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毛泽东思想引导中国走向胜利

文章来源: 党的文献
发布时间: 2013-12-19
责任编辑: 蔚力
我要分享
放大缩小

一个定义是:“我们这个民族特出的、完整的关于中国人民革命建国的正确理论”;“中国人民完整的革命建国理论”;“毛泽东同志关于中国历史、社会和中国革命的理论和政策”。

这个定义是从毛泽东思想的主题来说的,后来被第一个定义掩盖而不常提起了。我觉得我们应当重视这个定义,这是我重读《论党》的一个新收获。为什么应当重视呢?就是因为这个定义有一个其他定义未能表达的重要的视角。“毛泽东思想”突出的是这个理论的创立者,如同“马克思主义”是突出这个理论的创立者一样;“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突出的是马克思主义的主题,如同“中国人民革命建国理论”突出的是毛泽东思想的主题一样。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小平同志理论的主题,是“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所以,我们把他的理论叫做“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这个概念,一方面突出了理论的创立者,一方面突出了理论的主题。

或者会觉得,毛泽东思想是中国人民革命建国理论这个定义,只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前。我以为不能这样理解,因为毛泽东思想的一个基本内容,就是中国革命必须分两步走:第一步,新民主主义革命;第二步,社会主义革命,或者叫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革命。中国人民革命,决不能理解为只是新民主主义革命这一步。中国人民建国,也包括建设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和建设社会主义的新中国,我们的人民共和国经历了从新民主主义共和国到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历史进程。所以,今天在这样的理解下用“中国人民革命建国理论”来定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主题,并没有缩小它的范围,贬低它的意义。

至于毛泽东思想的内容,少奇同志从八个方面概括了毛泽东思想作为中国人民革命建国理论的主要内容。“这就是毛泽东同志关于现代世界情况和中国国情的分析,关于新民主主义的理论和政策,关于解放农民的理论与政策,关于革命统一战线的理论与政策,关于革命战争的理论与政策,关于革命根据地的理论与政策,关于建设党的理论与政策,关于文化的理论与政策等。”

(三)

有一篇论文,把刘少奇修改党章报告对毛泽东思想的论述同邓小平主持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思想的论述,作了一番比较。这两者思路的一致是非常明显的。新的历史决议论毛泽东思想,遵循着七大修改党章报告论毛泽东思想的科学思路、科学态度,有力地说明了刘少奇的政治智慧和理论遗产在今天对于我们的启示和指导。

当然,从七大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和新的历史决议,过去了三分之一个世纪。三十多年后,小平同志再来谈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作用(他认为这是历史决议必须解决好的首要问题),对于少奇同志在七大上谈毛泽东思想的思路来说,既有恢复其科学精神的一面,又有总结新的历史经验、针对新的历史需要,超越其原有内容的一面。

说恢复其科学精神,就是因为这种科学精神后来在林彪、“四人帮”一伙的鼓噪下,曾经被抛弃,被破坏。拨乱反正,就是拨他们在对毛泽东思想的阐述和评价问题上制造的混乱,回到我们党对于这个问题历来的科学轨道、七大的科学轨道上来。

说总结新的历史经验、针对新的历史需要,包括:

一、七大以后,建国以后,毛泽东思想在新的实践中有新的发展,这些发展应当增添到对毛泽东思想科学内容的概括中来。对比一下少奇同志对毛泽东思想内容的八个“关于”和新的历史决议对毛泽东思想内容的六个“关于”(其中增添了一个“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归并了几个“关于”,归并中也有增添),就可以看出这种增添的份量。

二、1957年以后,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毛泽东同志和我们党在理论和实践上犯了许多错误,这些错误(毛泽东晚年错误)应当同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区别开来。而林彪、“四人帮”正是把这些错误鼓吹为毛泽东思想的最新最高发展。

三、上述错误之所以发生并且难以纠正,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个人崇拜在我们党内滋长,到“文化大革命”而登峰造极。粉碎“四人帮”以后一个时期的中央领导又提出“两个凡是”,这是个人崇拜的继续和绪余。个人崇拜对我们党的事业和我们党的指导思想造成的危害,是我们付出了极大代价的严重教训。

四、当着我们党指出和纠正毛泽东晚年错误、指出和纠正个人崇拜的错误的时候,出现了一股完全否定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否定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价值的潮流。这种潮流如果任其泛滥,必定会否定我们党领导中国人民奋斗的整个历史,给我们的事业造成极大的危害。我们必须同这种潮流划清界限,把它击退。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