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文 化>>文化沙龙字号:
京城"虎"字地名寻踪 "虎峪辉金"为"燕平八景"之一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2-18  发表评论>>

  编者按:虎年到了。虎,象征着威武与力量,象征着英勇与刚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重要的意义。在北京,分布着不少带“虎”字的地名。历史上,这些地方真的有过老虎吗?地名的真正来历究竟是什么?现在又是什么样子?本版特别约请一位属虎的年轻人、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侯晓晨,通过多次实地探访,为您带来京城“虎”字地名的传奇故事。今天请看第二部分:远郊区篇。

  ■ 延庆县下虎叫、上虎叫:传说因村子中常闻虎叫而得名

深山之中的白羊石虎村

  大家都知道,北京的东南是平原,野兽很少;西北部多山,更适宜老虎生存。因此,我选择了10个远郊区县中最靠西北的延庆县,开始了这次京郊“寻虎之旅”。从方志上查到,延庆有下虎叫、上虎叫两个村子。就在出发前一天,我的铁哥们、首师大环保志愿者白俊毅来电话,听我说要去延庆,他非常高兴:“咱俩一起去!”

  1月27日,我们9点钟从德胜门出发,换了两趟公交车,终于在12点到达了“上虎叫”车站。下车后,望着起伏的群山,我们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问了当地人才知道,虽然车站叫“上虎叫”,可离它最近的是周四沟,往北走五六里才是下虎叫,上虎叫还要更远。

  按照指给我们的方向,沿着小路向北走。两边都是大山,西侧是石头山,东侧是土山。我们从书包里掏出面包,站在山谷之中狼吞虎咽。午间阳光如金色粉末般撒在身上,伴着那微微的谷风,前方路上一片银白,放眼望去,数里内荒无人烟。为了壮胆,我们哼着《男儿当自强》,踏着那皑皑白雪,艰难前行。

  走了半个多小时,白俊毅一指前方:“快看!”只见山路转弯处,几间灰色的小房子上,炊烟袅袅。我们快步走进村子,很快就找到了村委会。

  村长安排负责治安的昝景贵接待我们。昝警官认真地检查了我们的证件,才接受采访。他介绍说,目前该村共有100多人,主要农作物为玉米、谷子(小米)和高粱,还种植苹果树和梨树。但是,他并不知道村名的来历,“这样吧!正好我要开车去上虎叫,带上你们,路上问问老人。”

  就这样,我俩坐上昝警官的车,向北驶去。路遇一位上了岁数的村民,昝警官停车和他打招呼,替我们向他请教。老人说,传说村子东边有个山洞,洞里常有猛虎出没,村里能听见虎叫。人们就把靠南的村子称为“下虎叫”,靠北的称为“上虎叫”。这一带早先没有住户,“下虎叫”形成之初,也只有贾、张、时等8户人家,多是从永宁镇的新华营村迁来的。

  谢过老人,昝警官开车向北,来到上虎叫村巡视,告诉村民过节要防火防盗。然后掉转车头:“给你们送到车站边上!”路上,他唱起了他为村民写的《幸福路》:“人生短暂,喜怒哀乐,自己推算。欲健康长寿,需心宽人憨无杂念……”伴着那快乐的歌声,我们离开了这个清秀的小山村。

  ■ 门头沟区白虎头村:传说曾养白虎,金丝小枣和古民居很有特色

白虎头村的白虎雕像

  去过了京西北的延庆县,我把目光投向了京西南的门头沟区。在方志上,我查到了白虎头、白羊石虎这两个地名。它们和老虎有什么关系吗?

  1月29日,我来到苹果园,坐上了929路。109国道在山谷间百转千回,冰封的永定河如一条玉带铺在路边。我在斋堂镇下车,转乘出租车,来到了白虎头村。

  村委会的宋福强村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他介绍说,白虎头村海拔457米,现有105户,200多人,有王、宋、郝三大姓,传说是从山西洪洞迁过来的。

  我查过资料,早在明朝的《宛署杂记》中就记载了“白虎头”,但是没查到村名的来历,只好请教宋村长。他讲起了一个传说:很久以前,本村有人养了一只白老虎,又有人养了一头牛。牛和白虎经常打架,互不相让。养牛人把牛犄角绑上尖刀,牛就用尖刀把白虎挑死了。这下养虎人不干了,他设下一计,扒下虎皮,蒙到碾子上面。牛从碾子旁边经过,看见虎皮,还以为是白虎,一头撞过去,倒地身亡。爱打架的牛和虎都死了,村子里又恢复了平静。后来,这个故事传开了,人们就把村子称为“白虎头”。

  我们又谈起白虎头的农业。村长拿起一颗枣,掰开后向两边拉开,枣子中间扯着细长的丝线,竟然有将近30厘米。“它的学名叫金丝小枣,是我村自己种的,用泉水灌溉,腐叶做肥料,每年10月收获。”我尝了一颗,真是甘甜酥脆。

  从地图上看,白虎头离著名的爨底下村非常近。爨底下有许多精美的古民居,白虎头有没有类似的建筑呢?经过村长安排,李耘大姐带我去看了王家小院。这里正房、倒座房、左右厢房俱全,古色古香,是一处保存完整的四合院。从风格上看,应是清代建筑。

  回到村委会,我稍事休息,准备去白羊石虎村。那里离白虎头50多里,不通公交车。在李大姐的帮助下,我租到了一辆面包车。出发前,村长又找来两箱金丝小枣:“收下吧!咱村的风俗,来客人就送枣。”我推辞了一番,无奈盛情难却,就捧着那沉甸甸的淳朴乡情上了车。

  车子发动了。我向窗外招手,告别了白虎头,告别了这里淳朴热情的人们……

  ■ 门头沟区白羊石虎:明朝为军事关隘,因大理岩像羊像虎而得名

  沿着山路,面包车一路向北。过了向阳口,开上小路,地上满是碎石,车子颠个不停。我在座位上,抓紧扶手。颠得脑袋可真疼。为打发时间,我一直在唱歌。最应景的,当然还是“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车子颠起的叮当噪声,融化在这歌声里,似乎也变成了美妙的音符。前面的司机师傅也笑了。就这样,一路颠簸,一路欢歌,半小时后终于到达了白羊石虎。

  这是门头沟区西北角的偏僻山村,海拔达到了930米。从地图上看,再往西走六七里路,就是河北省怀来县的麻黄峪村了。村子被大山环抱,那湛蓝的天幕,蓝得令人心醉,在它面前,一切形容词都是如此的苍白无力。一架喷气式飞机掠过,留下一缕白线,点染着那纯净的碧空。山巅白雪皑皑,好似一条又细又白的纱,披在山顶。半山腰,只见一位山民,好像云端漫步一样,悠然地在打柴。山脚下,散落着几栋小房子,那砖石砌成的围墙,仿佛在守卫着宁静的生活。

  仔细看一下,四周有一些白色大理岩。我查过方志,据说这些大理岩有的像奔羊、有的像猛虎,故而村子得名“白羊石虎”。这时,一位大伯从家里出来,两颊带着健康的“高原红”。我跑上前去,说明了来意。大伯笑了,冲远处喊道:“一会儿下来聊啊!”“好!”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我抬头一看,刚才凌云打柴的那位山民,背着一捆柴禾,从半山腰往下走。

  我和大伯攀谈起来。他叫高国林,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他介绍说,白羊石虎是个自然村,属于斋堂镇向阳口村委会。村子很小,最多的时候80多人,现在只有10户,15人,主要工作是看山,一个月有400元收入。“不过,村子的来历我可不知道,你们问问他吧!”他冲旁边一指,刚才那位打柴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我身边。这是一位戴眼镜的大伯,名叫高文歧。他告诉我,白羊石虎在明朝是军事关隘,后来才形成村落。高姓的先祖来自山西,先是搬到河北涿鹿的一个村,再搬到麻黄峪,最后才搬到这里,定居下来。

  辞别了二位大伯,我坐上面包车,离开了村子。回过头,从后窗看去,他俩缓缓地向远方走着,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那纯澈的蓝天中……

  ■ 怀柔区狼虎哨:紧邻白河,原名浪湖哨

象征着虎峪的门庭

  从门头沟区回来之后,我休整了一个周末,又前往怀柔区琉璃庙镇狼虎哨村探访。这次同行的是一位“公交迷”,来自北京工业大学的马明宇。

  我们8点钟就从市区出发,在怀柔城区换乘开往琉璃庙的公交车,沿111国道北行。雄伟的长城,犹如巨龙一般蜿蜒在山脉之上,气势磅礴。中午12点,到达了琉璃庙镇。我们到一家小商店买了点零食,掏出自带的面包,站在柜台前大嚼起来。卖东西的高阿姨马上搬来凳子,放在火炉边上,让我们坐下吃。没想到我俩能烤着火吃着饭,心里美滋滋的。

  因为要再等3个小时,才会有开往狼虎哨的公交车,我们决定打车前往。车驶入双狼路,一侧是高耸的大山,一侧是弯曲的白河。很快,我们来到了青山脚下的狼虎哨村。我查过方志,该村在清朝初年就已形成。据说,村民定居时,村旁的白河中有一高而湍急的“哗哨”,村子得名“浪湖哨”。伪满统治时期改为“老虎哨”,1949年定名为“狼虎哨”。显然,这里只是因为谐音才跟老虎扯上了关系。在村外转了一圈,我发现所有的房子都是新修的,还有现代化的太阳能设施。村东那段白河是干涸的,早就没有了什么急流哗哨。

  在村口写有“狼虎哨”的蓝色牌子上,我们看到了村子的详细信息:现有56户126口人,耕地和果园面积346亩,主要经济收入以种植、养殖业为主,种有板栗树、梨树、枣树。望着那寂静的山野,我想,到春暖花开的季节,这里一定会是一片山花烂漫的好景致。

  ■ 昌平区前白虎涧、后白虎涧:侏罗纪的火山沉积岩格外壮观

  探访了延庆、怀柔、门头沟几个区之后,我在昌平的方志上,又查到了前白虎涧、后白虎涧、龙虎台、虎峪等地名,顿时眼前一亮。

  2月2日,我起了个大早,倒了几趟车,步行穿过两个村落,终于来到了昌平区阳坊镇的前白虎涧村。我查过方志,村子形成于元代,明代设军屯,称为“白虎涧屯”,清代即称为“前白虎涧”。村子现有1000多人,孟、李、王、韩四大姓。村名叫白虎涧,附近有没有山涧呢?我找了半天,也请教了几位村民,仍然一无所获。

  我从村中穿过,一路向西,按照地图,那边有个“白虎涧自然风景区”。这段路人迹罕至,非常清静。山脉的阳坡上,星星点点覆盖着植被,远远望去,好似国画里的淡墨皴染,神韵毕现。青褐色的群山间,赫然隆起着赤色的山岩。这一带属于太行山脉,山体主要由中生代侏罗纪坚硬的火山沉积岩构成,东南坡大面积出露燕山期花岗岩的侵入体。又走了一段路,四面都已被大山环抱。一朵云彩潇洒地飘在空中,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洁白。“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我找了块干净的岩石坐下来,闭目养神,独享这份宁静。

  小憩片刻,我继续西进,一直走到景区大门,门口写着“北京后花园”五个字,背后仍是起伏的群山,奇峰千仞奇峰,怪石嶙峋。我查过资料,清康熙年间,曾将这一带的景观称为“神岭千峰”,列为“燕平八景”之一(“平”指昌平)。那群山之间,尖突峭立着的,便是“尖山嘴”,海拔684米,古称驻跸山。据说,金章宗曾到此游赏,在山石上刻有“驻跸”二字。可惜,由于时间紧张,我来不及游山玩水,就掉头向东,继续去探访后白虎涧。

  走了好几里路,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和前白虎涧相比,这里道路更宽敞,街容更整洁。村民告诉我,后白虎涧是个大村,有好几千人。村子的特产是京白梨,这种梨个儿大,皮薄,脆嫩甘甜。我在方志上看到过,后白虎涧属于山前暖带,看来这里的气候很适宜果树生长。

  从村子的东口走出,站在公路边上,回眸望去:近处,土地平旷,屋舍俨然;远方,群山起伏,层峦叠幛。人依恋着山,放飞自己的思绪,陶醉在这雄奇壮丽的美景中。

  ■ 昌平区龙虎台:传说曾有义虎、义龙,元明两代设有皇家行宫

  2月9日,我一早出发,换了两趟车,最后坐357路到达了“红泥沟”站。沿着公路往回走一点,北边就是南口镇龙虎台村了。

  村中有一条南北向的柏油路。往北看,明显是个大上坡。龙虎台,地势还真像个台子啊!路边有不少平房,墙壁都粉刷一新,干净整洁。根据我查的史料,龙虎台在元代建有行宫,皇帝在元大都与上都开平之间往来,经常半路住在这里。明成祖、明宣宗、明英宗也曾在此驻跸。到了清代,龙虎台衰落,遗址无存,成为村落。

  元末至顺四年(1333年),一位23岁的浙江青年来北京参加会试,其中一场是“命题作文”《龙虎台赋》。他并没有去过龙虎台,挥毫泼墨,却是天马行空,挥洒自如:“于赫龙虎之台,摩乾轧坤,魁群山而独尊……白虎敦圉而踞峙,苍龙蜿蜒而屈盘。状昂首以奋角,恍飙兴而云屯……上倚天倪,下镇地轴。太行为臂,沧海为腹。”最终,他考中进士,这篇作品也成为世人争相传诵的佳作。这位青年,正是大明开国功臣刘伯温,他为龙虎台留下了这段佳话。

  漫步在龙虎台村,很难把眼前普通的村舍,与皇家行宫联系到一起。在村口,我见到一位浓眉大眼的大叔和朋友道别,他目光炯炯,声若洪钟,举手投足,干净利落,颇有几分燕赵豪侠之风。我跑过去向他请教。大叔叫冯俊宽,他介绍说,龙虎台现在有几百人,有王、李、孟、刘、包等大姓。农业是玉米和麦子轮作,现在主要种玉米。还种有草莓,养了70多头奶牛。我告诉冯大叔,因为虎峪离龙虎台比较近,一会儿我想到那里探访,请他指路。“嗐!这不简单!”大叔笑了,“我正要往北走,可以陪你走一段儿。”就这样,我们边走边聊。

  “方志说龙虎台位于高台之上,北有虎峪山,西北临关沟,有虎踞龙盘之势,因此得名,”我问大叔,“您觉得这个说法靠谱吗?”“这我还真不知道,”大叔想了想,“要说龙虎台的来历,我只听过一个故事。”他告诉我,传说很久以前,村里有位老奶奶,她的三个儿子结婚后都很不孝顺,老人只能自己艰难度日。一天,老奶奶上山打柴,碰见一只脚被扎伤的老虎,抬起前爪向她“作揖”求救。老奶奶给这只老虎治好了伤,还把自己带的窝头分给它吃。

  老虎非常感激,此后经常给老奶奶叼来野兔、野鸡,她吃了以后,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老奶奶每次出门,老虎都准时跑过来,让老人骑着它上山。老奶奶年事已高,摇不动水井上的辘轳,只能用绳吊着一只桶,每次舀的水不多。老虎发现以后,跑过去对井底喊道:“龙大哥,以后您再看到这位老奶奶,就把水位升得高高的,让她能舀满一桶。”龙完全照办,解决了老人吃水的问题。老虎一直陪伴在老奶奶身旁,直到她90多岁无疾而终。为了纪念知恩必报的老虎和善良的龙,老百姓就把村子称为“龙虎台”。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到了一个三岔路口,冯大叔要向东走了。他告诉我,一直向前,中间拐一个小弯,再向北,就可以到虎峪。我和大叔道别,开始了新的寻访。

  ■ 昌平区虎峪:“虎峪辉金”为“燕平八景”之一

虎峪山景

  沿着乡间小路,我往北走了3公里左右,已经进入了南口镇虎峪村的地界。按照我查到的资料,早在辽代就已成村。当时村北有虎谷山,村子叫做“虎谷”。后来山名改为虎峪山,村子也改名“虎峪”。刚才冯大叔讲的传说当中,那只义虎正是从虎峪来到龙虎台的。

  我向前走,路西的地里,有两只黑白花的奶牛,还有一群绵羊,其中一只经常偎在奶牛身边,跟着它转来转去。一只小狗不知从哪儿跑来,兴致勃勃地和牛羊们打着招呼,在它们之间蹦来跳去。道边的大树下面,坐着一位放羊的老人,神态安详。我走过去,向他打听村子的情况。老人名叫秦孝志,是地地道道的虎峪人。他告诉我,村子现有1000多人,主要有阚、秦、张、李、王等姓氏,主要种植玉米,兼有一些养殖业。村内还保存着战国时期的古城,非常珍贵。

  在虎峪村转了一圈后,我继续向北,沿着水库边上的道路,来到了虎峪自然风景区。两侧的青山,如波涛般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的天边。虽然静止不动,却有万马奔腾之势,劈空而来,征服着脚下的每寸土地。面对这雄浑的画面,我只能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近处,一只小松鼠连蹦带跳往山上蹿,看来是我这个“不速之客”打搅了它!走了半小时,耳边传来哗哗的流水声。路非常滑,我小心地靠住岩壁,慢慢向前走。转过一个弯,只见一条小溪,在山间欢快地流淌。水是如此清澈,溪石历历可见。

  这里最著名的景观,非“虎峪辉金”莫属,和前文提到的“神岭千峰”同属“燕平八景”。明《隆兴昌平州志》记载:“(虎峪)下有土岗,名小金山……日午人过山下,衣面映如黄金色。”可惜,我去虎峪探访的这天,太阳一直被薄雾笼罩,没有放射出耀眼的日光,自然也见不到“虎峪辉金”的胜景。带着些许遗憾,我离开了虎峪的青山。

  坐在回城的公交车上,我把脑袋斜靠在车窗上,酣酣地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脑袋在窗子上磕了一下,我才醒过来。看看窗外,已经进了北四环。我掏出MP3,戴上耳机,放起了老歌《昨日重现》。两周以来的探访所见,那连绵的大山,崎岖的小路,那广阔的田野,平凡的村舍,还有那热情淳朴的乡民,仗义的朋友……这一切,如同放电影一般在眼前浮现。“寻虎之旅”就这样结束了,但我的步伐不能停止。因为,虎年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文章来源: 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