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 际>>海外看中国>>历史与掌故

重建常识:近代教科书的文化价值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10-17 14:17   发表评论>>

如果说教科书是联接精英意识与民众观念的管道、塑造近代中国人的文化模型,这个说法一点也不过分。我们看看近代教科书的编写者,就知道此言不虚,那会是一个近代文化史的先贤祠:杜亚泉、林纾、张元济、蔡元培、胡适、顾颉刚、朱自清、竺可桢、叶圣陶、丰子恺、王光祈、林语堂、周建人……

他们中的很多人物,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近代中国文化的走向,塑造了与此前不同的中国人形象,由此建立了近代中国的新形象。

如果说教科书是联接精英意识与民众观念的管道、塑造近代中国人的文化模型,这个说法一点也不过分。我们看看近代教科书的编写者,就知道此言不虚,那会是一个近代文化史的先贤祠:杜亚泉、林纾、张元济、蔡元培、胡适、顾颉刚、朱自清、竺可桢、叶圣陶、丰子恺、王光祈、林语堂、周建人……他们中的很多人物,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近代中国文化的走向,塑造了与此前不同的中国人形象,由此建立了近代中国的新形象。

正因为如此,近代教科书研究越来越引起众多学人的关注,深入的研究成果已如星辰闪耀。对于已有的研究成果而言,汪家熔先生的新著《民族魂——教科书变迁》确有其特点。汪先生是商务印书馆的资深编辑,此著反映了“出版史”眼光下的近代教科书。著作分晚清学制改革与课本状况、民国时期课程标准设置与教科书的变迁两条线索,论述细致有章。

因研究兴趣之故,笔者从汪先生以前的文章著作受益良多,这部新著也不例外。今读此著,更有一些细致的感受。

书中对于《蒙学读本全书》的介绍为前人所无。这套文明书局出版于1902年的读本在当时确有很大影响,诚如汪先生所言“是教科书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但是,这套风行于新学制颁布之前的读本不过是一种混编教本——清末民初教育家蒋维乔曾介绍说,“前三编,就眼前浅近事务,引起儿童之兴趣,四编专重德育。五编专重智育,采子部寓言。六编,注重作文修辞。七编,选史汉诸子及唐宋名家论说”。它的现代学科意识,不及紧随其后出版的“蒙学教科书”。“蒙学教科书”在“壬寅”学制公布之后,基本按照现代学制设计内容,依科成书。根据当时的广告和第一次中国教育年鉴来看,它包括文法、中国历史、东洋历史、西洋历史、中国地理、外国地理、心算、笔算、珠算、卫生、生理、天文、地文、地质、格致、动物、植物、矿物、化学、体操和经训修身等21种,呈现出较为清晰的现代分科意识。笔者认为,判断中国教育近代化的一个重要指标,在于是否具有现代分科设学意识。所以,文明书局后出的“蒙学教科书”和紧随其后商务印书馆推出的更为完善的“最新教科书”,才最具有“中国近代教科书”诞生的标志意义。

谈到中国早期教科书的诞生,绕不开对日本教科书的借鉴。著作没有专文论述,稍显遗憾。笔者曾经稍作梳理,截取了日本对于中国教科书影响较大的1890年至1915年为界,这25年中,中国从日文编译过来的教科书就达27类507种,其中修身类2种,外文18种,历史76种,算术14种,代数22种,几何36种,三角17种,物理19种,化学27种,地理38种,矿物9种,博物5种,植物19种,动物20种,生理卫生14种,经济13种,法制19种,美术4种,音乐2种,体操2种,家事7种,手工1种,农学3种,教育88种,心理学12种,伦理学11种,论理学9种。且不说汉译日本教科书帮助中国地理教育建立起“旅行体”的叙述风格,使中国历史教育走出“朝代”教育、确立“时代”观念,甚至很多科目几乎是从日本全盘引介而来——从而说明来自日本的教科书改造了我们的旧知识,新的学科体系由此形成;仅从以上统计数字来看,汉译日本教科书对于中国新教育的影响都令人惊叹,不能不作为一个重要环节来论述。

著作用了相当笔墨关注早期的修身教科书。就笔者所见,是现在论述修身教科书较为全面的文字。恰在此处笔者稍有不同看法。著作既然认同刘师培《伦理教科书》中表达出来的自由平等伦理观,不知为何遗漏了以下几种:(1)1903年,比刘师培《伦理教科书》还早两年出版的李嘉谷的《蒙学修身教科书》(文明书局出版)。它包括修己、保身、待人和处世四章,最后几节依次讲述“守法”、“纳税”、“财产”、“政治”和“爱国”。这样的课文内容,恐怕和刘师培的自由平等一样石破天惊,值得重视。(2)1906年,歌颂自由、革命,被梁启超称为“近世诗界三杰”之一的蒋智由也曾编写《小学修身书》(东京:同文印刷舍),讲国民有服兵役和纳租税的义务,同时厘清立宪政治与专制政治之不同,表现出卓然的胆气。(3)中华书局的创办人、当时还是商务印书馆职员的陆费逵于1910年出版《修身讲义》,撰写了“对己”、“对家”、“对社会”和“对国家”四章,对于国家要素、国体、政体和人民的权利、义务均有所涉及。笔者认为,这些修身教科书中表现出来的现代社会观念和政治观念的萌芽值得重视。(4)如果再将时间后延到1916年,学界一般倾向认为民国后已经走向“落后保守”的文学家林纾,商务印书馆在那年出版了他的《修身讲义》。他以程子朱陆之言为“讲据”,诚心诚意鼓励学生争做“第一等人”,同时又说“自由平等”“吾人亦万万不能离此而立”。尽管有几分驳杂,林纾的讲义落后于同时代人已是显然可见。修身教科书,深刻表达了思想界的进步和复杂。这样来看,近代教科书单单从出版史角度来观察是很不够的,它们具有深刻的思想史和社会文化史意义。

文章来源: 中华读书报 责任编辑: 未克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201 主编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