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惜别大师季羡林>>纪念他字号:
季羡林不接受大师泰斗等称号 自称“土包子”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7-11  发表评论>>

中新网7月11日电 季羡林,字希逋,又字齐奘。著名的古文字学家、历史学家、东方学家、思想家、翻译家、佛学家、作家。他精通12国语言。曾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所所长,堪称是一代国学大师。不过,对于加在自己头上的“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这三项桂冠,季羡林却主动请辞。

季羡林先生备受关注的《病榻杂记》2006年年底公开发行。在书中,季羡林先生用通达的文字,第一次廓清了他是如何看待这些年外界“加”在自己头上的“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这三项桂冠的,他表示:“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

一辞“国学大师”

“环顾左右,朋友中国学基础胜于自己者,大有人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竟独占‘国学大师’的尊号,岂不折煞老身!”

现在在某些比较正式的文件中,在我头顶上也出现“国学大师”这一灿烂辉煌的光环。这并非无中生有,其中有一段历史渊源。

约摸十几二十年前,中国的改革开放大见成效,经济飞速发展。文化建设方面也相应地活跃起来。有一次在还没有改建的北京大学大讲堂里开了一个什么会,专门向同学们谈国学。当时主席台上共坐着五位教授,每个人都讲上一通。我是被排在第一位的,说了些什么话,现在已忘得干干净净。一位资深记者是北大校友,在报上写了一篇长文《国学热悄悄在燕园兴起》。从此以后,其中四位教授,包括我在内,就被称为“国学大师”。他们三位的国学基础都比我强得多。他们对这一顶桂冠的想法如何,我不清楚。我自己被戴上了这一顶桂冠,却是浑身起鸡皮疙瘩。

说到国学基础,我从小学起就读经书、古文、诗词。对一些重要的经典著作有所涉猎。但是我对哪一部古典,哪一个作家都没有下过死功夫,因为我从来没想成为一个国学家。后来专治其他的学术,浸淫其中,乐不可支。除了尚能背诵几百首诗词和几十篇古文外;除了尚能在最大的宏观上谈一些与国学有关的自谓是大而有当的问题比如天人合一外,自己的国学知识并没有增加。环顾左右,朋友中国学基础胜于自己者,大有人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竟独占“国学大师”的尊号,岂不折煞老身(借用京剧女角词)!我连“国学小师”都不够,遑论“大师”!

为此,我在这里昭告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国学大师”的桂冠摘下来。

二辞“学界泰斗”

“这样的人,滔滔者天下皆是也。但是,现在却偏偏把我‘打’成泰斗。我这个泰斗又从哪里讲起呢?”

这要分两层来讲:一个是教育界,一个是人文社会科学界。

先要弄清楚什么叫“泰斗”。泰者,泰山也;斗者,北斗也。两者都被认为是至高无上的东西。

光谈教育界。我一生做教书匠,爬格子。在国外教书10年,在国内57年。人们常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特别是在过去几十年中,天天运动,花样翻新,总的目的就是让你不得安闲,神经时时刻刻都处在万分紧张的情况中。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一直担任行政工作,想要做出什么成绩,岂不戛戛乎难矣哉!我这个“泰斗”从哪里讲起呢?

在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中,说我做出了极大的成绩,那不是事实。说我一点成绩都没有,那也不符合实际情况。这样的人,滔滔者天下皆是也。但是,现在却偏偏把我“打”成泰斗。我这个泰斗又从哪里讲起呢?

为此,我在这里昭告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学界(术)泰斗”的桂冠摘下来。

三辞“国宝”

“是不是因为中国只有一个季羡林,所以他就成为‘宝’。但是,中国的赵一钱二孙三李四等等,等等,也都只有一个,难道中国能有13亿‘国宝’吗?”

在中国,一提到“国宝”,人们一定会立刻想到人见人爱憨态可掬的大熊猫。这种动物数量极少,而且只有中国有,称之为“国宝”,它是当之无愧的。可是,大约在八九十来年前,在一次会议上,北京市的一位领导突然称我为“国宝”,我极为惊愕。到了今天,我所到之处,“国宝”之声洋洋乎盈耳矣。我实在是大惑不解。当然,“国宝”这一顶桂冠并没有为我一人所垄断。其他几位书画名家也有此称号。

我浮想联翩,想探寻一下起名的来源。是不是因为中国只有一个季羡林,所以他就成为“宝”。但是,中国的赵一钱二孙三李四等等,等等,也都只有一个,难道中国能有13亿“国宝”吗?

这种事情,痴想无益,也完全没有必要。我来一个急刹车。

为此,我在这里昭告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国宝”的桂冠摘下来。1

媒体赞季老:虚怀若谷 对虚荣社会无声抗议

香港大公报文章指出,每每说到季羡林老先生,国人无不敬重有加,这不仅因为他渊博的知识,他不但精通几十种外文,对一些已经面临绝迹的文字也颇有研究,尤其对中世纪的印欧语言的研究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同时,他平实的为人更是令人称道。近几天中央电视台播放的“2006感动中国”的节目中,有一组对季老先生的采访镜头令人难忘。有一个掏粪工是一个业余画家,他出了自己的画集之后想请名家作序,找了几个颇有点名气的人作序时,人家都以种种理由予以回绝。而我们的季老先生却没有嫌弃这位掏粪工,慷慨应允作序。一滴水可以见太阳,从这件小事中人们可以领略季老先生的人生风范。

文章指出,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这些含金量极高令人羡慕的字眼,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而在季老那里却十分地看轻。可以说,季老先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给那些追捧虚荣的人上了很好的一课。三项诱人的桂冠就这样被我们的季老先生“轻易”地自己给自己摘去了,这在很多人看来是多么地不可思议!要知道,那是很多人终身奋斗的目标啊!这也充分反映了季老先生“视功名如过眼烟云”的坦荡胸怀。

季羡林的“请辞”大有深意,这样的“请辞”是对贪慕虚荣社会的一种无声的抗议!给我们的每个社会中人上了很好的一课。论才学也好,论人品也好,季老都当之无愧,可他老人家却并没有如此地“看重”自己,而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百姓,这样的胸怀正是我们这个社会所缺少的一种精神资源。面对物欲横流的社会,很多人开始丧失自己的道德操守,在学术界更是上演了一幕幕肮脏的“闹剧”,为了获得高级职称,不惜造假,为了显示学术成果,不惜剽窃别人的论文,所有这些都严重地败坏着学界风气。不但如此,在其它领域,贪慕虚荣,崇尚奢华的风气日甚一日,如果我们的社会被这样一种虚假的气氛所笼罩,国家未来的前途令人堪忧。

社会文明和进步的重要标志是崇尚实干,而不是欺上瞒下,欺世盗名。这方面,季老先生给国人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愿世人能从季老先生的“请辞”中得到教益。

香港文汇报就此还采访了季羡林先生。

记 者:现在社会上和学术界对您有些微词。

季羡林:有微词好。

记 者:您为什么要摘掉自己头上的光环?像是“国宝”、“泰斗”、“大师”这些称号?

季羡林:我觉得自己不够格,所以想摘掉。

记 者:您觉得谁够格?

季羡林:有很多。(迟疑了一下)鲁迅是一个。在那个时代,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

记 者:您对这个民族做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

季羡林:我在国外多年,回来后做了一点事,给我的荣誉太高太多,我担受不起。我的人生轨迹是直线向上的,很简单。

季羡林:自称“土包子” 不沾染一点洋味

初次和季羡林接触的人,从他身着的中山装往往会得出他又像一个农民的印象。季羡林自己也曾多次说过,他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是一个“土包子”。

学术大师与农民两种印象综合在一起,构成了“谜”一样的季羡林。

是什么力量,使一个农民的儿子取得丰硕的学术成果,成为名闻遐迩、卓尔不群的国学大师?又是什么力量,使一个留学德国十载的学者,没沾染上一点洋味而终生保持着一种朴厚的农民气质?有人说岁月把季羡林塑造成北京大学的“元老”和“活字典”,塑造成高等院校内硕果仅存的文科大儒,但他的成功并不是简单的岁月积累的结果,而是他一生勤奋的结果,还有他那爱国主义情怀激发的结果。他在《留德十年》一书中深情地写道:“我一生有两个母亲:一个是生我的那个母亲;一个是我伟大的祖国母亲。我对这两个母亲怀着同样崇高的敬意和同样真挚的爱慕。”爱国情怀使他家事、校事、国事事事萦心,爱国情怀使他中学、东学、西学学学贯通。成为著名学者是来自于这一情怀的激发,终生保持农民气象也是来自于这一情怀的激发。

季羡林说自己的一生“没有大激荡,没有大震动,是一个平凡人的平凡的经历”。他认为自己的生活,包括治学经验,都是卑之无甚高论的,比较有点价值的也许是一些近乎怪话的意见。但我们看季羡林的经历,视点截然不同。他丰富的人生,是平淡中有传奇,严肃中有幽默,是一个“非凡人”的“非凡经历”。他的一生,历清朝、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不同的历史时代,正好是20世纪的一个缩影。它给我们展现的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本来命中注定要当农民的,然而靠社会的造就,靠自己始终如一的艰苦奋斗,最后成长为一个国内外著名的学术大师的艰难历程。成才后的季羡林不谋名利,用自己的所学报效祖国、报效人民。他一生重精神轻物质,具有典型的东方文化的丰富内涵。

季羡林的历程给人们一个启示: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完全可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季羡林把自己最重要的经验压缩成两个字,就是“勤奋”。他经常给自己的学生讲鲁迅讲过的一个笑话,一个江湖郎中在市集上大声吆喝,叫卖治臭虫的妙方。有人出钱买了这个郎中的一个纸卷,它是层层用纸严密裹住的,打开一看,里面写着的妙方只有两个字———“勤捉”。你说它不对吗?不是,它是完全对的,但是说了等于不说。治学靠勤奋,也是人人皆知的道理,人们都知道,灵感这东西不能说没有,但是,它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勤奋出灵感。季羡林的历程,无一不在证明着这样一个真理。

季羡林的历程还给人们另外一个启示:一个成了名的人,只有不图私利,勤勤恳恳地为民族、为社会、为国家尽职尽责,不图回报,才能名垂青史;两眼只盯着钱,争名于朝,逐利于市,即使腰缠万贯,也只能是一只空躯壳。所以,一个人要把精神世界的超升作为一生永不松懈的奋斗目标。

季羡林的历程,将会让人们真切地发现,它浓缩的是百年人生,再现的是泰斗风范。(综合人民日报、解放军报、香港文汇报、大公报等媒体报道)

文章来源: 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 老北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