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 济  /  质量报告  /  每周质量报告
《每周质量报告》:如此拔毛 松香的“别用”
中国网 | 时间: 2003-06-17  | 文章来源: 央视国际
    炎炎夏日是餐饮销售的旺季,随着非典逐渐远离我们的生活,许多耐不住寂寞的人们开始走出家门,寻找既可以解馋,又可以免受非典传染的安全之地。而那些露天餐馆无疑就成了首选。尽管在露天就餐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还能找到安全感,可很多餐馆的环境卫生却令人担忧。一些露天餐馆的流动水有限,不能保证餐具的清洁和消毒;而那些设置在马路边的大排档,不仅没有专用的太阳伞,而且不时有苍蝇蚊虫为伴,甚至汽车的尾气也会扑鼻而来。所以在选择就餐地点时,您千万要注意露天餐馆的卫生状况,否则一不小又可能传染上其他疾病。

    记者调查

    在安徽合肥市有一个叫文昌新村的住宅小区,尽管小区内绿树环抱,环境整洁干净,可楼里的住户们却经常能够闻到一股刺鼻的怪味,熏得他们苦不堪言,这股怪味究竟是从哪儿来的呢?

    →→褪鸭毛有“高招”

    [记者] 博鸣 陈伟

    这里就是安徽省合肥市文昌新村。小区内,环境整洁有序,百姓生活安详。不过,居民也反映经常会有一股烧焦的怪味飘进小区,特别在早晨,味道更重。

    居民:经常有股味道飘进来,很臭。

    居民:我都搬到这里5、6年了,一直都有这味,很难闻的。

    记者:味道从哪里传过来的?

    居民: 就从那边传过来,也不知道什么地方。

    一大早,为了找到这股味道的来源,记者来到与文昌新村只有一墙之隔的这个居民点,这儿只有两条小街,南面有一个大空地,几乎成了天然的垃圾场。在小区内,卫生环境也同样非常恶劣。这些垃圾、苍蝇、污水虽然也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但似乎还不是居民们反映的那股烧焦的气味。记者在走访时,恰好碰到一辆满载着活鸭的卡车驶进来,这些活鸭很快就被这个居民区的一些加工点买光了。记者走进这些加工点,看到很多活鸭、拔过毛的死鸭、还有各种内脏被随意摊放在地上,没有任何卫生保护措施。

    仅在东边的这条小街上,记者经过观察,计算,在临街的人家中,就有不止二十户在干着同样的行当,那就是宰杀活鸭。

    记者:都是拔毛的。

    记者:这一天能做多少只?

    经营户:一百多。

    记者:饭店都来买。

    经营户:饭店也有。

    记者:还有做卤鸭的?

    经营户:卤鸭子的,烤鸭子的。

    记者:咸鸭呢?

    经营户:咸鸭也有。

    在每个加工点,都是一地的鸭毛和死鸭,还有浸泡着死鸭的水缸,卫生条件很差。那股烧焦的怪味也越来越浓,似乎就是从这些小加工点里传出的。在这里,记者发现,每个加工点的隐蔽处都还有一个灶台,铁锅里,烧开的液体翻滚着泡沫,发出刺鼻难闻的气味。原来,这就是怪味的来源。

    记者: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经营户:(沉默)

    记者:这里面烧的是什么?

    经营户:(沉默)

       当记者问到锅里烧的是什么时,这些加工点的人便立刻变得警惕起来,对记者的疑问避而不答。经过挨家挨户走访和再三询问,其中一家经营户终于道出了其中的真相。

    记者:(指着锅)这里面烧的是什么?

    经营户:松香。

    记者:是什么?

    经营户:松香。

     “松香”,听起来很容易让人与食品的作料或者味道联系在一起,但这些翻滚着的泡沫,散发着刺激气味的松香,在冷却之后,就变成了这样黑乎乎,硬邦邦的胶状物。

    松香是一种常见的化工原料,它是从松脂中提炼出的,质地坚硬,干脆,主要用于油漆、造纸、橡胶等工业。

    终于搞清楚了气味的来源,记者又产生了新的疑问:这些宰杀活鸭的加工点,用这些化工原料“松香”来干什么呢?

    鸭子在沸腾的松香中轻轻一沾,或者打个滚,就披上了黑色的外衣,然后又被扔进冷水中,刚刚穿上的新衣,又被人熟练地脱了下来,这时鸭子的皮肤似乎变得又白又光滑,一些又细又小的鸭毛也随着松香被拔了下来。

    经营户:没有松香拔,你看这上面的毛怎么能拔得下来,你看这拔得多干净。

    这位工人怕记者不相信松香拔毛时的神奇功效,还特意向我们炫耀。

    记者:从鸭子身上扒下来的是什么呀?

    经营户:松香。

    记者:这鸭子是用松香拔的吗?

    经营户:都是用松香拔的。

    经营户:是用松香拔的。

    原来,作为化工原料的松香在这里却成了拔鸭毛的好帮手。一锅松香刚开始时还是黄色的,也不知经过多少时间,烫过多少只鸭子,颜色渐渐变得很黑。而这些从鸭子身上褪下来的黑松香,他们还舍不得丢弃。这位工人甚至拾起了已扔在地上的黑松香,通过挤压、拧干,然后把这些黑松香又扔进锅里,反复使用。

    专家介绍,松香是一种化工原料,加热后就化成了松香油,它可以通过鸭皮渗透并残留到鸭子体内。

    经营户:用松香拔没关系。

    记者:你们一天要做多少只?

    经营户:每天一百多只。

    记者:你们家在这儿算不算大的?

    经营户:都差不多。

    据记者计算,这儿的加工点至少有二十户,各家规模差不多,现在每天每户大约加工销售一百多只,这样,每天就有两三千只松香鸭流落到市场上。那么,它们到底销往哪些地方,再被加工成什么,最后才成为人们的盘中餐呢?为了真实记录这些松香鸭的销售渠道,记者决定采用实地跟踪的办法。

    天朦朦亮,记者就赶到送货的必经之路上,等候着。

    据知情者透露,这几天记者的暗访可能惊动了那些经营户,他们送货变得更加谨慎小心,都用蛇皮袋或者黑胶袋装运鸭子。过了三个多小时,记者终于盯上了一辆送货的摩托车。

    在一家饭店门前的僻静处,记者终于发现了送货人。

    记者:你们这些鸭子主要送到哪儿?

    送货人:香格里拉(饭店),还有烤鸭店。

    记者:这些鸭子都是用松香拔的吗?

    送货人:不用松香拔不干净。

    记者:你是在文昌新村后面的吗?

    送货人:对。

    记者:你什么时候开始干的?

    送货人:从96年吧。

    这些看起来白白嫩嫩的松香鸭将被送进饭店,作成宴席佳肴。另外,大量的松香鸭流入到了一些菜市场和熟食店。

    记者:你这是用松香拔的吗?

    摊主乙:都是用松香拔的。

    记者:用松香拔有没有害?

    摊主乙:我亲戚在这儿干了几十年,都是这样做的,也没听讲有事。

    摊主丙:合肥没有一家不是用松香拔的。不用松香不可能,哪有那么多时间拔。

    然而,第二天当记者又来到这里时,前一天还承认用松香拔鸭毛的这些店主,这次却矢口否认。

    摊主乙:人工拔的。我买来时,毛已经拔光了。

    摊主丙:有的是人工拔的,有的是松香拔的。

    就这样,松香鸭通过菜市场、熟食店最终流入到普通消费者的餐桌上,而绝大部分消费者对此却毫不知情。

    记者:你知道有些鸭子的毛是用松香拔的吗?

    消费者:不会的,不会都是松香。

    消费者:松香是有毒的,如果知道是用松香拔的,我就不买了。

    权威访谈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演播室请到了国家食品质检中心的闫新明先生,闫先生您好。

    闫新明:你好。

    主持人:用松香来拔鸭毛,松香有没有可能会渗入到鸭子的体内,人吃了这样的鸭肉之后会不会对人体有伤害呢?

    闫新明:这个问题是肯定的,在整个拔毛的过程中,松香的热量把鸭子的毛囊孔微微扩开,这就很难避免松香渗入到鸭子的表层,这种鸭子表层的携带毫无疑问对人的健康影响是存在的。污染后的鸭子,我们吃了后会对人体造成不同程度的危害。

    主持人:那么松香里面都含有哪些有害物质呢?

    闫新明:松香是松树科类的分泌物,它主要是树脂,树脂是一种高分子的东西,但是里面还含有其它的一些成份,比如说脂肪、苯粒的化合物和其它的东西。其中一种对人伤害比较大的是铅,主要是因为铅是一种积累性的物质,它被食用后并不排泄。尤其是孩子,在成长过程当中,对他的智力、多动等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害,吸入的铅越多,吸入得越早,伤害就越大。用这种含有铅的有害的东西来加工出美味佳肴的鸭子,对人无意当中,不知不觉的伤害更大。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比如说油反复使用,它的毒性很大,如果松香反复使用再加上这些鸭毛,毒性是不是就更大呢?

    闫新明:是的,松香作为一种拔毛的物质,反复使用也存在这种问题。高温加热使松香有一定流动性,温度要达到几百度,这时鸭毛会起一些化学变化,松香本身也有一定氧化作用,因此氧化后的物质就更复杂,对人体的伤害就更大。

    主持人:不能用松香来拔鸭毛,更不能用沥青来拔鸭毛,那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将鸭绒省时省力地拔下来?

    闫新明:有,古典传统的方法是加热水,人来拔。改革开放后,中国人把智慧用到生产上,发明了很多拔毛机器,各种类型都有,像你们所采访的这样的地方的生产量比较大,一户每天处理几百只鸭子,联合起来弄几千只,像这样的生产效率太低,如果联合起来买一台或两台拔毛机就会又好又快。

    央视国际2003年6月17日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