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大辉,家长教育,家庭教育,家长,孩子,北大公学,家庭管理
        齐大辉,中国家长教育学科学术带头人、家庭管理专业创建人,北大公学教育研究院院长,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所长,北京市家庭教育研究会副会长,美国MUM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客座教授。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已经被社会普遍认同,如何科学地可持续性地进行优质的家庭教育却仍然是困扰很多家长的难题。家长教育正是针对这一难题,指导家长通过加强自身修养,提高专业技能,从而更好的实施家庭教育的新兴学科。本期嘉宾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所长齐大辉教授为您解析家长教育与家庭教育的内在关系。
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所长齐大辉做客名人堂
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所长齐大辉做客名人堂
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所长齐大辉做客名人堂

中国网:欢迎各位网友收看《教育名人堂》,本期节目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所长、北大公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北京市家庭教育研究会副会长齐大辉教授,教授欢迎您!

齐大辉:记者好,各位网友好!

中国网:本次节目主要想从家长教育以及家庭教育两个方面请教教授几个问题,首先请问教授,什么是家长教育?家长教育和家庭教育有什么关系?

齐大辉:家长教育在我国是一个新兴的学科,目前在我国教育部还是一个空白的学科。最近几年政府和社会也做出了很多的推进工作,比如说大家熟悉的家长学校。什么叫家长教育呢?其实也很简单,口语化来讲就是三成教育,成人成长中的成熟教育。成人,就是希望成年人不止年龄上成人,行为上也要成为社会上的公民,不要危害社会。

所谓成长,人生中有五个第一次的自然台阶,如何做爷爷奶奶、如何做爸爸妈妈、如何做丈夫妻子、如何做男人女人、如何做男孩女孩,这五个台阶都是人生第一次。这需要有准备的开始,但是我们整个国民教育序列中缺乏这种预备性教育。

从军事学上来讲,不打无准备之仗,但是我们几乎全民族都在打无准备之仗,怎么做爷爷奶奶,现在我们很多的爷爷奶奶,个人很成功,也能培养出很优秀的儿女,但是在孙子辈的教育上就溺爱的很厉害了,不合格的公民都是这样产生的。那么怎么做爸爸妈妈?应该在民政部门,在结婚登记之前实行全民立法性的家长教育。还有怎么做丈夫,妻子,应该在大学里面完成这种三求的教育,求学、求偶、求职,大学就是这么三件事。正好在这个年龄段如何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配偶,完整人生的旅途,这是非常重要的,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做夫妻。过去我们讲门当户对,现在这个概念没有,就是门当户对不仅仅是讲社会地位和财富,更重要是属于生活习惯、价值观念。

家长教育和家庭教育的关系可以用一个简单形象的教育树来比较。相当于是五个要素,大树有五个要素,根、干、枝、叶、果。家长教育是大树的根,家庭教育是干,学校教育是整个的枝,叶就是我们的社会教育,孩子就是我们的果实。

大自然是我们人类最好的老师,根深干粗,枝繁叶茂,果才可以硕。这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教育几乎是无根的教育,因为成人不成熟,要浇灌一个我们社会人力、物力资源都很有限,浇水一定要往根上浇,不能浇到枝和叶上,我们浇花和树都知道应该是往下走,土地下面的家长教育是根。我们现在干很粗,家庭教育天天都在唠叨。前一段时间中央电视台做虎妈狼爸,也让我做。尤其是你们媒体,很多说法我认为需要有智慧,不要把简单事情复杂化。

比如说现在中国很多人说圈养问题还是散养问题,极简单,普通的人放羊的人都知道。白天要散养,晚上要圈养,不然就被狼和其他动物叼走了。我们把这个东西对立起来是不对的。中央电视台也讲这个虎妈的问题,真的虎妈不怕,因为它是真老虎。最怕是我们中国现在二虎的妈和爹太多了。没有经过家长教育,成人不成熟,天天用自己想当然的办法教育孩子,夫妻相处,同事相处,伙伴相处都是彼此伤害。所以我们成人如何和谐相处呢,不管是孩子教育还是夫妻关系,还是同事邻里关系都需要学会沟通,会讲话未必懂得沟通,这是一个成人的专业教育,就是家长教育的部分。

中国网:家长教育是为了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齐大辉:很简单,就是成人的成熟教育,这是家长教育的功能。家长教育是家庭教育的基础,国民教育的一个前提和源头。比如长江和黄河,如果源头都污染了,我们在中段区做治理没有任何意义。家长教育是我们国家教育的根。比如说我们现在社会中的成人,知识太多,常识太少。我们生活中大部分是用常识。我们国家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这个基础教育上下工夫,但是我们现在生活的常识教育非常少。

我们一个完整的社会教育应该是“三生”教育,即生命、生存和生活。

生命的教育,大家应该尊重生命。你看现在,很多大学生禁不住挫折,有一点什么心情不好,谈恋爱的挫折就跳楼了,那想过父母的感受吗?因为我们缺乏生命的教育。

生存教育在我们国家都是为了高考,为了上大学找一份工作,这方面我们国家很强,已经强过头了。

生活的教育,我们现在这方面几乎越来越差。我们要对孩子进行培养,可成人不成熟,怎么培养?这是一个大问题。

中国网教授,您认为家庭教育在儿童整个成长过程中占有什么样的地位,以家长为主导的家庭教育应该起到怎么样的作用呢?

齐大辉:家长教育是家庭教育的前提。家长只要好好学习,孩子一定会天天向上的,这是一个逻辑关系。从另外一个角度,从国家宏观讲,国民素质从娃娃抓起,娃娃素质从家长抓起,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性的逻辑。我们国家现在在教育方面,特别在家庭教育方面,家长已经很重视了。但是大部分付出的时间精力和金钱都是给孩子的,自己的学习不够。

我认为,现在孩子的问题就三个问题:

第一,情绪不好。

第二,办法不对。

第三,动力不足。

情绪不好都是大人闹的,不是老师就是家长。沟通方面怎么沟通,教师、家长在这方面的沟通办法,很多都有错误的,这是原理原则上错误。这个是需要成人的教育。

第二、办法不对,就是一次管一生的精确教育。我们的成人,不管是老师和家长都很缺乏这种办法。比如说我们看《亮剑》的李云龙,他两发炮弹干掉坂田指挥部总部,我们现在的家长、老师有没有这个水平?首先你就不是李云龙。所以,在这方面,要对孩子做精确的要求和教育。

第三、动力不足。因为今天我们生活好了,家长都是希望孩子把学习搞好就行了。所以,孩子们生活付出劳动的过程很少,家务、社会实践都非常少。生活即教育,这个是陶行知老先生提出来的知行合一。

中国网教授看来怎么样的家长是合格的,我们国家现在进行的家长教育存在哪些问题?我们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呢?

齐大辉:应该说,我们国家都在做各个方面的努力。比如说什么是合格家长,我正在做国家“十二五”家长行为规范的课题。我们专家系统也在争论很多方面,但是最基本可以说我们家长都是成人,应该有一个基本的观念,就是孩子培养的指标,应该有三个指标。

第一个是标准,什么是好孩子,这是设计标准。如果把孩子当成一个笔的话,是一个铅笔,还是钢笔。我是工程师出身,首先要说什么是好孩子,这是设计标准。

第二个是加工标准,如何加工出来好孩子。

第三个是检验标准,到底是,还是不是,要有检验办法。

这是三个标准,我认为,家长基本应该用一个框架性的,来培养孩子,德、智、体、美、劳这一巴掌5个指标。德、智、体、美、劳这五样,我们现在大部分都是注重在智上,而不注重德行的教育。最简单比如说你这个年龄段,后面有父母也会有儿女。如果20年后你的儿女是一个女儿去嫁一个先生,这个小伙子长的很帅,也有很好的工作和收入,但就是太不稳定,比较风流。你愿意把这个女儿嫁给他吗?

中国网:不愿意。

齐大辉:对啊。如果要是一个小伙子娶一个媳妇进来,什么都好,不愿意干家务,不愿意去付出对儿女的教育和哺乳。现在很多女性,为了自己的体形美,不愿意哺乳孩子,都用奶粉。这都是基本性的观念,这都是我们家长培养出来的。应该说要为别人家培养一个好媳妇,一个好丈夫,也为这个社会娶一个好媳妇和一个好丈夫,这都是需要大家去准备的。家长行为规范,或者是什么是合格的家长。我觉得应该是接受过家长教育的、有这种持证上岗的。未来我们推动国家的立法,才可以成为基本合格的家长。

最重要的是家长比较真实,为真实生活而学习,不要太虚荣。大家都听说过成功和失败的问题,今天我们大家都很注重成功,成功有时候是毒药,为了成功大家可能不择手段,会伤害社会和伤害家庭。大家都知道失败是成功之母,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成功是失败之母。

中国网:怎么讲?

齐大辉:最简单的事,比如说我们今天社会城里人比农村人生活条件好,富裕的人比一般收入阶层的生活条件好。

中国网:主要是从物质条件说。

齐大辉:也不光是从物质环境,他还可以出国旅游,吃的、用的、包括社交环境都不一样。最根本一点,就是小孩子。越成功的人士,越没有这个基本的教育,一定会失败在这个孩子手上。因为小孩一出生就生活在一个虚无的、不太真实的社会环境中。比如说某一个老总,某一个老板身边的人,对孩子是什么样的表情?一定跟平常不一样。因为我们现在社会太功利了。平常心太差了,所以大家是想在父母那得到利益交换,所以对孩子有一种特殊的关照和献媚。现在有多少小皇帝、小公主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相信成功人士的孩子一定失败。因为孩子看不到真实的社会。不靠自己的独立,这怎么办。

比如说大家知道巴菲特。巴菲特是很有财富的人,他也懂得环境对孩子的影响的概念。他在小孩小的时候住在贫民区里面,天天穿着普通的服装,开一个非常大的破车,天天努力工作让孩子看到,他的儿子根本不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有钱人。而且这个孩子在初中就发誓一定要努力学习,考上名牌大学,靠自己的努力去为父亲换一个新车。如果有这么一个动力,你想想这个孩子会是怎么样的?所以巴菲特非常有教育的智慧。等他孩子上了大学才知道他的父亲是这么有钱的人,但是孩子的轨迹已经定了,这就是教育的弹道原理。炮弹一出膛,落在哪?那个坑早已经定了,包括弹道的轨迹。所以我们中国有句话,从小看大,三岁知老。

成人有了财富,当了领导,但未必有智慧。尤其是在生活上,经常是弱智到儿童的水平,或者是幼儿园的水平。美国的总统里根也讲过,不管你做多大官,你拥有多少财产,如果你的儿女教育失败,一切都归于零。因为你毕竟要离世。离开的时候,财产给了孩子,孩子之间不和睦,相互打架伤害社会,可能也造成一个负面的结果。

中国现在最成功的人士,前方打仗已经不算主要问题了,“后院”的挑战是主要的问题。我们国家的后代教育、“后院”的管理、后世的传承,在我们中国现在都是一个大问题。现在我们没有这样的学术机构能够真正把这一件事情做起来,所以我们北大公学刚刚成立了国内第一家现代家庭管理学院。我们国家有很多财务管理、工商管理、行政管理,但中国3.2亿家庭就没有家庭管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中国网:据我了解,您有非常丰富的海外生活的经验,能不能请您给我们观众朋友们对比一下中外家庭教育的差异,互相之间可以借鉴的方面?

齐大辉:东西方有很大的差异。差异性对我们教育来讲,是一个互补。我在美国生活了很多年,也在美国做中国事务顾问,我身边这些阶层和我服务的对象,很多都是世界五百强公司副总裁以上的人物。所以,我很有感触。美国这个社会成人相对比较成熟。尤其是在孩子教育上,他参与比较多,这与他国家的整个规划有关。

我们中国的家长,由于今天的生活节奏太快了,大家都忙于生计,有很多苦衷。希望我们家长不要受到太多的指责,家长们需要实际的帮助。

很多家长都说孩子重要,但是不紧要。重要是在口头上,在心上。但是紧要是在你的时间和脚步上。因为我们现在全国有很多家长实验学校,家长和老师之间一定要协同教育。很简单,我们打比喻讲,军事行为是一个完整的组织,司令官和陆海空三军,一定要有总参。我们现在教育,就是三缺一。三缺一打麻将都打不成啊。

你看老师、家长、学生三者之间的关系是不协调的,目标不一致,步调不一致,怎么可以打胜仗啊?需要总参!总参是什么?总参就是我们家庭顾问——社工队伍。

我们国家的家庭社工队伍非常薄弱。过去我们有校外辅导员,现在我们校外辅导员基本都取消掉了。现在中国有34万家长学校,基本都是挂牌的。我们有两千多万的老师。我们的老师非常不容易,应该说非常辛苦。如何能够帮助老师,老师就相当于正规军,如何做呢?那就是我们学校要有强大的民兵队伍。还是毛主席讲的人民战争,只有发动家长,动员家长,培训一批家长,组成基干民兵队伍。那有一批优秀家长能够协助学校来做教育,这才是真正可以解决中国的教育问题。

中国网:那外国有哪些经验是值得我们借鉴的呢?

齐大辉:国外,特别是一些发达国家,相对是一个比较成熟的社会,已经过了高速增长的经济过程。美国也经历过这个过程,当时也非常混乱。在美国现实中很多地域,包括基层的教育也非常成问题,但是有一个问题是:美国这个国家是一个宗教国家,在教堂里面做了很多公民的义务教育。包括它社会服务体系比较好。我们国家现在在大的转型期,这方面可以借鉴。就是说,把中国专业化的社工队伍做规划和培训。我们现在给国家做规划,就是百户一问。中国历来就有百户长。家庭社工对社会稳定因素非常重要。比如说家长乡里,并不一定是谁水平有多么高,很重要是你在交往过程中信任你。专业顾问后面有大量的专业队伍和专家系统,这是西方社会像美国的社会,是通过大量的社区服务中心,包括教堂来做群众工作。

我们国家在转型期,正在建这一部分,国家也有这样的规划。比如说我们在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的方法和艺术创新》一书里,已经提出这个规划,就是“三工”队伍建设:政工、社工、志工的建设。

中国网:齐师的意思就是中国现在紧要是架设起一个沟通的桥梁。

齐大辉:是。现在各说各的谱,各唱各的调,就没有办法“打仗”了。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我们刚刚讲的陆海空三军,攻城占池是要靠他们。老师充其量就是海军陆战队,诺曼地登陆,给你运上海岸;家长就好象空军,满天飞的。越小的孩子,刚出生的,学龄前的,小学的,家长的想象空间很大,把自己的任务和愿望放在孩子身上,他不了解孩子的个性,也不了解孩子的环境,家长不成熟。

有很多好的家庭,经济条件好的就往天上打炮了,那炮弹掉下来把自己的炮位给砸了,经常发生这样的家庭悲剧。如果老师和家长能够协同起来做教育,这里面必须有一个角色是总参的角色,总参是给校长和院长提供情报。给陆海空三军提供协调作战的依据,这就是家庭专业社工。这个队伍是我们国家未来30年决定社会稳定,包括群众工作,整个社会情绪的管理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建设家庭社工队伍,制定相应的国家标准。

中国网教授,家长教育未来的发展会不会父母角色有一个区分,父亲是承担怎么样的责任,母亲是承担怎么样的责任?

齐大辉:首先是家长和父母。家长不等于父母。我们大部分人以为父母一定是家长。但是家长不等于父母。因为家长是一个姻缘关系。比如说祖父母,父母,很多家庭好一点能有保姆,大部分时间是孩子跟保姆分享时间的,不是跟自己的亲生父母。包括社工,身边的叔叔阿姨。凡是影响孩子真实生长的环境都是家长。家长是姻缘关系,但是父母是血缘关系,这是唯一性的。如果家长教育可以做好,可以替代父母很多社会管理。

中国网:所以说家长教育是一个泛的概念吗?

齐大辉:家长有宏观和微观之说。微观就是以孩子为中心,以受教育对象来规定的,是一个团体,就相当于我们手表一样。拿手表做比喻,比如说孩子是中心点,是目标,我们从0点到3点,从3点到6点,从6点到9点,9点到12点,这一圈是四个要素。比如说家长是其中一个要素。0点到3点身边的成人;3点到6点,身边是老师,就是幼儿园的老师,中学、小学、大学的。6点到9点是玩伴,比如说他有小朋友、同学,有好朋友,有宠物,各种各样好的人际关系的,包括很多忘年交;912点是属于你们做这个行业,就是媒体。媒体会有很多,比如说卡通片,各种各样的影视的东西,这些对孩子影响更大。

我到新疆做调研时,我们到新疆维吾尔族的一个家族去了,他们一家有30多口人,有一个6岁的小孩唯一会汉语,而且是京片子味,讲的非常标准的普通话。我很惊异啊,我就问小朋友,你学过双语幼儿园吗?他说没有啊,我就在家里面。我说你怎么讲这么好的普通话呢?他说我喜欢看中央电视台的少儿频道。他看少儿频道,就能学好汉语。你想想,媒体是不是比家长作用更大呢。

中国网:按照我的理解,教授所说的家长教育是一个全社会的,共同承担的家长角色的教育是吗?

齐大辉:是。家长教育我刚刚讲是微观,宏观就像你说的是一个社会化的,比如说按照体积讲,或者是面积讲。一国的领袖就是国家的大家长;每一个事业单位中居于领导位置的,就是一个单位的家长;回到自然人,就是我刚才讲微观的家长。为人父母,但不一定是有效的家长。他的影响力不够,跟孩子交情不够,因为他自己的时间付出不够。

中国网:刚才教授提到有效的家长,最近有一个新闻事件不知道您有没有关注,就是托举哥的事。

齐大辉:大家议论的蛮热闹的。

中国网:因为现在媒体和网友有一个声音,说之所以会有托举哥这种平民英雄的涌现,是因为家长在监护方面的失职,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的呢?

齐大辉:网友现在有很多说法。如果是切分出来,应该是这样的。仍以时钟为例,从0点到3点,第一象限来讲确实是家长的失误,因为家长缺乏安全意识,包括家庭的防范措施都有问题,不然孩子是不会爬到这个窗户上的。这个后面好像是祖父母,是爷爷还是姥爷我忘了,这本身就是家长的失职。如果孩子的父母怨老人?那么,作为父母你又在做什么呢?是你的儿女,老人代为照顾孩子是不容易的,我相信这方面是有问题的。

第二从社会角度讲,从3点到6点,我们社会安全教育是不是有问题?这也属于家长教育的范畴,家长教育包括家人安全与健康这一个方面的课,如果经过家长教育,这一件事不会有这种的结果发生,所以这是社会职能的缺失,是我们国家家长教育功能的缺失。这种社会责任是需要政府和社会教育机构来承担的。我们在公民意识这方面,尤其是在生活教育方面非常薄弱,这些年我们做了很多努力,媒体尤其该做安全教育的工作,比如说在家里面,如何做窗户的防护,煤气的防护,这样的科普教育,媒体的力量比学校的力量更大。

6点到9点,我认为很重要是政府在家庭安全教育方面的规划,因为我们国家很缺乏社区的专业社工服务,比如说家庭教育指导站,家庭俱乐部,我们国家应该进行符合中国国情的,类似像西方的民间教堂在做的这种科普性和辅导性工作。

9点到12点是我们的教育部门的工作。我们大家在评论新闻事件时,都是从感性出发。当然,托举哥很了不起,这是一个平民英雄,而且这种英雄在我们社会中,我相信是大量存在的,有良知的人毕竟是大多数。中国的未来一定很光明,但是这个光明的未来,需要我们几代人的努力,从小事上扎扎实实的去做。这就需要教育部门协同社会上更多的机构,包括媒体,我们共同努力介入,做社会科普教育。

中国网:刚刚过去的六一儿童节,今年媒体大家很关注那些特殊的儿童,留守儿童还有失怙儿童,这些儿童所处的家庭教育的环境跟一般孩子是有一点差异的,这些孩子家庭教育是不是应该由社会、教育机构、以及新闻媒体承担更重要的角色。

齐大辉:不是说一点不同,是非常不同。因为孩子在小的时候,脱离父母的监管、监护,包括有很多事情因为国家大的社会转型期、变革过程中,留守儿童有时候是无解的,因为父母的角色是缺失的,尤其是在农村。在美国这是不允许的,父母有时候是要坐牢的,这是从法律角度讲。但是我们社会是需要一个慢慢完善的过程。根本一点现实状况是从成人教育角度去,生存是第一位的,生活是第二位的,生命大家是更珍惜,很多人到死的时候才知道我们缺失很多东西。我们国家也在做很多工作,但是这些工作缺乏系统性。尤其是在教育方面,应该媒体发挥更大的作用,没有那么多老师可以派到乡间去,我们应该组织好义工的培训机构。除了政府组织以外,当然有一些是不错的义工组织,有一些是走形式的。要避免形式主义,怎么建立长效机制,真正发挥社会力量。做一个社工记录,这个社工记录,比如说年轻人做义工可以换到以后的学费,家长做完以后可以在这里面换到学费,这是政府要制订一个循环性闭环的教育政策。因为现在好人做好事一定要得好报,如果好人做好事不得好报,这个社会就不会好。

我们现在知识太多,常识太少,成人不成熟。包括社会政策是没有手掌的,光有手指头。每一个部门都扔出一套政策,它们之间不配套。所以媒体在科普教育方面应该做一个中国最大的家庭电大。希望你们中国网多做努力。网上中国什么,后面一定要有结点。可以说网上中国最大家庭电大,今天我们半小时,一小时说的,老百姓听后找不到感觉。如果我们今天讲孩子不吃饭怎么办,孩子跑太快、不学习怎么办?就是一个小事一集,可以讲十讲,让孩子们听到可以实践,可以交家庭作业,通过网络很方便,可以有专家学者批作业,回头再做。简单事情重复做,才可以成为力量。知识不是力量,重复才是力量。简单事情重复做,有上中下三个结合,这才可以真正成为我们国民教育体系的根本性的东西。

所以我们国家教育思路,教育政策,教育队伍包括我们的社会力量的组合,需要一个踏下心来静静的思考。

中国网:请问一下教授,我们国家目前有这方面的设想吗?刚才您也反复提到了社工团体,我们现在有没有一些行动和措施?

齐大辉:国家都在做。比如说我们中长期的教育纲要,包括全国妇联制订“十二五”家长行为规范,大家都在做一些很有意义的事。包括前一段时间参加人民大会堂里面云南省教育厅的罗厅长的三本书,《教育的价值》各个方面大家做了很多努力。根本的问题,是我们政府的组织工作、科研工作,有一些事情是做不到底的。比如说专家、学者,现在到群众中做调查研究很少。我们都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想问题、编书、造字,那是不行的。

中国网:不接地气。

齐大辉:可以这么讲。因为今天我们社会环境中大家都沉不住气。都是一年干三、五件事。十年能干一件事,就很不错了。我们现在这种认真的态度,包括踏实的精神,还有到群众中做调查研究的工作做得非常差。

一个教育工作者,一个小团队应该是深入到基层,做扎实的工作。像我做家长教育就得取样。我们是北边到齐齐哈尔、哈尔滨、漠河,西边到喀什,我们国家最高的高原,中国最高的小学是我们来做的。南边是到海南岛,我们从城市到乡村,从单位到学校,到幼儿园到社区。所以,应该有一批专家学者,政府的也好,学术的也好,民间的也好,大家有一批爱心人士在做,但是组织工作应该说是比较杂乱无章,部门之间的条款分割是非常弱的。

中国网:据我所知,教授不仅是一个非常知名的学者,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企业管理者。就您看来,企业管理和家庭教育之间有共通之处吗?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

齐大辉:其实,到根上的问题都是一样的。事业和家庭,我们中国现在是严重失衡的。我是做过企业的。1988年,我在香港华润集团做进出口,后来90年代初又到美国做中国事务顾问,我在美国服务的企业都是百年老店,接触过很多成功的企业家。回到国内以后,我在大学里面做教授,在清华、北大讲课。中欧、长江三角洲很多地区都有我的学生,而后面时间越长,保持下来的友谊往往不是事业上的,而是家庭上的。因为我做家长教育的科研,很多求助我的学生,都是因为孩子、老婆、老公这些事。我认为企业管理和家庭教育很重要的连接点,就是情绪资本管理。

好情绪就是资本,坏情绪就是成本,摸不着、看不见,但是会严重影响一个家庭、一个单位、一个国家的社会风气,和大量的社会情绪。比如说企业,企业管理的根本是什么?毛主席原来讲,有人就有一切。哪一个企业家起摊的时候,不都是就那么几个穷兄弟想干一番事业,大家都情绪好。等到企业干成的时候,大家情绪都不好了,尤其是员工情绪不好。所以说,情绪资本是一个新课题。现在,我在EMBA系统就专讲企业情绪资本管理。

比如说上班。我们想想这个情景,每一个老板每一天上班是什么心情。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家里面可能后院起火,孩子不出息,兄弟之间冲突,带着一个负面情绪上班,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的。谁要是去报销,开会,弄不好撞上枪口就会挨骂。这就是情绪,家庭情绪会影响到单位,单位会影响多家庭。

我在清华讲课的时候,有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来学我们家庭管理这一部分的课程。他咨询我一些问题,我说,我们的教育一定要微积分,不能天天胡子眉毛一把抓。家长犯的错误、领导犯的,都是胡子眉毛一把抓。我说,你要有一个微观改变的目标。比如说,我要求他们回去做作业,每一天早晨发一个短信给老婆:“早安,一天愉快”。因为他们经常出差不在家,早上发“祝老婆一天有一个好心情”。晚间发“老婆一天辛苦,照顾家,照顾老的小的,一天辛苦”,就坚持发这个,一周就会发生变化的。他三天两天就已经有变化了。他太太也马上很吃惊啊!从来不说好话的,怎么会说这么好听的话呢?还知道我辛苦!像一个人话,还让我一天愉快,在外面又做什么亏心事了。那怎么样?他就给老婆说:我们在做作业。我们清华齐老师让做这个作业,还要检查,他老婆说,我估计你也不会有这么好心的。因为夫妻是没有距离的,就是很多生活琐碎的事情。过去我们讲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社工就可以断,后来他夫人就成了我们的学员,她就感觉很好。

她太太也每一天给老公发短信:“在外面一天愉快”,“在外面一天辛苦”,“注意身体,少喝酒”等。每一年有一个好的宿愿,有一个好的念头家就变了。他们俩都变了,以后就感觉很受益。

他的夫人就讲,你能不能引入到我们企业里面来。我们这些企业做很大,有的“后院”天天闹腾,能不能过去把这个老师请来给我们上上家长教育课,让家庭好一点。去年,我就去了,给他们250多个中层干部的家属、夫人上了情绪管理的课是。后来他说,今年的春节过的最好了,大家很受益。

什么叫微积分,有良好的愿望,高端的规划。过日子是怎么过的,“过”这个字怎么写呢?是一个“寸”,一个“走,是以寸走的。一定要从微分具体事做。他们企业要求给老公发一个短信,说”老公一天愉快,一天辛苦“。就这么两句话,两边都要求相互发。很多企业中层干部都说老板好,还关注我们的生活。还有大家为了做作业也不那么尴尬。平常一发这个短信,很多夫妻之间就有想法了。说这家里面有情况了,我老公说这种话,是不是外面有什么问题,这都是常人的心态。这个社会,大家认知都是这样的。要是有一个完成作业的理由,为老师做作业,觉得有一个客观的事兜着,都不尴尬。做一做,一周,半周就成为习惯了,那家就好了。

由这个切入点再去往里面一点点做。比如说一根烟,很多小孩是一分换一根。我提高一分,老爸你减少一根烟,要说话算话。就这把男同志的烟就少抽了,有的就戒掉了。很多男同志讲,他提高30分很容易,我戒一盒烟很难,但是说话算话这一句话就完了。因为我教小孩很多口语:“老爸,你要是及格,我就及格,你不及格,管我没资格。这个办法,对家长非常刺激。

还有一句话是:爸爸妈妈,你是我学习的好榜样!很多成人是脸红的。我们这个社会其实大家都有良知,都希望往好的走,重要是成人没有约束。那成人怎么能有约束呢?比如说越王勾践、唐太宗,这哥俩都是一把手。无非是一个台上,一个台下。他们两个做过同一件事,就是提醒自己。一个是用唐太宗的大臣魏征;一个是用苦胆。卧薪尝胆,不就是这么一个成语吗。每一天舔舔这个苦胆,提醒自己。落伍的君王,也是国家领导人待遇。不去游山玩水,风花雪月,这不是他的生活,他去舔苦胆,立志要扶国,要做正事。我们成人现在就是缺乏这个苦胆。

我发明了一套很好玩的游戏,家庭教育的扑克牌、麻将。大家可以打扑克、搓麻将,边娱乐把教育做了。我们有一套工具,叫家庭公约。这一套东西,是我们经过十年的科研做出来的。在我们实验学校、实验社区做实验,改变率都在85%以上。

朝阳区是我们的实验区,2007年我们就在那做实验,370个妇联主席都是我的学生。一个月后,老公,孩子的鉴定改变率达到97%。就“唠叨”这单一指标,让一些妇联主席把嘴巴闭上了,不唠叨孩子老公了。这不容易吧。

中国的古典智慧非常多。《道德经》第二章是: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管理最高境界就是无为而治。那么从教育角度讲,最高境界是非口语的教育,不言之教。一流的家长和领导,是用眼神管理的,眼神一到就知道怎么样,心领神会。不管是你单位的企业,还是自己的小家,道理是一样的。在大脑程序上,都是一个位置。如果是二流的,就是用嘴巴管理。现在多少老板天天骂人,板着脸。什么是老板,老板就是板着脸的人。骂人才叫权威。那是无能的表现。

家长如果天天唠唠叨叨,孩子就不正向做了。比如说每一个小孩早上起来出门上学,大部分家长都说负向的词:“别搞小动作”,“认真听讲”,潜台词是不相信你,你会搞小动作。尤其是我们成人,要是女同志没有智慧,劝老公今天早一点回,别在外面扯,尤其是不能跟那个小妖精怎么样,你看她一说,提醒她老公,脑子里面立即蹦出一个美人。她想说的不一定是,但是没有说到,可能就出来了。反正打了骂了就不欠了,你唠叨我我还真亏,我干吗不去啊?有一个谁,好长时间不见面,聊聊天,喝喝咖啡,很多浪漫事情就出来了,不就这么简单吗。

说念力,就是有什么念头,就会有什么力量。大部分我们成人都没有正向的念头,都是指责性的、负面的念头。这个社会往哪里走?家庭往那里走?孩子往哪里走?都是念力问题。

我们现在做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君子教育与西方公学的精英教育做一个的结合。像太极阴阳一样结合起来。东西方有很多相通之处,在根上都是一样的,比如说向善。比如说美国,这个社会很大一部分是在于诚信上。如果不诚信,在社会上付出的代价比诚信更大。我们国家这方面代价太小。如果要是说今天这么多企业,良心有问题,最终企业应该是除了天谴以外,应该有严厉的法律制裁,但是现在我们国家制裁不够。

如果你要是让他一下子倾家荡产,一下子消亡在这个商界,我相信大部分都会好的。一方面从外在的行为约束,一方面是从教育上,思想认知方面的提升,这是国家往上走的根本。

企业和家庭是一回事,无非是一个中型家庭。企业的老板无非就是一个中型的家长。大家长是我们胡锦涛和温家宝,一到国际会议上,他就是中国的大家长了。中国现在成为一个大国,经济总量上去了。我们国家30多年的建设,经济成长的确“可赞”,很值得赞赏。但是我们每一个家庭的缺失,现在真是“可叹”,家庭中都有很多遗憾。全民族打内战和内耗,这一点是我们全国没有政委了。

过去老词是“政治思想工作”,今天新的管理叫情绪管理,是我做的学术研究。如果要是每一个企业派一个政委,可以把经济效益提高百分之多少,老板都欢迎。问题是,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呢。

我们现在正在制订国家的标准,如何考核政府?如何考核企业?企业人力资源部,不是光招一个员工了事。怎么考评员工?让员工如何感恩?如何在这里很心情愉快的工作?这是根本。如果我们企业人力资源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们每一个政府的工作人员可以做到这一点,我整个社会状态就和谐了。

中国网:听了教授的介绍,真的觉得家长教育、家庭教育蕴含着非常大的学问。今天非常高兴可以听到您的精彩讲解,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谢谢齐教授。

嘉宾精彩观点
策划:中国网教育频道 执行:李昭 设计制作:谢东建 出品时间:2012年7月 内容合作: 010-88828229 QQ:287246259
中国网教育频道热线:010—88828133 邮箱fengz@china.org.cn 合作QQ:49325928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fengz@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252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