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惜别大师季羡林>>纪念他字号:
季羡林第一代弟子张保胜追忆老师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7-14  发表评论>>

央视《新闻会客厅》7月13日播出《追忆季羡林——专访北京大学教授、季羡林第一代弟子张保胜》,以下为节目实录:

张羽:下面我们将请进季羡林老先生的第一代弟子、北京大学教授张保胜来聊一聊季老。

短片:我国著名学者、国学大师、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季羡林先生于2009年7月11日上午8时50分在北京301医院辞世,享年98岁。

季羡林先生1911年8月生于山东省临清市康庄镇,1930年考入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之后到德国潜心学习“印度学”十年,归国后,他长期在北京大学任教。

季羡林先生精通12国语言,在语言学、历史学、佛教学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是佛教梵文,中印古文化关系史和印度佛教史等研究领域的开辟者,是中国东方学研究的一代宗师,至今无人可望其项背。

1946年,季羡林回国后受聘为北大副教授,仅一个星期后,他就被当时的文学院院长汤用彤破格提拔为正教授,兼文学院东方语言文学系系主任和文科研究所的导师。一个星期副转正,这个纪录在北大至今没有被打破。

季羡林先生的人生曾历经艰辛,为人却乐观、豁达,淡泊名利。他说自己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丢掉过自己的良知。在进行学术研究之余,季羡林先生还写下了多部散文著作,深受国人的喜爱。他曾在书里廓清外界“加”在自己头上的“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这三项桂冠,他表示:“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

我国著名学者、国学大师、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季羡林先生于2009年7月11日上午8时50分在北京301医院辞世,享年98岁。

季羡林1911年8月生于山东省临清市康庄镇,1930年考入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1935到德国潜心学习印度学,1946年回国。

他精通12国语言,在语言学、历史学、佛教学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是享誉世界的国学大师。

他的多部文学著作也深受国人喜爱,他在书中透露出的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以及一位知识分子的良知,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张羽:其实所有的北大学生都应该知道季老,我上学的时候刚入学的时候,专门入校的新生会到魏明湖边等季老早上溜弯,看季老走过来之后,大家停下来,等着季老小走或者慢跑过去,看着背影再走,都是这样的。

张保胜:是,这确实是受人敬仰的一位长者,一位导师。

张羽:给我印象特别深一个细节是在1992年当时我毕业,从北大毕业,我是代表本科生毕业讲话,季老是代表教职员工,对要走出校门的青年学子的一个嘱托,老先生走到台前的时候,首先笔直的90度,给所有的学生鞠了一躬,当时满场掌声雷动,到这样一个身份的人,还保持这种谦虚谨慎,让学生非常感动。

张保胜:他一直是这样,不管任何人去了,到他家里,他都要站起来跟你握手,迎接你,走的时候必定把你送出门外,这是他的习惯。不管是什么人,学生也是如此。这是一贯的他的作风,对人非常平易、和蔼可亲,对学生来说确实自己是师长,像父母一样,就像慈父般的师长。在学术方面是一个严师,对我们搞研究是一个严师,是这样的,一直如此。

张羽:您是季老唯一带过的一届本科生是吧?

张保胜:不能说唯一的,我们班我跟你说,我们班当时进来20个人,1960年,这是解放后第一批,也是他教本科生教的就这一期,后来就没有再上课,就这么一批,20个人,结果有三个学生开学以后转系了,剩了17个人,就是毕业了17个。

张羽:那时候您看过他的工作状态吗?

张保胜:工作状态,那时候他就是在家里边,上班之前,四点起床,在文化大革命也是如此,四点钟起床,他就是在四点钟到七点钟,三个小时,他这一天时间把这三个小时抓住了,他就觉得还做了很多工作,他说时间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都是个常数,时间稍纵即逝,你如果抓不准,就流逝过去了,所以他就每天如此,几十年如一日,这个不容易。

张羽:他怎么嘱咐学生呢?

张保胜:嘱咐学生也这样,就是对你们来的,不容易,当时是一个大学生国家要12个农民养活一个大学生,你们来之不易,必须好好学习,这是党和国家人民对你的期望,这是常讲的,对我们都是这样教导,说是让我们认真学习,他自己是我们的表率,确实,天不亮他的灯就亮了,几十年如一日。

张羽:其实不光是您这样的嫡传弟子,我上大学的时候当时有很多学生,期望能去拜访一下季老,有时候就是不速之客,但是季老很客气地接待,然后给你沏茶,跟你聊天,能做到这点太不容易了。

张保胜:是,每年他们家里,老祖做自己的拿手好菜,给它起个名字叫做山东醋卤酱菜,这个菜有五花肉,有海带,有萝卜,等等,这个菜放在一起炖,用什么炖?用醋一起炖,炖了以后,他拿饭盒,两大饭盒给我扣在一起,叫我带回家吃,每年如此,非常关心,有什么好吃的他给你留着,非常亲切,这么个老人,非常亲切,确实给我感觉就像慈父一般,是师长,又是慈父,这样的感觉。

张羽:您刚才讲到在生活当中季老就像慈父,但是治学的时候就像是严师。

张保胜:严师,我给你举举例子,我当副教授的时候,季先生命令我,我都说师命,师命不可违抗,他让我给研究生出考题,出两份考卷,一个是印度史,一个是印度佛教史,两个考卷,我出了以后,我也觉得还是满意的,就送给先生过目,看看能不能批准,他看了,翻了翻,翻了两遍,看了,我说季先生您看,哪儿需要修改,你给我指导一下,我去修改。他不吭声,过了片刻,你拿回去重做,不用修改了,这个考卷没过关就是,你重做,我说好,自己乖乖去重做。

文章来源: CCTV《新闻会客厅》 责任编辑: 悠悠
1   2   3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