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孙加所:大山里点燃的烛光
中国网 | 时间: 2006-07-21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孙加所,男,汉族,1972年10月出生,中共党员,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县德泽乡小柳树蒙古箐校点小教高级教师。

    每周一,大山里,不论刮风下雨,孙老师和他的学生们都要升起五星红旗,唱起国歌,开始他们的生活——年轻的孙加所老师在这里用一个个真实的故事诠释着“普九”的艰辛和对党的教育事业的无比忠诚,不断谱写着大山教育的新篇章。

    这里全是山,这里的山全身都长满了树,这里的山离天很近,山顶的树出土后就长在天上。这里没有公路,人背马驮的历史仍在继续。曾经人们对汽车的认识只是一种想象,有了电视后,人们才知道汽车的模样也是各种各样的。一条弯弯曲曲凹凸不平的羊肠小道连接着山外的世界。曾在这里担任过乡党委书记的姜宝成形容蒙古箐为“猴子走路都要拄拐杖的地方”,在这样一个人迹罕至的贫困村寨,只有一个老师的学校就在半山腰上。老师的名字叫孙加所,学校的名字叫“沾益县德泽乡蒙古箐校点”。每周一,大山里,不论刮风下雨,孙老师和他的学生们都要升起五星红旗,唱起国歌,开始他们的生活——年轻的孙加所老师在这里用一个个真实的故事诠释着“普九”的艰辛和对党的教育事业的无比忠诚,不断谱写着大山教育的新篇章。

    党组织——是他前进的加油站

    在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一位年青的预备党员认真地听,仔细地记,反复思考,深刻领会所学的每一个内容。他认真学习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他说:入党是自己多年愿望。因为他不仅要用教师的职业道德要求自己,更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要求自己。

    无私奉献,爱岗敬业

    2000年9月,当他第一次站在蒙古箐校点的讲台上,面对许多“0”分,第一句话就问:“同学们,愿意把成绩搞好吗?”学生的回答很响亮:愿意!从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里,从那响亮的回答声中,他相信孩子们,更相信自己。为了教学,他既是老师,又是家长。在学校,他经常利用教学后的时间给后进生补课,下大雨,为了学生的安全,为了履行一个老师的责任,他无数次地送小学生回家。

    同样为了教学,他牺牲了太多的夜晚,打着手电筒走访家长,在漫漫夜里不知在深山里摔了多少跤。为了孩子们,他把妻子都搭进去而经常顾不了自己年幼的儿子。六年来,他只要外出开会,妻子就是“代课教师”。两个班的学生,两个教室,他上这个班,妻子就看着另一个班做作业或搞活动。山高风寒,儿子多次伤风感冒都是拖重了才去看医生。就在2003年11月份,他儿子感冒发烧,孩子当时才三岁半,吃了好多次药都没有好转,妻子叫他带儿子去德泽医院看看,当时他想:从校点到医院有二十多公里路,交通又不方便,妻子一个人没法带孩子去,我要是去了学生怎么办?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学习,他想等到第二天早上再带孩子去看医生(因为到第二天早上就是星期六),于是,他就对妻子就:“没事的,我再拿点药给他吃。”到了第二天早上,他伸手摸摸孩子的脸,简直就象火炉一样,当他再次拿药给孩子吃时,一个三岁半的孩子他竟然说:“爸爸,我要打针。”一个三、四岁的农村娃娃,提起打针谁不害怕得大哭大闹。孙老师背起孩子就向医院跑,可是,儿子在背上说:“爸爸慢点,快了会把头颠疼了。”他妻子听了这话,流着眼泪对他说:“你为了别人的孩子,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要是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他什么也没说,因为妻子说得并不错,天下哪有父母不心疼儿女的?到了医院,孩子已经昏迷,医生一量体温41度,医生当时就说:“哪有像你们这样做父母的,一个老师会让孩子烧成这样,要是再晚来几个小时,就有可能把孩子烧成终身残疾。”医生的批评、家人的怪罪,他能说什么。当吊针挂好后,他又想到了还在学校请人看着的学生。

    关爱学生,教书育人

    特殊的自然环境,导致了村民们贫穷落后,每年开学,大部分学生的书费都是孙老师先垫着,可是,他并不富裕,一家三口,就靠他那点工资生活。为了怕学生生病时到十多里外的地方买药耽误学习,他在学校里又开了一个“小药店”,他每次到乡上都要买上几百块钱的药,这些药不光是解决孩子感冒咳嗽等小病,而且老乡们需要应急时也来学校找他,他一分钱不收,无偿送给大家。贫穷与知识是成反比的,无知与落后则好像孪生兄弟。受生活环境的影响,这里的家长普遍素质偏低,送孩子上学一切都是学校的事,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学校身上。

    在班里有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他们常常沉默寡言,常常一个人在僻静处发呆,这样小小年纪失去童真,没有了笑声,没有了歌声,不想学习,不爱交友,给人的印象就是孤独和无奈。孙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了解,原来是姐弟两个。他带着疑问走进了他们家,家里的一切让他愣住了。一个70来岁的老人正在做饭,小女孩帮着生火,小男孩在外面喂猪。他问小女孩:你爸爸、妈妈呢?小女孩冷冷的一句“不知道”,最后小女孩的奶奶才说:“她父亲到处飘荡闲逛,常年不归家,母亲也出去打工了。”孙老师听了,心里难过极了,他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这姐弟俩作为帮扶对象,给他们爱心、关心。于是他经常跟她们交谈,跟她们一起玩,给她们买铅笔、买作业本,给小女孩买扎头的蝴蝶结,给小男孩做橡皮枪,一步一步打开了她们的心扉。有一次他给她们买了文具盒、书包等80元的学习用品,她们心里乐开了花,激动地说:“孙老师,你比我爸爸还亲呀!我爸爸都从来没有给我买过书包!”泪水模糊了孙老师的眼睛,80元钱微不足道,可它却拯救了一对孩子的灵魂。

    爱是阳光,可以把坚冰融化;爱是春雨,能让枯萎的小草发芽;爱是神奇,可以点石成金。现在,姐弟俩已经读初中了,他们变得活泼可爱了。孙老师不仅拯救了姐弟俩,还拯救了姐弟俩的父母,就在2001年春节,他找到了姐弟俩的父母,跟他们谈心,他们看自己的儿女有了进步也很高兴,他们决定,痛改前非,一定要让孩子感到有一个温暖的家。一分耕耘,一份收获。

    在2002年乡期末统考中,他所教的两个班的成绩大幅度提升,平均分由历年的倒数第一上升到全乡中等水平,从2003年到现在,他所教的两个班的成绩在全乡都是名列前茅,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2005年期末统考中获得了德泽乡有史以来教学质量最高奖。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不是树上掉下的扒柿花,它是孙加所老师用心血和汗水换来的。

    为人师表,以身作则

    他是大山的儿子,他有山一样的基因,为了学校,为了孩子,他无所不能。2003年初秋,一场罕见的暴风雨把学校的厕所刮倒了。他在向中心学校求得经费后,一连串的苦差事让他着实累了一阵子。500多块水泥空心砖,三十包水泥,八、九吨沙子,只能运到离学校十几里外的小柳树村,要把这些建材弄到学校谈何容易。在这个秋收的季节,全靠春种秋收维持生活的村民们哪有时间帮助搬运这些材料,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他断然决定:带着老婆和大一点的学生背,背了两天,效果甚微,老百姓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放在心上,于是,自发的每户出两个义务工才把材料背完。

    这件事与《愚公移山》的故事非常相似,相似之处就在“愚公感动了天神”,孙老师感动的是村民,结果一致,山背走沙背完。不过“移山”的故事是虚构的寓言,而“背沙”这件事是真真切切的事实。新厕所建好后,孙加所老师有针对性的给学生布置了一道作文题《劳动有感》。有位同学写了一篇《背沙、背砖有感》道:“沉重的沙子,压在我小小的脊背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我真想把它扔了算了,但是,当我抬头看见老师背的是我的五、六倍之多,艰难的一步一步向上爬,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裳,看着,看着,我的眼睛湿润了,老师,这都不是为了我们吗?我扔沙的念头没了,随之而来的是——我要发愤学习,将来一定要把家乡的公路修通,一定要改变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从这篇作文中,我们读出了许多味道,老师是学生们向前发展的路标,一言一行都是学生的榜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延安精神,教书育人

    在这样一个贫困、偏僻、落后的山村,教学资源除了课本,连一本课外读物都没有,而且一个老师要教两个班,学生还能取得好成绩,凭的是什么?一种精神——延安精神。在孙老师到达校点之前,这里的学生没见过红领巾,也不会唱《少年先锋队队歌》,从没亲眼见过“五星红旗”,也不会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更不知道升旗是怎么回事。作为教师,他深知,要想教育好学生,德育非常重要,就像孙老师说的:一个连自己国家的国旗、《国歌》都不知道的人,他会爱自己的祖国吗?他会爱自己的家乡吗?他会好好学习吗?孙老师想到这里,他觉得建一个升旗台迫在眉睫。

    在教育局和中心学校的大力支持下,他带领学生在场院中央建起了一个升旗台。在升旗的第一天,全村老少都围在旗台下,围在学校周围,观看那庄严的升旗过程,当五星红旗伴着孩子们稚嫩的歌声冉冉升起时,全村人大多都流泪了。国歌激发着蒙古箐人民对祖国美好的向往,五星红旗升起了孩子们心中的信念和理想。从此,每周一早上,孩子们都在国旗下接受着延安精神的教育。孙老师他不仅给蒙古箐的孩子带来希望,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蒙古箐的村民,他不仅关爱这里的孩子,他也爱着这里的村民。由于他的敬业爱岗,教书育人,成绩较突出,《曲靖日报》2005年9月19日《深度》栏目用一个整版刊载了他的事迹,与此同时,云南电视台、曲靖市电视台、沾益县电视台、《沾益教工》以《大山的儿子》为题作了专题、专稿宣传;2006年5月,他又代表曲靖市参加了云南省“延安精神进校园”经验交流……他的事迹远不止这些,当然我们希望的也不止这些。我们相信,大山里的烛光将永远照亮大山。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