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挪威国际和平研究所长:新世界大战意味人类灭亡
中国网 | 时间: 2006-08-13  | 文章来源: 环球时报

     

    挪威国际和平研究所所长托纳森

    挪威是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发地,所谓“近朱者赤”,这里也因此产生了一大批专门研究“战争与和平”问题的机构,而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挪威国际和平研究所。目前国际学术界非常流行的“和平学”,就是以1959年该研究所的创立为标志的。当《环球时报》记者在该研究所所长斯坦·托纳森的办公室对其进行专访时,电视里正播放着黎以冲突的新闻,而他的办公桌上也摆放着斯里兰卡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激战的报道。这些有着“血腥味”的材料充斥着和平研究所所长的办公室,使人难免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预测战争的难度越来越大

    记者:我记得和平研究所及您本人在今年年初时,曾对全球范围内可能发生的战争进行过预测,从现在看,你们的预测准确吗?

    托纳森:准确率为50%。我们预料到斯里兰卡将在年内爆发内战,却没有想到黎以之间产生的这场冲突。

    记者:为什么呢?

    托纳森:今年以来斯里兰卡的形势,几乎符合爆发内战的一切条件。而黎以冲突却爆发得非常突然,在此之前,我们确实没有看出黎以之间有可能产生冲突的迹象。

    记者:能不能具体谈谈预测战争都需要哪些指标?做哪些工作?

    托纳森:预测战争是一项复杂的工作,而且,内战和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又有所不同。大体上讲,我们要做三件事:首先是研究战争的历史,把战争的各种诱因提炼出来,包括政治、军事、百姓的支持度以及各方背后的国际势力等等;其次是对目前的时局进行分析,对各种战争的诱因赋予不同的加权系数,例如近年来,随着各国联系的日益紧密,国际干预力度所占的分量就越来越大;最后就是像你说的,通过定性和定量分析得出判断。

    以我们成功预测的斯里兰卡内战为例。该国的反政府武装泰米尔猛虎组织已存在多年,实力很强,而且又有稳定的民族基础。虽然他们2002年时与政府军达成了停火协议,但由于在是否独立这一原则问题上,双方都不肯做出让步,所以近年来内战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签订停火协议当年,因双方冲突导致的死亡人数约为50人,而到了今年,已经超过800人。从时局上分析,近两年国际社会对斯里兰卡问题的关注程度又有所下降。于是,内战的“弦”越绷越紧,外界的调停力量却在减弱,此消彼长,结果自然就不难预料了。

    记者:那么,美国打伊朗的可能性有多大,有个可以量化的系数吗?

    托纳森:我们判断,至少在今年,伊朗战争爆发的可能性不大,大概是20%。简单地说,因为石油、反恐等问题,使美国非常关注中东地区的形势,而美伊两国目前的强硬立场,使这场战争发生的可能性至少是50%。但由于美国目前身陷伊拉克,这个值就降到了40%左右,而国际社会的关注,又会使这个值进一步下降,于是就得出20%这个数字。当然,具体的分析方法要复杂得多。

    记者:按照你们的分析方法,以往的预测“成绩”怎么样?

    托纳森:以前预测的准确度还是很高的,比如发生在越南、柬埔寨以及非洲一些国家的战争以及冲突,大多被我们预料到了。但近年来,预测却越来越难。

    记者:能说说原因吗?

    托纳森:主要是引起战争的因素越来越复杂。传统的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往往是为了争夺领土,但现在可能是因为争夺资源,包括石油、矿产,甚至水资源。除了资源,因宗教问题发生战争也是有可能的。传统上造成内战的原因,多是不同的政治集团之间争夺权力,预测的标准主要看反政府武装的力量是否强大。不过以后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变化,比如一些大型企业之间因为经济利益,也可能卷进内战之中,他们或许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武装出一股反政府的军事力量。

    记者:可从您的分析看,战争好像仍是可以预测的,比如几十年后,一些国家会因为石油而发生战争?

    托纳森:真正的难题在于这些导致战争的因素以越来越复杂的面目出现。一方面,现在世界各国的发展很不平衡,最发达和最不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可能有上百年,所以,有些国家导致战争的原因可能是传统意义上的,比如非洲一些国家的内战,只是政府与反政府组织之间的较量;而现在有的战争,原因则是非传统的,比如阿富汗战争,美国的理由就是打击恐怖主义,而这是在“9·11”之后才出现的新的战争诱因。

    另一方面,目前国与国之间的联系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简单。例如现在的这场黎以冲突,其实严格说来并不是黎巴嫩与以色列国家之间的冲突,以色列面对的只是黎内部的一个政治派别。而这个政治派别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可能与其政府的立场并不完全一致。造成这种局面,可能是宗教或意识形态,也可能是政治或经济利益等,这就使形势看起来更加复杂。所以,今后预测战争爆发的难度会越来越大。

    ■媒体力量能对抗超级大国

    记者:除了中东以外,目前世界上的不稳定地区还有哪些?

    托纳森:主要集中在非洲地区,比如索马里、西非、刚果(金)等等,不过这些国家可能出现的战争或冲突只是地区性的。真正对全球造成影响的,主要还是中东,当然,朝鲜半岛的局势也值得关注。

    记者:为什么同样是产生战争或冲突,有些是地区性的,有些则可能是全球性的?

    托纳森:答案很简单,就是“美国因素”。美国作为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它的介入程度,会决定这场战争或冲突影响力的大小。

    记者:但美国对现在的黎以冲突好像反应得有些“迟缓”。

    托纳森:反应的快慢并不代表介入程度的深浅,这只是美国出于其国家利益所采取的不同战术而已。从美国媒体对黎以冲突的报道就可以看出,他们对这场冲突实际上是非常关心的。

    记者:那么同样是不表态或表态比较“迟缓”,又如何判断美国是否关心呢?

    托纳森:看美国媒体对这一事件的报道深度和力度就可以判断出来。以目前同时爆发的黎以冲突和斯里兰卡内战为例,后者的死伤人数也不少,但与中东局势比起来,美国媒体的报道则要少得多。究其根本原因,就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有着非常重要的利益,同时犹太人在美国内部也有着庞大势力,无论政府还是民间,不关心黎以冲突都是不可能的。

    记者:是媒体影响了美国政府的决策,还是美国政府影响了媒体的报道呢?

    托纳森:二者同时存在。美国不关心的,媒体没有或很少报道;被媒体大力报道的,美国就不得不关心。所以,现在研究媒体的报道,也成为战争学或和平学的一项内容。

    记者:您认为媒体的报道,对当今世界的一些战争或冲突有什么影响呢?

    托纳森:对这个问题,我想先说一下“美国因素”对战争的影响。以当今美国的实力,该国政府的理智程度很大地影响了世界局势的稳定与否。近年来,美国政府的一些举措可以说是不理智的,例如推行“先发制人”的单边主义政策,放弃了必要的、以外交途径解决问题的手段,贸然发动了对伊拉克的战争;再比如对现在发生的黎以冲突刻意地反应“迟缓”,都使这些地区的局势陷入了进一步的动荡。

    回到你刚才提到的问题,媒体大概是唯一可以制衡美国,并对已经爆发和潜在的战争产生影响的因素,前提是媒体的公正、客观与正义。当今时代,媒体的影响力几乎无处不在,它们对某一地区局势的关注,可以吸引世界的目光,从而使更多的力量投入到危机的解决之中。

    即使是已经发生的战争,媒体也可以把事实真相传播到全球的每一个角落,从而使战争尽早地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结束。所以,即便是实力强悍的超级大国,媒体也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吸引全世界的关注来与它进行抗衡,同时,也可以通过对战争客观公正的报道,使这个超级大国变得理智。现在在中东地区,有很多勇敢的记者,他们做的正是这样的工作。

     ■能源冲突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记者:我们探讨这么长时间,好像一直是关于战争的问题,这与“和平研究所”的名称好像不是很符合。

    托纳森:为了“和平”,我们是不得不研究“战争”。无论是诺贝尔和平奖的设立,还是和平研究所的创建,都是建立在世界还存在着战争的基础上的。其实,我很希望不再有人去研究“和平”,因为那就意味着“战争”不复存在。

    记者:那您岂不是也失业了?

    托纳森:我宁愿自己失业,因为战争实在是太残酷了。在战争中,真正受伤害的是平民,死伤最惨重的也是平民。而且,就像蝴蝶效应一样,没准哪天某个地区爆发的小冲突就会引发新的世界大战。在核武器时代,新的世界大战也就意味着人类的灭亡。

    记者:您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会出现吗?

    托纳森:从情感上,我希望不会出现,而从研究的角度看,这种危险还是存在的。

    记者:您认为最有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会是什么?

    托纳森:从目前世界的形势看,由于宗教冲突而引发世界大战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至少在当今的不同宗教之间,很难形成两个势均力敌的军事集团。但宗教冲突可能导致有更多针对平民的恐怖主义活动。

    未来最有可能引发战争的导火索是能源,特别是石油的争夺。从目前看,中东局势之所以引起世界的关注,主要原因就是该地区巨大的石油利益。而未来,每个产油区出现的争端,都可能会引发一场新的战争或冲突,甚至包括目前看似平静的北极。

    记者:您认为,人类最终是否可以彻底走出战争的阴影呢?

    托纳森:我预测,只要人类在本世纪不爆发世界大战,那么,在下个世纪,你我所共同期望的愿景就会出现。从全球范围来说,欧洲多数国家已经有较长时间没有出现过战争,拉丁美洲也很少有国际性的冲突,中国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甚至以后相当长一段时期,也会是一个和平的时代,既然“摆脱战争”可以在一个国家或地区出现,为什么就不能在世界范围内成为现实呢?▲(记者 雷 达)

    相关链接:二战后,世界打了多少仗

    二战结束后,虽然新的世界大战没有爆发,但武装冲突和局部战争却此起彼伏。据《中国统计》杂志称,截至1997年,世界共发生各类武装冲突与局部战争200余起(美联社的调查说是300余起),其地理分布是:亚洲最多,100余次;其次是拉丁美洲、非洲和欧洲。这些局部战争主要可以分为四类:

    第一,美苏对抗引起的战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苏不但继续间接干预热点地区事务,还直接出兵干预。美国发动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苏联侵占了捷克斯洛伐克。70年代苏联发动了阿富汗战争。

    第二,民族解放战争。此类战争40年代为9场,50年代为10场,60年代为22场,70年代为5场。到了70年代末,第三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完成了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的任务。80年代此类战争基本消失。

    第三,国内武装冲突和战争。60年代国内战争为10起,70年代为15起,80年代降为6起。

    第四,国家间因领土、民族、宗教矛盾等问题引起的武装冲突和局部战争。此类战争呈增加的趋势,到60年代达到16起,70年代降为7起,80年代又增加到13起。

    在这200余场武装冲突与局部战争中,美国、英国和以色列均参战超过20次。

    这些局部战争的死亡人数也与一战和二战有一些差距。据统计,一战中军人和平民一共死亡1687多万人,二战则是4157多万人。而朝鲜战争死亡300万人,而海湾战争中约6万人死亡。(刘文)▲ 环球时报 2006-08-11 第17版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