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 际>>海外看中国>>著作与研究

《我眼中的北京——拉贝日记北京卷》琐记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7-29 10:49   发表评论>>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为挽救25万中国难民而殚精竭虑,不惜以身赴义的德国朋友拉贝先生,在中国做了如此惊天动地的义举后,默默地回到故乡,不事张扬地度过了自己贫困交加的晚年,于1950年逝世于柏林。

拉贝的遗著《南京日记》,真实地记载了1937年11月12日到1938年初日军在南京的残暴罪行,同时记下了他对中国、对中国人民无限深厚的感情。十余年前,当我第一次读到这部日记时,就有一个愿望,希望能读到更多的拉贝的文稿,希望能认真地研究一下,拉贝对中国人民深厚感情的基础到底在哪里。

机会终于来了。2006年,为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我与北京联合大学的梁怡教授同赴德国海德堡,拜访拉贝的长孙托马斯·拉贝。每天晚上,当落日余晖消逝在内卡河谷以后,我们就与小拉贝和他的夫人艾莉,在灯下说起那令人难忘的往事,谈起在世界范围内引起震动的拉贝日记。小拉贝告诉我,其祖父约翰·拉贝在中国生活了30年,其中有17年住在北京。漫漫的17年中,拉贝在他的日记中详尽地记载了清末民初北京的风土人情、自然景观、名胜古迹、时政要闻。而在此之前已详尽阅览过这些日记原稿的梁怡教授,更是对日记中记载的诸多内容记忆犹新。怀着对朋友的信赖,小拉贝毫无保留地将其祖父留下的全部共20册日记原稿全都搬了出来,其中最令我感到欣喜的是,专门记载北京的内容竟有5册之多,题目就是《我眼中的北京》。

以后的数个通宵达旦,我与梁教授在翻译姜玉春先生的帮助下,仔细地研读了这5册珍贵的史料。我的第一个感觉是,约翰·拉贝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以及其客观的眼光,真实地记载下1908年到1923年北京的历史状况,他摄取的史料和图片,没有一点儿自己的猜度和评论,全是取自生活,取自现实,全是原汁原味的第一手资料,就连他拍摄的照片和亲自从民间购得的民俗史料、图片,也都是当时的原物。由于没有肆意的歪曲和带着某种轻蔑态度的截取,所以日记的真实性是毋庸置疑的。

其次,我深切地感受到,约翰·拉贝完全是以一个热爱人类文明、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外国人的身份出现的,正因为如此,他注意研究中国的风俗习惯,注意记载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一切事物,这就使这部日记全面地反映了清末民初北京的风土人情、自然风貌、人文景观和军政轶事。拉贝在北京生活期间,只是一个普通外国职员,他的足迹可以深入到胡同深处,他的眼睛可以看到当时发生在北京的一切,这就保证了这部日记从市井到城郊,无所不至。又因为拉贝是一个外国人,当时在北京享有一些“洋人”的特权,一般北京人难以涉足的宫廷园囿,使馆禁区,他都能通行无阻,这就增加了日记反映的范围,比如当时中国人难以入内的景山、中南海和东交民巷使馆区等,在拉贝那里都留下了真实的图片。

还有一点要特别提出的是,作为一个曾长期从事抗日战争史研究的学者,在多次国际学术会上与外国学者交流的过程中,有不少人提醒过我,(其中不乏一些与中国人民十分友好的朋友),“拉贝是个德国人,他写的2460页《南京日记》,究竟是不是完全真实,还是应该仔细研究的,至少他反映的‘南京安全区’以外的情景是否有道听途说的嫌疑,有待于我们进行认真探讨。”还有人说“拉贝这个人是否能以完全客观公正的态度来写日记,我们还没找到有力的佐证,因此,使用甚至照抄他的日记,还是慎重些为好。”我认为提出这些问题的人,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都向我们提出了一个课题,那就是根据什么能证实拉贝的《南京日记》没有虚伪成分。

拉贝日记北京卷的发现,使我们在判断拉贝《南京日记》的真实性、严肃性上,有了一个有力的佐证,那就是,从“北京卷”上,我们看到了拉贝写日记的严谨、认真、公正、真实的态度。这正好告诉那些国外的学者,拉贝在此前20余年陆续写成的《拉贝日记北京卷》是《南京日记》真实性的例证。有了这个例证,我们可以更加有把握地说拉贝《南京日记》的真实性是不容置疑的。(刘建业)

《我眼中的北京——拉贝日记北京卷》 [德]约翰·拉贝著 邵京辉等译 东方出版社

文章来源: 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 未克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201 主编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