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 化>>中国文房四宝>>笔墨纸砚的故事字号:
墨湖塘的传说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08-16  发表评论>>

在南阳山麓青潭凹口,有一个墨盘形小湖塘,塘水长年黑如墨汁,人们世世代代称它为“墨湖塘”。塘边树荫下有一古庙,庙门凿有“谢娘娘”三个字。这里流传着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

三百多年前,这里是一片深山老林,半山腰上住着一户人家,仅兄妹两人。哥哥叫山哥,十八岁,高大力壮,勤劳善良,妹妹叫山姑,十六岁,已长成大姑娘,美丽活泼。因父母早年去世,兄妹俩相依为命,打柴度生。

一日,山哥兄妹俩人,打了柴正准备回家,突然听见“救命啊!救命……”的声音传来。兄妹吃了一惊,定定神,只见山哥“叭”地甩下柴担,双手拨开荆棘猛挤过去,沿声寻找。到潭穴旁,不闻声息。忽然潭水中象有东西晃动,定睛一看,两只手在乱举乱抓。山哥“扑通”一声跳进潭中,拉住手救了上来。哇!是个大姑娘,摸她鼻孔还有气,山哥急着要抱回家灌姜汤,—不小心,摔了一跤。他扑在大姑娘身上,只听姑娘“咦——”了一声。山哥好不慌张,心里又喜又惊又害羞。山姑来了,一起扶回了家。

过了大半天,姑娘清醒过来了。面对着两张亲切微笑的面孔,才知道是山哥,山姑好心救了她。她猛然溜下床来,要跪谢山哥、山姑救命之恩。山哥急忙拦住,山姑扶起坐回床上,询问她遇难的经过。

原来姑娘是葵潭卢家洋人,三岁失去父母,成了孤女。后被一石庵斋妈收养,取名娘娘。渐渐成人,在斋妈身边服侍,天天磨墨。不料—日来了衙门恶少,见她花容月貌,几回闯进石庵欲强抢为妾。好在斋妈都预先安排她躲过,才免灾祸。哪知恶少蛇蝎心肠,毁了石庵,害了斋妈。被斋妈恩养十五年的娘娘,哭得死去活来。

娘娘说到这里,摸摸身上,瞧瞧这里,望望那里,象是找什么东西。山姑忙把湿衣服拿来,只见娘娘从湿衣里取出布包子,解开亮出一个巴掌大的墨盘。哇!乌黑乌黑,还散出一股香味。娘娘苦笑一下,继续陈说下去:“斋妈临终前送这墨盘给我,说这墨盘是祖传宝物!我料理了斋妈后事,日藏夜逃,整整三日三夜。一路饥渴,头晕眼花,今早又偏遇大雾,不辨方向,跌落潭中,若非你兄妹相救,料早无命。令日能得重生,大恩大德,终身难忘。”山哥听了娘娘身世,感慨不已。可自己另无屋舍,毕竟她是大姑娘,同房间怎么好呢?山哥问:“难得阿娘到山里来,不知你何处安身?”山姑听了忙抢先说:“在这里好!跟我同床!”说罢把家底十句做一句直爆给娘娘听,生怕她不留下。娘娘听了满脸通红。她心想:难得山哥人品好,山姑爽直,更何况有救命之恩?当下欲言又止,最后支支吾吾答道:“如果……如果不嫌弃我,就……就愿一辈子住在这山里。”她的脸红得象红柿子。“不,不!我家穷,不敢连累你。”山哥慌忙拒绝说。娘娘见山哥那种老实相,越发心里爱他。山姑倒不知说什么好,瞪了哥哥一眼,拿起竹钳、竹篓走出门去大声说:“我去溪子里捉山虾、山黄鳝,山坑螺做莱!”

当夜,山哥在原两张床之间用布帘隔开,一半作为洞房,山姑拉扯哥嫂拜天地、拜月亮,夫妻对拜,嘻嘻哈哈,闹了整整一个通宵。

从此,娘娘夫妻恩爱,姑嫂和睦,日子过得比腊蔗还甜。

离山腰不远的地方有个草湖村,全村三百多人,靠编草席为生。山哥山站卖柴每天经过这里,村里人拉兄妹喝茶吃饭,亲如—家。

有一天,山哥卖柴回来,神色不安。娘娘边倒茶边问:“出什么事了?”山哥端过茶喝了一口,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娘娘听。原来草湖村痈、疸、疠、等疾病流行,十有九人病倒不起,那里既无良医,又无妙药,眼看他们性命难保……。娘娘听了,便拿出布包子,不慌不忙地说:“放心吧!待我明天下山去,保其平安无事。”

次日,娘娘把布包子拴在腰里,直头直路往草湖村走去。刚踏进村,就听见叹声,哭声一大片。娘娘正踌躇从何着手,忽然迎面奔来一位小姑娘,哭得好伤心。娘娘忙拦住她问:”为什么事?”她说:“我奶奶要断气了,快快请个医生来救救她!”娘娘急拉她带路跑了过去。

一进屋,见老奶奶瘫在床上,皮皱骨瘦,只剩下一丝气在微微抽动。娘娘不慌不忙,解下布包子,拿出墨盘,滴了三滴水,用食指轻轻磨三下,即时变成墨汁。娘娘用食指醮墨汁往老奶奶头里、手里、脚里三处按了三下,然后站起来,松了一口气,眨眼功夫,涂在头里、手里,脚里的墨汁不见了,只见老奶奶如梦初醒,慢慢睁开眼睛。见床前站着一位笑眯眯的美丽姑娘,愣了一下,孙女急忙介绍:“是她救了你。”老奶奶立即坐起来,拉住娘娘的手,老泪纵横说:“我本想叫孙女不要理我,让我早死,别连累人,家里没个臭钱丕,亏你将我救活,可怎么好?”娘娘回答说:“奶奶放心吧,我治病不要钱。”老奶奶叫孙女快拿两个鸡蛋给娘娘,但娘娘—个也不肯要。

娘娘挨家挨户查看,男女老幼有病的都用墨汁给治好了,村里人无不感恩戴德,赞叹不已。

从此,娘娘用墨盘治病,分文不收的美事传开了。她不但常往草湖村,在周围几个村也出入频繁。墨盘所到之处,疾病消除,当地老百姓安居乐业。

转眼两年过去了。一天,娘娘腰挂布包子照样下山给人医病,走到山凹,不远处传来山歌声,她辨出是山哥的声音,就放开喉咙对唱过去:“山连水来水连山,妹有情来哥有缘,哥是山来妹是水哟,山山水水紧相连。”对了一阵子,娘娘心里甜滋滋的,刚绕过山凹,忽听对面山坡传来悲凉的山歌,“人道山中虎狼多哎,如今朝廷虎狼还更多,山中的虎狼能对付,朝廷的虎狼怎奈何!”娘娘听了,愣了一下,心里即时一阵酸痛。正行到山脚,望见一大叔在新黄土堆前蹲着,手烧纸钱,口里喃喃念念在抽泣:“女儿啊,你死得惨啊!”娘娘忙过去问怎么回事。原来昨晚突然窜来一大帮朝廷溃败的官兵,奸淫抢掠,无恶不作。大权的十六岁女儿不甘遭辱,拚命反抗而被杀死。草湖村被抄得鸡飞狗走,已洗劫一空。娘娘听了如雷轰顶,愤慨至极。她拖着腿往回走。不知走了多久,才回到家,一屁股坐下,便迷迷糊糊昏睡过去.忽梦见斋妈要她为民以反,拯救百姓,并教她用墨盘滴水磨成墨汁,用芒花茎醮墨汁,在门纸上画九万九千九百个人,九万九千九百匹马,九万九个九百支刀和弓箭,用剪刀剪好了装进三个箱,紧紧封闭,等到狗上屋顶吠时即可打开,自然兵马齐出,万箭齐发,所向无敌。

第二天开始,娘娘依照斋妈托梦的吩咐,一一去做。山姑发现嫂嫂天天剪纸人,想必是嫂嫂想要有个娃娃呢!就问:“想娃娃了吗?别想疯了!”做阿嫂的被阿姑这一“将”,好不害羞啊!她跟山哥同床二年多,未见生儿育女,感到内疚。但碰上调皮阿姑,有什么办法呢?她假意扬起巴掌说:“不许你乱说,再乱说打死你!”阿姑晓得嫂嫂不忍打她,便故意娇声说:“不告诉我剪纸人做什么,我就要嚷!还嚷给哥哥听。”娘娘只好软下来,讨好阿姑,并偷偷告诉她:“等到狗上屋顶吠时,你自然就知道了。”

山姑买回一只小灰狗,精心喂养,盼它快快长大,早日见狗上屋顶吠,解开心中那个谜。

娘娘整整忙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把纸人纸马、纸刀纸箭等剪好,装了满满三大箱,紧紧封闭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小灰狗变成大灰狗了,怎还不上屋顶吠呢?山姑不耐烦了,生了个臭心事。有一夜她假睡,趁哥嫂睡得正香的时候,蹑手蹑脚偷偷出门去,抬了竹梯靠住屋檐,把大灰狗抱上屋顶,然后马上把竹梯搬开。只见大灰狗在屋顶乱叫乱走,汪汪大吠。山姑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屋里拉嫂嫂醒来,大声叫嚷:“狗上屋顶吠了!狗上屋顶吠了!”嫂嫂连衣服顾不上穿,走出屋门用火照看,只见大灰狗吠得正急,娘娘跳起来,马上跨进门,立即搬出箱打盏,箱内纸人纸马跃跃跳动,却奔不出来。仔细再看,啊!?都是些残手断脚的,无目无鼻的,断断节节的东四。

娘娘大吃一惊,莫非是误用时机?还未变全?忽然箱里的东西化作三道红光,冲向西北方。娘娘顿足,惨叫—卢,昏迷过去。她仿佛听到斋妈在哀叹:“可惜呀,只欠三天!”娘娘醒来,见山哥山姑扶着她,便把这一切经过讲出来。山姑听了边哭边说:“都怪我把狗抱上屋顶!”址娘顾不上责怪山姑,一心只恨大事不成,未能解救百姓。她起来翻箱,哇!三个箱,各放一付闪光弓前。触景生怒,—肚子气正没处出,不管三七二十一,握弓执箭,拉开满月,朝西北方向连发三箭,只见三道金光,飞驰而去。

话说此三箭直冲皇帝殿。因为时机未熟,功力不够,只听得“当当当”三声,插在宫门,未能射穿。宫庭摇摆,震惊皇帝,指派詹天师查察,查得东南方有一民妇谋反,传令官兵捉拿问斩。

娘娘拿着墨盘,正与山哥、山姑谋划东山再起,忽听山下杀声连天,并扬言:“捉拿造反妖妇!”三个人吃了—惊。娘娘已知危急。若不离开,定连累山哥、山姑。只见她说声:“夫郎呀!阿姑呀!保重!”就一溜烟跑向山凹,钻进丛林,爬上山顶疾呼,“一个人做事一人当!有种的来抓我。”官兵如一群恶狼,蜂拥奔向山顶。

娘娘仰天长叹:“老天怎不开眼?”面对手里墨盘,泪如泉涌。自言自语说:“墨盘啊墨盘,今生大愿不酬,来世再图吧!但愿百姓无病痛,留给人间一片心。”泪滴墨盘,娘娘使劲擦磨三下。官兵已迫身旁,说时迟,那时快,娘娘使尽全身气力,把墨盘往山凹口一掷,一阵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山哥山姑从一阵昏暗中醒来,一片肃静,不见官兵踪迹,也不见娘娘身影。呼天喊地,不见回音。寻至山凹口,顿见生一个新湖塘,湖水黑如墨汁,三丈多深,九丈多宽,形如娘娘的墨盘,料必是娘娘墨盘化身,兄妹两人在湖边哭得死去活来。当地百姓闻讯,足足在塘边哭了七天七夜。

从此,这湖塘水黑如墨汁,山洪暴发它不涨,天旱它不涸,因湖塘形如墨盘,人们叫它“墨湖塘”。据说当地百姓用此水治病,能消灾灭痛。为感谢娘娘恩德,有人在塘边建了一个“谢娘娘”石庙,四季香烟不绝,还有人作歌谣流传至今:“墨湖塘呀墨湖塘,墨湖塘边‘谢娘娘’,娘娘恩德垂千古,千古传颂墨湖塘。”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小溪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