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 际>>海外看中国>>历史与掌故

70年前的新生活运动:让国人"脱胎换骨"的美丽神话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11-28 10:45   发表评论>>

20世纪30年代,蒋介石和宋美龄联手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新生活运动”。

蒋宋联袂一台戏

老祖宗留下了孔、孟之学,始终影响和规范着人们的行为举止;佛、道二教的教化作用,同样让人谨慎处事和小心做人。一些圣明贤良之人、品德高尚之士,则以自己的行为,成为人们效仿的榜样。

种种教诲,教人学会明辨是非,如何做人;种种约束,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人性中不良成分的张扬。

尽管这样,中国人的陋习还是不少,高尚者自有高尚,平庸者自是平庸,低下者还是低下,这无需讳言。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好像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好像还需要时间的磨砺。全民素质的提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诚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同样,“冰雪消融,也非一日之热”。

20世纪30年代,蒋介石和宋美龄联手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新生活运动”(简称“新运”),试图改造中国国民之习性。

新生活运动的源起,说法不一,有人认为是蒋介石为贯彻“七分政治、三分军事”的理念,乃推动催生。有的则说蒋氏夫妇决心铲除贪污、受贿、不卫生和无礼貌等种种恶俗,因而发轫。

还有人说宋美龄乃是新生活运动的源头活水。1933年盛夏,宋美龄在庐山牯岭避暑时,与一批美国传教士讨论中国情势。传教士说,美国罗斯福总统正推行“新政”,蒋介石何妨也实施改造中国社会福利方面的“新政”,以此获得外国政府的支持和贷款。聪明的宋美龄心领神会,立即向蒋报告并获同意。宋随即和传教士研究拟定了中国“新政”的细节,她为这项计划取名为“新生活运动”。

以儒家伦理诠释新生活

1934年2月19日,蒋介石在南昌发表演说,为历时15年的新生活运动揭开序幕。他说:“我现在所提倡的新生活运动”,简单地讲,“就是要使全国国民军事化。”提出要以孔孟的“四维”(礼义廉耻)、“八德”(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为道德标准,统一人们的思想。“新运”虽然标榜“新”生活,内容却是“旧”的儒家伦理思想。

“礼义廉耻”是“新生活运动”的中心思想,蒋介石要民众把“四维”紧紧结合到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各个方面。“新运”想要做到的,不仅是表面的市容清洁、谨守秩序,而是“要改革社会,要复兴一个国家和民族”。蒋介石理想化地希望“新运”能使人民改头换面,具备“国民道德”和“国民知识”,从根本上革除陋习。

如果说“礼义廉耻”是“新运”的理论基础,“生活艺术化、生活生产化、生活军事化”的“三化”,就是实践理论的行动指引。

1935年3月,“新运”总会就如何实行“三化”作了详尽规定。条目分明,内容琐碎,对人民生活方式规定甚严,如生活军事化的“提倡冷水洗浴”;生活生产化的“年未满六十岁者,不得设宴祝寿”;生活艺术化的“有暇时常至野外旅行”。

更为细致的是,拔上鞋跟,扣齐纽扣,走路靠左,胸部挺起,和洽邻里,同谋公益等,也都一一做了要求。

除了从个人生活做起,战前的“新运”工作,不外乎提倡清洁和守规矩。“规矩”方面有守时运动、节约运动、升降旗礼等;“清洁”则有夏令卫生运动、清除垃圾和污水、灭蝇竞赛等。亦有针对愚民陋习、不良风气的活动,如识字运动、禁烟禁毒运动等。

抗战开始后,“新运”的要旨有所调整。1939年“新运”五周年大会在重庆举行,蒋介石重新诠释“礼义廉耻”,由战前规范人民的日常生活,到战时强调纪律、节约和牺牲精神,要求人民不忘抗敌。

新生活运动的成效,战前一直不很理想,当然原因有多方面。但“新运”组织的网络和动员能力,却为战时的服务提供了便利。抗战爆发后,“新运”转向为战地服务、伤兵慰问、难民救济、保育童婴、空袭救难、征募钱物等活动,对抗战起了积极的作用。

破除陋习,绝非一日之功,用一种明显带有功利色彩的运动来推行,实施过程中难免不会出现偏差,“新运”也不例外。过度宣传,导致流于形式,其间也产生了许多笑话和虚假之风,形成败笔。

外交家顾维钧的夫人黄蕙兰在其回忆录中所言,颇让人回味。她这样写道:中国驻外人员常因有外遇而导致婚变,故在战前外交界即戏称“新生活运动”为“新妻子运动”。“life”(生活)与“wife”(妻子)仅仅一个字母之差,就完全变了味!“

第一夫人”身体力行

作为妇女委员会指导长的宋美龄,在运动的推行和宣传上扮演了“火车头”的重要角色。

“新运”是要改造全民的生活,而妇女是家庭的中心,宋美龄乃大力鼓吹妇女为改造家庭生活的原动力,她向全国女性呼吁:“知识较高的妇女,应当去指导她们的邻舍,如何管教儿女,如何处理家务,并教导四周的妇女读书识字。”但她也承认:“中国的妇女,非但多数没有受教育的机会,而且大半还仍过着数百年前的陈旧生活。”宋美龄为推行“新运”不遗余力,开会、撰文、宣传、演讲、督导和接受国内外媒体访问。她在忙得不可开交之中,也充分体会了成就感。

宋美龄把推广“新运”当作一项政治事业来看待,试图使国人在生活习惯和精神上“脱胎换骨”,不要让西方人“看不起我们”,并借此让国人知道蒋夫人关心大家。但是,千百年来的生活习惯根深蒂固,加之推行的方法未必得当,很快走进历史而成为明日黄花。

1949年2月,面对内战节节失利,蒋介石已无心关注“新运”,他指示总会暂停一切活动。新生活运动,历时15年,无疾而终。

本文摘自《话说民国(上)》,韩文宁编著,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凤凰出版社2008年7月第一版,178.00元(全二册)

文章来源: 中华读书报 责任编辑: 未克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201 主编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