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文 化字号:
陈冯富珍:最经典的中国式爱情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8-18  发表评论>>

陈冯富珍与先生恩爱情长

  陈冯富珍,这个世界卫生组织的女当家人,第一个在国际组织里担当领袖的中国人,提起她,你会想到什么?果敢干练,谦虚低调,还是“铁娘子”?其实在她坚强的外表下,也有着如此柔软的爱情。

  青梅竹马:“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长干行》

  在有些低沉的中国式爱情里,青梅竹马是最亮丽的一抹色彩。陈冯富珍的爱情就从青梅竹马开始。他叫陈志雄,她叫冯富珍。一个少年郎,一个豆蔻女,他们相识了。一个学理科,整日与数字药剂打交道;一个学文科,成天泡在文字堆里。

  或许是差异越大,吸引力就越大,两人从相识到相恋,越走越近。虽然上个世纪60年代的香港还很保守,但无法阻止他们偷偷约会。

  他们常到香港年轻人爱去的维多利亚港溜达。有一次陈志雄问冯富珍,为什么在广东话里,会把谈恋爱叫做拍拖呢?作为文科生的冯富珍自然教导一番,她指着海面上来来往往的轮船说:“你要知道啊,‘拍拖’不是外来语来的,它源自粤语方言。大约清朝末期,在广东内河航行的客船都由一艘形体较小的蒸汽火轮船用绳索拖着航行,两船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这种航行方式就是‘拖渡’了。当客船行到下游的珠江三角洲时,河道变窄,小火轮便要靠在客船旁边并列拖着客船航行。粤语中将靠在一起称之为‘拍’,于是便将大小两船相靠并行称为‘拍拖’。后来男女在街上相伴而行,人们便嘲笑他们‘拍拖’。”

  陈志雄接着问:“那我们现在算不算拍拖呢?”冯富珍听言,满脸绯红,扶了扶眼镜,没有回答。后来,他考上了医学院,她考上了教育学院,一个未来的医生,一个未来的老师,天作之合。

  比翼双飞:“南方有比翼鸟焉,不比不飞,其名谓之鹣鹣。”——《尔雅·释地》

  陈冯富珍笑说自己当上医生,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有句流行歌词,“如若宠爱我,请不要改变我”,这位世卫总干事的爱情故事,听起来完美得让所有人羡慕,却源于她自己的“让步”。

  陈冯富珍念的是文科,上的是教育学院,1969年,当陈志雄决定离开香港去加拿大读书时,她已经在香港当了一年的老师。冯富珍担心距离的远隔会终结他们之间的爱情,但就此辞掉教师这份自己梦寐以求的职业,她会很不甘心;而如果要她放弃这份感情,她又不愿意。年轻的冯富珍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艰难抉择。

  母亲告诉她,自己选择应该“追随自己的心意”。是啊,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心更真实的了。冯富珍认真地问自己的心,是否愿意为了这份爱情,放弃些什么?思索良久,她决定——到加拿大去。

  到了加拿大,丈夫念理科,她念文科,后来丈夫又念医科,她想:“念医科可能没什么时间陪我,不如我陪你读医科。”这个决定,改变了陈冯富珍的人生轨迹,从此,她开始了自己30年从医、从政生涯。

  有趣的是,当冯富珍满怀信心地参加西安大略大学医学院面试时,主持面试的医学院主任却告诉她:“你也许更应该成为一名家庭女性,而不是一名医生。”

  爱情的力量是巨大的。最终,这对热恋中的情侣一起考进了西安大略大学医学院,并在入学之前喜结连理,冯富珍从此便更名为陈冯富珍。

  丈夫陈志雄每天晚上成了她的最佳辅导老师,条分缕析,循循善诱,每逢难点、重点,更是娓娓道来,不厌其详,而她也往往豁然开朗,触类旁通。一年下来,她的理科成绩竟令人刮目相看。

  几经寒来暑往,在校园里,这对恩爱的小夫妻总是相携相伴,联袂苦读,让同窗学友很是艳羡。

文章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责任编辑: 老北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