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批转习仲勋《关于中央各部门机构编制情况和精简意见的报告》

(一九六0年九月十四日)

上海局,各省、市、区党委,中央各部委、各党组:

现在把习仲勋同志关于中央各部门机构编制情况和精简意见的报告,转发给你们。中央同意这个报告。对报告中所反映的情况和提出的问题,各部门、各地方都必须认真地加以注意。

在所有的部门,大力实行紧缩机构和精简人员,不仅是反官僚主义运动的一项重要措施;而且也是从各个方面,挤出一切可能挤出的人力来加强农业战线和工业及其他重要战线,迅速开展以保粮、保钢为中心的增产节约运动的重要步骤。要做好这个工作,关键在于各级领导,领导干部不下最大的决心,不亲自抓紧,精简工作是做不好的。

中央认为,报告中所提出的中央各部门的精简指标,是恰当的。各个部门要保证实现最低的指标,努力争取达到最高的指标。中央希望,中央的各个部门做出榜样,各省市区也做出一些榜样,在全国起带头作用,贯彻执行精简的方针。

 中 央

一九六0年九月十四日

关于中央各部门机构编制情况和精简意见的报告

(一九六0年九月三日)

小平同志并中央:

中央各部门的精简工作,从七月初旬起,至今已经进行了近两个月。我和有关部门的同志还组成了中央国家机关精简小组,领导此项工作。现将有关情况和意见报告如下:

中央各部门在这次反官僚主义运动的后期,普遍发动群众,对机构编制的精简问题进行了大鸣大放大辩论。根据群众鸣放揭发的材料看来,中央各部门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组织不纯、浪费人力的现象是十分惊人的。

据最近的统计,中央各部门(包括党派、团体)的人员,共有四十万一千余人,其中:行政部门有六万一千余人,占百分之十五;事业单位有三十三万九千人,占百分之八十五。在这四十万一千余人中,在北京的有二十四万一千余人;在外地的有十五万九千余人。中央各部门的人员在一九五七年精简以后为二十五万三千余人,两年来增加了十四万七千余人,增长百分之五十八。其中:行政部门原为五万四千余人,增加了六千余人,增长百分之十二;事业单位原为十九万八千余人,增加了十四万余人,增长百分之七十一。科学研究机构的人员增加的最多最快,中央各部门科学研究机构的人员,一九五八年上半年为五万三千余人,现在为十六万余人,增加了两倍。两年来,中央各部门还增加了九十九个司局机构,一百八十六个科学研究机构,二十六个勘察设计机构。

随着国家建设事业的飞跃发展,相应地增加一些机构是必要的,但是很多部门,不从实际需要出发,不精打细算,而贪大喜多,把机构设得过多、过大、过早。结果造成机构臃肿、人员庞杂、政出多门、互相掣肘,大大地增加了“五多”现象,滋长了官僚主义作风。两年来,中央一级行政部门增设的机构虽然不算太多,但是,臃肿重迭的现象还是存在的。例如,纺织工业部群众大字报揭发,该部的生产司和技术司是“一种业务,两个机构;一件事情,两个关口;出差开会,两套人马;重复劳动,互相扯皮;各持己见,不能决策”;对外贸易部除了设有总管的进口局和出口局以外,还设了四个地区局和十六个总公司管理同样业务,几年来在工作中经常出现扯皮现象。特别是在一些科学研究单位,任务重复、机构重迭的现象更为严重。据了解,中央各部门现有科学研究机构近四百个,中国科学院所属的冶金、建筑、机械、地质、药物、遗传等研究单位,就和国务院各部门同类性质的研究单位基本上是重复的。在国务院各部门的研究机构之间,甚至一个部门内部,也都有类似的情况。例如,农业部和农业机械部都设有农业机械化研究机构,仅一墙之隔,就有两套机构,两套人马;农业部的农业科学院有三十九个研究所,在畜牧研究方面,就设有畜牧研究所、畜牧兽医研究所、养猪研究所、养羊研究所、黄牛研究所、水牛研究所和皮毛兽研究所等等,在油料作物研究方面,就设有油料研究所、大豆研究所、花生研究所等等。不仅如此,科学研究机构有一半集中在北京,而西南和西北地区则很少,布局很不合理;有些科学研究机构与资源和生产基地脱离,对工作的开展极为不利。中央各部门现有设计机构一百多个,从它们的工作上看,做了很多非生产性的设计,任务重复的也不少。如果再加上高等院校和厂矿企业的研究和设计机构,这种重复现象就更为严重了。这样,就必然分散了领导力量和技术力量,不能集中人力和物力,保证重点,突破尖端,也就不能贯彻执行多快好省的方针。

不管行政部门或是事业单位,内部组织机构也是重重迭迭、层次太多,一般的设有四级、五级,如:部、局(司)、处(室)、科、组。有些科学研究单位甚至多到七级,即:院、所、室、科、大组、小组、摊摊,组有组长,摊有摊头。由于机构重迭、层次太多,就形成各级领导“架空”,脱离实际,直接办事的多是科员和办事员,有的处长和科长只是承上转下,有的同志形容这种现象是:层层交代,层层耗损;层层上报,层层划圈。结果是工作拖沓、质量不高、效率很低。

有很多部门还设立了一些不必要的过多过大的附属机构。中央一些部门设立的专业文工团和体育队,就有三千余人,有歌舞团、舞蹈团、话剧团、戏曲剧团、杂技团、曲艺团;有篮球队、排球队、足球队、乒乓球队、网球队和田径队;有的还设了艺术学院、体育学院、剧场和美术工厂等等。这些人员大部分是从下面企业单位调来的或招考来的,既不利于基层业余文娱体育活动的开展,又影响生产,同时也会分散部的领导精力,还滋长了铺张浪费的风气。很多部门都设有招待所,有的规模很大。印刷厂设的也很多,中央各部门共有一百一十多个,人员一万六千余人,由于印刷任务不足,经常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以上的工人窝工。两年来,各部门举办的展览会也过多过大,内容重复。有些部门在搞副食品生产基地方面,也有贪多贪大的偏向。

伴随着机构臃肿而来的,就是大量增加入员。据统计,中央一万人以上的部门有十二个。包括行政和事业编制在内,一机部有六万二千多人,中国科学院有五万七千多入,冶金、铁道、水利电力三部都是两万五、六千人,建筑、化工两部都在两万人以上,煤炭、二机、农业、外贸、卫生五部也都在一万人以上。这十二个部门共有二十九万八千一百八十八人,占中央各部门总人数的百分之七十西点三。同时,在增加人员方面,还存在着管理人员和服务人员增长比例过大的不合理现象。两年来,在科学研究和勘察设计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增长的比例很小,而管理人员和服务人员增长的比例则很大。树如,中国科学院所属各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包括研究员、副研究员、助理研究员和研究实习员),一九五七年为五千二百四十八人,现在增加到七千三百八十八人,增长了百分之四十点八;而管理人员和服务人员一九五七年为八千五百七十八人,现在增加到二万八千八百八十三人(不包括实验工厂的工人),增长了百分之二百三十六点七。两年来该院就要了一万七千九百多个复员军人。在行政部门中,管理人员和服务人员所占的比例也不小,一般的都在百分之三十左右,个别单位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有些部门做党团工会工作的专职人员,占的比例也很大。同时,随着机关工作人员的增加,家属也就成倍地增加,如果以一个工作人员平均带两个家属计算,光中央部门在北京的二十四万个工作人员的家属就将近五十万人。大量增加人员的结果,必然造成人浮于事。许多单位或多或少地存在着人多事少、工作量不足、“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现象,甚至有些单位的人员长期不干本行业务,或者根本无事可做。特别值得警惕的是,近年来在和平建设环境里,一些机关工作人员滋长了一种贪图安逸,讲求享受的思想,个人计较很多,留恋大城市生活,很多干部调到下面去,为了替孩子上学和老人生活打算,就把家属留在北京。这种风气如果不加纠正,就会使我们领导机关脱离实际,脱离群众,滋长一种不良风气,既增加了国家的财政开支,又加重了城市的负担,更重要的是直接影响到工农业生产,主要是农业生产。

有些部门不经批准,就擅自从社会上招收人员。中央各部门长期雇用不在编制的人员(所谓“黑人”),有一万五千余人。在增加人员方面,由于贪图数量,审查不严,有不少部门,特别是出版编辑和科学研究部门中人员不纯的情况相当严重。〔1〕

从上述情况,使我们深刻地认识到中央关于通过反官僚主义运动,大力紧缩机构,精简人员的决定是十分及时的、正确的。

为了贯彻执行中央的决定,根据近一个月来所了解的情况和有些部门拟定的初步精简方案,提出以下几点意见:

一、必须以革命的精神,大刀阔斧地精简,对于机构和人员十分庞大的部门更要抓得紧一些。多余的和可有可无的机构,坚决撤销。任务重复或者性质相近的机构,坚决合并。机构层次和人员过多的,坚决减少。由地方管理更为有利的工作,应该连同机构和人员一并下放给地方管理。有些机构设在外地更便于工作开展的,应该坚决迁出北京。

二、这次精简要在行政部门和事业单位同时进行,而以事业单位为重点。这是因为事业单位的机构和编制在过去只有一个年度劳动计划的控制指标,缺乏统一严格的管理,也从来没有精简过。对于中央各部门设在外地的一些单位,应该由中央各部门直接负责商同地方党委进行精简。精简人员的指标,拟定为:行政部门百分之十五至二十,事业单位百分之三十至五十。据推算,行政部门的人员如果减少百分之十五,就可减少九千二百余人;减少百分之二十,就是一万二千三百八十人。事业单位的人员如果减少百分之三十,就是十万零一千八百余人;减少百分之三十五,就是十一万八千八百余人;减少百分之四十,就是十三万五千八百余人;减少百分之五十,就是十六万九千七百余人。

三、必须把任务重复和不合理的机构进行适当的调整和精简。中央各部门科学研究机构的调整和精简问题,建议由科学技术委员会负责召集有关部门研究,并提出调整和精简的方案。中央各部门现有的专业文工团和体育队,一般应该撤销或精简下放,今后不宜再办;出版印刷机构,可以大加合并和整顿;招待所,大的可以交北京市统一经营管理,小的也要整顿;全国性的大型展览,根据中央决定,应该在最近两三年内,一律停止举办;副食品生产基地,只能设置必要的专业生产技术和管理人员,另列编制。

四、在这次精简中,要坚决贯彻加强领导,纯洁组织,精干队伍的精神。对于领导力量薄弱和骨干缺少的单位,应该予以加强和调整。对于有政治历史问题的人员,应该认真摸底排队,坚决调离尖端和要害部门。对于各部门长期不在编制的人员,由于成分复杂,问题很多,必须进行彻底的审查和处理。但是,对于体弱有病的人员,应该安排适当的工作;对于统战人物,要妥善安排,要防止卸包袱的做法。

五、这次精简下来的人员,建议由中央组织部统一处理。要坚决把大部分人员下放到基层,加强工农业生产第一线,家属也必须坚决随同下放人员下去。年轻力壮的公勤人员可以调到公社或工厂参加生产,他们的工作可以由年纪较大的人员代替。少数有条件培养工作上也需要的人员可以投考高等和中等学校,或者由本部门办一些专业技术学校进行学习。

六、今后必须逐步建立定员定额制度,加强对机构编制工作的管理。过去由于缺乏定员定额制度,加之管理不严,致使机构编制增加过多过快,几次精简都不彻底。今后不论行政或事业的机构编制,都应该报送国务院批准,在未经批准以前,不得增设机构,增加人员。对于各部门的业务人员、行政人员、服务人员和党团专职干部等各种人员的编制,也应该定出适当的比例,保证人员的使用更加合理。对于复员军人参加机关工作也应该加以适当控制,能使多数人回乡劳动才好。

总之,中央各部门的机构编制是必须大大精简,也是可以大大精简的。农林各部门在谭震林同志亲自领导下,行政部门的人员减了百分之四十以上,事业单位的人员减了百分之六十以上。由此可见,关键在于领导的决心。农林各部门的人员既然可以减那么多,中央其它各部门为什么不可以大大精简呢?因此,争取行政部门人员减少百分之二十以上,事业单位的人员减少百分之三十五以上,是可以办到的。精简工作是从组织上和制度上巩固反官僚主义胜利成果的一个重要措施。经过精简,一定可以使机构更加健全和精干,要办的业务将会办的更快更好。那种担心精简会影响工作的想法是不对的。同时,这次反官僚主义运动证明,国家行政部门和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在于精而不在于多,组织机构在于合理而不在于大。只有人员精干、机构合理,才有利于改变工作人员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才有利于提高工作人员的业务水平和工作效率。

中央部门存在着的机构臃肿、人员庞杂、人浮于事、组织不纯的现象,实际上在各省、县以至公社各级组织中,都程度不同地存在着。因此,这次中央部门的精简工作一定要搞好,作出榜样,要发扬我们党的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坚决贯彻勤俭建国的方针,给全国树立一个良好的风气。中央部门大力精简机构,大量下放人员以后,将会影响省、县、公社各级组织,推动它们更加坚决地执行中央的精简指示。这样,从上而下地层层精简机构,层层下放人员,对于充实基层,加强工农业生产战线,特别是农业生产战线,将会产生重大的作用。

这次精简工作拟争取在十月上旬结束。中央各部门精简方案的审批工作,建议由中央国家机关精简小组负责进行,遇有重大问题,再请示中央。

以上报告,是否妥当,请批示。

习仲勋

一九六0年九月三日

根据中共中央文件刊印

注释

〔1〕 此处编者略去一段文字。

文章来源: 人民网责任编辑: 穆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