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陈保善:冲在教学科研的前沿阵地
中国网 | 时间: 2006-07-21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陈保善,男,壮族,1959年11月出生,广西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在自治区人民政府的关怀下,由广西大学引进的广西第一位、到目前为止也是唯一的一位“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际知名的分子病毒学专家陈保善博士,远涉重洋,回到广西、回到广西大学,为故土广西、为国家生物技术事业的开拓与发展,埋头苦干,奋发努力。

    由于历史原因,广西经济文化处在国内相对低下的水平。经济文化要发展,人才,特别是高层次专门人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大力引进高层次、高水平的人才,是科技兴桂的一项重要举措。在自治区人民政府的关怀下,由广西大学引进的广西第一位、到目前为止也是唯一的一位“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际知名的分子病毒学专家陈保善博士,远涉重洋,回到广西、回到广西大学,为故土广西、为国家生物技术事业的开拓与发展,埋头苦干,奋发努力。几年来,由于他在教书育人、科学研究领域中的努力,为广西教育、广西生物技术的发展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在广西大学,人们提起他,都会感到,那是广西教育界、生物技术界的骄傲。

    海外苦读陈保善出生在武宣县一个壮族农民家庭。在1978年的高考中,他选择了与农民最密切的学校和专业——广西农学院植物保护专业。大学毕业后,陈保善考入华南农业大学植病系攻读研究生。1985年获硕士学位后,陈保善回到广西农学院(现广西大学)植保系,开始了他传道授业解惑、教书育人的教师生涯。

    由于教学和科研工作出色,1987年陈保善被选派到澳大利亚Adelaide大学留学,他怀着科教报国的胸襟,刻苦学习,顺利完成学业,获得Adelaide大学博士学位,并在科研方面取得了优异成绩。20世纪80年代末,在研究当时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昆虫媒介传播病毒的专化性识别的机制问题时,陈保善出色的科研能力赢得了同行的认可和赞誉。经过推荐,陈保善于1991年到美国Roche分子生物学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晋升为该所研究员后,1995年他转到美国马里兰大学生物技术研究所,作为高级研究员,开展分子病毒学的前沿研究。在美国工作期间,陈保善在低毒病毒的分子生物学、植物病原真菌致病分子机理以及植物病害生物防治等研究领域做出了重大贡献,创造了几个世界第一:在世界上首次建立了真菌病毒的转染系统,为真菌分子病毒学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首次揭示低毒病毒对真菌毒力的调节是通过影响G-蛋白信号传导系统,推动了从植物、动物到医学真菌致病性和毒力调节的分子机理领域研究的进展;首次阐明了双链核糖核酸(RNA)低毒病毒从C- 脱氧核糖核酸(cDNA)转基因真菌中再生的具体过程;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分子比较真菌病毒学系统,为设计更为有效的生防病毒来控制植物病害开辟了新的途径。美国《科学》杂志审稿人在审发陈保善的论文时写道:“他的结果对使用低毒病毒来控制植物病原真菌具有重要而深远的启迪作用,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

    回国报效早在Adelaide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陈保善就有了回国工作的打算。1998年,陈保善从老同学那里了解到,目前国家正准备实施西部大开发,最缺的就是尖端人才,而母校广西大学已进入国家211工程建设计划,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顿时,身处异国他乡的陈保善无比激动:他决定赶快回到祖国,让自己的研究在祖国开花结果!1999年2月,陈保善借回国探亲之机,专程回到母校——广西大学进行参观访问,实地考查了学校的教学、科研工作的情况。当年冬,陈保善放弃了美国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举家回国,回到了曾经哺育他的母校——广西大学,又继续了他传道授业解惑、教师育人的生涯。在国内,无论从生活还是工作方面,都无法与国外比拟。尤其是在高层次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装备等环境条件方面,其简陋甚至超出了国外同行的想象,让他觉得更为困难的是科研气氛和技术支持。在美国,除了有仪器装备先进的实验室外,更重要的是一些化学试剂供应非常便利,仪器维修的效率也非常快,还有一大批学者,有很多相关专业人员,学科的支持力特别强。而在国内,有时连小小的试剂也购买不到。艰苦的工作和生活条件,甚至是学术研究上的一些损失,却从未让陈保善动摇过报效祖国的信念。他想得更多的是如何为国家、为广西培育一批现代生物技术的高层次人才,撑起高尖科学领域的一个点,缩小广西与先进省份的差距。

    教书育人作为一名大学教授,陈保善首先考虑的是,教书目的是育人,要育好一批国家建设人才,首先要有一支好的学术队伍。他时刻不忘扶掖本学科年轻教师的成长,陈教授注重从专家治教、教授治学的层面,从学科发展的长远考虑,以重点学科建设为核心、重点实验室建设为依托,注重培育和组建一支能在教学科研第一线打大仗硬仗的、以年青人为主体的学术团队。在陈保善教授和其他学术带头人的帮扶下,年轻的科研人员迅速成长,形成了一个高素质高水平的学术团队。由他牵头、整合相关资源组建的亚热带生物工程团队—“亚热带生物工程人才小高地”,于2004年8月被自治区党委组织部、自治区人事厅授予并被誉为“广西龙头、国内一流、世界知名”的“广西人才小高地”。

    与此同时,作为青年教师的导师,陈教授主动承担任务,在严谨治学的学术思想的形成、可行的技术路线和研究方法等方面,给予年轻人毫无保留的建议和帮助。教学上通过指导制订教学大纲、编写教案、旁听教学课程等措施,科研上安排年青教师参加国家、省部级科研项目,提供研究环境,并亲自指导科研项目的设计,扶持年青教师尽快成长。他还注重通过自身的模范行为对他们的人生观和科学观进行熏陶,真正把他们引领入教学科研的正道上。博士学位点和硕士学位点是培养高层次专门人才的基础。作为微生物学博士点导师,他不满足于原有博士点的建设,自从1999年学科取得微生物学博士点后,为加快广西高层次人才培养的步伐,陈保善教授时刻瞄准学位点建设,通过已取得的微生物学博士点及已有的硕士点的建设,带动相关学科博士点和硕士点的建设,努力推动学校研究生教育的发展。经过努力,于2006年获得植物病理学博士点和生物学一级硕士点,从而增强学校在现代生物技术及相关学科方面的高层次人才培养的能力。

    作为一名研究生导师,他担负着指导博士生、硕士生的任务。他先后开设和讲授了分子生物学、分子病毒学、微生物学前沿进展和专业英语等研究生课程。除了力求把最新的知识传授给学生外,他更注重培养学生主动地获取知识和批判地吸收知识的能力。通过介绍一项项知识的来龙去脉,布置一系列的文献阅读和综述写作,他的每门课程都给同学们留下想象和发挥的空间,注重培养学生主动地获取知识和批判地吸收知识的能力。他关心和爱护学生,他要求学生首先要学会做人,做一名学术道德正派、实事求是、严谨治学的人。其次才是做学问,同时通过做学问,从点滴中言传身教,传授给学生做人做学问的道理。他基本上每天都在实验室工作 11-12 小时,坚持每周召开例会,听取同学们在开展课题研究工作的进展和遇到的困难,和大家一起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他主持了微生物学和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两个学位点的博士、硕士研究生培养方案,对课程设置和实践环节做了新的安排,使研究生培养目标、培养方法和培养质量做到与时俱进。他提出并率先在学科内试行细致的研究生中期综合考核制度以及毕业论文答辩后论文修改的具体程序。经过多年的实践,该措施在端正学生的学习态度,树立实事求是的良好学风,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专业实验室是高层次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陈保善教授把研究生培养作为实验室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来抓,设立了专门的研究生课程实验室,使研究生获得更全面的实验技能训练。他通过平时一点一滴的言传身教,对学生的人生观和科学观进行熏陶。陈教授创设一套研究生参与实验室的管理的制度,从仪器使用到维护、药品试剂的配备到采购,实验室环境整治到清洁卫生都让他们主动参与。通过这种方法来培养学生吃苦耐劳、脚踏实地的品格和研究工作的组织和协调能力。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毕业研究生在给陈老师的信中。说:“我在公司做技术支持,去过很多地方的实验室,在很多实验技术上真的让我比较有优越感。我们那时候受到的系统训练真好,我走到哪里都不怯场。好感激您,给过我这样好的学习机会”。研究生的论文,特别是其毕业论文,是体现高层次人才培养质量的一项重要指标。除了让学生参与到由陈教授主持承担的国家及省部级大的科研项目外,做好毕业论文,是陈教授非常重视的一个培养环节。每年的四月至六月,是陈老师给研究生审核、修改毕业论文的最繁忙的季节。陈老师对论文读得很细,大到学术布点、科学推论,小至段落标点符号,他都认真审核、仔细推敲。有时至半夜时分,他还在他的教授工作室为学生审核修改论文。

    2003-2005年,他所指导的研究生的毕业论文,有3篇被评为广西大学研究生优秀论文,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学位办抽查的广西高校研究生毕业论文中,他所指导的研究生的毕业论文,有2篇被评为广西高校研究生优秀论文。六年来,他共培养了10名博士生和26名硕士生,有的被一些著名的教学研究机构聘用。现在他们均在工作中发挥作用。陈保善同志虽然身为名教授,但十分重视本科生的教育工作,每年都承担本科生课程讲授任务。近两年来他讲授的是病毒学双语课。分子病毒学是当今世界生物技术的一个前沿,因此,目前国家还没有合适的教材。陈教授就组织学科的相关人员,和助手一起亲自编写教材。陈教授不但利用现代教学手段,制作多媒体课件进行教学。特别在教材中注重编入学科专业的新的、前沿性的知识和研究成果,以开发学生的科学思维。同时进行的双语教学,促进了学校双语教学水平的提高。他对待每堂课程、每个讲座,从不因为有可推辞的理由而耽误或拖延。有一次,他到市里参加自治区的一个项目评审会。一整天的会议结束时,已经过了下午六点半。因为晚上有他的一个本科生现代病毒学研究进展讲座,陈老师谢绝了会议组织的晚宴,一出会议大楼,就冲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往学校赶。由于正遇到下班高峰,车走得慢。他在车上用手机不断地向组织讲座的老师报告汽车行进的位置。出租车到他上班的实验大楼时,离上课时间剩下不到十分钟了。陈老师从办公室里拿上讲座材料,一路小跑向几百外的教学楼。当他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时,汗水湿透了他背后的衣服,在座的老师和同学们看到这样的情景,无不为陈教授这种对同学们认真负责精神所感动。

    陈教授每年都安排一批本科学生到他的实验室从事毕业论文的研究实习。无论工作多忙,他都会亲自与同学们一起讨论毕业论文的选题,安排他们参加由博士生和硕士生组成的研究小组,对每一位同学都安排相应的研究生负责具体的技术指导。此外,这些本科同也可以参加实验的工作会议,报告他们的研究结果。由于有了这样的环境,同学们通过毕业论文研究,除接触到许多课堂上没有听过的新鲜事物外,更重要的是亲身感受到科学研究的艰苦和快乐。陈教授在教书育人方面也做得十分出色。在传授知识的同时,他更注重培养学生主动地获取知识和批判地吸收知识的能力。他注重通过自身的模范行为对学生的人生观和科学观进行熏陶。六年来,他指导了22名本科生的毕业论文研究。其中 2005 年指导的 8 名本科毕业生中有 5 人考上区内外著名高校的研究生。教学改革是提高本科教育质量的一项重要措施。陈教授作为学科的主要学术带头人,提出要通过重点学科、重点实验室的建设,来促进本科教学质量的提高。他积极主动参与学科专业相关的教学改革,参加“生命科学与技术类本科生实践能力培养改革与实践”的教学改革项目,成为2005年广西获得的唯一的一个国家级教改立项项目,参加“依托重点实验室,培养创新型生物科学人才”的“新世纪广西高等教育教学改革工程”项目,探索建立生命科学技术类本科教育的创新教学体系,进一步更好地培养创新型生物科学人才。目前项目取得良好的进展。

    科技创新广西大学是国家“211 工程”重点建设学校。作为重要的学术带头人,陈负责广西大学“211 工程”重点建设学科“生物技术与亚热带资源开发利用”的建设,从学科方向的凝练、到学术队伍的组建,从总体规划设计到具体任务实施,从宏观协调到实际操作,陈保善同志均认真负责,事无巨细,承担了学科建设大量的工作。几年来,学科建设取得显著成绩。在他的努力下,形成了高水平、有特色的研究方向,并保持在国际先进水平的地位。在实验室建设方面,取得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微生物及植物遗传工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和第一个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广西亚热带生物资源保护利用重点实验室,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和国家共建重点实验室建设上取得了新突破。

    作为我区第一个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微生物及植物遗传工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和第一个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广西亚热带生物资源保护利用重点实验室的首任主任,他借鉴发达国家科学研究基地的先进管理理念,结合国情,实行开放式运作,面向世界,瞄准国际学科先进前沿,整合学科和科学研究资源,形成强势的研究方向,在实验室开放运作上取得实效。为在文化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开展高水平的科研基地建设起到了示范作用。他克服种种困难,用了几年时间,建立起一个在国内居于领先水平的分子病毒实验室,几年来,他亲自主持“病毒与寄主相互作用的分子生物学:寄主因子基因的功能性克隆”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病毒宿主因子基因克隆及抗病毒化合物筛选新方法研究”等国家“863”高技术、“低毒病毒的宿主因子基因和靶基因的克隆及其功能研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等10多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病毒宿主因子性质和作用机制的研究是世界病毒学的“哥德巴赫猜想”,研究一旦成功,一直困扰人类的病毒感染性顽疾如艾滋病、肝炎、流行感冒等可望有效地进行预防和治愈,这将在人类生物与医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经过努力,陈老师建立了基于低毒病毒与板栗疫病菌相互作用的系统,构建了目前国际上最大的板栗疫病菌表达序列标签(EST)文库,为揭示病毒复制和维持以及病毒感染导致症状所依赖的寄主功能,取得重要的阶段性成果。他所在的研究所和实验室,近年累计承担国家级项目21项,省部级项目16项,在植物病原微生物功能基因组学、病毒与宿主相互作用、新型抗逆农作物种质创建和动物克隆等领域的研究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造福桑梓科研的最终就是要为人类利用,陈保善老师从不忘记利用自己所掌握现代生物技术与知识,利用假期或节假日,参加自治区科技兴农活动和学校组织“科技大蓬车”科技服务活动,深入到农村基层、田间地头,解决我区农业生产中的问题,为广大农民造福。广西辣椒最出名的应数天等的指天椒。指天椒是天等县主要经济作物之一,然而指天椒生产的最大问题就是病害,每到开花结果季节,病毒病发病率接近100%,目前尚无有效的抗病毒农药。2003年夏,陈老师到天等县考察辣椒病害情况,看到当地农民和干部期待攻克病害的眼神,深感责任重大,并承诺:“给我几年时间,我会尽量培育出一个抗病毒的品种,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他要了250克“天等1号”辣椒种子带回实验室。在自治区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依据控制宿主因子基因的先进思路,从辣椒中克隆了相关的宿主因子基因,并运用基因工程方法获得了抑制这种基因表达的转基因植株。目前,遗传稳定性的研究与测定,第三代的转基因植株正在受控制的田地里进行严格的测试,不久将会应用到实际种植中。罗汉果也是广西的特产。随着栽培地域由半山腰向山脚和平原的转移,生态环境的改变导致罗汉果病毒病越来越严重。2004年秋,陈保善考察融安县罗汉果栽培区的病毒病状况时,了解到过去每亩可以挂果1.5万至2万个,但在严重发病的果园,每亩挂果还不到100个。全县去年种植罗汉果的农户中,大约1/3赔钱。从融安回来后,陈教授立刻加强了对罗汉果病毒病研究的力量,很快查清了罗汉果病毒的类型,并开展了基于宿主因子基因和病毒本身的抗病毒罗汉果育种工程,取得可喜的进展,有望成为一项为农民增产增收的一项新技术。

    淡薄名利由于陈保善教授在教书育人、科学研究方面做出了显著成绩,国家和人民给了他相应的荣誉。2000年被自治区人民政府授予“广西壮族自治区有突出贡献科技人员”称号;2001年被教育部授予“全国优秀教师”称号;2002年被自治区总工会授予“广西五一劳动奖章”,同年被中组部、中宣部、人事部、科技部授予“杰出专业技术人才”称号;2004年被评为“全国师德先进个人”,同年入选“新世纪千百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05年被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在荣誉面前,谦逊的陈保善老师总不愿意过多地谈到自己的成绩,客气地谢绝多家媒体对他的采访,而把大多数的时间,投入在教学科研、教书育人、振兴国家的实际工作中。他在海外求学时,深切地感受到祖国的兴旺发达是那么的重要。他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国家富强、民族进步做出自己的一点贡献,要走的路还很长,需要做的事情太多,时间是那么地宝贵。他说,我要像优秀的老一辈科学家和教育家那样,自觉地高举科学旗帜,弘扬科学精神,善于学习,勇于创新,不断攀登新的科学高峰,为国家培养更多高素质的人才,在科技和教育事业的发展中实现自己的理想和价值。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