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 经>>国内经济 字号:
两会代表:全面推进中国经济结构进入深度调整期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1-03-03  发表评论>>

技术创新是动力 制度改革是保证 社会保障是基础

今年两会恰逢“十二五”开局,而“十二五”规划中的一条主线就是要加快实施“结构调整”。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代表和委员们表示,当前时点,内外因素都需要我国在需求结构、产业结构、城乡结构、区域结构等方面进行全面系统的调整和优化,而技术、体制、社会保障三个方面的创新和改革则是系统性调整的基本推力。

结构重置

内外经济共振

在今年两会召开之际,接受记者采访的代表和委员表示,一定意义上,“十二五”是中国的概念,也是全球的概念。未来五年,中国经济将与世界经济共同发生深刻变化和调整。而两者的调整将处于同一链条,互为动力。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表示,“世界经济结构深刻调整、发展模式深度转型所形成的‘倒逼机制’,是化解国内经济社会发展中各种矛盾的现实需要,也将形成推动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外在压力和内在动力。”

最近,许多机构的研究报告都认为,世界经济的需求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世界银行最新研究报告称,全球的需求结构正在产生深刻变化,发达经济体被迫改变负债消费模式。美国消费信贷2010年2月以来连续13个月放缓,美国民众的消费习惯有所改变,倾向于更为谨慎。在欧元区,长期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和人口老龄化加剧了居民消费的低迷。

报告进一步表示,在消费不振的情况下,发达经济体的缓慢复苏更多得益于投资与出口。美国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促使美元贬值,加上奥巴马政府提出的“再工业化”和“出口倍增计划”,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经济恢复并弱化了经济增长对消费拉动的依赖。

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开始更多转向扩大内需。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2006年和2007年中国商品和服务净出口对G D P的贡献率分别达到18.3%和15.4%,分别拉动经济增长2 .1和2 .0个百分点;而2008年至2 0 1 0年 , 净 出 口的 贡 献 率 依 次 下 降 为1.7%、-41.8%和-3.2%,分别拉动经济增长0.2、-3.8和-0.3个百分点。

金融危机以来,世界产业结构正经历新一轮的深刻调整,世界经济的区位结构也在发生变化,新兴经济体的市场重要性不断上升。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表示,世界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基本趋势和特征是,全球工业化重心正在转向东半球;先进制造业推动工业结构升级加快;服务业向高附加值、知识密集方向加快发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表示,面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主要发达国家纷纷加大对科技创新的投入、加快对新兴技术和产业发展的布局,力争通过发展新技术、培育新产业,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率先走出危机,抢占新一轮经济增长的战略制高点。

比如,美国除了将189亿美元投入能源输配和替代能源研究、218亿美元投入节能产业,还将投入7.77亿美元支持建立46个能源前沿研究中心。在欧盟经济复苏计划中,强调“绿化”的创新和投资,加速向低碳经济转型。日本将新能源研发和利用的预算由882亿日元大幅增加到1156亿日元。

“世界经济结构进入调整期,使我国发展面临新挑战,但也带来了新机遇,而且这些新机遇正在孕育我国发展的新优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经济学家辜胜阻表示。

全面推进

中国经济结构进入深度调整期

接受记者采访的代表和委员表示,中国经济“失衡并增长”的现象,综合表现在“重外需轻内需”、“产业结构不均衡”、“城乡二元化”、“区域结构不平衡”等方面。因此,受内外因素的影响,经济结构的全面调整已显得相当紧迫。

郑新立表示,在需求结构转变方面,经济增长要从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转变为消费、投资和出口协调发展,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侯云春表示,“十二五”规划从政策指向上清晰勾勒出我国后工业化时期现代产业体系的发展路径。他们建议“十二五”开局之年需要紧扣这一政策指向,看清危机后世界产业格局的发展趋势,围绕传统制造业转移和升级、培育和发展新兴产业、提升现代服务业规模和效率三条主线,构筑起中国经济的下一个支点。

“对于传统制造业,一个重要的政策取向即是要顺应国际产业发展趋势,采取差别性的区域经济引导政策,实施传统产业有序转移,我国中西部地区在承接产业转移中重要性日益提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卢中原表示。

代表委员与学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际金融危机刚刚爆发后,中央政府迅速出台了“4万亿”投资计划。金融危机仍在肆虐之时,十大产业振兴规划依次出炉,这是走出危机之策,更是制造业技术改造和产业升级之举。

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重点产业调整转型升级”课题组测算,未来3年新能源产业产值可望达到4000亿元;2015年环保产业产值可达2万亿元,信息网络及应用市场规模至少达到数万亿元,而数字电视终端和服务未来6年将累计带动近2万亿元的产值。

接受记者采访的代表委员表示,“十二五”规划需要从三方面加快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一是要大力发展面向生产的服务业,以发展生产服务业为重点,带动我们整个服务业加快发展。二是要规范提升面向生活的服务业,要大力发展社区卫生,家政服务、养老托幼等社区服务业。三是重视改善面向农村的服务业。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表示,“城乡结构优化与调整也是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一环,其基本任务就是要缩小城乡差别、实行城乡一体化。”

区域结构调整和优化也是代表委员讨论较多的问题,接受采访的代表和委员表示,近两年国家陆续出台了多个区域振兴规划,加快发展区域经济发展与振兴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今年国家核心功能区建设将进入实质操作阶段,区域差别和不平衡问题也将在“十二五”期间得到一定的改善。

提升效率

构建三位一体的动力体系

对于未来五年经济结构调整的动力,接受记者采访的代表和委员认为,主要有三个层面:技术创新是动力、制度改革是保证、社会保障是基础。

2009年11月3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首都科技界表示,要让科技引领中国可持续发展。温家宝说,历史经验表明,经济危机往往孕育着新的科技革命。正是科技上的重大突破和创新,推动经济结构的重大调整,提供新的增长引擎,使经济重新恢复平衡并提升到更高的水平。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组长牛文元说,“我们已经认识到这次危机的根源是一个科技危机,是一个科技产业化的危机,所以‘十二五’期间经济健康发展需要寻找新的科技基础。”

专家和学者们也表示,近年来,内需不振和产业低端化的根本原因是,产业和产品的技术改进和技术附加值没有得到明显的提升。所以,利用科技创新扩大消费多样性,提升消费层次,是解决内需和外需的根本路径。

“转变发展方式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一个是从发展角度看问题,一个是从改革角度。这两年越来越清楚,转变发展方式深层次还是体制问题,要通过改革解决。”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教授厉以宁表示,今年国际国内经济深度调整和深刻变化,迫切要求加大改革力度,进一步破除制约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体制机制障碍,切实推动科学发展。

接受记者采访的代表和委员表示,“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应成为今年体制改革具体部署的一个重要领域。应该进一步消除制约民间投资的制度性障碍,支持民间资本投向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社会事业、金融服务等领域,有效激发市场投资活力。

“资源价格、收入分配、户籍制度等社会高度关注的改革,都在这份年度改革意见中有所安排。”全国政协委员、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王玉庆表示,在资源价格改革方面,推行居民用电阶梯价格制度,逐步理顺天然气与可替代能源的比价关系,在有条件的地方实行居民用水阶梯价格制度。

“分配制度是整个经济关系的反映,比较复杂,今年是要形成改革的基本思路和方案。”郑功成说,今年可操作的,一是垄断行业和国企高管薪酬水平核定,还有一个是继续深化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对于非公企业职工工资,应当推行集体协商。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总裁吴焰表示,从大的概念来讲,经济结构调整也需要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和构建,由此,经济的转型才能在平稳的社会环境中前行。比如农业保险、面向农民保障能力建设、灾难的防范和救助机制,再比如说,我们的提案当中还涉及到和大家相关的健康保险体系建立和完善等等。(记者 方家喜)

文章来源: 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 xyp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