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考古新发现:西安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

发布时间: 2012-10-17 14:28:35  |  来源: 中国网综合消息  |  作者:  |  责任编辑: 方圆

 

凤栖原墓地耳室陶罍陶壶组照

陕西西安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

陕西西安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是我们可以看到的等级较高、墓主可考、规划有序、时代延续较长的西汉家族墓地。这座可能是西汉富平侯卫将军张安世的大型主墓在考古过程中揭示出系统完备和筑造精细的墓园,该墓园不仅有大墓、从葬坑、夫人墓、祠堂等核心内容,而且还有兆沟、道路和排水等完备的辅助系统,在王侯级别墓园的考古发现中,这是极少见的。

专家点评

点评人:赵化成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

秦汉时期,特别是汉武帝以后,中国古代社会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从考古学文化观察,即由此前的“周制”转变为“汉制”,而“汉制”的一个重要特点便是家庭、家族墓地的兴起。有关汉代家族墓地的考古发现尽管已经比较多见,但大多数由于被盗严重或是发掘不完全、墓主身份难以确定、墓葬等级较低等原因,致使我们对汉代家族墓地的认识还十分有限,而陕西西安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的全面揭露,终于使我们看到一个等级较高、墓主可考、规划有序、时代延续较长的西汉家族墓地,从而为研究汉文化乃至汉代社会结构提供了极为难得的资料。

西安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已连续发掘三年,清理了可能为西汉富平侯卫将军张安世的大型主墓以及从葬坑6座、中小型附葬墓11座;揭露出完整的墓园、高规格祠堂建筑、壕沟、道路、排水道等各类遗迹。在墓葬和从葬坑内出土了大量文物,包括金银饰件、青铜器、铁器、陶器、原始瓷器、陶俑、玉器、封泥、印章等各种遗物3000余件(套),具有很高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其中,六座甲士俑从葬坑,不仅兵俑数量多,兵器配置齐全,还出土了数量可观的军职印章,对军事史研究有重大价值。此外,编号为M1的附葬墓未被盗扰,保存完好,随葬品甚为丰富,现正在清理过程中,我们期待着有更重要的发现。

陕西西安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

发掘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发掘领队:张仲立

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位于西安南郊的凤栖原上,2008年8月开始考古发掘工作,2009年由配合基本建设考古发掘转为主动性的课题研究发掘,至今三年。

一、墓地布局

该墓地面积达6万多平方米,规模大,规格高,主从分明,序列整齐,时代自西汉中晚期延续至王莽时期。墓地核心区域是一平面略呈方形的墓园,墓园周围有规律向心祔葬12座中、小型墓。

二、墓园

墓园,东西长约195米、南北宽约159米,由“甲”字形大型墓M8及其从葬坑K1~K6、中型墓M25、高规格祠堂建筑基址、道路、排水道以及4条兆沟等构成。

大墓M8位于墓园中心,长65米,宽24.5米,深15米,土圹,由主椁室、前椁室、3个耳室和1条长斜坡墓道组成。两椁室皆为外砖椁内木椁的重椁结构,砖椁木椁间都置25—30厘米厚的积碳。耳室皆土圹木椁。M8不仅结构复杂独特,筑造亦极精致,留有许多关于筑造过程以及版筑、用绳等技艺的痕迹证据。

M8主椁室被盗,然仍出土9枚玉璧及玉衣残片等重要文物,耳室也出土数百件精美文物,包括几十件精美早期瓷器等。

从葬坑共 6座,分别置于M8东西两侧,为南北向的长条形,共长120多米。坑内从葬有两千多件陶质和木质的甲士俑以及其它文物。陶、木俑编列整齐,佩挂齐全,有铁质戈、戟、矛、剑以及青铜弩、镞等。木俑区域的青铜钟、钺、印章以及旗帜痕迹,尤其是成套成组出土的量器、衡器以及计时器等,有极高的认识价值。

夫人墓(M25),主室被盗严重,耳室保存完好,出土有许多精美的早期瓷器和车马器。

祠堂建筑在M8东约80米处,其一号建筑基址是面三进五的方形堂室,边长19米,现已清理出较为完整的台基、柱础、门道、回廊、踏步、散水等遗迹。祠堂出土的“长乐未央”瓦当和回字花纹砖与杜陵同类遗物极相似,标志它有着特殊的际遇和地位。

墓园还有道路和排水道遗迹。道路位于墓园北部,连接着主墓与祠堂;排水道则位于大墓封土的东侧,是建墓初期的保护设施之一。

三、祔葬墓

祔葬墓位于墓园外侧,墓道均朝向主墓,有明确的向心特征,时代从西汉中期一直延续到王莽新朝。这些墓葬包括规制较大的积石积沙墓、中型砖券洞室墓、小型土洞墓等,出土了大量精美文物。由于祔葬者相对脉络明晰的承继关系,因而具有特殊的考古学意义,无论墓葬形制,布局特点以及出土文物,都带有大量价值很高的学术信息。

M1是该墓地唯一保存完好的墓葬。我们采取了许多新的发掘理念和方法,加强考古发掘和文物保护的有机结合,探索文物保护全方位与及时参与的工作模式,同时首次实施墓室和耳室相对的密封作业,有一系列重要收获。

四、出土器物

目前,墓地已出土各种器物3000多件,包括金银器、玉器、青铜器、铁器、早期瓷器、陶容器、陶俑、陶建筑材料、漆木器、封泥等。其中鎏、错金银装饰的彩绘御赐车马,彩绘陶、早期瓷、编列成套的量器衡器等,都有很高的认识价值,印面为4X7厘米的“张”字大印和“卫将长史”铜印及封泥则为墓主的确定提供了力证。

五、几点认识

1.该墓地应是迄今所见要素最为完整的西汉列侯家族墓地,是西汉家族墓地研究的绝好标本之一。不仅墓园要素齐全,由墓园到家族墓地的变化特征亦明显,布局清楚,脉络明晰,绵延久远,从葬丰富,有非凡的考古学历史学价值。

2. 墓园有几个突出特征:明确的御赐茔地属性;明确的将作营建属性;墓园墓主可考等等,在丧葬制度研究和建筑史研究中意义重大。

3. 6个从葬坑的内涵是甲士俑为主题的军旅题材,其建置清楚,编列齐整,内容丰富,尤其是标志职级身份的印章较多等,都是极罕见极珍贵的古代军事史研究资料。

4. 清理出墓葬构筑尤其是填埋的复杂过程,在丧葬礼仪制度和埋葬制度研究中有特殊认识价值。

5. 许多独特的精美文物或成组成套文物组合,为考古学研究提供了时代准确的标尺资料。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消息
责任编辑: 方圆
分享到:
20K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