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文 化>>人物字号:
成龙:不会做"小人物"的人是不堪重任的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2-12  发表评论>>

这一次,成龙演的不是英雄,而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小人物”。

  这次专访,从看片开始。

  在一个不到30英寸的电视机屏幕前,记者看完了《大兵小将》样片,笑声不断。

  看罢,记者刚推开房门,成龙一见就问:“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

  成龙哈哈大笑。这是他在《大兵小将》里讲了不下20遍的台词。

  其中一句台词是:“做个‘小人物’,挺好的。”

  后天,由成龙编剧并主演的电影《大兵小将》将在全球公映。这部灵感闪烁于20年前的电影,更像是一个梦想终于成为现实。这是一个何等醇厚的梦?最终抵达现实的是怎样的主题与情怀?日前,成龙接受了《解放周末》的独家专访。

  这是香港回归以来我的第一部“中国制造”电影

  解放周末:《大兵小将》将在虎年大年初一全球上映。有人说,这是成龙大哥重返贺岁档的“回归之作”,让人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后期《红番区》、《霹雳火》、《我是谁》等影片创造的春节贺岁档的如火场景。您自己觉得这是一部“回归之作”吗?

  成龙:说起档期,我已经很长时间不为一个特定的档期而拍电影了,通常都是什么时候制作完成,什么时候上映。可以很骄傲地说,在十几年前的香港,我的电影不管什么时候上映,都会像贺岁档一样火爆。现在内地的市场太大了,一个档期会有很多电影在放。重要的是,电影人不要一窝蜂拍同样题材的电影,要百花齐放。

  解放周末:不在多少,而在各有各的精彩。

  成龙:对。现在中国电影人不是要互相“打”,而是要和外国电影竞争,为国产电影的成长共同出力。

  解放周末:这么说来,《大兵小将》在档期上并非刻意“回归”,但在制作上您确实力图“回归”,回归纯粹的中国创作。

  成龙:应该说,这是香港回归以来我做的第一部非常 “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的电影,99.8%的“中国制造”。

  解放周末:剩下的0.2%是?

  成龙:其中的一位演员刘承俊是韩国人,其他统统是纯中国内地的。我以前拍的电影,像摄影、美术还是会请国外或者香港的,但是这次的团队都来自中国内地。

  解放周末:这次的“中国制造”是否带给您特殊的感受?

  成龙:能跟这样一个团队合作,拍出一部那么中国的电影,我很骄傲。我知道,好莱坞不会帮我拍这种带点文艺气质的高品质电影,但是现在我们有能力自己做了。

  解放周末:看得出来,这是一部用心拍摄的电影,听说它已被定为第60届柏林电影节的参展影片了?

  成龙:是,我要在大年初四飞去柏林,待一天就飞回来。

  我喜欢动作,但讨厌暴力

  解放周末:这部影片的故事您构思了20年,可以说最终拍成电影是实现了一个梦想。那么,这个梦是如何开始的?

  成龙:我遭遇过的人、经历过的事太丰富了,每一次深刻的体验都会触动我,让我想去拍一部相关的电影。但是我不是拿笔的人,没办法很快就写一个东西出来宣泄情感,有时候需要酝酿很久才能表达出来。

  大概在20年前我就想拍一部反战的电影了,那时候我设想自己是一个懵懵懂懂、贪功怕死的小兵,在一次战争中意外俘虏了敌军大将,在押送路上,大将教会小兵很多生存和战争的本领,最后把迷迷糊糊的小兵领回了自己国家。这一路上,小兵也渐渐成长为一个真正的战士,他宁死不跪,反让大将刮目相看,放他回国。

  解放周末:20年之后,您已然不是当年的“小兵”了。

  成龙:所以“小兵大将”的故事成了“大兵小将”。这个故事最终能拍成电影多亏了导演丁晟,他把整个故事合理化了,找到了合适的时代背景和表达方式。

  解放周末:执著在20年里的您,表达的诉求是什么?

  成龙:我要讲的是和平。每次在电视新闻里看到战争的场面,尤其看到无辜平民遇难,我就特别难受,特别想表达。

  这两年我参与了许多与和平相关的工作,去过很多地方,看到过那些让人揪心的“不和平”。前不久我还去了柬埔寨和泰国宣传和平文化,我在那里的一所大学演讲时就讲,朋友可以挑,邻国是无法挑的,一旦两国起了战事,要付出多大代价才能重新回到和平状态?有时候我真想成为一个超人,把地球上的国界都铲平,把各个国家的人都抱起来,放在手里打乱了再摆回去,黑人、白人、黄种人都混在一起,过不分彼此的和谐生活。

  解放周末:这就是您早在《红番区》里就提出的“地球人”理念。您在银幕上从来都是拳打脚踢的形象,没想到您对和平有着如此强烈的渴望,以这样一种战斗状态和战争的形式来表达和平的主题,是否有一种矛盾在其中?

  成龙:非常矛盾。我很久以前就说过,我喜欢动作,但我讨厌暴力。那怎么办呢?我就用幽默、喜剧化的动作来淡化其中的暴力成分。

  解放周末:使动作不那么残酷。

  成龙:我会很刻意地在电影里告诉小孩子,打架其实是会痛的,人不是刀枪不入的。你们看我打完人一拳之后都有很痛苦的表情,踢别人一脚以后都会一瘸一拐。我是最早把NG片花放在电影结尾播出的,为什么这么做?就是要给大家看,那些动作都是付出了很多代价才完成的。

  这个和平应该是多个层次的,包括国的和平、家的和平与人心的和平

  解放周末:看完《大兵小将》有一种感觉,它像是一个家国寓言。

  成龙:我把许多对国、家和个体生命的理解都放在这部影片里了。这两年,经历了雪灾、地震、奥运之后,我才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国家的重要性,让我非常想拍一部电影来表达这些想法。放到以前,我不会去拍这样的片子,我过去拍的都是像《醉拳》、《警察故事》那样比较个人的片子。现在我觉得我有责任用电影传递一些更宏大的理念,不是单纯地讲好人战胜坏人、善良打败邪恶的“简单正义”。

  解放周末:宏大理念取代了简单正义,这种超越不简单。

  成龙:你对社会、对国家有责任,自然就会去拍这种电影。我现在已经不会去拍那种无厘头的电影,也不会去唱那些软绵绵的歌了。过去要养活自己,如今已经不是为钱去做事情,而是为责任做事情。我要拍那种100年以后人们看了还是会讲“拍得真不错”的电影,是可以被留下来的,可以被历史记住的。

  解放周末:那么,您希望100年以后《大兵小将》被留下来的是什么?

  成龙:依然可以让人明白,和平有多重要,国有多重要,家有多重要。我想讲的和平不是纯指没有战乱,这个和平应该是多个层次的,包括国的和平、家的和平与人心的和平。国破家何在?人心不齐,家国也难立。

  解放周末:就像您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时献上的《国家》里唱的,“国的家,住在心里”,国、家和个人的命运正是如此相融相织在一起。

  成龙:我们最终把故事设定在了春秋战国各国混战时期,也是对国家和平统一的深意有所隐喻。

  以前我有一点想法,就摆到电影里,不是很完整,但也一定要表达出来。比如说,我演《神话》,就是为了要讲那段台词,告诉大家,抢了别的国家的文物摆在自己国家的博物馆里,这不是保护,是无耻的强盗行为。你们看《玻璃樽》,整部电影里没有出现过一个烟灰缸,背景中永远有“禁止吸烟”的标志。那里面我给自己的角色是收废纸的人,因为我曾经很想做造纸业,专门回收废纸造再生纸,后来才知道这样的成本比直接砍树造纸还高,但是为了环保我特别想做这件事。可惜精力有限,这个理想一直没有实现。

  解放周末:不过幸福的是,您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理想可以用电影来实现。

  成龙:我曾经在电视新闻里看到香港发生一起非常严重的火灾,牺牲了好几位消防员。那天的新闻镜头拍到,几个消防员从火场出来,缓缓地把帽子脱掉,满脸焦黑,然后默默蹲到马路旁边,颤抖着肩膀,最后再也忍不住哭起来。我的眼泪哗地就下来了。那个时候我就跟自己说,我一定要拍一部讲消防员的电影。《烈火熊熊》的剧本我早就写出来了,已经排到我的计划里了,我要用这部电影向消防员致敬。

  解放周末:您前不久为8位在海地牺牲的维和警察唱了一首《接你回家》,也是一种致敬。

  成龙:对。那天歌曲词作者打来电话,说我们为烈士们唱首歌吧,我当天晚上就把歌录完了,第二天他们的遗体运回国时就在电视里播放了。有些时候我被触动了,就觉得自己应该为那些触动我的人做些什么。电影是我的表达方式,我会借用电影宣泄一种感情,实现一个理想,也或者完成一次致敬,《大兵小将》算是一次比较集中和完整的表达。

  我是想告诉大家,无论多么卑微的生命都应该被珍惜

  解放周末:您在这部电影里的角色和以往不太一样,您扮演的“大兵”贪生怕死,做了很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但是他一手撑起“家”,而王力宏扮演的那个“小将”则是一心装满“国”。

  成龙:他们俩一个是梁国平民,一个是卫国太子,一个想带着将军俘虏去换5亩赏地,一个则要用千亩良田跟“大兵”换回自由,电影讲的就是押俘虏回国一路上发生的事,实际上是展示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给观众看。

  解放周末:两种价值观的碰撞和冲突很明显地体现在“小将”一次又一次称呼“大兵”为“小人物”上,现实生活中,您更赞赏哪一种价值观?

  成龙:我觉得,做个“小人物”,挺好的。就像那8位牺牲的烈士,其实他们曾经都是默默无闻工作着的“小人物”,如果不是遭遇地震,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认识他们,知道他们每个人背后的故事。

  其实我是很不喜欢看到英雄的,我真希望他们不是英雄,没有受到这样的瞩目,因为往往有灾难、有险境、有动荡才会造就英雄,我不想看到有人付出生命的代价。你们看那个“大兵”,在自己这么艰难的时候还要给一只失去家园的小麻雀做个窝,麻雀是鸟类中生命力最顽强的,我是想告诉大家,无论多么卑微的生命都应该被珍惜。

  解放周末:出于对生命的珍视,您更愿意在和平的状态下大家都做普普通通的“小人物”。您所理解的“小人物”是什么样的人?

  成龙:我觉得人生在世,哪怕只是一个农民,对这个社会也是有意义的。没有8亿农民,我们吃什么?没有我们做娱乐的,人们的生活就会单调。没有你们这些新闻记者,我们怎么了解社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岗位,各自有各自的角色和责任。我希望每个人能谨守自己的岗位,记者用良心去写新闻,我们拍电影用良心去拍,种田的用良心去种,这个社会才会好起来。

  解放周末:有良心的人,哪怕再“小”,也是有意义、有生命力的。

  成龙:我们整个国家的成功,是人民群众共同造就的。我曾经在阅兵村看到那些受阅士兵的训练,我跟他们说,我为你们骄傲,你们苦练半年,最后用短短的几分钟带给中国人无上的光荣,我要向你们致敬。

  北京奥运会能圆满成功,其中有太多“小人物”的齐心协力。我的一个司机本来打算在奥运期间结婚的,后来推迟了,他说,我们别在这个时候给国家添乱了。我到北京了,约朋友吃饭,结果好多人都说,我支持奥运,离开北京,给运动员和游客腾地方。我太受感动了。这些“小人物”多可爱!

  解放周末:同样在电影里,“大人物”最终也是被“小人物”感染了。

  成龙:再能感动我们的,往往是小人物。李嘉诚捐多少亿,比尔·盖茨捐了多少财产,我们顶多觉得很佩服。但当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一个乞丐因为不好意思捐零钱,去银行排队,把一角两角的零钱换成一百元,然后再投到捐款箱里,我们感动了。其实真正感动着人们、支撑社会的,正是那些“小人物”们做的一件件小事。每一个小人物对国家和社会都是很要紧的。

  不会做 “小人物”的人,是不堪重任的

  解放周末:也许有人会问,您自己成了大人物,为什么要大家安于当个“小人物”?

  成龙:我是从“小人物”变成“大人物”的,这两种生活我都尝试过。身无分文地坐在家里等电话,电话一响,工作来了,才有饭吃。到后来片子拍不过来了,富裕了,长见识了,开始关心社会,关心国家,关心世界,这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发现,凡是自己抱定“小人物”的心态踏踏实实做的事情,最终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我在拍《醉拳》、《红番区》、《警察故事》的时候,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可以卖到美国,我只是要把我的电影拍好。一直到现在美国人才买我那些老电影看,这已经是15年之后的事情了。用心去做事,总有一天会有回报的。

  解放周末:真正的“大人物”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付出和积累。

  成龙:但是像我儿子,他就没有这个过程,一度不知道什么叫“小人物”。几年前,我曾经跟他讲,你要是不努力,以后像乞丐一样没饭吃。他说没饭吃,怎么不吃鸡粥呢?因为他一生病,他妈妈就做鲍鱼鸡粥给他吃。从小陈家班就围着他转,一张嘴,吃的就送进来了,想去什么地方,车子就送他去了,是大人把他宠坏了。

  解放周末:这样的问题不仅仅发生在他身上,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是这么长大的。

  成龙:电影里的“大兵”从头到尾都只想要他的5亩地,给他1000亩他不要,他说自己的能力种不了。这个电影也是拍给那些年轻人看的。

  解放周末:您希望您的孩子也做个“小人物”吗?

  成龙:是,我希望他从“小人物”做起。你看我不去提拔他,不给他铺路,要他自己去碰钉子,去自己奋斗。

  我有一个朋友,他有两个女儿,到了七八岁,鞋带还是保姆帮她们系,每天早上保姆帮她们穿衣服、穿鞋子,把她们抱到车上还在睡,到学校了,没办法才醒过来,放学回来还要保姆帮她们做功课。结果有一天,我这个朋友回家告诉家人他破产了,全家人从洋楼搬到一间20平方米的屋子里去,哪还有保姆。从那以后,两个女孩子自己穿衣服,自己坐公交车去上学,回家还帮妈妈做家务,妈妈给她们零花钱只要一点点,她们说爸爸赚钱很辛苦,也知道努力学习了。过了两年,两个孩子很懂事了,他又告诉她们,其实破产是假的。

  解放周末:用心良苦。

  成龙:我很佩服他。当然,我说做个“小人物”,不是要人们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不知奋斗,而是要学会踏踏实实地往前走。不会做“小人物”的人,是不堪重任的。

  人物不在大小,关键在于胸怀

  解放周末:您一直重复着“小人物”的概念,但您不觉得现在有很多人渴望一夜成名、一夜暴富吗?

  成龙:这也是我觉得很悲哀的一件事情。这个社会真的有点浮躁,由此引发的问题太多了。好不容易一部《叶问》把功夫片又带起来了,结果呢,又是一哄而上,什么《叶问前传》、《叶问后传》、《少年叶问》、《老年叶问》、动画版《叶问》,统统都冒出来,这样不是又要给拍死吗?

  一些年轻人不懂得苦练内功,就想着怎么样一步登天。以前的富翁可以守很久,现在的富翁呢?今天他首富,过两天,不见了,明天他首富,过两天,又不见了。富的背后没有一个根,是虚富,数字上的富。明星也是一样,没有根底一夜成名的,很可能成为流星,当不成恒星。

  解放周末:从小人物到大人物,从流星到恒星,需要许多准备和历练,有文化上的,心理上的,素养上的。

  成龙:对,人物不在大小,关键在于胸怀。

  解放周末:小人物也可以有大胸怀,有家国情怀。电影里有一句出现了不下20次的台词:“挺好的”。在“大兵”眼里,没有战死沙场“挺好的”,被土匪追杀死里逃生“挺好的”,丢了俘虏和赏金也“挺好的”。残酷的人生与乐观的面对,形成强烈对比,简简单单,却很有冲击力。这句“挺好的”是您设计的台词吗?

  成龙:我平时经常会说这句话,就被导演放到电影里去了。其实我的人生就是这样的,我在“小将”那个年纪的时候,我也什么都想要,到现在这个年纪,什么都可以捐出去。遇到什么状况,脚断了,胳膊脱臼了,摔伤了,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都可以再来过,都“挺好的”。

  解放周末:“挺好的”就是您的生活态度?

  成龙:对,要知足。现在很多城市里的人又想回到乡村去了。你们到我香港的家去看一看,后面有一块,地里种着茄子,种着玉米,种各种蔬菜。

  解放周末:您有亲手种过吗?

  成龙:我没种,我不懂,都是我爱人种的。现在想回归田园生活了,都是要经历过才懂得珍惜,珍惜各种各样的生活状态,珍惜各种各样的周遭环境。

  解放周末:现实生活中的5亩地,给了您颇多启示。

  成龙:我相信,人的内心都是向往平和、安详的生活的。我在《大兵小将》里反复讲“挺好的”,就是想传递一个信息,和平不仅仅在国、在家,更直接的是在每个人心里,人的内心和平了,这个世界才会真正和平。

  解放周末:季羡林先生说过一句话,他说,“有个问题我考虑很久,我们讲和谐,不仅要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和谐,还要人内心和谐。”

  成龙:就是这个意思,人的内心和谐,社会就会善良起来,违背良知的事情就会越来越少。

  解放周末:最后,替影迷们提个问题,您下一部即将投入拍摄的电影是《十二生肖》?这是您的第100部电影作品?

  成龙:是,这可能是我最后一部激烈的动作电影了,讲一个以偷盗文物为职业的“盗侠”,一开始只爱财如命,最后偷了两个兽首还回中国。我在6年前就想拍这部电影了。那个时候保利拍卖圆明园的一个兽首,我准备好了3000万美元想把它拍下来送给国家,可惜最后价格高到1亿美元,只好放弃。当时我很受刺激,回去3天就把剧本写出来了,去年又看到兽首拍卖的新闻,我的激情又来了,马上就启动拍这部电影的计划了。

文章来源: 解放日报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