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 际>>海外看中国>>中外交流志

关于达尔文主义者海克尔在中国的影响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10-18 10:11   发表评论>>

《中华读书报》编辑同志:

贵报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的专题(2009年9月30日),每篇文章都有趣,特别是《被劫持的达尔文》和《情感如何塑造了人类社会?》两篇文章,更使我获益良多。稍感遗憾的是,无论是在诸位作者的行文中,还是在达尔文和进化论相关书目中,都没有片言只语提到海克尔和他的《宇宙之谜》。

恩斯特·海克尔(Ernst Haeckel,1834-1919)是达尔文主义者,进化论者,自然科学中唯物主义代表,无神论者。他提出确定系统发育和个体发育之间的相互关系的生物发生律,也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的始作俑者。恩格斯曾以认可赞扬的口气多次提到他和他的《宇宙之谜》;列宁对他和《宇宙之谜》评价更高。如果事情到此为止,那么在中国纪念达尔文不提他和其著作也没什么大的缺憾。可据我所知,他的《宇宙之谜》就有三种中译本,一是马君武的译本,在《新青年》杂志连载;二是刘文典的译本;三是文革中由复旦理科大批判组的四人小组(笔者是其中的一员)翻译的本子。海克尔和他的《宇宙之谜》也曾引起鲁迅的注意,1907年,鲁迅发表了论述海克尔一元论生物发生规律的专论《人之历史》,其副标题即为《德国黑格尔氏种族发生学之一元研究之诠释》。这里的黑格尔即海克尔,而黑格尔那时译成黑该尔。

海克尔和其《宇宙之谜》还有下文。按照德国著名政论家、苏联和中国问题专家克劳斯·梅奈特的说法,毛泽东发动文革,和他接受了《宇宙之谜》中的某些思想有关。1972年,我和其他三位同事调至复旦理科大批判组,翻译德国人海克尔的《宇宙之谜》。那时林彪虽已折戟沉沙,可文革干将风头尚健,批林批孔,杀声震天。偏偏在这种时候翻译一部古人洋人的书,真乃匪夷所思,但又不敢问个究竟,只知任务是上头来的。四人合作,有的朗读,有的记录,我和老陈口译,每译一章,由我来整理。以这样的方式翻译了前十章,后来两同事回到外文系“复课闹革命”,后十章我和老陈各显神通,分别翻译。那时我三十出头,精力旺盛,完成了七章,校对是老郑。

1974年,《宇宙之谜》出版,发行47万册。那时新华书店摆放的全都是马、恩、列、斯、毛和鲁迅的著作,再就是批林批孔批水浒的小册子。而一夜之间,一个“名、洋、古(人)”的一部大书进驻红光闪耀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阵地”,这背后有什么玄机,作为该书译者之一的我也不明就里。

直到1975年底,我才了解到事情的原委。1975年11月30日,德国《世界报》刊载了克劳斯·梅奈特的一篇文章,介绍了西德总理施密特访华的情况。作为施密特的顾问,梅氏参加了毛泽东会见施密特的全过程。梅氏写道:“毛在开始谈话时提到四个德国人的名字,说他世界观的形成主要归功于这四个德国人。听起来似乎是黑格尔、马克思、恩格斯、黑格尔。可为何两次提到黑格尔呢?”当译员将第四人译成黑格尔时,毛主席颤巍巍摆了摆手,纠正道:“是海克尔。”梅奈特这才恍然大悟:“是海克尔,确切地说是恩斯特·海克尔。”年轻的译员对海克尔没有任何概念,而梅氏七岁时就阅读了《宇宙之谜》。梅氏的记述也为施密特的回忆录《伟人和大国》所证实,施密特说他和毛泽东花了十分钟的时间讨论了“海克尔那部粗糙的唯物主义著作《宇宙之谜》”。

梅奈特此后不停地思索:“海克尔怎么会给这位深居紫禁城的伟大老人留下那么深的印象?”他最后认定,海克尔秉持一元论哲学,马恩也坚持一元论哲学,可作为自然科学家的海氏走得更远,海克尔认为,一切在流,一切在变,世上万物没有终极目标,有的只是状态。梅氏发现,“随着年事渐高,毛越来越成为哲学家了,也越来越把目标称之为状态”。“人类发展不会停留在某一诸如社会主义的目标上,具体到革命上,也要继续革命,不断革命。”毛泽东反对革命胜利后就不再有冲突的观点,相反,他认为要进行多次新的革命,“七八年来一次”是自然而然的事,甚至是必要的,为的是使发展不致停滞。

毛泽东晚年处处强调“运动”、“变化”、“革命”,“动是绝对的,静是暂时的”;“一万年以后还有革命”;“社会主义制度作为历史现象,总有一天会灭亡”;“生与死不能转化,请问生物从何而来?地球上原来只有无生物,生物是后来才有的,是由无生物即死物转化而来。生物都有新陈代谢,有生长、繁殖和死亡,在生命活动的过程中,生与死也在不断地相互斗争、相互转化”;“有问题才革命,革了命又出问题”。梅奈特把毛泽东的不断革命论和海克尔的反对任何“终极目标”联系了起来,他认为,毛从这部“粗糙的唯物论著作”得出重大结论。梅奈特还猜想说:“众所周知,毛在一战结束前后曾在北大图书馆做过图书管理员,那时这里是最重要的现代化图书馆之一。毛自小嗜书如命,他在那里必定如饥似渴地大量阅读了有关西方知识的书籍和资料,也必定精心阅读了《宇宙之谜》的中译本,以致他60年后还记得作者的名字。”

这是一个很聪明的推断。经我查证,马君武所译的《宇宙之谜》1916~1917年题名为《海克尔一元哲学》在《新青年》杂志上连载,估计毛主席是在《新青年》杂志上读了《宇宙之谜》。毛泽东青年时代读了这部书,60年来念念不忘,可见印象之深,梅奈特将其具体化为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思想根源,甚至认定海克尔和黑格尔对毛泽东的影响要大于马恩对他的影响,对此论我不敢深信,不过,据此判断达尔文主义者海克尔的思想对毛泽东有一定影响当不为过。2003年,我参与的这个译本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列入“世纪文库”再版。研究达尔文与中国的关系,《宇宙之谜》这段故事值得注意。(袁志英)

文章来源: 中华读书报 责任编辑: 未克
[我要纠错]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201 主编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