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利彩票是如何诞生的?

发布时间: 2014-07-04 12:02:18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蔚力  |  责任编辑: 蔚力

(一):一封信

1986年7月22日,时任民政部部长崔乃夫在给国务院总理的信中称:

最近我研究了一些国家社会福利工作的经验。各个国家的具体做法虽然不同,但都是采取多渠道筹措资金,也即国家、个人、企业、社会并举的办法。向社会筹措资金,主要是募捐和发行彩票。

趁盲聋哑协会访问苏联、东德和波兰之机,我请他们顺便作了一些调查。这几个国家都发行彩票,而且种类很多,收入主要用于公益事业,效果不错。一方面减轻了国家的开支,另一方面也解决了社会上某些急需解决的问题。

我国目前筹措资金的方法过于单一,主要是国家、集体(包括企业)两条,而个人和社会两个渠道尚未打通。致使国家和企业负担过重,一些应解决的社会问题又无力解决。随着经济的发展,竞争的激烈,社会问题也在增多。原来由国家承担的老人、残疾人,要求社会帮助;竞争中失败者或缺乏竞争能力的人,也需要援助。所有这些事项都要花钱,单一由国家开支,是不可取的。因此,我建议打通向社会筹措资金这个渠道。

崔乃夫在信中提出:

怎样向社会筹措资金呢?向个人募捐,可能性不大,而且会引起强烈的反对;向企业募捐,已经明令禁止,也行不通。所以我认为发行有奖募捐是可取的。募捐所得用于发展残疾人、孤儿、社会孤老事业和帮助那些生活无着的困难者。社会上虽然也可能有反映,但不会很大。因为它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主要是发展社会福利事业,加以定期公布开支,是会得到社会支持的。

这封信受到了总理的高度重视,并于7月28日作出批示:

 

原则同意。可向国务院写一报告,议定。

 

(二):一份请示

1986年8月18日,民政部向国务院正式报送了《关于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请示》,《请示》说:

建国以来,我国的社会福利工作有了很大发展,收养了一大批社会孤老残幼人员,安排了一大批有劳动能力的盲聋哑残人员。尽管国家作了很大的努力,目前社会福利事业的发展,仍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

最近,我们调研了国外发展社会福利事业的经验,他们都是采取多渠道筹措资金的办法,即国家、集体、个人、社会四条渠道同时开通,而发行彩票又是向社会筹措资金的一条主要渠道。根据“七五”计划关于多渠道筹集社会保障基金的精神,我们建议在国内开展有奖募捐活动,筹集社会福利资金,用于发展残疾人(包括视力、听力语言、肢体、智力和精神病残疾)、老人、孤儿的福利、康复事业和帮助有困难的人。

同年12月20日,国务院第128次常务会议讨论了民政部《关于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请示》并原则同意,指出:

1.通过社会福利有奖募捐的形式筹集资金,帮助残疾人、孤儿和孤寡老人,是一项有意义的活动。但在帮助对象里,应把精神病人包括进去。

2.必须看到有奖募捐活动有其消极的一面,容易助长人们的投机心理。因此,要从严控制,只限于社会福利。

3.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由民政部组织一个“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负责,可以请一些知名人士参加。

会议还确定,由民政部根据会议讨论的意见将文件修改后报中共中央书记处审议。

1987年2月5日,胡启立主持的中央书记处十二届第323次会议讨论并原则同意了民政部《关于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请示》,明确议定:

除民政部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以外,其他部门、单位和个人一律不准搞类似的彩票活动,已经搞了的应予取消,做好善后处理工作。此事待报告中央政治局常委同意后,由民政部向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吹吹风。

3月6日,中央办公厅通知民政部:“此事已报中央政治局常委,均无不同意见,请民政部着手做吹风工作。”中央的决策,为新中国彩票的出台开启了绿灯。(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有:胡耀邦、叶剑英、邓小平、赵紫阳、李先念、陈云。)

3月13日,中共中央统战部、全国政协在政协第一会议室联合召开了关于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座谈会,27个民主党派和群众团体的负责人出席,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宋德敏主持,中共中央统战部武连元副部长参加。

座谈会开始后,首先由时任民政部部长崔乃夫介绍了即将开展的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有关情况,主要涉及四个方面的内容:

1.为什么要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

2.社会福利工作的现状与解决经费困难的种种考虑;

3.国际上彩票业发展的历史及现状;

4.我们对开展这项活动的设想。

讨论时,大家充分肯定了开展有奖募捐的意义,一致认为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同时也提出了一些合理的建议。时任民革中央副主席彭清源指出,在旧中国,彩票声誉不好,因此,在从事这项活动时一定要严格控制,不可多头搞;时任民建中央副主席万国权认为,能中奖就是最好的宣传,建议“头奖应设大一些,要有很大吸引力,同时应增加奖金档次,普奖面应宽一些”;时任台盟中央秘书长徐盟山也认为搞有奖募捐是件大好事,利大于弊。

不久,国务院办公厅秘书局通知民政部:

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各地承办单位主要以民政部门为主,且财政、税务、银行、宣传部门均已表示支持。为了减少国务院发文,民政部的《请示》可不批转。经国务院领导同志批准,由民政部自行发文给各地、各部门,在文件中可注明“此件已经国务院批准”。

据此,民政部于4月7日向党中央、国务院各有关部门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发送了《关于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通知》。

 

 

(三):民主党派的第一片掌声

1986年3月13日下午,按照中央要求,在北京市西城区太平桥大街西侧的政协礼堂会议厅内,由全国政协、中共中央统战部联合召开了一次关于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座谈会。27个民主党派和群众组织(团体)的负责人出席,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宋德敏主持,中共中央统战部武连元副部长参加。会上,先由民政部部长崔乃夫介绍了有关即将开展的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有关情况,主要涉及四个方面的内容:为什么要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社会福利工作的现状与解决经费困难的种种考虑;国际上彩票发展的历史及现状;我们开展这项活动的设想。

与会的27个民主党派和群众组织(团体)的负责人热情高涨,各抒己见,充分肯定了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积极意义,并对这一事业表示了支持。

民建中央副主席万国权说:有关残疾人等方面的社会福利事业一定要做好——资本主义国家都已做了一些事情,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做得更好。现在国内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社会上游资很多,采取有奖募捐的办法吸收游资,用于发展社会福利事业,是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支援社会福利事业的一种积极探索。

致公党副主席陆榕树说:崔部长的讲话很有说服力,我赞同。对举办社会福利事业的必要性,我有切身体会,我的一个孩子就有轻度的精神病,一家不得安生。我们开展有奖募捐活动实际上就是提倡社会主义人道主义,同情和帮助那些有困难的同胞。我相信这项活动能够搞得好。

农工民主党中央宣传部长张纯之说:我听了民政部介绍的情况,深受感染,完全支持进行有奖募捐的设想。而且奖券面额只有一元,不会给谁造成负担——就是多买几张也不会有负担。拿点钱买奖券的目的在于支持慈善事业,不是贪图个人侥幸发财。这项活动当然可能有缺点,但没有哪件事是百分之百完美的。

民革中央副主席彭清源说:多渠道筹资办社会福利事业,我们赞同。从社会需要与可能考虑,这项工作是可行的。

侨联副主席庄明理说:华侨们不会有什么意见。我们华侨买募捐券是不一定要奖金的。

中国工业合作协会卢广绵认为,有奖募捐和一般的发彩票不一样,它募集到的资金是用于发展社会福利的,可能会解决许多问题,值得试试看。

台盟中央秘书长徐萌山认为搞有奖募捐是件大事,利大于弊。他说:它迎合了人们的投机心理,会产生一些消极影响,因此过去几年中,在政协会议上,一提到有关奖券的事,就要挨“骂”。但发行有奖募捐券,我看可以搞。现在社会福利方面存在的问题较多,让国家全包下来不大可能。要解决这些问题,应该搞有奖募捐活动。

与会代表还对如何搞好有奖募捐活动的宣传提出了建议。

致公党副主席陆榕树认为“要多宣传义务方面,少宣扬赌博方面,头奖不宜设得过高”。

民革副主席彭清源说:不能完全靠物质收益激励大家买彩票,不要过分宣传买一元钱的奖券即有机会中的五千、几万,而应宣传“买一元钱奖券是为社会公益事业贡献了一份力量”。

民建中央副主席万国权认为,能中奖就是最好的宣传。如果搞了一次,左邻右舍、远近遐迩无一人中奖,下次就没人买了。因此他建议“头奖应设大一些,要有很大吸引力,同时应增加奖金档次,普奖面应宽一些。”

 

工业合作协会卢广绵认为,宣传应突出友好、互助、合作精神,“奖券”名称也可不叫“彩票”之类的。

 

(四):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成立

1987年4月23日至25日,民政部特邀顾问、原副部长章明主持于4月23日至25日在天津召开的由首批试点的10省、市(福建、江苏、浙江、上海、山东、黑龙江、湖北、天津、河北、洛阳)民政厅(局)长参加的试点工作座谈会。在这次座谈会上,与会代表以极大的兴趣讨论修改了《发行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试行办法(草案)》,并确定:上述10省、市于7月进行第一批试点,10月份进行第二批试点;至第二年,将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发行奖券。

5月30日上午,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在京召开首次会议,由民政部特邀顾问、原副部长章明主持。会上,首先由崔乃夫部长介绍了筹备工作的进展情况,然后宣布了经协商产生的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组成名单(中顾委常委、全国政协副主席程子华为名誉主任,荣高棠、平杰三、钱信忠、崔月犁、张凯、钱昌照、郑洞国、钱伟长、林亨元、孙晓村、浦洁修、赵朴初、谢冰心、卢嘉锡、叶桔泉、黄鼎臣、茅以升、金善宝、田富达、黄凉尘、李铁铮等22人为名誉委员,国务院有关部委的50名负责同志为委员),并任命崔乃夫为委员会主任,章明、邓朴方为副主任,孟明达为秘书长。会议还审议并通过了《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章程》、《发行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试行办法》和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会徽。

此后,章明副主任在当天下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定于6月3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成立大会,热诚欢迎各新闻媒体大力进行宣传报道。

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成立大会于6月3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如期举行。会上,名誉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赵朴初发表了即席讲话。他说:现在这个有奖募捐,我非常赞成、拥护,祝愿这个事业成功。会后,赵朴初还挥毫题写了“有奖募捐利国利民”八个大字,为日后新中国彩票事业的蓬勃开展竖起了一面旗帜。

对于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成立这件大事,全国各大媒体——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国日报》等,热烈回应,当日便纷纷报道了这一消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还用38种语言和5种方言向全世界宣告:这个以筹集社会资金、促进社会福利事业发展为宗旨的委员会,将在全国范围内发行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

 

(五):第一张中国福利彩票在河北石家庄售出

关于第一张福利彩票试点发行的成功,如果追本溯源的话,就不能不提到在位于天津北站附近的那个小小的军供站召开的一次会议,可以说,福彩之舟就是从那里扬帆起航的。没有那次会议,就不可能有第一张福利彩票在石家庄的发行。

1987年4月,正是春暖花开时,民政部在天津军供站召开了第一次全国10省市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试点发行工作会议,原民政部副部长章明和办公厅主任孟明达主持了此次会议。

多数与会者参加天津军供站会议后主要有三大收获:一是明白了国际彩票业和旧中国彩票业的发展史及我国社会福利工作的现状,认识到目前在我国发行彩票的时机和条件已基本成熟;二是明白了目前在我国发行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的目的是筹集社会资金,兴办和发展社会福利事业,其中虽然有利有弊,但利大于弊;三是明白了给予10个试点省市的基本方针、政策和原则。这三大收获,对会后10省市开展试点工作是个很大的推动。因此,如果把整个福彩工作比作一条航船,那么,福利彩票就是从这里驶向汪洋大海的。河北能顺利地率先发行第一张彩票,和天津军供站会议的直接鼓舞和指引是分不开的。

天津军供站会议后,以张保恒为首的河北省民政厅领导全力支持在河北省试点发行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并随即着手筹备,主要办了四件大事:一是向河北省政府呈送请示报告,以取得支持。这件事办得非常顺利。时任常务副省长叶连松同志很快就在请示报告上作了批示,同意在河北搞试点,指示要注意“兴利抑弊”,并建议由当时任民政厅厅长的张保恒担任省募委主任。很快,解峰省长也作了类似的批示。“上方宝剑”就这样到手了。二是着手组建河北省社会福利有奖募捐筹备委员会及其办公室。这件事一开始就遇到了一系列难题:办公室怎么设?设在哪里?由谁担任办公室主任?怎样才能把当时一系列繁杂的筹备工作都承担起来?而且中募委对办公室主任的人选还有要求:必须具有改革开放意识、具有开创精神、精明强干、能吃苦、能打拼、能奉献,等等。三是解决了人的问题。事业总得由人去做,因此,不首先解决好人的问题怎么能行?但有奖募捐券发行是项开创性的事业,以前没人做过,因此人的问题便变得很难解决:谁也不愿意到这样一个前途未卜的临时办公室工作。尽管当时民政部有精神,说募办人员可先从厅局机关现有工作人员中调配,但最终结果是,一个也未能调来。无奈之下,只好从民政厅下属的福利装潢印刷厂借调了一名懂财务的工人,这就是当时河北省募办唯一的一个专职的“兵”。四是着手筹措启动资金。没有人不行,没有钱也不行。经张保恒厅长同意,河北省募办向省里打了申请启动资金的专题报告,但没敢多要,写了一大堆理由,却只要了三万块钱,还一再申明这个数目是本着节约又节约的原则提出来的。这个报告经当时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的陈忠保审批后,直接被送到常务副省长叶连松同志的办公室。叶省长倒也痛快,大笔一挥:“同意给两万元,注意节约使用。送解峰省长阅。”数目虽然距离想申请的有一定的距离,但总算是批了。可到了解省长那里,事情却发生了变化,解省长批示道:“同意先付两万元作为借给,这种事应该自收自支。”看来解省长已经看过中募委《章程》的草案了。

1987年7月27日上午,首期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的首发式现场——石家庄市第一工人文化宫的广场上洒满了阳光,彩旗招展,鞭炮齐鸣,锣鼓喧天,震撼人心……真是人如海、歌如潮。主席台前是50米长的销售线,销售人员由省民政厅、市民政局的机关干部和部分居委会的领导组成;铺着红布的桌面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沓一沓的新中国第一期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漂亮的票面上由赵朴初先生题写的“有奖募捐利国利民”八个大字非常醒目,这让第一次与这些彩票照面的人们感到特别新鲜。

市民们早早地汇集到这里,等待着那激动人心的时刻的到来。上午9点整,主持人宣布首发式正式开始,顿时会场上一片欢腾。主要领导发表了简短的讲话后,宣布售券开始。之后,时任河北省福彩中心主任唐泽敏将新中国第一张(实际上是一小沓)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售给了时任石家庄市副市长孙永生同志,紧随其后的是中募委领导和河北省民政厅张保恒厅长等几位领导,省委书记邢崇智、省长解峰也从外地打来电话,向大会表示祝贺,并各派秘书认购奖券100元。再其后是市民政局荀桂忠局长等市领导和市政府各有关部门及工、青、妇等团体的相关负责人,最后是省民政厅、市民政局的机关干部。之后,市民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地购券,好一个热闹场面!与此同时,设于市工商银行各营业部的58个代销点和省、市募委设在市区和驻军的代销处及部分大型工矿企事业内部设立的代销点也开卖了。新中国第一张彩票——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就这样诞生了。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蔚力
 
分享到:
2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