度去看它们,而是从中看生存、看社会、看恩怨情仇,从四部小说里面找自己的位置。所以,今天我想从另一个角度来谈谈这四部小说。

  《红楼梦》讲的是一个家庭,是讲家族的秩序;《三国演义》讲的是庙堂之事,讲政权高层的权谋;《水浒传》讲了对当时社会不满意的一些边缘人物,讲的是江湖,我们知道在古代庙堂和江湖总是对应的;《西游记》讲的是中国人想象的彼岸,就是天堂或者是地狱。

  四大名著,把家庭、家族写了,把庙堂、朝廷写了,把江湖写了,把我们想象的天堂和地狱也写了,这对中国古代社会就有了一个比较全方位的描述。亚里士多德说过一句话,大意是:诗人比历史学家更接近真实。就是说,这几本小说,它的情节可能是虚构的,人物也跟历史上的人物不一样,但小说在写作的时候,它所流露出来的文化的、社会的那些信息却特别真实。

  举个例子:《水浒传》里面的英雄好汉被抓到牢房里,那些老狱友就告诉他们说“你应该给常例钱”,不然会收拾你,害死人还查不出外伤,说得特别详细。这些绝对不是施耐庵编出来的,晚明的许多史料,都记载了“东林党”人被抓到牢房里的遭遇,与我们在《水浒传》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还有,《西游记》讲的神、佛、鬼怪,是我们想象的天堂也好,地狱也罢,一定就是当时社会的翻版——玉皇大帝就是皇帝,下面什么太上老君、托塔李天王,就是文武两班大臣。我们中国人所想象的天堂,一定和但丁《神曲》所想象的天堂不一样,想象源于生活的视野和经验,因为生活就在那里。

  下面,我就具体从这个角度谈谈四大名著。

  《红楼梦》——体验如何在大家族中生存

  社会的细胞是家庭。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首先是家庭容纳他、培养他,他对社会一切的知识,首先是从家庭学会的,然后才可能走向社会。所以我觉得应该先从《红楼梦》讲起。

  《红楼梦》这本书,当然可以用鲁迅的话说是“革命家看到排满,流言家看到宫闱密事”等等,就是你怎么看《红楼梦》都有不同,横看成岭侧成峰。因此我看《红楼梦》,觉得实际上就是看到人如何在传统社会的大家族中生存。

  中国的宗法社会具有很长的历史。在长达几千年的时间里,对一个人最大的保护是自己的家族,一个人如果在家族里容不下身的话,他以后就是逆子或强盗,基本上这一生就完蛋了。我在自己的书里写过“宝遁黛死——浊世不容自由魂”,就是说,四大名著里面,最具有“现代性”的一本书是《红楼梦》。什么叫“现代性”?现代性不仅仅是飞机大炮,我觉得现代性一个最重要的特点是要有人道主义的关怀,就是要对普通人的命运有大悲悯,要尊重普通人的尊严和自由。

  《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这三部书,虽然故事非常好,但是对人是不重视的。人命在这三部小说里好像就是草芥,说杀就杀。而在《红楼梦》里,曹雪芹把所有的人物都当成一个人来写。宝玉和黛玉作为《红楼梦》中的男一号和女一号,我觉得他们的相爱,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个人的人格都是独立的。在他们眼里,人只有可爱不可爱之分,讨厌不讨厌之分,没有有价值没价值、该不该巴结之分。所以你看宝玉,对贾雨村那样的进士、地方官,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黛玉也一样:教香菱学作诗,宝钗觉得香菱只是他哥哥抢来的一个妾,就说:“我没有时间教你作诗。”于是香菱找到了黛玉,黛玉就一首一首替她改。为什么黛玉可爱?就是她真。

  然而,在《红楼梦》描写的那个时代,无论宝黛的内心是多么的独立,精神上是何等的自由,他们在现实生活中,要么依附官府,要么依附家族。宝玉痛恨八股取士,痛恨官场的龌龊,向往纯洁自在的生活。然而,他优渥的生活却须臾离不开他所痛恨的东西。贾府一旦丧失了宝玉、黛玉他们所不喜欢的权力,俩人就没有生存的土壤。这对宝黛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悖论。

  在《红楼梦》里面,除了这两个主子以外,还有一些奴才,比如说焦大、袭人、晴雯、鸳鸯等等。其实曹雪芹是以大同情的笔墨写这些人的,他笔下没有一个坏人,包括大家不喜欢的袭人,其实袭人不得不这样生存,下面我分别介绍一下。

  我先讲两个傻奴才的悲哀,一个是对贾府的祖先有救命之恩的焦大,另一个是贾宝玉的奶妈李嬷嬷。

  焦大在贾府中是功劳最大、资格最老的一个奴才,多次跟随主子出去打仗,在死人堆里把主人背出来,自己挨着饿偷东西给主子吃,剩下的半碗水都给主人喝了,自己靠喝马尿解渴。这些功劳连荣国公的子孙都承认,可以说没有焦大就没有贾府的繁荣。然而这个贾府第一号义仆年老以后,成了贾府主子十分讨厌的人,他的结局最惨,连一些大丫鬟也比不上。这个焦大招人讨厌的最大原因就是居功自傲。按理说,救命之恩高于一切,没有焦大救了贾家太爷,就没有贾家的富贵。我们看焦大作为一个奴仆,他盯着老主子挣来的这份家业,却搞不明白,还以为这份家业他也有份,所以他看到子孙败家子在糟践老主人的家业时,就等于在糟蹋自己的,所以他就指责新主子,最后因酒后失言被捆起来灌了一嘴马粪。

  所以我说,作为奴才的焦大虽有救主之功劳,却不明白奴才的本分,不通晓做奴才的奥妙。奴才不管功劳多大,他依然是奴才,什么时候都得兢兢业业不能忘本。奴才得意之时,便是引火烧身之日。焦大总是动不动就想去家庙里对国公爷的牌位痛哭,拿死人压活人,这是新主子最烦的。焦大认为他有资格去哭庙,但是他始终没有明白一个道理,奴才对主子牺牲再多,出力再大,在主子看来都是应该的,主仆名分是不能改变的。在大局未定,大业未成之时,主子对得力的仆人也许特别好,一旦江山打下了,这份基业有了,当奴才的如果整天像焦大那样,那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在《红楼梦》里,宝玉那个奶妈李嬷嬷也是这样。贾府里头那些人,包括王熙凤都对她客客气气,原因是宝玉小时候吃她的奶,宝玉将来可能会成为这个家族的继承人。宝玉长大以后,奶妈已经没有价值了,可李嬷嬷还以为自己了不起,对宝玉身边那些丫鬟挑三挑四,还想跟那些小丫鬟们争宠,确实是太傻了。

  跟焦大、李嬤嬤相比,赖大家的就很懂得此中的道理。她的孙子后来被保举当了一个知县,但她教训孙子说,虽说你是个官,但你一落娘胎就是主子的奴才,主子恩典现在你当了一个官,不要忘记老祖宗的恩。赖大家的就能看清自己的身份,一直保持低调。在满清近三百年的历史中,有很多人原来是奴才,后来主子让他出来当官,有的甚至当上总督了。但是,他跟他以前那个主子的主仆关系仍然是延续的。

  另外一个就是贾琏的奶妈赵嬷嬷,她也聪明。因为有盖大观园的工程,她向凤姐给自己的两个儿子求事做。然而她就特别低调,王熙凤要她吃酒,要她在炕上坐,因为她是贾琏的奶妈,但她就是不肯坐,平儿在炕外面设了一个脚踏,她就在那上面坐了。你看她跟宝玉的奶妈完全不一样,她知道现在自己人也老了,是求人办事。最后凤姐觉得这个人真会来事,又给自己的丈夫当过奶妈,就把一部分工程分给了她的两个儿子。

  我们再比较袭人和晴雯,就更典型了。袭人在《红楼梦》的家奴中,无疑是最成功的,不但主子宝玉一天也离不开她,而且得到了贾母、王夫人,还有半个主子的宝钗——三代主子的青睐。袭人成功最大的奥妙是她明白自己的奴才身份,无论办事说话都守本分,这种强烈的角色意识,让她以弱搏强,以下驭上,以贱谋贵,该体贴的时候就体贴,该贤惠的时候就贤惠,该以退为进的时候就以退为进,该豁出去的时候就豁出去。

  袭人显然是一个“投资”高手,她博得了王夫人的欢心。母亲对儿子娶妻纳妾是有决定作用的,所以她第一个要博得王夫人的欢心,让王夫人觉得她可靠,儿子和她不可能变坏。第二个,她要想办法让宝钗理解并欣赏。因为她知道自己肯定是当姨娘的,那么谁当大太太,对于这个姨娘来说太重要了。所以,她就一直跟宝钗做工作。因为妻妾相处是非常困难的。黛玉压根儿就瞧不起袭人的奴性和媚性,袭人也知道如果黛玉成了宝玉太太,第一姨娘的位置肯定是紫鹃的,宝玉对紫鹃都说了,引用《西厢记》的一句戏文“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所以袭人只能把宝押在宝钗身上。袭人除了心细,有“风险意识”,还不断地关注“投资对象”的变化,以保自己的利益不受损。最精彩的一幕,就是说她回家了,然后说她哥哥要来给她赎身了。这个时候黛玉跟宝玉的感情正好,她作为一个丫鬟来说也很担心,所以弄得宝玉傻乎乎地回去劝她;劝她以后,她就给宝玉三个条件,并说,你若依了,便拿八人轿也抬不出我来,这是假意要赎身,真心试探,目的是控制宝玉。这是奴才控制主人的一个经典。

  和袭人相比,和她一起服侍宝玉的晴雯就很失败。曹雪芹对晴雯的判词是:“心比天高,生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风流灵巧不是毛病,晴雯的毛病就是不能正确地认识自己的位置,和其她的丫鬟比,晴雯是奴性少了一点,或者说几乎没有。她心中也暗恋着宝玉,但是她对宝玉的爱,基本上是一种男女平等的爱,而宝玉对她的爱基本上也是这样。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从古到今,丫鬟和少主子平等的爱都是悲剧。我们看第三十一回晴雯撕扇子,她是真的。宝玉让她撕她就撕了,撕完以后说:我也乏了,明儿再撕吧。宝玉看晴雯很可爱,因为宝玉确实也很喜欢她,对她的情谊也是率真的。这一幕把一个丫鬟和一个主子之间那点超越等级的情意表现得淋漓尽致。但是这种情意、这种爱情,在贾府那种等级森严的家族里,只是昙花一现,而且马上就种下了悲剧的种子。后来王夫人驱赶晴雯,理由是魅惑宝玉。其实大家都知道,要说魅惑肯定是袭人了,晴雯跟宝玉没有发生那种关系,可袭人跟宝玉发生了。但是为什么王夫人对袭人那么好,而容不下晴雯呢?就是对一个少主子来说,有多少妻妾不重要,关键是要有规矩,大老婆像大老婆,小老婆像小老婆,丫鬟像丫鬟,主子像主子。王夫人觉得晴雯不守规矩,不像一个奴才,所以一定要把她赶出去。

  下面我分析一下鸳鸯。鸳鸯是贾府最高领导人的“私人秘书”,贾母所有的私人事务都是鸳鸯打理,包括贾母私人财产的钥匙都在她那儿。可见鸳鸯在整个丫鬟群中,地位是很高的,连王熙凤都要巴结她。但即使这样,她也躲不过政治斗争的漩涡:荣府的大老爷贾赦要娶她当姨娘,赦老爷好色,但我认为他要娶鸳鸯贪图的不是美色,而是借以控制贾母、控制贾母的钥匙。这个时候鸳鸯很难受,不要说她本人不喜欢贾赦,即使她心甘情愿地给贾赦做姨娘,日子照样不会好过。为什么呢?因为第一,她会得罪贾母,甚至会失去贾母的信任。第二,她会得罪王夫人和王熙凤。这样,你说她在贾府还能呆吗?贾母知道她自己的儿子打鸳鸯的主意,于是大怒地说:“我统共剩了这么一个可靠的人,你们还要来算计。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敬,暗地来盘算我。”贾母一点也不糊涂,她就知道大儿子要鸳鸯的真实意图。

  这个时候,鸳鸯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她绝对不能嫁给贾赦,但是不嫁的隐患又很大。因为她的主子贾母春秋已高,没几年活头了。所以,鸳鸯在贾母死后只好自杀殉葬。她要不死,反正贾赦会治她的,她这样死了也成全了自己的名声,然后变成了好像是一个什么孙女,给她一个名分。你看,作为贾母的“私人秘书”这么得宠的一个丫鬟,她也是很悲哀的。

  其实在《红楼梦》里面,真正的主子从来就没有出现过,那就是那个皇帝。你看贾府那么厉害,当宫中有太监传旨的时候,一家人坐卧不安,后来得知是喜事,是娘娘要回来省亲了,一家人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大家想一想,其实贾府对皇帝的心态,就像袭人、鸳鸯这些丫鬟对他们的心态一样。所以我看《红楼梦》,就是这样的悲哀。

文章来源: 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 老北
1   2   3   4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相关新闻
-新版四大名著话题多 《红楼梦》越看越像恐怖片?
-中国原创漫画“四大名著”之《西游记》首度亮相
-潘金莲玩寂寞唐僧谈恋爱 四大名著到底多雷?
-四大名著透视国人毛病
-刺青源于何时 四大名著中的有趣问题(图)
-闲话四大名著:文化密码 古为今用
-经典笑话:一句话的四大名著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