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问题”的由来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13-09-16
责任编辑: 胡俊峰
我要分享
放大缩小

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十三世纪中叶元朝统一中国,整个藏族地区纳入中央王朝的直接管辖之下,元朝在藏族地区设置了三个宣慰司,其中的乌思藏纳里速等三路宣慰使司都元帅府管辖现在的西藏自治区的大部,使西藏成为一个单独的行政区域。以后的明朝和清朝、中华民国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都是中国的一个行政区域,这本来是一个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但是,自十八世纪开始西方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亚洲以来,一些帝国主义势力从侵略中国、争霸东亚的目的出发,对我国西藏抱有不可告人的阴谋,企图将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有计划分阶段地制造出一个“西藏问题”,一直延续到今天,西方反华势力中的一些人,仍然在极力鼓噪,并操纵利用他们豢养的达赖分裂主义集团,找各种时机制造“西藏问题”的事端。最近在拉萨发生的3 14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就是一个新的事例。

所谓的“西藏问题”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以1949年新中国成立为界,主要可分为两个时期:“西藏问题”前期主要是英国帝国主义制造的,后期是美国反华势力制造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幕后主持。

老牌帝国主义英国在把印度变成它的殖民地以后,继续向喜马拉雅山地区扩张,。1814-1864年间,英国先后阿富汗、波斯,英军还从印度武装北侵,将尼泊尔、锡金和不丹变为英属印度的保护国,并图谋侵略我国西藏。这引起了中国中央政府的警惕,同时引起了英国与同样在中亚扩展的沙俄的竞争和冲突。 1888年,英军以边界纠纷和通商为名,发动了第一次大规模侵藏战争,迫使清政府订立了《中英藏印条约》及其《续约》,英国从中获得不少权益,如强迫与亚东、江孜等地通商。1903-1904年,英国谈判通商为借口,发动了第二次大规模侵藏战争,在帕里、江孜都遇到西藏人民的英勇抵抗。英军在占领拉萨后还迫使西藏地方政府订下《拉萨条约》,遭到清政府强烈反对,沙俄也提出抗议。十三世达赖喇嘛在英军进入拉萨前出走蒙古,寻求清政府和沙俄支持抗英。英军在拉萨孤军深入,补给困难,气候严寒,不得不匆忙撤出拉萨。在用武装侵略变西藏为其殖民地的目的没有达到的情况下,英国改变策略,力图利用清政府内忧外患的处境,拉拢西藏农奴主上层的一部分人,挑拔他们和清政府的关系,鼓动和支持他们搞“西藏独立”,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变成印度和中国以及沙俄势力范围之间的缓冲地区,以确保它在印度的殖民统治。十三世达赖喇嘛1909年底回到拉萨,和清朝驻藏官员发生冲突,随即出走印度,为英国拉拢西藏上层提供了机会。 1911年辛亥革命,中华民国成立,中国政局紊乱,英国加紧实施它的分裂西藏的新政策,在1912年英国政府和印度事务部的《关于印度边境毗邻国家形势备忘录》的文件中提出:让中国对西藏仍保留“宗主权”的名义,实际上西藏应绝对依靠印度, 要排斥中国人和俄国人;要把四川、甘肃、青海和云南四藏区划入“大西藏国”的范围中,为“西藏独立”进行布置。1912年,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依上述的备忘录提出分裂西藏的五点声明后,以不承认袁世凯政府相要胁,1913-1914年迫使中国派代表到印度北部西姆拉地方举行中英藏三边会议。英国代表亨利 麦克马洪与西藏代表夏扎 边觉多吉互相勾结,共同对付中国政府代表陈贻范。英国提出将西藏和邻近四省藏区划分为“外藏”和“内藏”,“内藏”暂由中国管理,“外藏”中国不能干涉,先行自治。英国的算盘是先控制“外藏”;再找时机控制“内藏”。 “西姆拉会议”流产后,英国大力支持西藏上层亲英势力,并唆使藏军进攻四川和青海部分地区。1933年,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后,中央派黄慕松入藏册封致祭。1939年冬,五岁的男孩拉木登珠从青海被护送到拉萨立为十四世达赖喇嘛时,国民政府再派吴忠信入藏主持其坐床仪式。尽管当时英国和中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同盟国,但是英国对中国政府在西藏行使主权仍然极力阻挠和破坏。1943年8月5日,英国外相艾登给国民政府外交部长宋子文的备忘录中,仍坚称西藏“事实上完全自治的地位”,试图再次召开西姆拉式的会议,中国政府根本不予理会。直到1947年印度独立,大英帝国长期精心设计的“西藏独立”阴谋终成泡影。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冷战开始,美苏对垒,敌我分明。美国继英国成为西方世界的领袖后,英国“西藏独立”的活动,由美国主要承担起来。其实,自1947年,美国中央情局成立后,就开始把战略目光盯住西藏。以考察修筑西藏公路转运抗战物资为名,罗斯福总统就曾送礼物给达赖喇嘛,并十分同情而且希望西藏“要保持自己独立的弱小国家”的地位。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与美军作战;中国人民解放军迅速入藏,解放昌都。形势迫使当年西藏以阿沛 阿旺晋美为首的和平代表团赴北京,并于1951年5月23日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十七条协议》,西藏和平解放。美国出于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目的,由中情局与达赖的两个哥哥嘉乐顿珠和土登诺布频频接触,策划在西藏开展反共地下游击活动,中情局训练西藏游击队,最初在台湾,后移往太平洋中的塞班岛,最后迁到美国科罗拉多。仅在科罗拉多的赫尔营(Camp Hale)就训练出300多名特务。1957年8月,美空降两名西藏游击队员于藏南桑日县。次年初,他们潜入拉萨与恩珠仓 贡布扎西联系后,再向中情局汇报。1958年4月20日,近5000多名西藏武装的首领,加上哲蚌、色拉、甘丹三大佛寺的代表秘密会商并签盟:在山南地区建立游击基地。6月24日,以恩珠仓 贡布扎西为司令的“卫教军”成立。9月,“卫教军”首次获得美方空投的大量粮食和武器弹药。1959年3月10日早上,拉萨谣言满天飞,说解放军要逮捕达赖喇嘛及政府官员。数千藏民从四面八方蜂拥到罗布林卡,把它团团包围着,不让达赖喇嘛出席已答应且安排好的西藏军区文艺演出。叛乱分子组织游行队伍,高喊“西藏独立”、“赶走汉人”等口号;有2000多名叛乱分子占据大昭寺;下午布达拉宫内举行“西藏独立”会议。3月17日一大早,24岁的达赖喇嘛化装出逃,离开罗布林卡,在中情局人员东尼 波的指引下,逃往山南。达赖喇嘛出逃后,叛军正式进攻解放军军营及中央驻守机关,约有7000多名武装叛军猛攻在拉萨的解放军和党政机关。经过两天的战斗,解放军便控制了拉萨,西藏反动上层发动的武装叛乱以失败而告终。在达赖喇嘛一行逃亡途中,中情局沿途空投食物,以无线电与附近中情局各站联络,并将全部逃亡过程记录在案。拉萨暴乱失败后,中情局纠集残余武装叛乱分子2100多名到尼泊尔境内的木斯塘建立游击基地。中情局训练他们,供给武器粮食,再派潜回藏境,进行破坏活动和收集情报。

1959年5-6月间,逃亡到印度的达赖喇嘛设立“西藏流亡政府”,召开“西藏人民代表大会”,颁布“宪法”,规定“大臣由达赖任命”,“政府一切工作须经达赖喇嘛认可”。达赖喇嘛俨然仍是政教合一的领袖。但是,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承认“西藏流亡政府”。可是,美国指使一些国家的代表于1959、1960、1961和1965年在联合国大会提出“西藏问题”,列入联大议程,并于1961年和1965年通过了关于“西藏问题”的反华提案。据美国解密文件称:在60年代的大部分年头,中情局每年提供170万美元,其中50万美元为支援驻在尼泊尔的2100多名游击队员(包括800名武装人员),18 万美元作为达赖喇嘛个人的津贴。1968年后,因为科罗拉多训练基地已关闭,这项援助费减为120万美元。1972年尼克松访华及1979年中美建交后,美国便停止了这类经费的支出。美国为了在和前苏联争霸中争取中国,一度减少了对达赖集团的支持,是达赖集团发出了他们是“冷战孤儿”的悲叹。不过美国和西方反华势力始终把“西藏问题”、“台湾问题”作为遏制中国的战略工具,从来没有停止对达赖集团的支持。80年代中期后,达赖集团积极把“西藏独立”国际化,寻求外国支持,同时到西藏境内趁机策动暴乱,目的在于引起国际视听,推广宣传。他们以各种组织名义派员出访,拉拢西方媒体,游说或鼓吹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同时以“民主、人权”为幌子攻击中国。1987年到1989年,达赖集团连续几年在拉萨制造暴乱,中国发生政治风波,达赖喇嘛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实在就是那些企图分裂中国的势力授予达赖喇嘛的奖状。从此达赖喇嘛先后走访过5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分裂活动。

以上历史说明,“西藏问题”是西方帝国主义侵略瓜分中国造成的。英帝国主义挑拨离间,培植西藏的分裂主义势力,是“西藏问题”早期的根源,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为了它的全球战略利益,把“西藏问题”作为它访华反共的一个棋子。到了今天,西方一些反华势力为了遏制和分化中国,仍然把“西藏问题”作为自己手中的一张牌,而流亡在外的达赖集团顽固坚持分裂祖国的立场,甘愿充当西方反华势力的工具,企图依靠反华势力的支持和帮助,实现他们的“西藏独立”的梦想。这是造成“西藏问题”的长期性和复杂性的根本原因。(陈庆英)

  供稿《布达拉》2008年第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