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6
NO.042
文化>>文化周末 字号:
马俪文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12-26  发表评论>>

11 月,马俪文著名的“烂尾”影片《桃花运》终于完工,在内地影院公映。该片耗时三年,葛优中途停拍,还闹出种种罢演传闻。马俪文的执导能力一再受到质疑。“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也是我喜欢的,我很满意!”

37 岁的马俪文,天津人,生于江西,在哈尔滨长大。从九十年代考入中戏导演系之后,她就一直在北京闯荡。9 岁,父母离婚,她靠单亲妈妈抚养长大,很早就开始跟着哈尔滨文工团到处跑动,性格里有东北人的豪爽。马俪文并没有优秀的家学底子,学东西都是来自草根闯世界的经历,没有读过多少大师作品,就看过几部鲁迅的书,喜欢村上春树的朴素文字,执导的大多数影片都是自己亲自写剧本。

马俪文的处女作《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曾拿下2002 年金鸡百花电影节最佳导演奖;2005 年的《我们俩》让84 的岁老太太金雅琴拿到了东京电影节影后;年初上映的首部商业电影《我叫刘跃进》节奏感粗砺,得到同名小说的作者刘震云的力推。

一旦放弃文艺的架子,染指商业片,马俪文的执导能力就一再受到质疑。葛优主演的《桃花运》开机后中途停拍,她驾驭剧组的能力被传言攻击;大多数冲着刘震云的招牌,走进电影院去看《我叫刘跃进》,笑过、乐过之后,忍不住嘀咕,“这片子乱糟糟,有点失控”;如今《桃花运》公映期间,争议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成了她的“桃花劫”。

今年11 月,《桃花运》终于完工,在内地影院公映。从停拍到现在,经历了3 年,主角葛优和这部影片一拍两散,还闹出种种罢演传闻,但是马俪文还是保留了葛优的戏份,并将整部影片做了全新的嫁接。此时,《桃花运》已经非彼时。“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也是我喜欢的,我很满意!” 无论有人提出多么尖锐的问题,马俪文都会像浑身竖着刺的刺猬,直接、简单、明确地把问题弹回来。她告诉记者:“我知道什么对我来说是最保险的、最容易的,可是我不想来这样。”

有些男人活得就像谜一样

“生活的本质就是这样,没有那么多高、大、全的人物,我们每个人谁没有经历过些:你爱的人、爱你的人……”马俪文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谈爱情,她本人也是大龄未婚青年。《桃花运》讲的是各个不同年龄阶段的大龄剩女对待感情的态度,5 个故事不规则地交叉在一起:30 岁的梅婷遇到了第一个海归男朋友,她一直挣扎在究竟应不应该同居的问题上;离婚的邬君梅带着孩子,被前夫骚扰,急于摆脱落魄现状却被骗子葛优乘虚而入;李小璐只想找金龟婿,为了接近富二代不惜一切手段;富家女小宋佳只想找一个不贪慕她钱财的灰小子;50 多岁的元秋离婚后,遇到了体贴的郭涛,哪怕受骗也心甘情愿……

有夸张的舞台表演风格,也有平实的生活,从喜剧角度来看,电影院里倒真有不少笑声。只是,在大多数出生80后的年轻观众看来,她的爱情观过于保守,甚至落伍、老套。还有记者表示,“不理解,把这样毫不相关的5 个故事穿插在一起,有什么意义?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结尾?”

《桃花运》的整个片长达115 分钟,对于一个普通商业片来说,太长;但是对于5 个故事的影片来说,讲什么故事都显得匆忙。据马俪文透露,原来素材有3 个多小时,片方看完样片直接说电影剪到95 分钟,否则影响发行。这句话,差点让马俪文哭出来。不过她现在留了个心眼,嘴上答应没问题,其实偷偷还是剪了115 分钟的版本,临近公映她才拖拖拉拉交出来:“来不及了,你看这个行不行?”

这些故事基本上都来自马俪文身边朋友的真实故事。她有很多女性朋友,都信任她,经常喝多了,就会大半夜打电话来,朝她哭诉情感问题。“我这个人很善良,经常是忍着瞌睡听人家讲电话。一般都是到天亮了,朋友说完了,安心睡下了,我自己却睡不着了。”马俪文说。这些女人的角色组合起来,暴露的大多是女性情感的弱点:她们虚荣、害怕孤单、软弱、单纯地相信感觉……虽然有人真的赢得了幸福,但是大多数人,都被生活折磨狼狈不堪。相比之下,马俪文镜头里的男人更像是苍白的骗子符号,甚至找不到他们选择这种生活方式的有力理由。

“有些男人,自己也不知道到底爱不爱这个女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一起,他就这样同时对付一堆女人,哪怕整天都累死了。究竟她们爱他什么,是要她们自己去体会。有些男人就是像谜一样活着……”这是马俪文的解释,显然也不够有说服力。她说自己有一个男性朋友,宣称泡妞从来没有失过手,他的秘籍就是“因为无赖而得到,因为自尊而失去”。她有些兴奋地说:“这句话说的太好了,非常精辟,我下次拍电影一定把它用上了”。

“真相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

质疑对于马俪文来说已经不是新鲜事。

早年,马俪文中戏毕业后在北京混剧组,干过场记,做过副导演。在当副导演的时候,因为人家说“不能胜任”,就被撵出了剧组。去年这个时候,她承认《我是刘跃进》不是部完美的电影,但会有人从电影里看到她的努力、才华。现在,和葛优彻底翻脸后,《桃花运》还保留着葛优的戏份,葛优也被当作新闻炒作点,被冯小刚鄙夷。马俪文回应得理直气壮:“这是宣传的事情,我也管不着。我也想过拿掉,但是老板不同意呀!投资方不同意,这是花了七百万,我能放弃嘛?能这样打水漂了吗?”她的另外一个理由是,要保留这段戏,让所有人看看,到底是不是她水平的问题。

有记者当面问她,《桃花运》的条理有些混乱。“混乱?我怎么看着很顺畅。故事也不复杂,5 个故事,其实就是一个故事。建议你再看一遍,应该没有问题。”马俪文硬梆梆地甩出一句。圈内人说,马俪文的性格就是过分强硬,导致很多人都认为她很难相处。演员段奕宏告诉记者,马俪文是个非常坚持自我的女导演,现在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争议的声音, “是因为大家喜欢《我们俩》,然后都带着粉丝的心态去看《桃花运》”。

抽过一根烟之后,马俪文整个人才松弛下来。她承认做导演其实40% 的精力是花在创作上,另外60% 看为人处事,与人打交道。“ 这两部分是分不开的,这都是导演工作的一部分,真的必须这么来,还是要学习吧,”她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然后幽幽地加上一句,“过去的事情不说了,真相你们永远不会知道,因为不能说,人都是在慢慢学习中变老的。”她指的是关于《桃花运》的游戏规则。

马俪文不觉得导演是个辛苦活。“我是1996 年中戏毕业的,都已经毕业12年了,也就拍了4 个电影,其实哪里累呀!其实一部电影真正的拍摄就是2 个多月,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做协调准备工作。”“我在工作上的确很坚持自己,只要是我想要的,我不考虑需要花费多大的代价”,马俪文说。电影里,有场戏是李晨和小宋佳定情,两人在有鸭子的湖面划船。第一次拍的时候,剧组只找来20 只鸭子,结果放到水里,全都跑散了,镜头里根本没出现几只。但是这个镜头不能省,制片方说,你如果拍完戏,能够剩下时间就能补拍,没有时间就不能拍。她接连赶戏还真剩下了时间,让片方买了300 多只鸭子、鹅、鸳鸯,一起放在水里,终于拍成了画面,在电影里也就几秒钟的戏份,但是她觉得值。

马俪文时不时会露出性情的一面。她说刘震云很可爱,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一个餐厅里。临走的时候,刘震云突然对马俪文说:“导演你知道吗,我脚后跟能踢到我的屁股。”然后,他就真的在众人面前踢了一下……“哈哈,我当时笑死了,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一个人!”马俪文捂着嘴,嘎嘎地笑了,说完这个段子之后,然后也顺便当众表演一下刘震云脚后跟是怎么踢屁股上的样子。

文章来源: 外滩画报 本期首页 >>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