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惜别大师季羡林>>纪念他字号:
季羡林第一代弟子张保胜追忆老师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7-14  发表评论>>

张羽:您没有问问先生说,先生,哪儿不合格。

张保胜:我问他了,他不说,我说你看哪儿不合格,我修改,他说不用修改了,你重做。他很不客气,平常你看非常客气吧,对我非常客气,到这时候,你重改,不用修改了,就是说没有修改的余地,重做,非常严格。我只能去重做,做了一份,最后他通过了,没问题了。实际上他在德国学习就是这样,他跟我们讲,他在做毕业论文,在德国做毕业论文的时候,这个论文当然很好,这是世界上,到现在应该还是世界的名著了,他的老师也很惊讶,对这个事情,他觉得挺得意,得意之余,就想在前面写几句话,写一个提要之类的或者前言,写一些感受,写一些什么,表达自己的心情,就拿上去了,感到很得意之作了,老师一看,看了以后,对季先生说了,拿支笔来,前边划一个括号,该在前言,后边划一个括号,全删除,都不要了,这是他给讲的故事。

张羽:季先生讲自己的故事来教导你们?

张保胜:严谨,他的治学就是说写文章不要半句空话,写文章要有新意,没有新意就不要动笔,一直教导。再一个论证、论据要采取竭泽而渔的精神,把世界上所有有关的资料你应该收集全,读完了以后才去引证,再去下笔,否则只要有一篇你没读到,他说他自己有一篇没读到,他说我就不敢去下结论,下笔写,他必须去找到,他这样教导我们,所以非常严谨,一丝不苟,作学问没有含糊的余地。

张羽:其实近二十年来,季先生可以说是享有大名,很多人可能没有读过他的书,或者不了解他所研究的学问,但是很少有人不知道季先生的,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季先生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要辞去国学大师,辞去国宝,辞去学界泰斗这三个称号。

张保胜:对,这个我也知道。外界网上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后来不知道季先生听说没有,他在301医院实际上有与世界有点半隔绝,这些事情他不会知道,但是他就感觉名声太多了,对他也是个压力,他就把它放弃,他跟我也说了,摘掉三个帽子。

张羽:他跟你沟通过这个事情?

张保胜:沟通了,我经常去看他,看他就说,我也问他这个事儿,他说他不能用这个帽子,他说国学大师的帽子,说实在的,他说我对国学没什么研究,我就背过几百首诗,对这个有涉猎,但是不能称为大师,他说我不够格。前几天看新闻还看到,他我说连国学小师都不够,当然这是谦辞了,但说明他很谦虚,什么泰斗、什么国宝一概不要,他意思就是说,要实际的,要求实际的,我做出的东西,对人们有益就可以了,不一定给我加什么头衔,这个东西拿出去了,作品拿出去了,人们受益了不是很好吗,不需要什么头衔,他是淡薄名利,应该说是淡薄名利,这一点我印象也很深刻。你说因为泰斗、学术权威、国师,这些都没有个定义,你说什么叫国师?什么叫做泰斗?不像提个什么教授,提个什么衔,是个指标,这个没有指标,只是人们对他的尊称,这个可也可无,你不能说有了就是错误的,我有主张,你说他是国师,对不对?我觉得未尝不可,他为什么不是呢?再拿出一个来跟他相比,也未必就比他高,当然有的方面比他高,他们研究过,这是很可能的,可以的。他搞比较语言学也好,国学文学也好,民间文学,他都是主编,找到他,敢承担,他有这个水平,你不能说别人就没有这个能力,有,你不能说他就不是,是与不是都没有一个严格的标准,都没有一个标准。你说划几分,没有一个等级,都是人们的尊称,这个事情我看,这个是次要的,季先生淡薄名利,把这个头衔抛开,这也未尝不可,说明他的一种风格,一种人品,一种品质,这是我们要发扬和学习的,就是教育我们不要为了一个名称,一个虚名,去评,现在这个学界的浮躁之风我觉得还是很盛的,为了这个名,有的不争气的学者不惜去抄袭,这个现在报纸上经常透露报端,这个是很不好的,所以从这一点,季先生对我们是很大的教育。

张羽:听说季先生走的消息之后,你当时。

张保胜:是,因为季先生毕竟我们48年了,48年交往,朝夕相处,并且有这么深的私人的感情在内,所以这是没想到的,但是虽然说这个是意料之中的,但是又在意料之外。意料之中就是他在301医院,不能站立了,身体是这样的,不能离开医院了,这个事情这是自然规律,但是突然在这个时间辞世,这是没想到的,因为前一阶段我去看过他两次,还给他送饭做饭,后来还有的学生让我给他搭桥,叫他们去访问先生,我也给他们说了,也去了,我就叫三个学生,我说一个,你给他做点饺子,一个,你给他熬点肉末粥,一个你给他买个小西瓜,为什么说买小西瓜呢?我说不要买别的水果,别的水果吃了怕过敏,他是过敏体质,不好,他喜欢吃西瓜,买小一点的,大了吃不了,这三个学生也去看他,也照我说的做了,送去了。都没想到,过了几天,没几天,突然,11号早上九点之后,可能到十点之间,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告诉你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季先生辞世了。当时非常悲痛,真像一声霹雷,我的天空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光亮,前边一片暗淡,失去了精神支柱了,好像不知道方向了,确实有这样的感觉,感到心痛如焚这个词有两个体会,一个是我母亲过世以后,这个心痛我才知道什么叫心痛如焚,这次又一次知道心痛如焚,这个字如焚是不是恰当,我感到也不恰当,但是没有一个词来表示这个心情,确实是这样。

张羽:不过,张老师,季老享年近百,而且走得很安详,这也是修来的了。

张保胜:这倒是,走得没有什么痛苦,这倒是,他的座右铭也是我们所学习的,就是陶渊明一首诗的最后四句,纵浪大化中,不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这四句,就是说走不走都没关系,是走还是不走,该走了我就走,不要多考虑,没有必要去考虑它,他就这么坦然,对人生也就这么淡薄,该我做的事情我做了,也无愧于心,现在该走了,那是自然法则,也是不可避免的,走就走了,他很坦然。他在写这个《八十抒怀》,写老年方面的文章经常提到,有的人对死亡很恐惧,他经常用这个话,就是无复独多虑,他实践了自己的座右铭的,也算是诺言吧,我看他真是我们的一个榜样。他觉得在世界上文学大师活到90岁都是凤毛麟角,85岁的也都是很少的,像孔子是73岁,孟子是84岁,他现在是98岁了,他觉得这是自然的,他很坦然。季先生这个精神,我们的开始,我们接触他一直到现在,每每都是给我们的教育,对我们的教导,这是终生难忘的,我们还必须沿着他指引的方向去做研究,去做人,去做事。

张羽:季先生留给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呢?

张保胜:一个是做人,要做人,淡薄名利,多考虑别人,少考虑自己,季先生不是说吗,是个好人坏人,就是看你利人利己这个分界线,利人多,利己少,就是好人,利己多,利人少,那就是,说不好听就是坏人了,如果完全利己,那就是最坏的人,他是这样的。做人就是,怎么去做人,首先要学会做人,这一点我们觉得,给我们留下的一个遗产要继承的。第二个是学术,要认认真真地去学,一丝不苟地去学,抓紧时间去学,这个是他对我们的教导,时间是常数,稍纵即逝,不抓紧它,就从你指缝里流走了,搞学问就是这样,要抓紧时间。再一个就是要认真,不能够大而化之,下结论,先有证据,竭泽而渔,把你的材料都收集来,然后看过之后,经过比较研究,你才去判定是正确还是错误的。这对我们做学问的是一个很大的指导,很重要的指导。

张羽:张老师也请您节哀,保重身体,我们也祝季先生一路走好。

张保胜:谢谢你。

文章来源: CCTV《新闻会客厅》 责任编辑: 悠悠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