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 经>>热点透视 字号:
火车票实名制:载不动许多愁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2-09  发表评论>>

车票实名制的成效更多的是提高了旅客对购票公平性的心理认知,它本身并不能增加运能,不能缓解运能与运量之间的矛盾

今年全国铁路扩大火车票实名制试点范围,在去年广铁集团、成都铁路局部分车站试点的基础上,武广高铁、郑西高铁、武汉铁路局部分车站今年也首次试行实名制售票。

春运历来是铁路部门最为繁重的运输时期。有资料显示,去年广铁集团和成都铁路局部分车站试行实名制,仅仅设备投入的资金就有1亿多,广铁集团新增临时用工多达2.6万人之多,广州地区的铁路警力投入有7000多人。显然,今年扩大试点范围,这种投入将更加巨大。

基于巨大的投入等因素,去年实名制取得的效果看上去似乎不错,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黄牛党”,春运节前客流高峰期在广州地区平稳有序度过了,节后成渝地区铁路客流也在整体平稳有序中度过。在去年媒体的报道中,许多旅客较为满意。

但这种效果并不完全是实名制的功劳。与推行实名制一起,铁路部门在春运期间还大范围推出电话订票等便民利民措施,另外,新建铁路也开通投入运营,全国铁路运力增加。

实际上,火车票实名制的成效更多的是提高了旅客对购票公平性的心理认知。实名制本身并不能增加运能,不能缓解运能与运量之间的矛盾。在运能紧张的情况下,“一票难求”仍然是旅客在春运期间不得不面对的尴尬问题。

有限的作用

火车票实名制公认的最大好处就是遏制了“黄牛党”的倒票。然而,在打击“黄牛党”过程中,虽然铁路部门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不断加大打击力度,扩大打击范围,但票贩子却没有完全消失。

票贩子存在的根本原因是火车票供需失衡。长期以来,铁路普速旅客列车相对于其他运输方式而言,运价非常低,火车票在每年春运期间的需求远远大于供给,铁路运能与运量之间存在矛盾。市场存在的“赢利”空间滋生了票贩子。

实名制只是提高了票贩子倒票的技术难度。即使有实名制,票贩子仍然可以在电话订票、制售假证倒票等环节中隐性存在,这些情况大大增加了公安部门的打击难度。有专家认为,仅靠火车票实名制试行并不能彻底杜绝票贩子,全民诚信素质、法律意识的提高也不可或缺。

实名制试点的这一两年,票之所以看上去好买些了,是因为购票渠道更加方便:通过电话订票和代售点的取票,很多人省去了通宵排队之苦。据了解,去年广铁集团开通了15000部电话订票,成都铁路局则开通了6000部。

但电话订票并不容易打通。去年试行期间,成都电信部门介绍,短短半小时有43万个电话拨打订票电话,这是主要原因。由于火车票实名制要求旅客输入身份证号码,人为延长了通话时间,这也是订票电话难以呼入的重要原因。

此外,由于试行火车票实名制,旅客退票手续变得麻烦许多,导致一些车票不能及时回笼再次出售而成为“死票”,这等于减少了铁路部分运力,使更多的人不能乘火车出行。

证件的麻烦

火车票实名制对旅客还有其他不便。实名制要求旅客进站前,必须“票、证、人”三者全部相符,通过检票人员使用识读设备检查证件后,才能进站上车。由于担忧检票程序增加而错过开车时间,许多旅客提前3到5个小时就到达火车站候车。

实名制之下,依然有旅客买不到票。未购买到车票的人多是一些文化层次较低的群体,对于这些人而言,实名制不仅增加了购票成本,还延缓了购票时间和资源,加上他们大多缺乏身份证等证件随身携带的习惯,有的甚至没有身份证件,从而导致无法顺利购票乘车,影响了外出打工。在现阶段下,实名制对于具备二代身份证的大城市旅客,在各项技术条件相匹配的条件下,是相对受益的,对于众多城乡地区的广大农民和学生则相对不方便。

铁路警方去年在旅客票源调查时发现,由于实名制增加了部分农民工购票过程的复杂程度,特别是通过电话订票时不能被很快掌握和运用,从而催生了专门向农民工收取少量费用代购火车票的“准黄牛党”。这些“准黄牛党”不是专业票贩子,通常是对实名制购票比较了解的人,有的甚至本身就是农民工。

另外,不少人因为无处报销,往往把实名制火车票在出站后随手扔掉,从而有可能会泄露个人信息,给那些利用个人信息制作假证或用于其他非法途径的人提供了渠道。

由于身份证尤其二代身份证的随身使用并不普及,在去年试行火车票实名制中,广铁集团确定了20多种购票的有效证件,成都铁路局甚至确认30种之多。今年的火车票实名制试行中,购票可使用的有效证件更是达到了35种之多。即便如此,证件问题遇到的社会问题仍甚为复杂,身份不能有效确认,阻断了一些人出行的路。

有铁路公安部门还专门为那些没有携带有效证件的旅客开辟了专口,通过户籍查询系统确定旅客身份,并出具证明帮助旅客购票。在这个窗口排队的人几乎都是农民打扮。

小车票的大压力

火车票实名制增加了旅客对购票公平的认知度,但也给旅客出行带来一些麻烦。这一矛盾,一头牵起铁路部门的付出与期盼,一头牵动着整个社会的运转成本。

实名制只是改变了试点地区火车票分配的附加条件和认知透明度,春运运能这块“蛋糕”大小并未发生变化。出于运营成本和商业利润等多方面的考虑,运能也无法一时半会儿就做大做强。

不过,实名制促使以更透明、更合理的方式“分蛋糕”,而相对公平的“分蛋糕”,即良好的分配制度又会反过来激励人们“做蛋糕”的积极性。

在近年快速发展的情况下,面对春运,中国铁路依然尴尬。今年春运全国铁路日均运送旅客能力达到620万人次,同比增加70万人次,增长12.5%,能力增长幅度为历年最大,即使如此,也难以完全满足春运对铁路的巨大需求。

春运难题既是铁路的,更是全社会的。社会发展不平衡,铁路运力不足,不是一个实名制就可以解决的。要从根本上改变春运铁路运输紧张局面,一是要改变经济发展不平衡,二是要铁路大发展。

值得庆幸的是,自党的十六大以来,中国铁路开始了跨越式发展,如今,铁路无论是路网到速度都取得了令世人震惊的成绩,尤其是高速铁路已经成了中国政治经济的王牌之一。而为改变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各地政府也早已开始谋篇布局。只有经济发展相对平衡,铁路运力大幅增加,一张小小的火车票才可不被赋予太多压力。□

《瞭望》新闻周刊 解文

文章来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 lianghan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