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韩国宣布卫星失败原因:整流罩未能正常打开并脱落 ·法国再传iPhone手机爆炸事件 碎片击中机主眼睛 ·李明博下月初重组青瓦台和内阁 韩升洙去留存疑 ·韩网民猛批罗老号发射部分失败 称已Game Over
[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国 际>>国际观察>>热点评论 字号:
近距离看日本大选:“愤青”政党——幸福实现党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8-26  发表评论>>

这次到日本作短期的研究访问已经是我第六次来到日本了,说到此次日本之行的独特之处,除了上一篇谈到的恰逢本次众议院选举,日本政治正在酝酿大变之外,倒是还有一件事让人大开眼界,不能不自叹我对日本的了解还实属有限……这就是彷佛一夜之间从无到有,并且在日本街头大张旗鼓,高调参选的幸福实现党。这个名字多少有些匪夷所思的政党在国内倒真还是小有知名度,前些天校内网上的一个关于幸福实现党的帖子被到处转来贴去,流传甚广,之后国内的一些主流媒体也或多或少的介绍了这个幸福实现党的诸多言论、政策的各种“大言不惭”。一时之间,幸福实现党的“鼎鼎大名”在中国和日本几乎同时散播开来。其实,作者起初知晓这个幸福实现党也是通过国内的媒体和网络,只不过当时人尚在国内,私以为国内媒体或许在小题大做,以日本政治的传统——保守而讲究门第重视血统而言,这个“来路不明”的幸福实现党也断不至于在自民党和民主党争斗白热化的时候有甚作为。不过来到日本之后,发现此党竞选广告铺天盖地,其宣传规模大概只略逊于自民党、民主党,比之在日本政党次之的公明党和共产党而言大概有过之而无不及,其施政纲领更是有些“日本不高兴”,“日本可以说不”的“愤青”意味。如果是第一次来日本的游客,甚至可能会误以为此党稳坐日本政坛第三把交椅,实在令笔者大跌眼镜。故此,兴趣所至,特为该党撰文一篇。

幸福实现党于今年的5月23日宣布成立,其组建核心仍然是宗教法人“幸福的科学”。其间的组织关系令人费解:大川隆法担任“幸福的科学”教主以及幸福实现党“总裁”;大川京子担任党首;大川隆法与大川京子两人之间是夫妻关系;其政党内部的组织结构基本可以概括为“政教合一+家天下”。如此这般“三位一体”的新生的幸福实现党纵然在组织结构和政党运作上必然存在诸多简陋之处,但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其上升趋势和雄心壮志却令人不敢小觑。且不说“幸福的科学”官方网站上自称其信者人数已超过1100万(当然数字必然存在水分),单是这次幸福实现党参选的大手笔便令人乍舌:本次众议院选举,幸福实现党共推举候选人347人,况且依据日本的“公职选举法”,在众议院选举中,候选人要交纳一定数目的抵押金。幸福实现党此次参选所应付的押金总数高达11.8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284万元)。那么一次性推举347人是什么概念呢?日本众议院的议员总数为480人,其中300人为小选区代表,180名为比例区代表。300名小选区代表为分别来自于各个街道,住宅区,每个选区一名;180名比例区代表则以区为单位,以面积、人口等要素为依据制定各个区的代表比例。作者粗粗估算了一下,以东京为例,在既定的总数为480名的众议院议员中,东京都占有42个席位,具体分为25个小选区代表、17个比例区代表。而幸福实现党的参选情况为提名了7名比例区代表候选人和23名小选区代表候选人,也就是说在最为“地方化”的小选区选举中,幸福实现党的竞选几乎覆盖了东京都的所有区域。不仅限于东京,依笔者的计算,在其他席位较多的地域,例如大阪府、兵库县,其法定席位配额分别为19席和12席,而在上述两个地方31区中,幸福实现党仅仅缺席了大阪府的19个小选区竞选的其中一个。可见,幸福实现党可谓在日本全国各地“全面出击”,来势汹汹。

再看幸福实现党的政策纲领。 本次竞选幸福实现党的竞选口号是“不要政权交替,不要肯定现状——面向新选择”,其主要政策在于三点:第一,经济政策:彻底废除消费税、相继税和赠与税,逐步消减所得税和法人税。第二,外交政策:为防御北朝鲜导弹攻击,构筑日本的“独自防御体系”,使用正当防卫先发制人率先攻击北朝鲜的导弹基地;修改宪法第九条,肯定日本的防卫权。第三,社会政策:制定人口增加政策,以2030年为期限,日本人口超过三亿,届时实现日本GDP世界第一;积极接受海外移民等等。对于这些“执政纲领”而言,相比较于幸福实现党来势汹汹、势在必得的参选阵势,实在不免有些讽刺意味。以笔者的个人感觉来看,这些“施政目标”似乎很符合理想化的宗教教旨而不是现实中的政治纲领,实在是让看客们摸不着头脑。虽然竞选宣传与实际执政不同,不免夸大其词,但涉足政治毕竟不同于经营宗教,竞选和传教更是天差地别,对于任何有常识判断力的人,恐怕也能了解此等措施政策毫无可行空间更毫无理性可言,足以让人哭笑不得。如果人口增加就能带动日本GDP成为世界第一,承诺率先攻击就能保证日本安全,那可真是天马行空,天方夜谭了。

另外,今天还专门和我的日本室友聊起了幸福实现党,很有趣的是我用到的是“愤青”这个词,而他用到了Kawai(可爱)这个词来形容他对幸福实现党的印象。其实前些天有一次很偶然在八王子车站附近看到八王子地区的候选人小野泽智子发表竞选演说,其主题大概围绕着中学生的逃课问题,虐待问题和中学教师的不负责问题……因此为了孩子们的未来,必须进行改革云云。当然这到并不是说笔者对于她的竞选纲领有任何的疑问,未来的众议院中当然也需要“主妇”阶层的声音。不过还是觉得作为众议院的议员毕竟还是需要眼光开阔些,长远些,不要太过拘泥于细枝末节,毕竟参政议政不比家庭主妇,是需要敏锐力和全局观的。

最后,如果更深层次的发掘“愤青”而“可爱”的“幸福实现党现象”的内涵的话,它倒是让我对于日本的议会民主多了一层思考,关于此,笔者将会撰文另述。传统以来的日本政界的丑闻不断,门阀林立,死气沉沉,如果以这个角度来看,幸福实现党的崛起倒是未尝不是好事,不管怎么说毕竟选民们多了一种选择,虽然这种选择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不过另一方面,民主实行之成功与否,恐怕不止在于其形式,更在于其成效。虽然托民主之福,幸福实现党得以生存,得以公开公平参选,不过这种“政教合一并且家天下”的组织结构配以“愤青”而“可爱”的施政纲领,显然与民主制度所要达到的“决策理性化”的目标背道而驰。当今的幸福实现党于日本的民主制度而言,是否是祸,有待评说。(张暮辉 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硕士)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未克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