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听写大会"期末考试 生僻词钱文忠喊太古雅

文章来源: 长江日报
发布时间: 2013-10-21
责任编辑: 蔚力
我要分享
放大缩小

经过近3个月的比拼,18日晚,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迎来期终考。冠亚军PK在杭州外国语学校的两个女孩之间展开,最终,陆佳蕾答对“婉娈(wǎn luán)”一词夺冠。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前期比赛,出现的多是易错常用词,这也使其成为全国观众热衷参与的听写游戏。越到后期,考题中的生僻词越多。前晚进入第四轮、最后十人淘汰赛时,词语大多是古代文言用语,如“铲刈(chǎn yì)”、“识荆”、“溪刻”、“河汾门下”、“凫趋雀跃”。对普通观众来说,问题已经不再是字会不会写,而是是否听懂那些同样深奥的释义。场外担任解说的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都感慨,“这些词太古雅了”。湖北小选手张诺娅就因将“河汾门下”一词写成了“何棼门下”,遗憾出局。她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自己就没见过这个词,将“河汾”理解成了人名,故而写错。

杭州外国语学校的小选手刘浥尘之前一直是冠军的热门人选,但在第五轮,他被看起来简单的“式微”淘汰。这个词出自茅盾的白话小说,他很快落笔,却错写成了“势微”。

最终进入冠亚军争夺的是他的两位校友陆佳蕾和于加敏。两个女孩从“珉玉(mín yù)”、“倚徙(yǐ xǐ)”、“婉娈”一路PK下来。最终,于加敏因把“佯嗔”写成“佯瞋”败北。

陆佳蕾在比赛中写对的最后一个词是“婉娈”。她透露,这个词自己闻所未闻,完全是根据汉字规律推理出来的,“‘美好的样子’基本和‘女’这个偏旁有关,峰峦、鸾凤和鸣的声旁都是‘亦’,‘婉娈’就是这样写出来了”。

首届汉字听写大会的大赢家当属杭州外国语学校,5位同学入决赛,并包揽了冠亚军。这所学校是国家级重点中学,同时也是“国家级规范汉字书写教育特色学校”。

该节目总导演透露,“这个节目的爆发点会在明后年”,明年节目推广面将进一步扩大,“今年在学校的选择上还是指定性的,明年可能会在全国进行参与体验,可以说让1999年以后出生的在校学子,都有机会接触到节目”。

“汉字听写大会”语言顾问:

词语越来越难是赛制的需要

“珉玉”、“秕糠”(bǐ kāng)、“及笄”(jí jī)……汉字听写大会因考题刁钻、选词生僻而受到诟病。对此,《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语言顾问郦波表示,如果是考成年人,一定会选择常用词汇,“常用易错字说不定就能考倒一批,但孩子们不一样”。

郦波提到,很多小选手把《现代汉语词典》来回看了三遍,比赛中,有一些连社科院教授都不认识的词,小选手们却能完整写出。比如一位小选手被考到“滹(hū)沱河”一词,这是《水经注》里的一个山西地名。郦波当时想,这么生僻的词,孩子肯定写不对,没想到,小选手写出来了。“裁判们开玩笑说,恨不得立刻让这些孩子去社科院读研”。

针对此,导演组不得不逐步提高词语的难度,在考题汇总采用一类的词汇,郦波说,这样才能顺利进行淘汰制的比赛,选出最终冠军。

尽管如此,在前晚的最终冠军争夺赛中,两位小选手还是进行了五轮对决才决出胜负,“孩子们为了比赛学习了更多的词语,”郦波说,不仅是看节目的大人,连比赛的评委们都觉得小选手们实在是太棒了。(见习记者郑汝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