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内战,反对武装干涉

陆定一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九日在延安“一二九”十周年纪念会上的演说)

各位先生、各位朋友:

今天举行盛大的“一二九”十周年纪念大会,刚才主席和周恩来同志已经把开会的意义和我们的任务说得很清楚。主席要我来说几句话。我首先要向到会的各位先生各位朋友特别是代表“一二九”运动的精华的各位先生各位同志各位朋友们致敬(鼓掌)。向昆明为了反对内战与反抗国民党屠杀而罢课罢教的教授教员与同学致敬(鼓掌)。向为了和平高举义旗的高树勋将军致敬(鼓掌)。向重庆各界反内战联合会致敬(鼓掌)。向一切主张和平反对内战的各界同胞致敬(鼓掌)。向作为和平的支柱和民主的支柱的八路军新四军和解放区人民致(大鼓掌)。

我还要向美国旧金山国际码头工人仓库工人职工会致敬(鼓掌)。向美国海员工会致敬(鼓掌)。向美国人民和美国政府中遵行罗斯福总统政策反对武装干涉中国内政的一切民主人士致敬(鼓掌)。

今天开会,纪念“一二九”十周年。这个大会,是反对内战的大会,是反对武装干涉的大会。因为内战问题,是四万万五千万同胞当前最紧迫的问题,也是全国青年面前最重要的问题。而内战发生的最重要原因,除了国民党内的反动派蓄意挑动和组织以外,还有外国的武装干涉,没有这个武装干涉,内战甚至是打不起来的。

先说内战问题。在国民党当局召集了军事会议,决定了新的更大规模的进攻计划以后,内战正处于由第一个阶段向第二个阶段发展的过渡期间。

第一个阶段的情形是:九月十七日,正当国共谈判在重庆进行,毛主席还在重庆的时候,国民党当局就把《剿共手本》用飞机送给阎锡山(当然同时还送给全国其他一切国民党高级军官),这架飞机误落在焦作,被八路军检出了《剿共手本》和命令。九月二十九日,国民党当局通令各战区,就地翻印《剿共手本》。十月十三日,国民党当局发出《委座酉元电》叫国民党军队“剿匪”,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剿匪密令》,这个密令由胡宗南转给高树勋将军,高将军起义后就交给我们,我们已在报上发表了。以后,国民党各战区各军队都发了许多“剿匪”部署的命令,其中很多我们在报上已经发表。这一次国民党反动派调来进攻解放区的军队,有正规军一百二十万,其中三十六个军约八十万人是进攻华北华中解放区的,此外,还有伪军三十五万,日军三十五万,一共一百九十余万兵力。

各路作战的情形:平绥路上,国民党军队企图攻占我军解放的张家口,受到我军坚强的回击,没有成功。山西阎锡山用十三个师进攻我晋东南太行地区,在我军自卫下全部放下了武器,包括军长史泽波在内。平汉路方面,国民党军队联合敌军及伪庞炳勋孙殿英等部,攻占了解放区很多县城,国民党当局下令限十一月底“打通”该路,在我军自卫下,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四十军军长马法五及四十军三十军全体官兵都放下了武器。津浦路,国民党军队联合敌军与伪军吴化文等部向我进攻,国民党当局亦曾下令限十一月底“打通”该路,至今没有成功。鄂豫皖解放区,国民党当局下令限十一月底“肃清”,至今还在继续进攻。山海关一路,国民党军队在我军忍让之下得寸进尺,冀热辽解放区受到了国民党军队严重的摧残。这一时期中,发生了高树勋将军的起义,证明甚至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反对内战的主张也得到有力的响应。

现在,第二阶段又要开始了。国民党当局在十一月十一日召开了军事会议,名为“整军复员会议”,开了四天,讲了些冠冕堂皇的话。接着又开了秘密会议,决定倾全国兵力到华北“剿共”。会后,南方各地的军队即再度大举北调,几十个箭头指着华北各解放区。调兵的规模,我举湖南作为一例。湖南本有四个军,现在北调的已有三个,留守的只剩一个。所谓“复员整军”,其内幕即是如此。这几天,国民党当局正在经过中央社进行其大规模的谣言攻势,主要的一点,是造谣说八路军里有日本人,甚至不惜与战争罪犯冈村宁次和日寇的朝日新闻联合起来造这种谣言。这种谣言攻势的目的,一方面是想掩盖其勾结敌伪的可耻行为,另一方面则是找大举进攻和引进武装干涉的借口。

如果对于内战危险没有有效的制止,那末,中国历史上空前的最大规模的内战,是很难避免的了,

谁是内战的负责者?国民党宣传部长吴国桢曾说:《剿匪手本》是“笑话”。等到我们答应可以奉送他一本之后,吴国桢的话真正变成笑话了。《剿共密令》,国民党当局至今连否认一下的勇气也没有,就是最善说谎的吴国桢,也只能限于闪烁其词的暗示人们怀疑它,再不敢正面的说这是“笑话”了。其他许多缴获的“剿匪”文件,我们报上虽已发表了不少,国民党宣传机关只是避而不谈,好象不算一回事。避而不谈,当然可以。但是人证物证既然都有,国民党当局对内战的责任是避不了的。

为了要打内战,国民党当局竟走得这样远:亡国大仇可以不报,民族敌人可以勾结。日寇军队,不但不缴械,而且重新武装起来,不但不惩罚,而且给以优待,和叫他们“维持秩序”甚至“收复失地”,放在“剿共”第一线。伪军呢,昨天还是背叛民族的罪人,今天就原封不动变成了“中央军”,担任“剿匪”的“神圣任务”。这种办法,岂非真正的“不择手段”么?

在我们这里,大家反对内战要求和平。但在国民党统治区域,谁要和平,谁反对内战,就被国民党当局指斥为“共产党”,或“阴谋分子”。国民党当局不但对要求和平的解放区军民进行内战,而且还对其统治区手无寸铁的要求和平的学生进行内战。昆明十二月一日的惨案就是例证。还有什么别的事实,更明白的说明了谁要打内战,谁反对内战么?

国民党的反动派为什么那样喜欢内战?让我们回溯到一九二七年。自一九二七〈年〉以来,十八年了,其中十六年都有内战,只有一九三六年双十二事变以后,到一九三八年末武汉失守前的两年之中,没有内战。一九二七〈年〉的内战,起于国民党的“清党”。孙中山先生主张的三大政策,都不要了,这还不算。所有的共产党员,不但开除国民党党籍,而且要“开除人籍”,不但共产党员要“开除人籍”,连邓演达先生杨杏佛先生等这样著名的国民党员也要“开除人籍”。总而言之,一切反对国民党反动派武力统一的人,都没有民主权利,而且没有做人的权利。共产党员和非共产党员,被暗地补〔捕〕杀的四五十万人。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从来不要内战,但既然国民党反动派杀得来,而且杀了那么多,如果不是猪羊,就不能不设法自卫。

十年以前的“一二九”,喊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口号,一九三六年双十二事变,中国共产党坚决主张和平解决,这更加证明了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是不要内战的。

但到了一九三八年底,武汉失守之后,国民党反动派甚至在日寇深入中国,河山破碎的时候,还要秘密颁布“限制异党办法”,挑起反共反人民的内战。这种“磨擦仗”一直打了六年半。国民党反动派的目的,是使解放区处在日寇与国民党反动派两面夹攻之中,这样来消灭解放区。

抗日战争刚才结束,国民党反动派就发出《剿共密令》,内战就以更大的规模进行起来。

可以后得很明白,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从来不要内战,从来都是反对内战的。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所要的,不过是不要“开除人籍”,要有做人的权利,要有人所应有的民主权利,要有民主的联合政府来保证这些权利。四万万五千万人的大国里,发生不同的政见,那是普通得很寻常得很的,但尽可以用民主的办法,让大家自由向人民宣传自己的政见,让人民来自由投票表示他们赞成或反对那一种政见。主张既然光明正大,为什么怕民主而且怕得要死呢?不赞成民主,硬要武力统一,一切政见不同的人都要把他“开除人籍”而后快意,这岂不是因为自己企图专制独裁,有不可告人之隐么?在中国,就是这样的反动派善欢内战,岂不很明白么?

反动派对美国人说,只要三个月到半年,就可以“消灭共党”。我们实该把真理告诉美国人,反动派是永远无法“消灭共党”的,因为中国共产党所要求的,就是中国的民主化,为了这个目的,中国人民已经奋斗了一百年。

内战问题就是如此。

其次,说到武装干涉问题。

中国人民已经生长了强大的力量。如果中国问题由中国人自己来解决,反动派即使要发动内战,也有很多顾虑,甚至是不敢贸然犯天下之大不碎的。反动派敢于发动规模空前的内战,乃是因为美国的最顽固的帝国主义者赫尔利之流,背弃国际信义,违背罗斯福总统的政策,反对美国人民与美国政府中民主人士的意志,公然武装干涉中国内政,帮助反动派压迫人民的原故。

美国帝国主义者赫尔利之流武装干涉中国内政的虚伪借口,就是所谓“解除日军武装”。

如果华北的日军,指定由八路军新四军解除武装,那末,只要十天,就可完毕。八路军新四军抗日有功,是中国最好的军队,这是全世界全中国甚至国民党也不能否认的,既然抗日有功,为什么却没有资格去受降?为什么要命令这支有功的军队“驻防待命”,反而叫日军“维持秩序”和“收复失地”呢?这是要解除谁的武装呢?

美军自九月三十日登陆塘沽以来,已经两个多月。如果美军真是为解除日军武装而来,那末不消十天也就可以解除完毕。美国舰队,一次就替国民党由广东和安南运三军到秦皇岛青岛,如果用同样的努力来运送三十五万日军回国,只消一个月就绰有余裕了。但是,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不仅运送日军回国尚未开始,连收缴日军武装亦远未完成。最为沾污美军荣誉的,是在天津、北平、青岛和北宁路上,美军与手执武器的日军居然共同防守起来。

山海关锦州并无日军,只有八路军。如果美军帮助国民党运兵的目的,仅止于便利国民党军队去收激日军武器,不是便利于国民党进行内战,那就绝无任何理由把国民党三个军运到秦皇岛去进攻山海关和锦州的八路军。

这些事实,以及其他许多事实,都证明所谓“收缴日军武装”,乃是赫尔利之流武装干涉中国内政的借口,他们的实在的目的,乃是帮助国民党反动派以内战来完成其武力“统一”,反对民主的统一。赫尔利的反动政策,使美国军队蒙上羞耻。

赫尔利魏特梅耶一流的武装干涉中国内政的政策,包括(一)供给国民党政府以内战的军火,而且在抗战完毕之后与内战扩大之中还毫无理由的继续供给;(二)装备和训练国民党的军队,按照国民党与美国接洽中的计划,准备给与国民党三千架飞机,一千辆坦克,装备和训练七十个师,训练一万个航空人员,训练海军人员等;(三)帮助国民党的船舶及飞机运兵;(四)派大批美国军事顾问到国民党军队中,自上而下一直派到每个营,将有四千人的庞大的军事顾问团到中国来;(五)护路,现在北宁路天津秦皇岛段和津浦路天津静海段已由美军护路;(六)戴笠系的特务,由美国人帮助训练和帮助技术;(七)直接参加内战,例如进攻山海关(魏特梅耶名之日“观光”),以飞机扫射河北安次军民,通牒八路军退出烟台威海卫等。

赫尔利武装干涉中国内政的反动政策,促成扩大和延长中国的内战,维持和推广反动派的独裁统治,打击中国的人民和民主的统一,制造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这是完全违背美故总统罗斯福的政策的。

赫尔利之流的武装干涉主义者,他们是走得太远了。

解放区军民为了顾全中美友谊,向来的做法是竭力避免和美军的冲突,对于落入解放区的美国空军人员依旧给以象盟友一样的招待。但是,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是有力量的。赫尔利妄想破坏罗斯福政策和破坏中美友谊,遇到了强有力的反对。反动派赫尔利是倒台了。

我们欢迎美国政府对马歇尔元帅的新命。我们希望马歇尔元帅为了中美友谊,为了美国的荣誉,不但停止赫尔利的反动政策,而且要设法弥补赫尔利所已经给与中国人民的巨大危害,和已经给与中美友谊的重大创伤。应该指出,这种危害与创伤,其中有些是要经过很大努力才能弥补过来。

“一二九”已经过去了十年。十年以前,北平同学喊出了“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口号。十年之后的今天,我们越发觉得这个运动意义的伟大,主张的正确。“一二九”将要流芳百世,而十年前叫嚷“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派,包括大汉奸汪精卫在内,将要遗臭万年。

今天,中国青年继承“一二九”的光荣传统,主张“反对内战,民主建国”。中国青年的这个运动,亦将流芳百世,而发动内战反对民主屠杀青年的反动派和赫尔利干涉主义者,将要遗臭万年。全延安、全解放区、全中国的青年,应该踊跃参加这个伟大的有历史意义的运动。

回顾十年,中国人民的力量壮大了不知多少倍,参加到反对内战要求民主的斗争中来的阶层,比之十年以前已广大得多了。我们的知识青年,常常是革命的先锋队,但为要我们的事业得到成功,必须与工农结合起来,与人民结合起来,与高树勋将军这样的军人给合起来,与教员们教授们结合起来,与一切反对内战要求民主的人结合起来,还要与国际一切对中国人民友好的力量结合起来,来制止反动派所策划的规模空前的大内战,来制止美国反动派的武装干涉。中国青年的队伍是强大的,虽然有困难,虽然会有曲折,但青年的主张,是确切无疑要实现的,要胜利的,因为这就是人民的主张,这就是历史必由之路。

根据1945年12月14日《解放日报》刊印

文章来源: 人民网责任编辑: 穆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