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惜别大师季羡林>>纪念他字号:
如同野老话家常 聆听季羡林谈翻译、写作、和谐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7-11  发表评论>>

和谐:中华民族最新的贡献

温家宝总理去年在中国文联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同文学艺术家谈心时说了这一样一段话:

“这两年,季羡林先生因病住在三○一医院,我每年都去看他。他非常博学,每次谈起来,对我都有很大的教益。中国像他这样的大师,可谓人中麟凤,所以我非常尊重他。在今年的谈话中,他对我说,和谐社会除了讲社会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还应该讲人的自我和谐。我说,先生,您讲得对。人能够做到正确处理自我与社会的关系,正确对待荣誉、挫折和困难,这就是自我和谐。后来,我们俩谈话的大意,写进了十六届六中全会文件。”

在与先生的交谈中,我想起温总理曾说到先生关于和谐社会的高见,便向先生讨教。先生答道:“我们这个民族——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民族,什么原因呢?在过去几千年,我们发明创造,有精神的,也有物质的,都记录了世界。比如造纸,活字印刷。造纸可了不得,不造纸,不印刷,怎么把文化传承?现在呢,我觉得我们对世界的贡献就是‘和谐’这个观念,这是我们中华民族对世界人民最新的贡献。这不是一句空话,如果世界人民都接受我们中华民族的观念,那全世界人民的生活就会大大提高一步,所以我认为这个‘和谐’是中华民族最新的贡献,是非常了不起的。”先生娓娓道来,就像早有准备等待我们提问似的。

我被老人对国家的一片赤诚所深深感动:“是啊,先生在书里多处表达了这个观点。特别是人类与自然界要和谐相处的观点,多篇文章都谈到了,这该就是说人应与大自然交朋友,而不该征服它。这也是一个和谐,是人与自然的和谐。”

“对。我这是三个和谐:人人和谐,个人和谐,天人和谐。天人和谐就是人与大自然和谐,这个概念恩格斯早就讲过,他说我们无论如何不能陶醉于对大自然的胜利。因为每一次这样的胜利,大自然都对我们进行了报复。现在这些报复还在进行。什么意思呢?现在世界上气温升高,我认为就是大自然对我们的报复,你要征服我,排放二氧化碳,那我报复你,让气候变暖。现在气候变暖,人类还没感觉到,暖到一定程度,南极北极的冰山离开极地,向大洋里融化,那么海平面会增高五米。”

“那必将是天大的灾难啊。”我们答道。

“是啊,如果增加五米,南沙群岛就没了,那中国也要减少一部分。现在即使大自然正在惩罚我们,我们还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不知道,不知不晓,浑浑噩噩的。有人也提到这个问题,气候变暖的问题,只有马克思主义的大师像恩格斯才能跟这个联系。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这么多年,没有人提出来。人类应该同大自然和睦相处,然后两利。你要征服它,不是两利,是两害。其实自然辩证法,现在仍可以看。”

“您说的人人和谐、个人和谐该怎么理解呢?”

“个人和谐就是人的自我和谐。如果人承认良知良能就好办了。为什么呢?违反良知良能的,就受到报复,就不和谐;随着良知良能去做,就和谐,大自然就没有报复。个人这一点过去没听人讲过,就是个人和谐这种表现。天人和谐,就是大自然同人的和谐好讲,人人和谐就是社会,就是我和你,他和他……”

接着先生向给小学生上课一样,深入浅出地为我们讲解起出自《孟子•尽心上》的“良知良能”:“至于个人和谐是这样的,良知良能。人一生下来,就有这个“知”,有这个“能”。所以顺着良知良能去做,心性自然和谐,你违背良知良能,就不和谐,这是对个人来讲。你要不承认良知良能怎么办?也好办。就是一个人从一降生就开始接受外界的刺激,到十几岁懂事了,他也知道哪是是、哪是非。到一定年龄他会知道良知良能,每个人都有这个能力。每个人到了一定年龄,都会知道什么是好坏,知道以后更好办了,坏的就不干,好的就干,每个人都这样的话,那世界就和谐了。”

先生最后说,“这样,天人和谐,人人和谐,个人和谐三个层次就全了。”

听先生的一番教诲,我们对和谐社会的理论又有了进一步认识。

“良知良能这个事情,有的中国学者也不承认。如同性恶性善说一样,争论至今也没有定论。”先生又补充道。

记得温总理在与季先生探讨“和谐”时曾说:“《管子兵法》上说:‘和合故能谐’,就是说,有了和睦、团结,行动就能协调,进而就能达到步调一致。协调和一致都实现了,便无往而不胜。人内心和谐,就是主观与客观、个人与集体、个人与社会、个人与国家都要和谐。个人要能够正确对待困难、挫折、荣誉。”因此,先生和总理对“和谐”的解读,真可谓“不谋而合”吧!

不知不觉,我们与先生的交谈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小时,这次又违背了事先对先生的助手杨锐女士“拜访不超过半个小时”的承诺。怀着歉疚和祝福,也带着收获和崇敬,我们依依不舍地同先生告辞。

走出这间溢满智慧的病房前,我们仍不忘先生的承诺——《病榻杂记》续篇。先生的笑依然谦和:“这一本书,我看一年两年还不行。”望着笔耕一生的先生,我记起他在《八十述怀》一文中所言:“我眼前还闪动着道路前方野百合花和野蔷薇的影子。” (郭晓勇 文/摄 2007年1月3日)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老北
   上一页   1   2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相关新闻
-《季羡林自传》 个人奋斗与时代变迁
-季羡林医院生活:这里很温暖我要活到150岁
-季羡林曾深情谈祖国:即使烧成灰,我也是爱国
-季羡林谈古籍的整理与出版
-季羡林经典语录
-季羡林:文化软实力是民族的生命力(图)
-季羡林妙解人文奥运:就是两句话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